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三國小霸王>第1593章 分庭抗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93章 分庭抗禮

小說:三國小霸王| 作者:庄不周| 類別:武俠修真

天子沉默了片刻,幽幽地說道:「子揚,大漢若要中興,現在要缺的是什麼?」

劉曄看著天子。「請陛下垂示。」

「一是人口,二是人心。歸根到底,還是人心。」天子不緊不慢,語氣卻有些沉重。「楊公上次的消息說到一件事,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留意。」

劉曄迅速回憶了一遍楊彪連續幾次發回來的消息,忽然心中一動,有點明白了。楊彪到達浚儀後傳回來的報告中提及,孫策提倡女子出仕,好幾個重要崗位都由女子擔任,並不僅僅是縱容小妹孫尚香成立什麼羽林衛這麼簡單。在不久前結束的大戰中起了重要作用的汝南工坊也是由袁權和汝南世家的幾位夫人籌辦,裡面不僅有大量的女子做工,還有一些女子入木學堂學習。

「陛下是打算效仿孫策女子出仕的做法嗎?」

「女子出仕,違背常理,不得其人不能行。」天子輕嘆道:「呂小環有一身不錯的武藝,是關中女子不多見的人才,所以才博得關東三將軍,關西小飛將的名頭,即使拋開她的父親溫侯手中的兵權不論,也是一個表示朝廷不論男女,重振尚武之風的典範。如果關中女子都以她為榜樣,務農務工,求學出仕,做一個力所能及的事,不是也能對關中人口缺少的問題有所裨益嗎?她們也許做不了什麼大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總是可以的。」

劉曄驚訝地看著天子。天子引呂小環為近侍有這麼多考慮?是借口還是他的真實想法?隨著天子年歲漸長,城府漸深,即使他是天子的心腹,有時候也搞不清天子究竟在想什麼,有沒有言外之意。

「還有,我們打算西征涼州,你對涼州的民風了解嗎?」

劉曄連連點頭。他沒去過涼州,但為了天子西征,他收集了不少與西涼有關的信息,為此還刻意和韓遂、馬騰等人走動。此刻天子提到涼州民風,他立刻知道他想說什麼。涼州民風剽悍,又與羌人混居,爭鬥在所難免,為了生存,很多女子和男子一樣彎弓挾矛,上馬能戰。

「陛下想以涼州女子為軍么?」

天子搖搖頭。「女子為軍,諸多不便,急切間恐難施行。不過,既然孫策的妹妹都可以組建一支百人女軍,我們為什麼不能嘗試一下,就算不能上陣,至少也能表示朝廷並非頑固守舊,有求變之心,否則何以和孫策分庭抗禮?如果關中女子延首東望,都以關東為樂土,關中的人口什麼時候才能恢復?」

劉曄汗顏。不管天子是不是找借口,這個擔心的確是存在的。楊彪的報告他也看過,卻沒想得這麼深遠。他拱拱手。「陛下求變之心,臣深有欽佩,可是溫侯……」

天子轉頭看了劉曄一眼。「沒有牽絆的狼是狼,有了牽絆的狼就是犬了。」他看看手裡提著獵物賓士而來的呂小環,露出燦爛的笑容。「你不覺得這就是最好的牽絆嗎?」

劉曄無語。天子沒有再說什麼,踢馬迎了上去,語氣歡快。「這麼快又射著獵物啦,你這小飛將果然是名不虛傳。回城后讓陳王看看,是你這關西小飛將射藝高超,還是關東三將軍更高明。」

呂小環知道父親呂布的心思,此刻看天子已經不同,心思更加敏感,見天子說得親熱,不由得臉皮發燙。「我哪能和關東三將軍相提並論,我……我只是……」

「這有什麼不能比的,她是江東猛虎的女兒,你是西北飛將的女兒。她是小霸王的妹妹,你還是朕的心腹騎士呢,不比她弱。她那羽林衛只是兒戲,統兵的還是西涼女子韓少英,將來有機會,你從涼州挑一千女子組建衛隊,還能不如她?若有機會對陣,你必勝無疑。」

「真的?」呂小環心動不已。「我也可以組建衛隊?」

「為什麼不可以?等平定涼州,你想挑多少就挑多少。」

「好,好。」呂小環興奮地連連點頭,看向天子的眼光更加熱烈。天子踢馬上前,從呂小環手中接過獵物,扔給跟上來的羽林騎士,讓他們去處理了,待會兒烤了吃,又問呂小環累不累,不累就一起再獵一回,呂小環哪裡肯示弱,踢馬前行,和天子一起向遠處奔去了。

劉曄停在原地,心潮起伏。他看著遠處天子的背影,忽然意識到天子已經長大了,他雖然才十五,已經身高七尺出頭,常年習武,讓他遠比一般少年更強壯,寬肩厚背,聲音洪亮,充滿陽剛之氣。更可貴的是他不是只有匹夫之勇,在荀彧的教導下,他從荀子、韓非的學術中吸收了大量的養分,已經初諳權謀之道。他像一頭雄心勃勃的幼鷹,爪牙已利,展翅欲飛。

劉曄轉身四顧,見呂布、張遼在遠處張望,魏續等人也圍在一旁,有說有笑。他想了想,撥轉馬頭,向呂布輕馳而去。呂布見劉曄過來,不敢怠慢,老遠就拱手施禮。雖然他的官職、爵位都比劉曄高,可劉曄不僅是宗室,機智過人,擔任秘書令,是當之無愧的天子心腹,看到劉曄,他還是本能的氣短。

「劉秘書。」

「溫侯客氣了。」劉曄笑道,將天子剛才遞給他的弓箭遞了過去。「陛下和令愛行獵去了,我卻一時疏忽,忘了將天子的弓箭給他,本想送去,奈何騎術不精,怕是追不上。溫侯武藝精湛,能否幫個忙?」

呂布見劉曄這麼客氣,心中快慰。這女兒送得真是值啊,早知如此,何必等到現在。他連聲答應,收了弓箭,正準備要走。劉曄又道:「溫侯今天得了什麼獵物?待會兒我帶些酒來,與溫侯共飲,如何?」

呂布求之不得,連聲稱好,向劉曄拱拱手,撥馬追趕天子去了。張遼、魏續也向劉曄拱手告辭。劉曄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嘴角微挑,撥轉馬頭,向昆明池奔去。

荀彧還在石舫上。劉曄翻身下馬,飛身跳上石舫,來到荀彧面前,開門見山,把天子的心意和盤找出。荀彧聽了,微微頜首。「子揚這麼高興,想必有所發明?」

劉曄哈哈大笑。「令君,陛下高屋建瓴,我們豈能無動於衷,當然應該響應響應了。」

「你打算怎麼響應?」

「借著這個機會敲打敲打馬騰,戰事結束了那麼久,馬超也應該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