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諸界末日在線>第六百六十七章 跑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七章 跑路

小說:諸界末日在線| 作者:煙火成城| 類別:武俠修真

爭霸區。

死亡聖教。

教堂。

「大人早。」

「見過大人。」

「尊敬的大人,您有何貴幹?」

教徒們紛紛行禮道。

黑犬漂浮在空中,朝著教徒們微微點頭。

「安娜還沒有出來?」它問道。

「是的,她依然在枯萎之界磨鍊技藝。」

「我去看看。」

黑犬說著,便從教堂中消失。

下一秒,它出現在一個昏沉灰暗的世界中。

「死亡之氣息……感應到了,在那邊。」

黑犬辨別了方向,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飛掠疾行了數息,就抵達了目的地。

它落在一座摩天大樓的頂端,朝著遠方的世界廢墟望去。

只見蒙蒙灰光之中,一個巨大的身影從遠方走來。

咚!咚!咚!

那身影落下的每一步,都讓地面產生了劇烈的震動。

黑犬默默的注視著對方,直到對方停在摩天大樓的面前。

——對方几乎和摩天大樓一樣高,全身籠罩在蒼白的盔甲中,頭盔更是嚴嚴實實,連一條留給眼睛的縫隙都沒有。

當它站在那裡不動,它所接觸的地面漸漸從泥土變成了沙礫,就連黑犬所在的摩天大樓,也漸漸變得陳舊腐朽。

黑犬望著這個巨大的怪物,肅然問道:「枯萎使者,你要效忠於死亡聖教嗎?」

盔甲後面,響起了沉重的喘息聲,似乎這個怪物在經歷著某種掙扎和猶豫。

這時,怪物的頭盔頂端,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安娜。

潛心修行的安娜,終於再次現身。

她看上去跟過去並沒有什麼兩樣,依然動人而美麗,充滿了青春的活力。

只不過她那一頭火紅色的長發有了些變化。

她的長發已徹底變作黑色,但又並非尋常的黑色,而是散發著神秘莫測的黑暗之意。

安娜滿是無趣的舉起黑色長柄鐮刀,橫過來,使勁敲著怪物那堅硬的頭盔。

「別給我添麻煩啊,難道你忘記了剛才我跟你說的話?」她說道。

那怪物停止了痛苦的喘息,終於徐徐跪倒在黑犬面前。

「我將效忠於死亡聖教。」

怪物發出了悶雷般的聲音,嗡嗡說道。

黑犬得到了答案,身上立刻騰起了洶湧的黑暗烈焰。

這些黑色烈焰凌空聚成一行文字,徑直飛入怪物的身軀。

那怪物痛苦的顫抖起來,好一會兒才恢復平靜。

黑犬道:「神契已成,來吧,在萬物終結之前,你就已經歸於死神的懷抱,這是無上的榮耀。」

轟——

在枯萎使者的身體兩側,突然有兩扇黑暗巨門打開。

枯萎使者來不及做任何事,整個身形就消失在了黑暗巨門之中。

安娜卻安然無事。

她輕飄飄的落在摩天大樓上,將黑暗鐮刀扛在肩膀上,打了個哈欠。

「累死了,我要回去睡覺——啊對了,你來幹什麼?」

黑犬沉默了下,道:「連枯萎使者都能降服,不得不說,你的進步相當的快。」

「廢話,說重點。」

「恐怕你沒有時間睡覺了。」

「憑什麼?我這麼辛苦的搞定了一個搗蛋鬼,你別想再使喚我做別的事——我要回去睡美容覺1

「……我請你喝酒。」

「這麼大方?不會又是我付賬吧。」

「不,當然是我付賬,如果你不放心的話,等你點完酒了我先買單,然後我們再喝酒。」

「嘻嘻,蠻有誠意的嘛——那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的跟你去喝個酒,然後再回去睡覺。」

「在這之前,你得先代表死亡聖教,去跟幾個客人打招呼。」

「原來還是要使喚我做事,哼,不必了,我才不要跟你去,我可以自己去買點酒喝1

「安娜,你聽我說,這是最簡單的工作了,僅僅是跟那些人客套幾句,你就可以回來了,然後我請你喝酒。」黑犬道。

「真的?」安娜半信半疑道。

「當然!其他人我都給了非常艱巨的任務,但你不一樣,誰讓我們私下的關係這麼好,我悄悄把最輕鬆的這個任務留給你了。」黑犬真誠的道。

「……只是去打幾個招呼的話,如果耽擱的時間不長,倒也是可以。」安娜自言自語道。

「當然!我在神殿等你,你一回來我們就去酒吧1黑犬道。

「好吧,看著你這麼誠懇的份兒上,我就去走一遭——不過你得告訴我,對方是誰,以及我去了要說什麼。」

「他們來自聖教的各個盟友,都是各方勢力的核心人員,身份大概跟你差不多。」

「我去見他們是為了什麼?」

「混個臉熟,彼此認識一下,以免在以後的戰鬥中傷到彼此。」

「這倒是很簡單,那就走吧,快點把事情辦完,然後回來喝酒。」

一人一犬說著,就從枯萎世界消失了。

片刻后。

安娜匆匆來到聖教的某個秘密會客廳。

早已有七八名男男女女在這裡等著。

他們來自各個教派和勢力,都是實力強大的高手。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她穿著一襲黑色長裙,儀態優雅的說道。

「哼,明明是這麼重要的事情,你卻還來這麼晚。」一名全副武裝,神情緊張的女子說道。

「恩?其實我的時間剛剛好啊,難道你期望死亡早一點降臨?」安娜笑著說道。

那女子看著她那副輕鬆的模樣,又想起她死亡聖教的身份,這才忍了忍,沒有繼續說下去。

安娜看了看諸人的神情,奇怪的道:「大家坐吧,明明這麼多座位,都站著幹什麼?」

一名男子看了看手中的懷錶,說道:「恐怕我們沒有時間坐著慢慢說了。」

「是的,既然死亡聖教的人也到了,那我們就可以開始了。」另一人道。

人們望向一位身形如霧似幻的女子。

那女子見所有人都望著自己,便道:「那就走吧,但在爭霸區的各個世界層穿梭,我們需要一些保護。」

「由我來做這件事。」另一人道。

他手中握著一個冰霜構成的圓球,散發出森森寒意。

「我的寒冰之術能最大限度的禁錮住我們所有氣息,不會被任何人察覺——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大家將在三十次呼吸內,整個人處於完全冰凍狀態,暫時無法行動。」

有人贊道:「只是冰凍而已,不需要忍受任何痛苦,這已經很好了。」

「對,事不宜遲,我們即刻動身吧。」另一人催促道。

安娜聽著大家的對話,整個人不由一愣。

眼前的情形,似乎和黑犬說的不太一樣埃

「對不起,我想問一下——」

她試圖詢問什麼。

但是來不及了。

冰霜圓球已經被捏碎。

霎時間,整個房間內所有人身上都披上了一層冰霜。

安娜不能動了!

所有人也都不能動了!

與此同時,那名幻影一般的女子已經發動了術法。

在所有人腳下,出現了一張大嘴。

大嘴向上一衝,把所有人吞入口中。

緊接著,一個全身透明的怪物從地下鑽了出來。

這個怪物看上去頗有些像某種上古時代的巨型魚類。

它抖了抖身子,以極快的速度鑽入虛空之中,朝著某個既定的世界層穿梭而去。

另一邊。

神殿之頂。

一場對話正在悄然進行。

「你這樣欺騙她好嗎?」黑鴉問道。

「這麼麻煩的事,根本沒辦法讓她答應去走一趟,我只能這樣做。」黑犬道。

「但是等她回來以後,神殿又會被她拆一遍的。」黑鴉嘆息道。

「隨她便吧,說起來,我要立刻出門去執行一項艱巨的傳教任務,短時間根本回不來。」黑犬道。

它突然就消失了。

神殿的頂端,只剩下了黑鴉。

黑鴉沉默了一會兒。

「竟然因為害怕一個凡人發火,就直接跑路了,這真是……太丟人了。」

黑鴉頭疼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