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醫路風雲>第九百七十六章 那都有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十六章 那都有你

小說:醫路風雲| 作者:最帥的帥白| 類別:歷史穿越

歡迎你br

頃刻間劉達開的這輛黑色雪弗萊就成了被追逐的可憐兔子,被一干計程車、私家車、交警的車以及警車的車圍追堵截,要說這劉達也是個狠角色,知道一旦被抓那日子絕對是生不如死,一想到這些更是不計後果的逃竄,不管前邊擋著什麼車一頭撞過去在說,撞不過去就趕緊倒退沖向人行道,嚇得一干行人四散而逃,但好在沒出現人員傷亡。

劉達發了狠,竟然被他衝出了縣城向著郊區衝去,剛出縣城也不知道是因為剛才頻繁的衝撞,還是老趙給配好的葯藥量不夠,總之宋思寧竟然醒了,醒來發現自己在車上,母親不在身邊,這車還開得飛快,宋思寧不過是個五歲的孩子而已,那見過這樣的陣勢,竟然嚇得「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她這一哭立刻吵得劉翠環跟劉達越發慌亂起來,劉達瘋了似的喊道:「讓這小崽子閉嘴,媽的。」

都這節骨眼了劉翠環也是私下了偽善的面具,一耳光扇過去怒罵道:「你特么的給老娘閉嘴,在哭我特么的弄死你。」

不打宋思寧還好,這一打,這孩子哭得是更厲害了。

劉翠環剛要在給宋思寧一個耳光,突然車就衝出了防護欄,劉翠環頭狠狠的撞到前座上,撞得她是七葷八素的。

黑色的雪弗萊這時候也停了下來,車前冒著濃煙,車頭也是不成樣子了,這車是徹底報廢了,而路上不少司機跟交警已經警察已經沖了過來,劉達看到這一幕一咬牙一腳把車門踹開,飛快的下了車,打開後車門伸出手就把宋慧寧給揪了出來,把她擋在自己身前,右手掏出一把匕首來架在哭鬧個不停的宋慧寧脖頸上,就見劉達五官扭曲在一起,瘋了似的對著衝過來的人喊道:「都別過來,不然我弄死這小崽子。」

都這節骨眼了,劉達也是沒辦法了,只能是用這招了,如果那群人還往前沖,他就弄死這小崽子給自己陪葬。

劉翠環也是慌了,躲在劉達身後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到孩子被劉達劫持了,還用刀架在脖子上,沖在最前邊的警察跟交警立刻大喊道:「都別動,別動。」他們也是怕對面那倆人販子狗急跳牆傷了孩子。

追過來的人也是擔心孩子的安慰,趕緊停住腳步,有人怒罵道:「你們兩個狗雜碎把人放了,一把年紀了竟然干這喪盡天良的事,就不怕斷子絕孫?」

劉達瘋狂的喊道:「我去你媽的,都被過來,不然我弄死這小崽子,給我們一輛車,讓我們走,不然我就弄死他。」現在劉達一門心思的就想離開。

而此時宋慧寧已經是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了,這孩子已經是徹底嚇壞了。

楚天羽此時也下了車了跑了過來,一到近前就是連連皺眉,其實他有辦法救下宋慧寧,但卻要使用身上帶著的秘寶,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使用這些東西事後怎麼解釋?這可是個天大的麻煩,這麼一來楚天羽也有些投鼠忌器了。

楚天羽心裡想這實在不行就用,但現在還是先看看,或許有別的辦法。

這時候一輛警車沖了過來,斐靜怡飛快的打開車門跑了過來,一到跟前就對著劉達喊道:「你別亂來,有什麼事咱們慢慢談,別傷害孩子。」

事情發生的突然,想調特警過來讓狙擊手一槍爆掉劉達的頭是不可能了,在說了東源縣也沒有特警,得從市裡調,現在調的話根本就來不及了,斐靜怡沒辦法也只能先穩住歹徒在說,儘可能的不讓他們傷害到孩子。

一看到斐靜怡楚天羽就縮了縮脖子,跑到了人群中,到不是楚天羽怕斐靜怡,而是他怕尷尬。

劉達那裡肯信斐靜怡的話,急道:「你少特么的跟我說沒用的,給我們一輛車,讓我們走,別跟著我們,回頭我們自然會放了孩子。」

說到這劉達突然手上一用力,宋慧寧白皙的小脖子上就出現了血跡,宋慧寧再次「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斐靜怡現在也是投鼠忌器,趕緊道:「你別亂來,有什麼事好商量。」

劉達怒吼道:「商量你媽,趕緊的把車給我們準備好,不然我就弄死他。」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劉達已經是徹底瘋了,不按照他說的,他真的會殺人,但給了他車,眼睜睜的看他離開嗎?他真的會信守諾言把孩子放了嗎?很多人感覺不大可能。

這時候宋思飛趕了過來,幾步跑到跟前呼喊道:「放了我的孩子,你們要什麼我都給你們。」說完就要往前沖,斐靜怡一把拽住她道:「你不能過去,他們會傷害孩子的。」

但此時宋思飛那裡肯定瘋了似的掙扎著,嘴裡哭喊著道:「把孩子還給我,還給我。」

劉達手上再次用力道:「車,我要車。」

宋慧寧此時已經哭得直抽抽了,孩子太小了,出了這樣的事怎麼承受得了?

楚天羽知道自己在不出手肯定是不行了,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殺了孩子,又或者跑了吧?

想到這楚天羽嘆口氣,他是真不想跟斐靜怡見面,太尷尬了,可這節骨眼上,他不出手,在場這些人根本就沒辦法把孩子平安的救下來。

想到這楚天羽緩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對著劉達喊道:「孩子被你們折騰得都不行了,都抽抽了,你們也不想孩子死在你們手上吧?」

劉達一愣,一低頭就發現懷裡的宋慧寧不哭了,身體一抽一抽的,看著好像真是不行了。

其實宋慧寧就是嚇壞了,又哭了半天,這才身體直抽抽,缺氧導致的,但並不致命,這點作為醫生的楚天羽知道,但劉達這人販子可不知道埃

看到這一幕心裡立刻是咯一下,要是這孩子死了,他肯定是要陪葬的,不是在這裡被警察用槍打死,就是被抓住判個死刑,總之是要死的,劉達可不想死,怎麼辦?怎麼辦?

斐靜怡看向楚天羽驚呼道:「楚天羽怎麼那都有你?」

楚天羽很是尷尬的一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斐靜怡說,索性也就不跟他說話了,直接對著劉達喊道:「這樣,我給你們當人質行不行?」

劉達一愣,在場的人也都是愣了,誰也沒想到突然出來個小年輕要去換孩子。

一個警察立刻道:「不行,要去也是我們警察去。」

警察想的很簡單,楚天羽就是個普通人,讓他去當人質這怎麼行?在場又不是沒有警察,那有讓老百姓去冒險的?

斐靜怡似乎想到了什麼,看看楚天羽,一翻白眼但卻沒說話,然後小聲對身邊的警察道:「讓他去。」

剛才那警察一說話,劉達就是眼睛一亮,這崽子不能死在自己手裡,但又需要人質,找個警察過來當人質不行,隱患太大,但要是找個普通人那?普通人可好控制。

想到這劉達竟然大聲道:「行,就你過來,舉著手緩緩向我這走,你們要是跟老子玩歪的,我特么現在就弄死這小崽子。」

聽到這句話斐靜怡冷哼一聲小聲道:「真是自己找死。」

別人不知道楚天羽的身手,斐靜怡可是知道的,當年在靜海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時候,就是他把舒冰雨換下來,頃刻間就幹掉了那個匪徒,殺人的手法那叫個乾淨利索,對面那人販子讓楚天羽當人質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但這事周圍的人不知道啊,一個警察道:「局長這不行啊,那能讓群眾去當人質的。」

斐靜怡冷冷一笑道:「他是群眾?這小子違法亂紀的事可沒少干,算個狗屁的群眾,沒抓他就不錯了。」

楚天羽滿臉苦笑之色,旁邊的警察也是愣了,違法亂紀的事沒少干?那為什麼不抓他啊?

楚天羽呼出一口氣,舉起手緩緩向劉達走去。

劉達警惕的看著楚天羽,當楚天羽到達他身邊的時候劉達立刻道:「轉過身。」

楚天羽很聽話的舉著手緩緩轉過身背對著劉達,劉達突然把宋慧寧仍到地上,然後就沖了過去把刀架在了楚天羽的脖子上,嘴裡還用警告的語氣道:「別亂動啊,亂動我特么的弄死你。」

這時候楚天羽突然對斐靜怡道:「要活的,要死的。」

這話一出是滿場嘩然,這小子瘋了嗎?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還問要死的要活的,這特瞄的什麼情況?

斐靜怡瞪了一眼楚天羽不耐煩的道:「廢話,當然是要活的。」

楚天羽微微一笑,劉達這時候感覺到不對勁了,怒吼道:「你特么的找」

「死」字還不等說出口,就感覺自己握刀的手被一把鐵鉗狠狠夾住,疼得劉達五官立刻是扭曲到一起,下一秒他就感覺自己身體突然飛了起來,然後狠狠的摔到地上。

而對面的人都傻眼了,誰都沒看清楚楚天羽是怎麼做的,劉達就飛了起來。

楚天羽看都不看旁邊的劉翠環,幾步過去把宋慧寧抱起來道:「沒事了,沒事了,叔叔帶你去找媽媽。」

斐靜怡撇著嘴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去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