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鎮天聖祖>第八百三十七章 用符篆的修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七章 用符篆的修者

小說:鎮天聖祖| 作者:思緒飛揚| 類別:都市言情

「王玉啊!你帶來的這些菜太好吃了,很久沒吃到這麼好的東西了,我想……多吃點不知道行不行?」

張老爺子的腿腳雖然不太靈便,但,胃口還是一如既往地好,很久沒有吃一頓飽飯了,如今見到了百族宴這樣的美味佳肴,頓時管不住這張嘴了。

可是,老爺子想到了上次王來的時候,因為貪吃都站不起來了,如果沒有王的消食丹,那次很可能就發生人命關天的大事兒了。

「張爺爺,你老人家儘管敞開肚皮,該吃吃該喝喝,那次吃的靈丹,能保證老人家這輩子都沒有問題。」王說的沒有問題,當然指的是消化不良。

「那我就吃了?」老爺子有點不太放心,又向王問了一遍。

「張爺爺儘管吃,這些不夠了還有!吃完了我們就去飛仙島,島上有有各種各樣的魚,你們二老可以換著樣的吃個夠。」王對張老爺子鼓勵道。

「死王,你不怕把兩個老人撐死啊!這歲數了還胡吃海塞,真要撐死了看你怎麼辦!他大爺的。」

既然王說了儘管吃,張爺爺頓時扯開了腮幫子,上下槽牙齊動,眨眼間吃光了兩盤菜,二哈實在看不下去了,立馬給王發出了傳音。

「沒事兒,你忘了上次給他們吃的消食丹?那顆靈丹管十年,再說了,老人家都這個歲數了,吃一口少一口,想吃就讓他們去吃吧1王知道二哈也是出於好意,因此,依然和顏悅色的對這貨說道。

「張爺爺,我上次離開後到現在,張寶哥看望過你們二老沒有?」看著兩位老人一頓狼吞虎咽,王抽空向張爺爺問起了張寶。

其實,當年酒糟鼻子殺光靠山屯的人之前,王和張寶並沒有多少交往,如今,只因他是靠山屯為數極少的幾個倖存者之一,這才顯得比較親近了。

還有就是因為兩個無依無靠的老人,只要看到了兩位老人,很自然的就想起了張寶。

「三年前來過一次,他那次對我說了,是剛閉關出來會飛了以後,第一時間就來看望我和你張奶奶了。」

張爺爺兩邊腮幫子撐的鼓鼓的,嘴裡填滿了百族宴,對王說話的時候,聲音有點含混不清。

「三年前就會飛了,也就是說,三年前到了化玄境,張寶哥修鍊的也夠快的。」王像是自言自語著說道。

「嗨!我也不知道什麼叫化玄境,我送他離開的時候看見了,他也是像你那樣飛走的。」張爺爺立馬對王說道。

轟!

張爺爺剛說完,兩間茅舍上空傳來了一陣轟鳴,緊接著就有茅草混著泥土向下掉落。

「不好,有人在外面鬥法,這兩間房子要倒塌,這是董大叔給我留下來的唯一念想,不管是誰,敢當著我的面轟塌了房子,我就扒了他的皮。」

王想到了房子要倒塌,他和二哈不在乎,可兩位老人不行,肯定會讓倒塌的房子砸死。

王不敢怠慢,迅速探出雙手,分別抓住了兩位老人的胳膊,身體一閃,下一瞬出現在院子里,緊接著,看向兩邊的張爺爺和張奶奶。

兩位老人年歲大了,剛才讓王這麼拽著,很可能拽出來什麼毛病,但,王當時沒別的辦法,只能先把兩人救出來再說。

至於出現骨折等意外情況,也比讓房子砸死好,他有各種靈丹無數,胳膊腿折了也能瞬間治癒。

「張爺爺張奶奶,你們二老怎麼樣,活動活動胳膊腿看看有事兒沒有。」

王試探著鬆開了雙手,見兩位老人站的很穩,這才向他們問了起來。

「王玉啊!別管我倆,我們沒事兒,你看,一點事兒都沒有,先看看是誰弄塌了房子,幸虧你在,要不然啊!你就再也見不到張爺爺我了。」

老兩*動了一下筋骨,一點事兒都沒有,張老爺子這才氣鼓鼓的對王說道。

「張爺爺,你和張奶奶先歇會兒,我去看看,是什麼人弄塌了房子。」安頓好了兩位老人家,王這才抬頭向空中看去。

臨海宗內的那間客廳里,王閉關煉丹十天,金滿囤等人都沒走,也在臨海宗逗留了十天。

修者之間就是這樣,拜訪好友時,待上十天半月是常有的事兒。

送走了王和大鐘小鎚子,liqng雲又回到了客廳,看見liqng雲回來,金滿囤、吉永存、吳永仁都向他看來。

「青雲道友,王大師走了?大鐘道友說鳳飛天何時渡劫了沒有?」

吉永存的嘴憋不住,liqng雲剛坐下來,他馬上問起了鳳飛天渡劫飛升的事兒。

吉永存也到了元海境巔峰,不一定什麼時候也要面對渡劫飛升,雖說飛升沒有多大把我,但,渡劫肯定是躲不過去的。

因此,凡是聽見別人快要渡劫時,像他這個修為的都特別感興趣。

「沒說準確時間,據我所知,將要渡劫之人感應的飛升時間,並不是特別準確,總要有一段時間的誤差。」liqng雲對吉永存說道。

「劉兄,你我都是元海境巔峰之人,不日也將面臨渡劫飛升,你有沒有興趣觀摩飛升之禮?」

liqng雲說完,金滿囤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好像對liqng雲說完后,馬上就要前往飛仙島一般。

金滿囤的話說完,兩眼期待的看著liqng雲,吉永存和吳永仁也是如此,只有邱和平和陶仁賢面無表情,不知二人心中是怎麼想的。

「離開傳承之地后,我曾經陪同王前輩去了一趟王家窩鋪,也就是王二麻的家,親眼觀摩了他的飛升之禮,的確受益匪淺啊1

liqng雲沒有正面回答金滿囤的話,他想去,但又沒辦法直接開口,客廳里坐著好幾位朋友,如果說想去,明擺著有攆人走的意思。

「真羨慕劉兄你啊!我還沒有看見過有人渡劫飛升,鳳飛天的飛升之禮,是一次難得的機會,我就不在你這裡打擾了,馬上去飛仙島一趟。」

金滿囤本來不是很急的性子,但,鳳飛天的渡劫沒有準確的時間,他不得不提前打算,機會難得,錯過了很可能會後悔一輩子。

退一步講,即便不是後悔一輩子,最起碼,後悔十幾年還是有可能的。

「老金要去飛仙島,我和老吳也去,我們仨做個伴也不錯。」

吉永存和吳永仁也想去,如今金滿囤首先開了口,兩人立馬提出同行。

「邱道友、陶道友,不知你二位有沒有興趣?」

四個人都要去飛仙島,只剩下邱和平還有陶仁賢,金滿囤扭臉向兩人詢問起來,邱和平和陶仁賢看了對方一眼,面露為難的之色。

「那個……我和大長老……都沒到元海境巔峰,就算觀摩了恐怕也沒有多大效果。」邱和平有點難為情的說道。

「觀摩飛升之禮千載難逢,邱道友可要想好了,錯過了這村,可不容易再遇到這店。」金滿囤向邱和平說道。

金滿囤這話明顯是在勸說兩人,但又沒有明說,觀摩飛升之禮這種事兒,確實像邱和平說的那樣,修為不到元海境巔峰,觀摩的效果的確不大。

「金道友說的有理,要不然……我和大長老就陪著三位去一趟?」

邱和平試探著向金滿囤說道,其實他也想去,這個問題在他看來有點矛盾,迫於修為不到元海境巔峰,又不好意思提出來。

「去一趟,當然要去看看了,退一步講,即使觀摩飛升之禮的效果不大,可是飛仙島的風景也很不錯,觀賞風景也是人生一大快事。」金滿囤接著蠱惑兩人。

「好吧!那就陪著你們走一趟,不知你們何時動身?現在就走,還是再等一段時間?」邱和平又向金滿囤問道。

「這事兒不能等,誰都拿不準鳳飛天何時飛升,連他自己心裡都沒譜,宜早不宜遲,我們馬上動身,劉兄,你也去么?」

雖說金滿囤的性子不是太急,但,他知道什麼事兒應該著急,比如說眼前這件事兒,就必須著急點才行。

「你們都去了,我也去!大長老,你在宗門留守,就多費點心吧1

liqng雲當然想去,剛才沒有提出來,那是因為有這些好友在臨海宗,既然都想去,他也沒必要再躲躲閃閃。

這幾人都是東部地區的大佬,做起事兒來,更是乾淨利落,說走就走,大鐘離開臨海宗后不到一盞茶,一行人也跟著飛出了宗門。

王到靠山屯已有一個時辰,大鐘還在飛向這裡的路上,對這裡發生的情況一概不知,liqng雲他們還在大鐘和小鎚子後面,就更加不知道了。

董浩留給王的茅舍院子里,安頓好了兩位老人後,王抬頭向空中看去。

王看到了一道身影,正向倒塌的茅舍飛來,在這人身後還有十幾人,正在玩兒命追趕飛在前面的這人。

「小子,別跑了,寒峰宗完蛋了,你現在是唯一的倖存者,還活個什麼勁兒啊!趕緊陪著你的師兄弟們一起去死了吧1

追趕的十幾人中,為首的一人說著話時,抬手一拍儲物袋,立馬飛出來一張符篆,用手一捏之後,甩手向前面飛的那人扔了過去。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