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賊少>第566章 無恥到極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66章 無恥到極點

小說:至尊賊少| 作者:阿四老哥| 類別:玄幻魔法

殘陽如血!

當夕陽照在身上的時候,像血,那種紅色,紅得讓人心驚,讓人害怕。

血灑在空中的時候,又彷彿是夕陽,看起來是那麼慘烈,那麼悲壯。

總之,是殘陽,還是血,楚天風傻傻的分不清。

劍氣如虹,如電,每一道劍氣揮出,總有一隻妖獸倒地,一條血線,從天空劃過,與他的劍氣呼應!

嗷!嗷!嗷!

嚎叫聲此起彼伏,楚天風聽得太多,漸漸的,都有些麻木。

跟在他身後的鄧靈這次知道,那天在城門外,對方並未出全力。

看著一隻五級後期的銅皮熊被楚天風一劍劈為兩半,她暗自心驚,要知道,五級後期的妖獸,相當於化神後期的修士,楚天風卻只是一招就將其砍殺,其真實戰力如何,可想而知!

所以,她下意識的向旁邊閃開,與楚天風保持足夠的距離。

楚天風求之不得,鄧靈在他身後,多少影響他發揮,當然,他還是不敢全力施為,只是不停的找五級左右的妖獸單挑。

唰!對付五級的妖獸,他根本不用神識劍,只用華山一劍,便可輕易將其放倒。

正所謂十步殺一人,呃,一獸,千里不留行!所到之處,妖獸紛紛慘嚎,紛紛倒地!

鄧浩、林少聰二人都傻了眼,二人也跟鄧靈一樣,自覺的遠遠避開。

「殺啊1鮑海生那響雷般的吼聲,響徹宛城上空。

「殺啊1修士們雲集響應。

積累了一個多月的悶氣,需要發泄,需要排解,而妖獸們無疑是最好的發泄對象!

城中修士都紛紛湧出城外,向妖獸們發起反攻。

所謂兵敗如山倒,牛角化虛妖修等見大勢已去,不敢戀戰,各自虛晃一槍,揚長而去。

修士們一路追殺,從傍晚一直殺到子夜時分,妖獸們大敗,血流成河,宛城四周,到處都是妖獸的屍體!

鄧安等人大樂,在城主府大擺宴席,一則慶功,二則為流雲宗一眾修士接風。

楚天風對此不感興趣,城外那麼多妖獸的屍體,他當然不想放過。

那可是妖丹!一堆堆的妖丹!

他隻身一人,趁著夜色在城外大挖特挖,而且,只挖四級以上的妖獸!

不得不說,這一批妖獸實力真心不錯,四級以上的妖獸,死亡的起碼有上千隻,楚天風足足挖了十來個小時,直到正午時分,才將妖丹大致挖完。雅文言情.org

回到城樓時,除林為峰外,鄧浩、鄧靈、林少聰三人對他客氣了許多,眼神中少了些輕慢之色。

楚天風還是像以前一樣,對四人不聞不問,不理不睬。

不久,鄧安傳來訊息,請他到城主府敘事。

他知道,想必又是流雲宗的想見他,有心不去,又擔心連累鄧安,只好硬著頭皮趕到城主府。

鄧安早用神識掃到他,還派出一名女侍,將他接到敘事廳。

廳中,可謂高朋滿座,十餘名修士正襟危坐。

正中是三位白髮修士,其中一位正是林姓化虛二層,不過,這貨並未坐在主位,主位也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長臉,鷹鉤鼻,看人總像是蔑視,化虛七層修為。

鷹鉤鼻化虛七層的另一側,是一位方臉白髮老者,化虛四層修為。

大廳東面,是前段時間趕來宛城避難的五名修士,修為最低煉神七層,最高化虛五層。

鄧安、齊得月、鮑海生坐在西側,三人旁邊,有一個空座位。

「楚兄弟,到這邊來。」見楚天風進門,鄧安連忙起身相招。

「你就是那位中品陣法師?」鷹鉤鼻化虛七層眯縫著眼睛看向楚天風。

「前輩,晚輩正是1楚天風抱拳為禮,向四周作了一個羅圈揖,「晚輩楚天風見過各位前輩。」

眾人大多點頭,微笑回禮。

鄧安將廳中眾人一一為楚天風介詔,重點介詔那位鷹鉤鼻化虛七層,說是流雲宗掌門,姓林,大名上再下慶。

楚天風又一一行禮參見,對鷹鉤鼻化虛七層林再慶,態度更是恭敬。

林再慶對楚天風的表現很是滿意,像打瞌睡似的微微頷首,說道:「不錯,先坐下吧。」

「謝謝前輩。」楚天風如蒙大赦,快步走到鄧安身旁就座。

「各位。」林再慶目光掃過眾人,慢條斯理的說道,「此次獸潮,我流雲島遭受重創,數萬年以來,這還是頭一次1

停了停,又說道:「到目前為止,全島幾乎所有城池都已失陷,除了宛城1

說到這裡,他特意斜著眼睛看了看楚天風,把後者看得全身起雞皮疙瘩,然後,又接著說道:「多虧了楚天風楚大師,保全了宛城,也保全了我流雲島的顏面1

「對,宛城得保,楚大師功不可沒1林姓化虛二層跟著附和。

「楚大師功在全島,是我們流雲島的福星。」方臉化虛四層也不甘示弱。

「楚大師是我流雲島的驕傲。」東側那位化虛五層舉手說道。

......

鄧安、齊得月越聽越不對勁,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鬱悶,還有,一絲絲無奈。

「有楚大師這樣的人才,我等幸甚,流雲島幸甚1林再慶目光變得溫柔,變得慈祥,「所以,為了保護楚大師這樣的人才,我流雲宗決定,從即日起,派出一名煉神初期長老,貼身護衛楚大師的安全。」

鄧安聞言,心裡咯一下。

泥馬!這招太漂亮了,簡直讓他無話可說!

這貼身保護是什麼意思,他當然很清楚!

可是,他又不能反對,畢竟,對方沒有明搶,沒有逼他交出楚天風!

楚天風當然也明白林再慶的意思,不過,他也跟鄧安一樣,無可奈何。

他知道,以流雲宗的實力,就算把他五花大綁,押到流雲城去也不為過!可是,人家根本沒那麼做,人家只是派出一個可愛的老頭,貼身保護他的安全!

他頂多只能弱弱的在心裡說,能不能換個年輕漂亮的女修?

然而,林再慶根本不顧及他的想法,這老爺子大手一揮,門外立即走進一人。

楚天風扭頭一看,見是一個頭髮半白的老者,一臉哭相,像欠人錢似的,修為倒是不低,竟達煉神七層。

「侯長老,這位是楚天風楚大師,以後你負責保護他的安全。」林再慶向楚天風一指,然後,又對楚天風說道,「楚大師,這位是我們流雲宗的侯信侯長老。」

「謝謝前輩。」楚天風心裡再加了幾個字,我感謝你八輩子祖宗!

那侯信向林再慶等人施禮后,當即大大方方的走到楚天風身後。

楚天風瞬間有一種毒蛇繞頸的感覺,各種窒息,各種憋屈。

「好了,我們再談正事。」林再慶環顧四周,說道,「經此一劫,我流雲島元氣大傷,各項資源異常短缺,特別是靈脈。」

鄧安一聽,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如今,流雲島就只剩下宛城這條靈脈。」林再慶伸出右手食指,「這條靈脈不僅關係到宛城的生存,更關係到我流雲島的興衰榮辱,絕對不容有失1

眾人深以為然,異口同聲的表示贊同。

「這條靈脈是我們流雲島的獨苗,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它丟掉。」林姓化虛二層再次附和。

「對,我們對這條靈脈有不可推脫的保護責任。」方臉化虛四層也跟著說道。

「林掌門,我們也願意保護這條靈脈。」東側那位化虛五層當即表態。

......

鄧安、齊得月、鮑海生三人哭笑不得。

楚天風彷彿看到無數雙貪婪的目光,像盯著裸女一樣盯著宛城那條靈脈。

「因此,我流雲宗決定,將執法堂長老及弟子遷至宛城。」林再慶掃了鄧安等人一眼,又轉向林姓化虛二層,「林長老,以後,宛城這條靈脈就交給你了。」

林姓化虛二層煞有介事的站起身來,向林再慶行禮:「掌門放心,只要我們執法堂在,靈脈就在。」

你大爺!楚天風翻起白眼,心說您老人家也太無恥了!

不!這不是無恥,而是無恥到極點!

這貨並沒有說與靈脈共存亡,而是說,只要他們執法堂在,靈脈就在!言外之意,執法堂跟靈脈捆在一起,執法堂留,靈脈留;執法堂走,靈脈自然跟著走!

隨隨便便一句話,就將靈脈佔為己有!

一個字,奸!兩個字,很奸,三個字,太奸了!

鄧安三人也明白對方的意思,可他們跟楚天風一樣,敢怒而不敢言。

「你們也可以一起來保護這條靈脈。」林再慶故作大方的向東側幾位修士說道,「當然,我們更鼓勵大家到離魂島去挖靈脈。」

哇嚓!楚天風聽后,暗暗朝林再慶豎起中指。

那離魂島是藍月星著名的島嶼,也是藍月星四大禁地之一,傳說,島上曾經住有仙人,藏有無數靈脈,無數靈草及法寶!

但是,島上卻有極厲害的迷魂陣,連極品陣法師都畏之三分,誰進誰死,一千多年來,還從來沒聽說有人從那裡出來過!

換句話說,去離魂島挖靈脈,無異於送死!

一眾修士還能說啥?

他們只能像楚天風一樣,默默問候林再慶的老母,志向遠大的,不外乎再問候流雲宗所有的女性。

  • (快捷鍵:←)
  • 至尊賊少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