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塵骨>第二百八十章 誰都有軟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誰都有軟肋

小說:塵骨| 作者:林如淵| 類別:玄幻魔法

幽夢先是格擋,可是格擋不及,那些黑梭子似的利器不僅群起攻擊她,甚至襲擊她座下的飛鷹,眨眼便是許多道血稜子,羽毛亂飛。

忽然!她察覺林蘇青身側有危險襲來,她扭頭去抵禦,孰料離鴉憑空出現在她身後。

「小心1

林蘇青脫口時立刻就拋出訣法,誰料離鴉出現即出手,瞬間就是一道梭子似的利刃飛入她的琵琶骨,就在林蘇青剛看見他的剎那,他一閃消失了身影,眨眼又在距離他們一丈開外,始終阻在他們前方。

「三清墟的師傅們沒有教你——不要把後背暴露給對手么。哼哼。」離鴉譏笑著,原本尖細的聲音更為刺耳,「我離鴉見過不少英雄救美,沒成想今日看了個雌雄顛倒。」

面對離鴉的譏諷,林蘇青波瀾不驚,他穩住手訣穩住將他與幽夢還有飛鷹一併包圍在內部的光球圓盾,抵禦著不斷衝擊而來的梭子利器,像一隻只烏鴉,卻又不是烏鴉,它們的衝擊力非常迅猛,撞擊著光盾亦如同撞擊著他的訣法,因此他不得不竭力去控制。

「你個陰陽混雜的東西,懂什麼。」幽夢只是皺了皺眉頭忍下傷痛,也不需要林蘇青扶他,轉身揚著倔強的下巴蔑視著離鴉。

她對後背的傷勢不管不顧,捂著胳膊上被梭子劃出的血愣子,走上飛鷹的肩頸處,接著在沾著自己血液的五指掌心畫下一道符咒,旋即向著飛鷹的肩背上的胛骨之間按下一掌——

她以血液書寫訣法,加印于飛鷹之身,剎那隻聽飛鷹破天一聲長唳,速度快如驚雷。轉眼便見三清墟立於山頂的雄偉正殿,遠望狀如巍峨以岌嶪。

「呵。」幽夢臨風于飛鷹之首,傲風叱吒道:「你不是要阻攔我們的去路么。那你可不要後悔。」

隨著飛鷹向三清墟正殿的接近,離鴉等魔族亦與三清墟正殿接近,越來越近,便見三清墟所在的那座山的前面,隱隱約約有什麼光輝閃爍,原本像霧飄,像風吹,像陽光灑照,卻因為他們越來越近,而逐漸越來越明顯。

離鴉也頓時感覺到身後的危險,伴隨一聲:「風緊!扯呼1倏然一道羽翼的撲棱聲,離鴉化散成一群群烏鴉,那些烏鴉沖著飛鷹相對撲來,而離鴉已經不見了身影。隨即隨他一起的兩名鳥喙的黑衣人亦是化作一群群烏鴉,隱匿了去。

林蘇青堅守著訣法,以光盾抵禦著突面而來的鴉群。轉眼,飛鷹彷彿沖入了三清墟所座落的山前的屏障,就見四周的烏鴉瞬間煙消雲散。

見如此,一直睥睨於鷹首的幽夢突然一軟,險些跌下去幸虧飛鷹及時斜了斜身子將她穩住,而林蘇青即使上前將她扶起。

「還好離得不遠。」幽夢居然也會說劫後餘生的話,只是她朱唇泛白,臉色更是沒有半點血色,原本藍得近乎於黑色的衣袍,因為血液的浸泡,已經完全看不出藍色。

飛鷹也因為身負重傷而搖搖欲墜,但它仍舊堅持著,偶爾一聲悲唳,唯恐自己無法安全將幽夢送達。它盤旋著緩緩下降,幽夢在林蘇青的攙扶下蹲下去撫摸著飛鷹,安慰它道:「不怕,你會沒事的,我不死你不死。」這是從林蘇青那裡學來的話。

可是她還是擔心的,雖然自信能夠治好飛鷹的傷勢,但她還是緊懸著一顆心放不下。一向嚴肅無情的眸子,恍惚有淚盈於睫。

……

而放走他們的離鴉,此時落回了三清墟石碑前的圓環廣場邊上,跟隨他的鳥喙黑衣人不解的請教道:「離鴉大人,您分明彈指一揮間便能輕而易舉地帶走那小子……」

離鴉不直接回答,而是厲聲下令:「等。」

……

那頭,飛鷹輕輕地落地,在它的腳爪一觸到地面的霎時便是一軟,它整個兒撲在了地上,幽夢連忙起身下去想察看飛鷹的傷勢,一個踉蹌撲跪在地,也顧不上起來,直接跪行到飛鷹面前,檢查它的狀態。

林蘇青並不去扶她,只是立在她身邊,淡淡道:「是蓖麻子。」

是一種非常常見的植物,蓖麻的葉與根皆能夠入葯,外用內服均可。通過不同的用法,葉與根也就有著不同的藥效。

譬如蓖麻葉有消腫拔毒之效,所以平常會用以外洗治療瘡瘍腫毒,而根則具有祛風活血,有止痛鎮定之效。

可是,雖然它的葉與根都能夠治病救人,但它的種子,卻是一兩粒便可毒死一名壯年之士。

離鴉想攔住他們,首要攻擊的便是飛鷹,而飛鷹深重劇毒卻不負主命,一直抵達安全之所。

看著它雙瞳渙散,全身抽搐痙攣,實在不忍,可是……林蘇青當即蹲下,探了一探幽夢的傷勢,道:「你也中了毒,須得即刻解毒,否則……」

「我自幼泡在毒藥里養大的,早已是百毒不侵。」幽夢說話時,將自己纖細的手腕遞向飛鷹,而飛鷹像是知道她要做什麼似的,即使渾身抽搐無力,也拼盡了要將自己尖利如刀劍的喙撇過去。

林蘇青沉默地立在邊上,不再做多干涉。只需要等著就是了,只要沒有中毒,傷是好治的。

「放肆1幽夢肅然呵斥著飛鷹,聲音大不如前,也已經虛弱,可是飛鷹不聽她地,她不得不重複著如是命令著。

飛鷹的頭一撇再撇,歪了又歪,幽夢即使艱難,也撐著力氣將手腕遞到飛鷹的喙前:「你若不聽我指令,你就是死了,也不配享有喪葬之禮。背叛者,拋屍荒野,受最下等螻蟻蛆蟲啃噬,不見骸骨。」

咬字狠厲,句句誅心。

林蘇青從未見過當桀驁不馴的鷹感受到悲傷時是什麼樣子,但今時今刻他見到了,何況是這樣的鷹。

幽夢的飛鷹,非同尋常,它的頭上生有紅色冠羽,身上是黑白相間的羽翼,但是羽翼的尖端卻是黃綠色的。

單從外形上看,長得極像林蘇青原先所在的世界里一種巨鷹,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滅絕的鷹。於那邊的世界里,後人記載時給它命名為哈斯特鷹,據了解,它一爪子便能輕鬆拍死一頭恐鳥。

除了生性兇猛之外,記載中它還有著萬難不屈,萬死不從,和誓不罷休的頑強精神。即使泰山壓頂也不願意低頭。

如它這樣的倔性桀驁,卻是垂著首含著淚,深深地望著幽夢。怕是真的很悲傷,已然悲傷到極致了。

「它不願傷你。」林蘇青道。

幽夢亦是鍥而不捨,依然呵斥道:「你飲我的鮮血解毒是我的命令,你傷害的只是皮肉罷了。你若不飲,毒發死去,你傷害的是我對你的信任。」

怕不只是信任,林蘇青心中嘆道,而後對幽夢道:「我幫你。」

隨即他站起來,一腳踩住飛鷹的喙,抽出筆凌空畫下兩道繩索,他蹲下去拼盡全力的掰開飛鷹的喙,兩道繩子另外兩頭當即圈住飛鷹的喙,另外兩頭分別東西方向以錨扎紮實實地釘入底下。

驚得幽夢雙瞳一瞪,又氣又恨且疑惑:「你做什麼?1

此時飛鷹已經無力掙扎,林蘇青還是不得不用盡全身力氣,他弓腰下背掰著飛鷹的喙,他咬牙切齒的用盡了全力,一鼓作氣憋得滿臉、滿脖子、滿胳膊……所見肌膚全是暴突的青筋。

「你干愣著作甚,我堅持不了多久。」他磨牙嚼齒擠出這幾個字來。

幽夢這才反應過來:「多謝。」當即指成劍訣劃下去,指過便是一道血痕,沖著飛鷹的嘴將手腕塞去,叫它即使不願意飲血也不敢合下鋒利的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