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藏鋒>第一百四十八章 求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求死

小說:藏鋒| 作者:他曾是少年| 類別:玄幻魔法

在看清那一丈粗細的電蟒呼嘯而來之時,徐寒的臉色一變,幾乎是想也不想的便扶這昏迷不醒的廣林鬼朝著一側退去。

而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他眼角的餘光卻忽的瞥見處於電蟒轟擊之處的那位單膝跪地的妖君。

他赤裸的上身滿是焦黑的傷口,紫色的妖血順著渾身那大大小小百餘處傷口不住的下淌。但饒是如此,那位妖君卻將自己的腦袋高高昂起,目光死死的盯著呼嘯而來的電蟒。

他像極了一位君王,即使是死,也要維持自己應有的尊嚴。

徐寒的心莫名被觸動。

他自然不是多愁善感之輩,他只是想到了當年他帶著葉紅箋趕赴玲瓏閣是,他劍種初成,漫天雷劫卻呼嘯而來。他對於此刻妖君,心頭難免生出一種惺惺相惜又或者說是兔死狐悲的古怪感受。

而這樣的感受,卻也僅限於感受。

他還沒有愚蠢到會為了一個方才還要取他性命之人,去抗下如此浩大的一道天雷。

叮!

可是徐寒見死不救,不代表有人亦可以袖手旁觀。

只聽一聲清澈金石脆響傳來,一道細微無比卻於耀眼無比的金色流光在那時穿過了漫天電閃雷鳴,劃破了烏雲籠罩下,這龍隱山巔瀰漫的陰霾。

那道流光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快到了相比於它來說,那轟然落下的天雷,那徐寒臉上盪開的異色都好似靜止的畫面一般,緩慢得近乎停滯。

那道金光,來到了妖君的頭頂,在妖君與天雷接觸的一剎那,停在了二者之間。

而也就在這時,徐寒方才看清那道金光其實是一枚

金色的銅板。

「魏先生1在看清那銅板的模樣之時,徐寒的嘴裡下意識的便發出一聲驚呼。

而此音一落,那銅板忽的一陣輕顫,一道金色的光芒自那銅板中溢出,將奄奄一息的妖君籠罩其中。

轟隆!

這時天雷已然落下。

伴隨著一陣轟然巨響,那銅板連同自它體內溢出的金光都在那時劇烈的顫抖。

鐺!

一聲脆響在一息之後響起,那銅板猛然碎裂,它所激發的金光自然也再也包裹不住妖君的身軀,也隨即散去,但天雷也似乎耗盡了所有的力量,在此刻戛然而止,並未落在妖君的身上。

「這?」妖君的臉色一變,相比於這位妖君顯然對於發生的一切更加的不明所以。

而就在他疑惑的檔口,一道佝僂的身形卻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位老者。

身著白袍,背負木箱的老者。

在鎮魔塔中沉睡了數千年的妖君自然不會認識這老者,因此對於他的出手相救,妖君的心中充滿了困惑。

故而他沉了沉眉頭問道:「你是誰?」

老人側過腦袋,滿是褶皺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朋友。」

他這麼說著,一隻手豁然伸出,摁在了那妖君的頭頂,本就身受重傷的妖君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這老人制祝

「此事皆因老夫而起,大君辛苦了,接下來便交給老夫吧。」老人也不管對方究竟能否聽懂他的話,在如此言罷之後,手上一道白光亮起,那妖君便在這時化作一道流光遁入了老人背後的木箱之中。

這時那九尊崑崙劫再次涌了上來,卻並未有阻止老人之前那番作為,反倒是將目光死死的落在老人身上。

徐寒的臉色微微一變,他從這些崑崙劫的狀態上,聞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這些崑崙劫如果真的是受了某些徐寒所無法理解的大能的存在,前來擊殺妖君的話,在這時不應看著魏先生做完這一切,眼睜睜的讓妖君遁走。他們對此熟視無睹也就罷了,但徐寒明顯能感覺到的是,自從魏先生出現之後,這九尊崑崙劫分明便將氣機鎖定在了魏先生的身上。

難道他們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魏先生?

這樣的猜測不可避免的浮現在了徐寒的心頭,而他看向這老人的目光也在那時變得擔憂了起來。

而老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徐寒的目光,他在那時側頭看向少年,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小寒,記得很早之前我跟你講過的那個故事嗎?」老人如是問道,語調平靜絲毫沒有大難臨頭的自覺,反倒更像是在與人閑聊。

徐寒皺了皺眉頭,他並不認為這是一個談論此事的好時機,但此刻老人臉上的笑意卻讓他讀出了某些決意,所以他想了想,終究還是壓下了心頭的不安,如是回應道:「先生說的是那位想著要行萬里路,最後卻困於仙人大劫的故人?」

那是很早之前魏先生與徐寒講過的一個故事了。

而也是靠著故事,徐寒忽然頓悟,破了通幽境,抵了天狩境,他自然對此記憶深刻。

「嗯。」老人點了點頭:「活著當然是件很好的事情。」

「你可以行萬里路,你可以讀萬卷書。」

「你可以吃你想吃的東西,聽或者講你喜歡的故事。」

「你可以遇見許多人,他們或好或壞,你或喜或厭。」

「但你得這麼去做,活著才算是活著。」

「可有些人只是為了活著而活著,這還不夠,他們還想要所有人都如他們這般活著。」

「但又有那麼一些人,偏偏不喜此道,他想要試一試,以一種他認為更好的活法。」

「他為此在這世間苟延殘喘了一千年,這中間出了些岔子,計劃也有了些變化,可他還是得去試一試。」

「因為這一千年他都在為此而活,若是這時不去,那這一千年,他便如那些人一般,活得沒了意義。」

說到這兒,老人停頓了下來,他看向目光有些空洞的徐寒,問道:「你懂嗎?」

徐寒愣了愣,他眸子深處好似有些東西在翻湧,但他強壓下了這份翻湧,他笑了起來,燦爛無比的笑了起來。

他用盡了渾身的氣力,艱難又爽快的點了點頭:「我懂了。」

於是老人也笑了起來,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在那時邁著步子走到了那九尊崑崙劫的中心,走到了那道烏雲彙集而成的漩渦之下。

他揚起了頭,看向天際,目光清澈,宛如少年。

他的白袍翻湧,他的長須鼓動。

他朗聲笑道:「道門魏長明,前來求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