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章 摘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摘魄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你們找死1旁邊的余占元驀地站起身來,氣息暴漲,恐怖的殺機滾滾激蕩而出!

一道身影卻突兀的出現,伸手按在他肩頭:「占元,不可1

「大長老,我的兩個兒子都廢了,余家完了,要我這殘軀廢體何用?一命換兩命,值了1餘占元用力想要掙脫。

大長老輕輕嘆息,掌心一翻,有一道光輪從掌心浮現,抬手間印在余占元的頭頂。

余占元不甘的躺倒在地,失去了知覺!

「小小家族,就應該有奴才的覺悟!做無謂的抗爭,只能讓你們加速滅亡1兩人年輕人冷哼道,狠狠瞥了一眼抱在一起的兄弟二人,轉身便要離開!

余寒拳頭緊握,指甲深深嵌入到了掌心,鮮血長流,然而就在此刻,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音傳來,他懷中那塊玉簡,竟然在這一刻,化為了一片碎末。

與此同時,余寒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碎裂的玉佩中,有一道細不可查的光芒,沒入到了他的體內。

繼而,他的眉心處,有一道劍光突兀的衝出,一閃即逝,卻劃破了虛空。

兩名仙門弟子眼中光芒一閃,驚訝連連,這小子,被廢掉了丹田,真氣盡毀,怎麼可能激發出如此鋒銳的劍氣?

余寒忽然笑了,映襯著他蒼白的臉色,這一絲笑容,顯得愈發的冷漠。

他終於知道,為何這塊玉佩,會在自己每每痛苦不堪的時候,與自己產生共鳴了。

那並不是與自己的共鳴,而是與劍魄的共鳴。

因為玉佩內,除了封印了一套養生功法之外,還有一段震懾人心的記憶。

那段記憶里,同樣也是一張年輕的面孔,白衣上沾染了斑斑血跡,狼狽中帶著一絲肅殺。

他的腳下,躺著一具屍體,眉心被洞穿了,雙目圓睜,猙獰可怖。

他的掌心,托著一道光芒閃爍的小劍,正散發著一股鋒銳的氣息,還有一股嗜血的殺機。

那是他的劍魄!

又是劍魄!

余寒看到那個年輕人緩緩走到一名渾身血跡的少年面前,嘴角露出一絲溫柔的微笑。

他把劍魄按在了那個少年的胸口,沒入了進去。

「替我好好活下去,師弟1

余寒渾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他看到了自己懷中臉色蒼白的余飛,在這一刻,卻被一股義無反顧的溫柔所充斥。

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一絲笑意。

這段記憶里,不僅記載了與自己如出一轍的悲愴和無奈,其中卻還有一種不知名的神通。

那年輕人,便是施展了這種神通,在最終,擊殺了比自己強大數倍的對手。

這套神通的名字,叫做摘魄!

摘取武魄,破釜沉舟!

將自己的武魄硬生生的從體內剝離,通過武魄自身爆發出來的天道偉力,釋放出最後一擊。

施展這一神通,固然可以曇花一現般獲取瞬間的最大力量,然而摘魄之後,即便武魄不毀,也無法回歸本體。

人也就廢掉了!

而像是余寒這樣,既失去了丹田,又摘取武魄,結果只有一個!

身死道消!

余寒周身的氣息正在攀升,一道劍光從頭頂百會穴噴薄而出,扶搖直上!

那道劍光懸浮在余寒頭頂,氤氳的光芒閃爍不定,最後凝聚成為一把尺許長短的小劍,散發著無匹鋒銳的氣息!

余寒雙目赤紅,緩緩探出手臂,竟是將那把小劍,一把抓了下來!

「這是……劍魄1兩名來自仙門的年輕人臉色微變,齊齊將目光落在余寒的頭頂。

「嗡——」

劍氣縱橫,頭頂那股氣息剎那間支離破碎,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然而,嘴角卻咧開一絲瘋狂!

「摘魄!你瘋了么?」一名仙門年輕人吼道,作為無上仙門的弟子,這種功法他自然知曉,更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另一人卻飛速的倒退,口中急聲喝道:「快走1

然而此刻,余寒掌心的劍魄已經脫手飛出,拖曳起一串長長的尾芒,狠狠朝向一名仙門年輕人激射而去!

「你——」那仙門弟子抬手一掌朝向這道劍魄拍落!

「擋得住么?」余寒的聲音冰冷到了極點,這道蘊含著衝天怒火的劍魄,瞬間將那名仙門弟子的掌心穿透,繼而從他的眉心一閃即逝!

仙門弟子瞪大雙目,眉心那一點嫣紅逐漸放大,瞳孔開始渙散!

他不明白,一個被師兄廢掉丹田的無名小卒,怎麼會有勇氣做出這樣的選擇?

隨著他仰天栽倒在地,另一名已經逃到門口的仙門弟子祭出一枚法器,迎風暴漲,迎向追擊而來的劍魄!

「嗡——」

光芒炸裂!

在那飛濺的勁氣之中,一隻大好的臂膀飛出,伴隨著仙門弟子的慘叫掉落在地!

余寒臉色再次蒼白了幾分,摘魄一擊。

便只有一擊!

這一擊殺了一名仙門弟子,重傷另一人,力量得以宣洩,便失去了無堅不摧的鋒銳!

重傷的仙門弟子飛也似的逃離了!

余寒伸手捲住倒飛而回的劍魄,沒有去追殺對方!

既已摘魄,便與肉身兩立,手中劍魄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卻再也無法回到體內!

然而,余寒從摘取武魄的那一刻,便也沒想著要將其重新放回體內!

他握住劍魄,朝向昏迷不醒的余飛走去!

大長老扶住余占元,目光複雜的看著余寒:「余寒1

「劍魄的力量,應該能夠被講武堂的強者看到,只要他們不傻,可保余家無恙1

然後他蹲在余飛的面前,繼續說道:「此事全系我一人,與家族無關1

大長老囁嚅了兩下嘴角,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余寒將掌心按在余飛的胸口,連同手裡的劍魄也按了進去!弟弟是被毀掉了武魄,所以只有還給他一個武魄,才能讓其恢復。

他之所以選擇了摘魄,也正是因為如此,那塊玉簡中所記錄的,除了摘魄之外,還有栽魄,從此以後,弟弟將會承載著自己的所有希望,踏臨巔峰。

余寒嘴角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同時說了一句與玉佩中那白衣少年一樣的話:「替我好好活下去,弟弟1

兩行熱淚滾落在胸口,原本劍魄的位置,有一道光芒亮了起來,一閃即逝,迅速消失不見了蹤跡。

余寒卻並沒有發現這一異狀,他擦掉了淚痕,起身走到那名仙門弟子屍體面前,彎腰將他的腳踝握住,就那麼拖曳著走出了余家!

他的背影拉得很長,卻沒有回頭。

一年前出手的共有七人,其中仙門的年輕弟子六人,還有一個是他們的護道者!

如今殺一傷一,心中的怨氣稍微平復,卻難以盡數撫平。

一串長長的血跡跟在他的身後,觸目驚心,不少看到這一幕的民眾紛紛逃開了。

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這少年身上的殺氣,卻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可怕。

「以我現在的情況,想要將他們一起伏殺,很難做到,但是那個護道者,必須要死1餘寒蒼白的臉上有幾分紅暈現出。

他輕輕咳嗽了兩聲,咳出兩口觸目驚心的嫣紅,抬頭望著天空:「所以,這最後的手段,就留給你了1

「廖凡死了1講武堂內,一名中年人豁然站起身來,眉間有殺機瀰漫。

「余家,真是膽大包天,如此,這個家族,就不必存在了1

他的身影瞬間消失。

幾乎在同一時間,講武堂仙峰上,那座很久都不曾開啟的石門裡,有一道白色身影緩緩踏出,抬頭看向天穹之上的那道經久不散的劍氣。

「好厲害的劍意!我齊州,竟有弟子可凝聚出這等劍魄,實乃齊州之幸1

「恭喜堂主出關1幾名講武堂的長老降落在了他的面前,躬身行禮。

白衣堂主指了指頭頂那道劍意:「這道劍意,是從何處傳出?能否查出是哪家的弟子?」

一名長老頓了頓,咬牙道:「是余家。」

堂主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去,把他帶來,我要親自收其為徒1

長老們全部都沉默了下去,誰也沒有多說一句話。

堂主的眉頭微微皺起,目光掃向幾名長老:「你們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之前說話的長老終於咬了咬牙,開口道:「一年前,余家出現了劍魄,可是後來,那少年被仙門玄宗的弟子給廢掉了,前幾日,余家又出現了一個龍魄弟子,可還是……」

「那你們在做什麼?」堂主的聲音冷冽了幾分。

長老囁嚅了兩下,開口道:「玄宗有護道者相隨,囂張跋扈,而且那出手的弟子,似乎來歷不凡……」

「糊塗1堂主怒喝一聲,身形卻是率先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