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四章 講武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講武堂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劍出奔雷,劍光斂,而聲動,聲是虛,劍為實,比如第三式……」

白衣少年手中握著木劍,就那麼站在那裡,手裡的長劍怎麼也無法繼續演練下去。

「怎麼又想不起來的?我明明晚上沒有睡覺?為什麼還是忘了?」

他不信邪似的沉思良久,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昨日剛剛修行完畢的一套《奔雷劍》。

「余寒1一個樣貌敦厚的少年快步走了進來,朝著白衣少年興沖沖的說道:「昨天你傳我的那套奔雷劍,今天讓我被師尊好一頓誇獎呢1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笑容有些發苦。

你是被誇了,但我卻忘了。

白衣少年正是余寒,那一日在齊州,山河色變,天崩地裂,他被捲入到了空間裂縫中,然後橫渡大洲,丟入到了極北燕州的境內。

那個時候的他,渾身焦黑,沒有一處完整的地方,但好在還活著。

面前這個少年,名叫許飛,是燕州講武堂的核心弟子,當時正好在那裡試煉,見到余寒還有氣息,就將他帶回了講武堂。

並且依靠著核心弟子的身份,請講武堂醫師,將余寒救活了過來。

後來余寒就一直沒有離開,而是跟隨許飛住在了此處,也是偶然一次機會,許飛抱著第一本劍術苦惱發愁的時候。

余寒的目光在那套劍術上面一掃而過,然後就不由自主的從頭到尾,將整套劍術完美無缺的演練了出來。

當時的許飛瞪大雙目,像是看到了寶一樣看著余寒,哭喊著要他傳授給自己。

從那開始,他們之間,就從單純的救命之恩,變成了一種亦師亦友的複雜關係。

講武堂中,核心弟子是最高等級的弟子,然後才是內門弟子,外院弟子和雜役弟子。

許飛作為燕州講武堂僅有的十三名核心弟子之一,自然得到了講武堂的無比重視,所以每日的修行任務都有專門的長老督促。

那套劍術,就是長老交給他鍛煉悟性的,說是只給他一天時間,能夠領悟多少,就演練出來多少。

然而因為余寒的存在,讓許飛交上了一個滿意的答卷。

後來,長老又不斷的帶來新的劍術交給許飛,同樣每一套劍術,都只是給他一天的時間。

許飛毫不例外的將這些劍術先交給余寒,余寒幾乎每次都是將那道劍術玉簡觀看了一遍后,就能夠從頭到尾一絲不漏的演練出來。

而且無論是從大道神韻還是劍招之間的轉換,看不出一絲一毫生澀的感覺,好像修鍊了幾年的苦功一般。

只不過,這種情況卻出現了一點意外。

因為每次都是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昨天修行過的劍術就會忘得一乾二淨,其實也並不是真正的一乾二淨。

至少每一套劍術,都留下了兩招劍式!

而且,想要再次修行的時候,發現無論如何也無法練會,沒有之前那種一氣呵成的感覺。

所以,到現在為止,一共四套劍術,余寒只記住了八招劍式。

看著余寒臉色有些苦澀,許飛想到了他的問題,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你不會告訴我,你又把奔雷劍忘記了吧?」

余寒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然後點了點頭。

許飛看了他一眼,搖頭道:「你的問題,連堂主也看不明白。」

余寒嘆了口氣,掌心放在了丹田的位置,狹長的眸子漸漸眯起一個弧度。

丹田是根,武魄是意,兩者合一,方才闡述大道本源。

若丹田被廢,空有意而無根,是以為廢人,而武魄被廢,意境毀,終其一生,為凡人。

經脈連接丹田,如百川入海,如施展神通ぬ鐫蚩芍鞫迴流,真氣散布全身。

曾經,他丹田被毀,武魄自摘,險些隕落。

卻劍指蒼天,設局殺仙門護道者,最後,被吞入到了空間裂縫中。

然而醒來之後,余寒驚喜的發現,破碎的丹田竟然得以重生。

而且在重生的過程中似乎出現了一些異變。

尋常的丹田,與肉身一個顏色,上面平華無奇,孕育著能量,是人體修列摹

重生之後的丹田卻呈現出金黃色,形狀也與從前的丹田不一樣,上面有細密而又古怪紋路時隱時現,顯得神奇之極。

他現在無法理解這些紋路,但運轉丹田時,這些紋路會自動運轉,從而使得吸納天地靈氣的量成倍增加。

正因為如此,這段時間余寒修鍊的速度很快,而且體內似乎生出一種感覺,迫切期待著要凝聚出武魄,與諸天大道契合。

有過一次凝聚武魄的經驗,余寒駕輕就熟,一次又一次的依照最開始的方法,想要重新將自己的劍魄凝聚出來。

可每一次聚魄時,他都感覺到欠缺了一點什麼,所以剛剛凝聚成形的劍魄,總會在最後關頭散去。

「你不必擔心,聽說教書長老明天回來,他是整個講武堂年紀最大的長老,知識淵博,雖然修為有點低,但懂得東西很多,你學不會劍術和無法凝聚武魄的問題,或許能夠幫你解決1許飛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余寒洒然一笑,這段時間許飛一直都在幫他想辦法,甚至都詢問到了堂主那裡,可依然得不到任何答案。

無論如何,許飛對待自己的時候,沒有絲毫的保留。

這也是他留下來幫助許飛的原因。

許飛笑嘻嘻的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簡,笑嘻嘻的遞到了余寒的面前:「只是這個,還得需要你幫忙。」

許飛的人很隨和,作為核心弟子,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武魄巔峰的境界。

只差半步,便可破開武魄,直入清微之境。

但是面對余寒,他卻沒有一絲驕傲的感覺,好像是平輩論交一般。

聽到了許飛的話,余寒不由得一陣白眼,接過那塊劍術玉簡,神色微凜。

藏劍術!

劍術的名字,讓余寒心底似乎有什麼被觸動了一般。

耳邊同時也傳來許飛的聲音:「長老說,這套劍術與之前那四套有所不同,是講武堂深藏的強大劍術,即便是核心弟子,沒有長老首肯,也絕對不可偷偷修鍊。」

余寒眉頭一皺,剛要仔細查看玉簡中的神通烙櫻

兩道身影忽然降臨下來,輕飄飄的落在了兩人的面前。

「許飛師弟1

其中一人朝向許飛笑了笑,然後徑自說道:「你年紀也不小了,而且馬上就要突破到清微境界,師尊早就說要給你分配一名劍從過來,平日里幫你整理劍術,剛剛講我和大師兄在外面招收新弟子,想到了這一點,就挑了一個好苗子給你送來了,就是不知道你信不信得過師兄1

余寒雙目微眯,將手裡藏劍術的玉簡握在掌心,垂下手臂。

來人也是核心弟子,名叫陳風,在核心弟子中排名第八。

只不過他的身份有些特殊,他所在的家族,與仙門關係匪淺,據說他的姐姐,就是上一代仙門交換弟子中一名頂尖天才的道侶。

以講武堂和仙門之間緊張的關係,註定了陳風有些尷尬的地位,然而此人八面玲瓏,交際方面倒是有一些手段,所以人緣還算是不錯。

許飛是核心弟子中年紀最小,卻是潛力最大的,倍受長老們重視,所以他立刻就將馬屁拍了過來。

他身旁的年輕人微微一笑,臉上卻沒有謙恭的表情,只是微微欠身,算是行禮,目光卻飽含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

余寒眉頭一皺,這在新弟子中是不多見的。

因為新弟子要從雜役弟子開始,一級級的晉陞,所以核心弟子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分外羨慕和尊崇的存在。

此人如此淡然,來歷絕非一般。

許飛能夠成為核心弟子,雖然在修鍊上有些懶惰,但卻不傻。

此刻見到那少年的態度,同樣有所懷疑。

然後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從余寒的身旁走過,低聲說了一句:「委屈你一下了1

就在余寒有些疑惑的目光中笑著朝向陳風說道:「八師兄真是有心了,你親自挑選的人,師弟自然是信得過。」

陳風嘴角漸漸彎起一個弧度。

然而耳邊卻傳來許飛繼續傳來的聲音:「只是我已經有劍從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