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五章 劍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劍從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八師兄的笑容戛然而止,然後也看向了余寒,雙目微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旁邊的少年眉頭抬頭,眼底卻有一道寒芒流淌出來。

余寒瞳孔微縮,新生的丹田微微一顫,竟是清晰的感覺到了對方傳遞過來的殺意。

他抬頭,然後看向那名低頭的少年,此人竟對自己產生了殺機?如此,他來到這裡的目的,必定不會單純。

然而,丹田卻能夠清晰的將這道殺機捕捉到,看來自己還是沒能看透這新生的丹田,如果這個效果永遠都存在,以後如若對戰,可料敵先機,平添不少勝算。

「小師弟,選擇劍從可不能馬虎,劍從代表著你自己的臉面,你身邊這少年資質駑鈍,而且身體有問題,這一點幾乎門派所有人都知道,將來你的成就不僅局限於小小的燕州,他如何能夠成為你的左膀右臂?」八師兄陳風淡淡的說道。

小師弟嘿嘿一笑,然後看著他說道:「這個就不牢八師兄費心了,我對余寒有信心。」

八師兄微微點了點頭,若有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剛要繼續開口勸說。

「你未凝聚武魄,我也未凝聚武魄,不如比一場如何?」那少年卻搶在八師兄之前開口。

余寒偏過頭,然後不著痕的將掌心的玉簡揣入懷中:「可以——」

許飛和陳風各自後退,他們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默認,許飛是因為相信余寒,即便他學不會劍術,但能夠只看一遍就能演練出所有劍術的人,怎麼可能會是普通人?

而陳風沒有阻攔,是因為他想通過此戰,讓小師弟改變主意。

因為這個人,是必須要成為劍從的。

「我叫陳戰1少年微微開口,咧開滿口潔白的牙齒。

余寒目光閃爍:「不必知道了,今天過後,不會再有交集,所以,叫什麼名字不重要。」

陳戰笑著點了點頭:「你的性格,我很喜歡,所以,會讓你敗得光彩一點。」

他雙足狠狠一踏地面,身體貼著地面急速飛出。

頭頂光芒閃爍,一團光芒懸浮在那裡。

不是武魄,卻是即將成型的半魄。

武魄垂落下一道道光華,包裹住陳戰的拳頭,帶動無匹的拳勢,朝向余寒胸口轟去!

余寒雙足連踏,身形朝後飛退。

對方這一拳,勢大力沉,帶著半成武魄的氣息,不好對付。

他雙目如電,看向那閃爍著微弱光芒的拳頭,在眼前開始逐漸的放慢了速度。

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減慢速度,但看在他眼裡,卻像是慢了許多似的。

許飛眼中閃過一絲擔憂,畢竟余寒的身體的確存在著問題,除了四套劍法記住了八招之外,能夠完整記下來的唯一劍法,就是《基礎劍術》。

那是許多弟子入門時候用來哪劍術,或者只能說是劍道入門的綱領,而並非是一套真正意義上的劍術神通。

所以,論到實戰,許飛適才的信心有些動搖了。

然而就在此刻,余寒右手並指成劍,然後刺出!

一瞬間,指尖噴吐出三尺劍芒,帶著恐怖之極的鋒銳氣息,劈中了陳戰追擊過來的拳頭。

「吱——」

刺耳的摩擦聲傳來,陳戰臉色驀然大變,因為余寒的那道劍氣,竟然硬生生的將半成武魄包裹在拳頭上的光芒斬開。

雖然沒有傷及骨肉,但卻有一股刺骨的痛楚傳來。

他反應迅速,急忙變招,雙拳同時揮出,一瞬間打出三十多拳,無數道拳印鋪天蓋地的朝向余寒籠罩過來。

余寒臉色依然出奇的平靜,指尖劍氣催動基礎劍術,將基礎劍術中的挑、破、纏、刺發揮到極致,竟是堪堪將這些拳芒擋住了。

「此子,竟然將基礎劍術練習到了這種程度1陳風雙目微眯,目光中卻有一種別樣的意思摻雜。

他自然知道基礎劍術,實際上沒有一招高明的劍法,只是涵蓋了劍道最基礎的招式。

然而這套劍術此刻在余寒施展出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韻味。

甚至他的周身,都被籠罩子在一團劍影之中,每一劍揮出,都沒有絲毫的浪費,將一道拳印刺破,或者是挑飛出去。

陳戰的感覺最為直接,自己是這一批入門弟子中的翹楚,半步武魄境界,而且用不了多久,就能夠突破到武魄境界,到時候直接進入外院。

而且他的半成武魄,並任何形狀和發展的方向,孕育著一股龐大的能量,必定不是凡品。

所以,他一直都認為,自己必定會凝聚出最上乘的武魄,所以一定要接觸到講武堂核心的功法和神通。

這也是他要成為許飛劍從的原因,因為一旦修成武魄,可脫離劍從身份,進入外院修鍊。

只是沒想到,會有一個余寒出現,將自己唯一的一條路封死。

而且,這個陳風口中的資質極差者,此刻所展現出來的戰鬥力,竟然如此驚人。

一套基礎劍術,竟然發揮出這等戰鬥力,與自己纏鬥數十回合都不曾落在下風。

陳戰心裡有些暗暗著急,原本是想要一擊重傷余寒,然後狠狠羞辱一番,迫使許飛回心轉意。

但現在的情況明顯超出了他的預想。

「爆星拳1陳戰終於不願意繼續拖延下去,雙拳劃出兩個半圓,光芒亮起,像是兩道蜿蜒劃破天際的流星。

余寒雙目微眯,能夠明顯感覺到,此刻陳戰雙拳之間,帶著一股異常狂暴的氣息。

而且,這道氣息正在飛速的攀升!

面對如此恐怖的拳勢,基礎劍術,或許有些不夠用。

然而除了基礎劍術,他只會八招劍法。這八招劍法不成體系,無法連續,一旦一招無法抵擋住對方這一拳,下一招根本無法接續上來。

指尖劍芒吞吐,余寒再次朝後退去,心中卻有些焦急,對方這一拳還未發出,便有強大的壓力撲面而來,如果繼續用之前的基礎劍術,絕對擋不祝

就在這時,好像黑夜中出現一道閃電,照亮了漆黑的前路。

不斷反覆交替的八招劍法,化為八道光亮,其中兩道徑直的飛出,投入到了一條浩瀚的長河之中。

那條長河中,有一百零八顆星辰閃爍,代表著一八零八招基礎劍術。

然後,在這兩招劍法融入后,基礎劍術中的兩招同類型劍法悄然消失,被後來融入進來的兩招劍術所取代。

余寒的腦中,好像多了一些什麼似的,手中劍氣下意識的揮出,一劍刺出!

也是在這個時候,陳戰的爆星拳終於出手,耀眼的拳芒夾雜著恐怖的爆炸能量,狠狠的衝出。

「余寒1許飛握緊了拳頭,剛要出手,卻被八師兄按祝

「小師弟不必擔心,陳戰自有分寸1陳風淡淡的說道。

許飛眼中殺機閃爍:「若余寒有事,他今日必須死1

他的聲音方落,余寒那一劍已經逼至近前,,劍芒纖細,彷彿弱不禁風的小草,卻鋒銳之極的刺入到了兩道恐怖之極的拳芒中。

「轟——」

真氣爆破之聲響起,兩名不足武魄境界的弟子對戰,竟能夠產生這種結果,著實讓人有些吃驚。

爆炸的光芒中,陳戰踉蹌著朝後退去,嘴角掛著一絲嫣紅的血跡。

他雙目驚駭莫名,不可思議的看向從光芒中衝出的余寒,幾步飛馳到了自己面前,指尖劍芒如影隨形,抵在了咽喉位置。

森冷的氣息涌遍全身,他第一次感覺,距離死亡這麼近。

許飛握緊的拳頭驀然鬆開,嘴角也咧開一絲笑容:「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余寒沒有下死手,收回了抵在陳戰咽喉處的劍氣。

「八師兄,不好意思了1許飛看著陳風難看的臉色,覺得自己特有面子。

陳風若有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勉強露出意思笑容:「小師弟好福氣1

余寒卻微微閉上雙眸,適才兩招劍法融合的瞬間,他心有所悟,似乎開啟了一扇門,腦海中,剩下的六招劍法,再次跳動了起來。

陳戰的臉色已經恢復如初,然後竟然甩開了陳風的攙扶,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指著余寒說道:「你真的很超出我的意料,希望能夠順利凝聚出武魄,我們再來一戰。」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急匆匆的闖入進來,看到眼前的場景,不由得怔在了那裡。

「趙青,什麼事?」許飛問道。

趙青囁嚅了兩下嘴角,有些失神:「教書……教書長老回來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