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六章 這個長老不靠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這個長老不靠譜!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余寒,剛剛我跟你說的,你都記下了么?教書長老修為不高,脾氣卻很古怪,你可千萬小心一點。講武堂,他的輩分是最高的,連堂主都是他的門生。」許飛在一旁有些忐忑的說道,顯然對教書長老有所忌憚。

余寒微微一笑,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都記得,你放心吧,大不了我不開口就行了1

「你可千萬不能不開口1許飛急忙說道:「你要不開口,他就不開口,然後你說什麼他都不開口1

余寒搖了搖頭,忽然覺得這個教書長老挺有意思的。

「放心吧,我見機行事1餘寒點頭。

許飛看了他一眼,不過明顯有些不太放心。

「到了1許飛深吸了一口氣,叩響了那看起來有些破舊的木門。

這是一座別緻的小院,鳥語花香,到處都充斥著一種自然的勃勃生機。

「進來吧1許飛恭敬的推門走了進去,腳步輕移,看起來小心翼翼的,讓余寒不禁有些想笑,好像還從來沒見到他這般緊張過。

許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用眼神警告了他一番,這才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小院不大,除了滿院的花草樹木,只有一座草亭,裡面擺放著一張陳舊的棋盤。

一名白髮老者就坐在石凳上,盯著棋盤上面的殘棋發獃。

「許飛小子,你來的正好,這一次去外面遊歷,看到了這盤殘棋,當真妙極,你也過來看看,能不能解得開?」教書長老沒有抬頭,只是揮手說道。

許飛臉上立刻出現了幾道黑線,然後戰戰兢兢的回答:「教書長老,弟子對棋道……見解淺薄,不敢妄言……不敢妄言……」

余寒有些嘖嘖稱奇,不就是一盤棋么?許飛怎麼像是看到了洪荒猛獸一般?額頭上甚至都有冷汗滲出來?

「真沒用1教書長老揮了揮手,這才抬頭掃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站在許飛身旁的余寒,眼前忽然一亮。

「咦?還帶了一個人來?你棋道如何?」

然後有些期待的看著余寒。

余寒躬身行了一禮,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如實回答:「有所涉獵,水平,還可以1

他沒有說謊,當初在余家的時候,下棋是修鍊之後他唯一的業餘愛好,棋道縝密,一道道層層計算,布局,讓余寒時刻都保持著一種高強度思索的狀態,同時也鍛鍊出了一顆善於思考的心。

然而許飛卻嚇了一跳,朝向余寒擠眉弄眼。

「許飛小子,你這是什麼態度?擠眉弄眼的以為我老眼昏花么?趕緊閃到一邊去1教書長老瞪了許飛一眼。

然後目光轉移到余寒的臉上時,臉上立刻浮現出一抹笑容,竟是站起身來,親切的拉住余寒的手臂:「來來來,你一進來我就發現,你這小子與眾不同啊,更難得的是為人實實在在的,比許飛那小子強太多了。」

許飛滿腦子黑線,給余寒投去了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就退到了一旁。

教書長老讓余寒坐在了自己之前坐的位置,然後自己則是坐到了對面,看著棋盤說道:「這盤殘棋很不好解開,你來試試1

他捻起一顆黑子輕輕落下。

余寒同樣抓住了一顆白子,目光落在了棋盤上,卻笑了。

這只是一盤簡單的殘棋,甚至大街小巷有人以此作為擺攤的營生。

而且,這盤棋,他十歲的時候就破解了。

所以,他不假思索的落子,速度越下越快。

「停——」教書長老豁然站起身來,看著活過來,並且開始發動碾壓之勢的白子,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我怎麼這麼笨?平白被坑光了身上的金子1

余寒渾身一震,看著老者的模樣,忽然有那麼一瞬間覺得,這個長老不太靠譜。

「真的解開了?」一旁的許飛也忍不住多看了余寒幾眼,這傢伙,到底有多少還是自己看不透的?

余寒笑道:「這盤棋,弟子從前曾經見到過,也偶然看到別人破解過,所以才會這麼輕鬆,如果換成是其他的殘局,恐怕不會這麼簡單就破解了。」

教書長老卻揮了揮手:「那也是你自己的本事,不過幫我了卻了一樁心愿,也算是我們之間的緣分。」

許飛聞言不禁心中一喜,急忙開口道:「教書長老,余寒的身體……」

教書長老卻打斷了他的話,臉色一下子變得凝重了起來,點頭道:「我知道,真氣充盈,達到了突破武魄的邊緣,卻難以聚魄1

這次輪到余寒驚訝了,這個看起來不太靠譜的長老,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修行的弊端,果然不愧是學識最淵博的長老。

心中立刻生出一絲希望,看向教書長老的眼神變得迫切起來。

教書長老繼續說道:「你從前,應該凝聚出過武魄,而且品級還不低,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廢掉了,所以現在,出現了問題。」

余寒猛地站起身來,渾身忍不住有些微微的顫抖:「請教書長老解惑1

「你先坐下1教書長老輕輕叩擊了一下桌面。

等到余寒坐倒,他才繼續說道:「其實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出現問題的,是你的心。」

余寒眉頭一皺:「我的心?」

教書長老嘴角咧開一絲笑容,然後看著余寒說道:「你當初凝聚出來的,應該是劍魄吧?」

余寒點頭。

許飛也點頭,余寒能夠對劍道有那麼深刻的領悟,應該就是天生劍魄,否則無法解釋。

教書長老繼續說道:「劍魄,是所有武魄中最好的,然而任何事情,都不是絕對的1

「一粒沙可填海,一株草可誅天1

余寒聞言猛地抬頭,他想到了那株斬開虛空的小草,教書長老說的沒有錯,一株草,可與那漫天烏雲雷電對抗,一擊斬破!

教書長老看到余寒的反應,點了點頭:「武魄的凝聚,代表著你的心,比如你之前凝聚出劍魄,是因為你有一顆劍心,或者說是有一把劍或者是一道劍氣,開啟了你體內的劍道,讓你對劍,產生了一種難以忘卻的情懷。」

余寒想起了第一次在小山丘上看到的那道劍光,正因為那道劍光,自己才凝聚出了劍魄,教書長老又說對了。

耳邊繼續傳來教書長老的聲音:「然而現在的你,或許因為經歷不同,已經改變了曾經對劍的執著,或者是另外一種事物,它取代了你心中那把劍的位置。」

「所以,你現在依然想要強行凝聚出劍魄,實際上,已經與自己的心背道而馳,如何能夠成功?」

教書長老站起身來,他的手在一株盛開的鮮花上面輕輕撫摸。

「最初種下這些花的時候,它們從種子,開始冒出了嫩芽,而後長出了綠葉,那個時候,你們只能夠看到葉子,入目的一片翠綠。然而現在,卻滿庭芬芳,爭相鬥艷,你注意的是花,還是葉子?」

教書長老目光深邃的看向余寒:「你懂了么?」

余寒張了張口,剛要說話,體內忽然發出了一陣轟鳴之聲。

他悶哼一聲,坐倒在地,嘴角沁出了一絲血跡。

「余寒1許飛臉色一緊,就要衝上前去查看情況。

教書長老卻伸手阻止住了他,搖頭道:「不要去打擾他,他懂了1

余寒渾身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教書長老的一番話,就像打開心門的一把鑰匙,將塵封在心底的枷鎖全部打開。

是了,六歲時候,那道劍光是自己的全部,因為它衝破雷電的阻礙,扶搖直上,與天相接。

但是十年後,他看到了一株小草,斬破了漫天雷電劫雲,劃破了天穹,破空而去。

如果說,那道劍光是教書長老比喻的綠葉,那麼,這株誅滅蒼天的小草,便是這滿院的嬌艷花朵。

「轟——」他的頭頂,一股恐怖的氣息衝出!

  • (快捷鍵:←)
  • 大道誅天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