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七章 劍河之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劍河之變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一團妖異的光芒在余寒頭頂緩緩凝聚,裹帶著磅的氣勢衝天飛起,恐怖的氣息立刻肆虐開來。

「這……」許飛忍不住倒退了兩步,不可思議的看向了教書長老。

教書長老雙目微眯,繼而帶著幾分欣慰之色,他朝向許飛笑道:「這就是厚積薄發1

那團光芒在余寒的頭頂不斷變化著形狀,一股滄桑與不屈,糅合在其中,將余寒籠罩。

余寒雙目微眯,雙手捏動一個古怪的印訣,繼而,那團光芒扶搖直上,迎著虛空而去,照亮了半邊天際。

與此同時,他的頭頂百會穴,有一道蜿蜒的大河衝出,與天地相接,綿延了不知多少距離。

大河中,有一百零八顆閃爍的星辰,其中兩顆顆最為耀眼,其餘則顯得有些黯淡,宛若一顆顆寶石,鑲嵌在橫貫天地的大河之間。

繼而,那團脫離開他頭頂的光團,在半空中綻放出無窮無盡的金黃色光芒。

然後,化為一株小草,漸漸斂去了所有光芒,碧綠色的嫩葉隨風招展,踏著那條大河,朝向余寒投射而來。

余寒雙目微眯,意識卻一片空明,包括半空中的情況,他一清二楚,甚至看到了體內衝出的那條大河,接引著武魄歸來。

「這條劍河,應該就是當初兩招劍法融入時,出現的那條基礎劍術凝聚成的劍河,但是,那不是劍形幻象么?怎麼可能真的出現?」

「這條劍河,沒有那麼簡單,兩顆最明亮的大星,應該就是我之前融入的那兩招劍術,其他的,還是基礎劍術的其他劍招所形成的星辰1

余寒知道,這條劍河的存在,應該與那一日丹田重生時候產生的異變有關。

甚至,他似乎感覺到,自己會忘記已經學會的劍術,也和這條劍河有脫不開的關係。

因為就在劍河出現的那一剎那,剩下的六招劍法,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似乎要投入其中,帶著幾分迫切,要與之融合一般。

不過卻被余寒壓制住了,他沒有立刻融合剩下的六招劍術,雖然不知道教書長老能不能看透其中的秘密,但是這個秘密,不宜過早的暴露出來。

如果對方問起,可以找一些理由搪塞過去,即便教書長老對自己有點化之恩,有些東西,還是只能依靠自己慢慢發掘。

如果被人知道,那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對他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將這道武魄融合圓滿。

積累了這麼久的真氣和道韻,他的武魄終於在這一刻,一朝重新凝聚。

余寒忍不住有些激動,拳頭也緊緊握起,儘管,這一次凝聚出的武魄,僅僅是一株普通之極的小草。

然而,正如教書長老所說的那樣。

一株草可誅天!

隨著半空中那株小草逐漸接近余寒,它身下的那條大河也逐漸消失!

這一次,連教書長老都瞪大雙目,臉上滿是震撼的驚駭莫名之色,一切不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

許飛甚至都沒有看清,那條大河是如何出現,也沒有來得及感受到這條大河的氣息。

但是教書長老卻看得真切,不過卻沒有看得通透。

因為那道大河,實在是太神秘了。

他目光落在余寒頭頂那株碧綠的小草上,小草宛若初春新生的一抹嫩綠,嬌柔的草莖隨風搖擺,然而,每一次律動,都蘊含著大道道韻的紋理。

「一……一株……草?」許飛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不敢相信的看著余寒頭頂,那歡快擺動的小草。

記得,余寒曾經說過,他凝聚過一次武魄,是劍魄來的。

教書長老也證實過,同時也點出了余寒厚積薄發,來推測現在余寒凝聚出來的武魄,將會非同凡響,至少不會比從前的劍魄要差。

然而竟然是這般結果。

頭頂的那株小草,就像是最大的諷刺一般,帶著一種任何人都看不清楚的特殊意味。

余寒終於睜開了雙目,那株小草也沒入到了頭頂,他眼中有兩道劍光閃過,隨即隱去,再次恢復了平靜。

他看到了許飛哭笑不得,又有些同情的目光,心中略微轉念,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儘管此刻不過是一株普通的小草,但或許只有自己才明白,能夠取代劍魄的存在,怎麼可能普通?

許飛看低了這株小草,也在情理之中,所以余寒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過多的解釋。

許飛也選擇了沉默,心中卻兀自嘆息:「只有我知道這段時間你是怎樣努力的,然而卻是這樣的結果,余寒,堅強起來。」

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伸手拍了拍余寒的肩膀,這些話卻沒有說出來。

余寒點了點頭,轉身朝向教書長老躬身一禮:「多謝長老點化1

教書長老眼中的疑惑漸漸消失,除了余寒之外,或許也只有他看出了這道武魄的不同,看出了那道瞬息幻滅的劍河。

不過他卻並沒有將此事挑明,而是朝向余寒道:「留在許飛身邊,對你的發展不利,去外院吧1

余寒點頭,他也正有此意,許飛作為核心弟子,門派中對他多有敬意,所以連帶著自己,也會被無形的保護起來。

然而,自己要的並不是這些。

因為自己的武魄是一株小草,它需要不斷的戰鬥,不斷地磨合,才能夠趨近於完美,所以,他要在坎坷中前行。

教書長老看得很透徹,這讓余寒心中寬慰,朝向教書長老投去一個心照不宣的目光。

「以後可以經常過來看看我,這裡沒什麼人,適合你閉關1教書長老緩緩開口。

許飛卻是臉色劇變,來這裡做客,或許並不如何出奇,事實上多數弟子們都不願意來這裡,因為教書長老的脾氣太古怪了。

但是,教書長老的這座小院,卻是最好的悟道之地,因為這裡有一塊悟道石,是堂主遊歷時得到,送給教書長老的。

所以,在這座小院里閉關,對所有弟子,哪怕是核心弟子來說,都是了不得的榮幸。

許飛笑嘻嘻的湊了上來:「余寒對這裡不太熟悉,以後他若是想要來這裡閉關,我陪他過來就是了。」

余寒啞然失笑。

教書長老卻是看了他一眼,然後冷哼了一聲,揮手道:「滾吧1

許飛卻是狂喜之極,教書長老不反對,就算是默認了,像是生怕他反悔一樣,也顧不得告別,拉著余寒就逃開了。

教書長老啞然失笑,隨即搖了搖頭,然後又嘆了口氣:「余寒,這小子……或許,真的很不一般1

「余寒,你真的要去外院?」回來的路上,許飛問道。

余寒點了點頭:「這是我的路。」

許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剛剛得罪了八師兄,我那幾個師兄,在內院和外院都有自己的勢力,你過去,不一定會順風順水,我擔心……」

他一心修鍊,年紀也小,所以對那些組建勢力的事情不是很熱衷,所以內院和外院弟子,多數都是忌憚他的身份,卻並沒有他自己的人。

余寒揮了揮手,取笑道:「我看你是害怕我走了,沒有人教你劍術是真的。」

許飛眼睛一亮:「這都被你看出來了,不過,你走歸走,先把藏劍術幫我搞定了再說1

余寒一陣白眼,看著許飛,彷彿看到了遠在齊州的弟弟余飛,兩人何其相似。

他知道,許飛是擔心自己,然而,有一種擔心可以這樣輕鬆的說出來,也可以這樣輕鬆的回答。

一切盡在不言中,許飛懂他,他也懂許飛,所以,那就不用說了。

「也不知道余飛現在怎麼樣了?等著哥哥,等我修為提升上來,一定殺回去1餘寒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你不會要打人吧?雖然剛剛凝聚出武魄,可現在你還不是我的對手。」許飛看著握緊拳頭的余寒,卻明顯有些底氣不足的退開兩步。

余寒眼中帶著點點光芒看向許飛,嘿然笑道:「我是在想,以你核心弟子的身份,辦理進入外院的手續,會不會很簡單?」

不要走開,晚點還會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