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八章 外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外院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余寒終究還是要進入外院了,然而先離開這裡的不是他,而是許飛。

許飛離開的理由很簡單,不喜歡離別的滋味,所以不必送行。

他是主動要求與長老一起前往十萬深山試煉,對此,余寒也只能搖頭苦笑。

好在他已經將昨日剛剛修行完畢的藏劍術感悟傳授給了許飛,也算是了卻了最後一個心愿。

許飛也讓趙青將進入外院的所有手續全部都交給余寒,自己卻趁著夜色就離開了。

清晨時分,余寒微微睜開雙目,眸子里有大道神韻一閃即逝,這一夜,他沒有休息,而是用心體悟體內的那條劍河。

如今八招劍式已經全部融入到了劍河之中,取代了代表著基礎劍術的八顆星辰,在劍河中熠熠生輝。

經過一夜的體悟,余寒對劍河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這道劍河,蘊含著劍道最本源的東西,或者可以說是一條劍道本源。

而一百零八招基礎劍術,之所以留在劍河中,正是因為基礎劍術,是天下萬劍的基礎,任何超凡脫俗的劍道神通,都是從基礎劍術中衍化出來的。

或者說,這些劍道神通,因為加入了天道感悟,或者是身法等諸多因素,已經不再是純粹的劍法神通。

只有基礎劍術,才是實實在在的純粹劍道。

之前修行的四套劍術,之所以每一套劍術只有兩招留存下來,並不是因為資質不行而忘記,那是這條劍河的剝奪。

而是因為它純粹,所以將一套劍術所有的雜質全部剝奪出去,只剩下這其中最純粹的劍道,衍化為兩招劍式,得以留存。

這就是這一夜修行,余寒得到的東西,可是,劍河究竟有怎樣的威力和潛力,此刻還無法得知,也推衍不出來。

只能夠將一百零八劍式全部融合之後,或許這種威力才能夠顯現出來。

不過關於藏劍術,余寒卻是欣慰不已,藏劍術作為講武堂的一項至高劍術,劍道本源豐厚,比起之前修行的四套劍術要純粹的多。

也是因此,他得到了四招劍術,至此,劍河之中,已經融合了十二招劍術。

「外院有劍閣,裡面的劍術神通多不勝數,進入后,我可逐個修行,雖然外院的劍術比起許飛拿來的劍術在品級上要差了太多,想來也應該是有一些用處。」

「只要將劍河內的一百零八招劍術全部都替換完成,到時候我的修為和戰鬥力都將會有極大的提升。」

一念至此,余寒眼中精芒閃爍,簡單收拾了一番,就獨自朝向外院走去。

講武堂,一處安靜的洞府,陳戰盤膝坐倒在那裡,頭頂那半成武魄凌空懸浮,不斷變化著形狀。

他的對面,坐著一名白衣中年人,目光閃爍的看著他頭頂的武魄。

「呼——」光芒閃爍。

陳戰緊閉的雙目忽然睜開,口中輕喝一聲,雙手舉起,將那半成武魄托在掌心,然後,周身氣息在一瞬間大變。

「化魄1

掌心光芒大作,半成武魄光芒炸響,化為一片灰濛濛的混沌之色,最後凝聚成一個光球,懸浮在他的手中。

白衣中年人點了點頭,嘴角勾起一絲笑意:「萬化魄,本就是天地的寵兒,你要進入講武堂窺探大道,然後將萬化魄定型,這是一條錯誤的道路,如今萬化魄成,天下大道,均可衍化,這才是你的路。」

「弟子多謝護道者點化1陳戰恭敬的跪倒在地,眼中精芒閃爍,說不出的欣喜。

「去吧,失去的尊嚴,要自己找回來,他去了外院,你也去,此事一了,可回倚天教,我親自推舉你為直系弟子1護道者開口。

萬化魄,是萬中無一的特殊武魄,品級尚在器魄之上,即便身為仙門之一的倚天教,都不曾擁有。

此子凝聚萬化魄功成,得天獨厚,將來由自己接引入門,也算是一件造化。

講武堂外院,魚龍混雜,凝聚出武魄者,便可直接進入外院修鍊,不過這裡的武魄,指的是普通武魄。

一旦出現器魄或者是品級高、潛力大的武魄,會破格進入內院修鍊,甚至如同許飛一樣,在武魄後期巔峰的境界,就可直接成為核心弟子。

整個燕州講武堂一共就只有十三名核心弟子,他們或許在所有弟子中不是最強的,卻是資質最好的。

也象徵著燕州的希望,所以,核心弟子的權利很大,他們會得到講武堂全力培養。

正常情況下,只要沒有進入清微境界的,都屬於外院弟子,只有破開武魄壁障,才可晉級內院弟子。

而內院所對應的則是清微境界。

晉陞核心弟子的條件還有一個,就是能夠在二十歲之前,達到清微巔峰境界的,可准許破例晉陞為核心弟子。

與余寒同一批進入外院的,還有三十多名雜役弟子,都是剛剛凝聚出武魄的,此刻都在大廳中等候。

許飛並沒有給余寒開特權,因為他知道,余寒不會喜歡。

不像是一些燕州大世家送來的弟子,那些各大世家所謂的天才弟子,有的直接進入內院修鍊,也有的進入外院,但都不是泛泛之輩。

而且眼高於頂,對於這些雜役弟子晉陞起來的師兄弟們很是不屑一顧。

他們這群人中,就有七八個從世家送過來的,自己形成了一個小圈子,對他們這邊的三十多人不理不睬,傲慢之極。

「不就是因為家世好,得到了諸多資源的培養,才會有今日么?有什麼好驕傲的?」雜役弟子中,已經有人看不慣。

余寒旁邊的一名少年卻是自嘲的笑道:「不光是家世好,我們都是從最底層過來的,一會兒入院會有考核,到時候檢查武魄的品級,如果你的資質足夠,外院也會精心培養。」

然後他看向余寒,問道:「兄弟,你也是從雜役弟子中晉陞的么?怎地這般面生?」

余寒先是一愣,隨口答道:「不,我是核心弟子的劍從。」

那少年聞言不禁露出古怪的神色,隨即搖了搖頭,嘆息連連。

核心弟子,作為整個燕州最耀眼的新星,資質自然堪稱絕頂,他們的劍從,也是千挑萬選出來的。

所以,晉級武魄境界后,都會受到門派的重視。

同時也因為核心弟子的關係,地位崇高。

並且來到內院的時候,都是核心弟子派人送過來的,他們甚至比那些世家過來的弟子都要耀眼。

連站在這裡等待都不用,會有專人接待。

但像是余寒這樣,自己一個人過來,而且還混在他們之間的,好像從未有過。

所以他自動以為,余寒當劍從的時候,應該是不討核心弟子喜歡,或者是資質出了問題,否則不會被這般冷落。

余寒並不知道一瞬間這少年心裡產生了這麼多的變化,只是微微閉上了雙目,感受著周圍天地元氣的流動。

「我們這些人啊,拚命的削尖了腦袋擠入外院,其實到了這裡,也不過就是一個打雜的。」少年有些懊惱的說道。

然後指了指那些世家弟子道:「他們才是重點的培養對象,從雜役弟子晉級的,到這裡都會被欺負。」

余寒看著他笑了:「如果你的資質足夠好,也不一定就只會是打雜的,會有機會的。」

少年見到余寒接茬,搖頭道:「沒有那麼容易,如果背後沒有一定的勢力,那些世家弟子會壓得你死死的,連劍閣都被他們把持著,你想要進入劍閣修鍊,做夢吧。」

聽到他的話,余寒雙目微眯,自己來外院的目的就是為了進入劍閣,如果真如這少年所說的那樣,似乎當真不是那麼容易埃

「長老過來了1少年輕聲說了一句,然後直挺挺的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