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十章 劍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劍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外院劍閣、內院劍樓以及總堂的劍池,被稱為講武堂三奇。

整個講武堂的傳承,全部集中在這三處寶地,也是講武堂的根本所在,幾乎所有的功法神通,加上歷代前賢的無上感悟,全部都留在了這三處寶地中。

無論是外院弟子、內院弟子還是核心弟子,只有能夠在這三處寶地之中,才能夠學到真正的東西。

余寒來到劍閣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不是故意遲到,而是丁進的膽怯,讓余寒浪費了許多時間與口舌。

「你看,我就說吧,和我們同一批來的師兄弟,沒有一個來的,大家都知道怎麼回事,誰也不願意觸這個霉頭1丁進看著冷清的劍閣大門口,不禁說道。

余寒淡淡一笑,拍了拍丁進的肩膀:「你武魄的那隻大公雞不簡單,如果單純只是普通的武魄,它怎麼可能面對著眾多武魄出現時候的氣息威壓,還敢打鳴的,不要讓它埋沒了1

丁進一怔,這句話不只是余寒說過,當初還是雜役弟子的時候,他就是因為一名神秘人的點化,所以才在短短兩年之內,凝聚出了武魄。

然而沒想到卻是這種品級的武魄,讓他頭疼不已。

後來那神秘人再次尋找到他,說出了一番話,大致道理,與余寒適才所說的差不多。

丁進很驚訝,余寒怎麼能夠看出這一點,所以他差異的看著余寒,似乎想要將余寒看透一樣。

余寒啞然失笑:「你心中如有疑問,就陪我進入劍閣,那裡有你想要知道所有的東西。」

丁進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重重的點了點頭,道:「我就豁出去我這條命了1

「那倒不至於1餘寒哈哈大笑,率先朝向劍閣的門口走去。

劍閣,是一座巨大的閣樓,雲霧繚繞,帶著幾分靈氣孕育,是被講武堂強者布下陣法的緣故,從外面看來,就有一種古樸的氣質。

守護劍閣的那個長老只是檢查了一下兩人的身份木牌,便放行了,不然後看著他們的背影,輕輕搖了搖頭。

穿過一道十丈長廊,便是劍閣的藏書典籍所在。

只不過,這道長廊,他們只是走了一半,就走不下去了。

兩名世家弟子擋在面前,臉上帶著幾分不屑的笑容,嘲弄的看向了兩人。

「裡面有我世家弟子正在感悟劍術神通,你們繞道而行吧1其中一名世家弟子揮了揮手,像是驅趕蒼蠅一樣。

余寒目光閃爍,然後笑道:「只有這一條路,別的路,行不通1

兩名世家弟子聞言不禁冷笑連連:「還真有不明白規矩的!我記得你,你是三等弟子中的那個廢柴,武魄好像是一株草是吧?以你的資質,進入劍閣完全就是浪費,我能站在這裡說話,,已經給你們不少面子了,非要我直接讓你們滾么?」

此言一出,丁進不禁有些害怕,下意識的退後了兩步。

兩名世家弟子臉上嘲弄的笑意更加濃郁。

余寒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不退反進,迎著兩人走了過去:「我們進入外院的時候,長老便曾經說過,三等弟子也可每隔十日就進入一次劍閣,今日剛好是十日,我們的機會少得很,你讓我離開我就離開,豈不是很不划算?」

「那就只好送你一程了1一名世家弟子獰笑著踏前一步,單手探出,朝向余寒的肩膀扣去。

余寒的肩膀略微一沉,稍微偏轉了一個方向,避開這一抓,隨即真氣瞬間凝聚在肩頭,狠狠抬起,肩頭有隱約的光芒繚繞,正好撞在這名世家弟子的手腕上。

世家弟子痛苦的悲吼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抱著手臂慘呼不已,額頭上已經是汗珠滾滾。

「你敢對我們動手?你知道誰在裡面么?是我郭家這一代的天才弟子郭敖1另一名世家弟子眼見著余寒一個照面就將同伴打傷,心中大驚對方的實力,有些色厲內荏的說道。

「我只是依照外院的規矩進入劍閣修鍊而已,至於打人,丁進也看到了,我並沒有動手,是他先動手的1餘寒眼中閃爍著精芒,指了指身旁的丁進。

丁進看怪物一般的看向余寒,心裡一陣翻江倒海,他不是一株草的武魄么?怎麼會這麼厲害。

隱約記得,適才被撞斷手腕的那個少年當初凝聚的是通臂猿猴的武魄來著,品級差了這麼多,怎麼會出現這種結果?

所以他只是木訥的點了點頭。

「總之你傷害我世家弟子,就是不對1那弟子見到余寒話語中軟了下來,也忍不住斥責道。

余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中的精芒讓對方一陣心悸:「你若是再敢繼續攔著,會和他一樣的下場,不信的話,可以試試看1

說完,他大步流星,朝向兩人迎面走了過去。

那名世家弟子臉色大變,扶起受傷的弟子,朝後踉蹌的退了出去,一面怒道:「你等著,郭師兄正在領悟劍術,等他出來之後,一定要你好看1

余寒看著兩人逃走的背影,然後笑了:「你看看,他們沒有什麼可怕的,只要你比他們厲害,出手比他們狠,他們也會很害怕。」

「可是……我們會不會有麻煩?」丁進有些小心的問道。

余寒幾步穿越了長廊,聲音卻傳遞了過來:「沒有麻煩,怎麼成長?」

丁進站在原地,似乎感悟到了什麼,眼神從最初的慌亂變得堅定之極,然後昂首挺胸,隨著余寒的足跡走進了劍閣。

剛一進入劍閣,就立刻有一股古樸的道韻迎面撲來,各種功法及劍術神通整齊的擺放在書架上,裡面靜的連一根針掉下來都能聽到。

「一入劍閣,禁制刀兵。各自領悟,莫擾莫亂1

這是劍閣的規矩,就是進入此處之後,不允許任何人動手,各自可領悟各自需要的神通或功法,誰也不允許相互指點,甚至是相互打擾。

如果有這樣的人,講武堂長老會親自降下責罰,無論你是誰,最輕的便是廢除修為,逐出講武堂。

所以裡面很靜,雖然人數不少,但沒有人注意周圍的情況和什麼人到來,都用心感悟著手裡的神通功法。

連之前發生衝突的那兩人,也老實了許多,只是朝向余寒投遞過來怨毒的目光,卻再也不敢囂張。

余寒四下看了一眼,劍術神通,都擺放在最靠近東側的一排石壁砌出來的石匣內。

整個石壁上刻滿了稀奇古怪的圖騰,還未靠近,便感覺到了一股鋒銳的氣息。

他雙目微微眯起,體內的劍河竟然開始微微顫動了起來,似乎被什麼東西吸引住一樣。

余寒朝向丁進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自行選擇功法神通修鍊,自己則是朝向那石壁圖騰走去。

越發走近的時候,劍河的躁動就愈發的凌厲起來。

「難道,劍河感覺到了這裡有不平凡的劍術神通?」余寒一面思量,一面靠近了石壁,目光在上面擺放的一座座石匣上掃過。

上面都是一些極其普通的劍術。

他翻開其中一部,目光如電般掃過,劍術雖然不錯,然而比起之前許飛給他的劍術,卻差了太多。

就這樣,余寒不斷的在石匣內翻找,每一本劍術都沒有放過,全部通讀了一遍。

「一共六百八十三套劍術神通,都很普通,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我甚至不需要感悟,只要記住上面的招式,便可施展出來!而且,似乎這些劍術,都不被劍河承認1餘寒嘆息。

因為他沒有演練這些劍術的**,體內的劍意也被壓制住了,不願意去感悟這些劍術。

體內劍河依然不斷的鼓盪,釋放出一迫切的感覺,讓余寒的目光微微一滯。

「不對,一定是我遺漏了什麼,劍河的感覺不會有錯,那麼這裡,肯定還有其他隱藏起來的劍術。」

余寒的目光,忽然落在了石壁上面的圖騰上。

這幅石刻圖騰,依稀可見的一道身影,手持長劍,駕雲而行。

然而,似乎有一些不太對勁。

余寒瞳孔微縮,圖騰上面勾勒的線條並不圓潤,而是十分生澀,似乎是強行接續在一起的一般。

他帶著疑惑,掌心碰觸到圖騰上的一處不規則處,輕輕一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