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十二章 那株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那株草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丁進伸了一個懶腰,只覺通體舒泰,余寒說的沒有錯,只有依靠著自己的努力,才能夠獲取修為的進步。

進入劍閣之後,他更加堅信,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與余寒的情況差不多,丁進在進入劍閣之後,就在功法的區域內不斷的尋找自己所需要的功法神通。

最後,他的武魄出現了一絲異動,似乎被牽引著要出現一般,而且丁進明顯感覺到,那隻公雞是自己要出來。

他斷然不敢放任其出來,因為這裡的規矩,著實恐怖的嚇人。

加上這隻公雞是一隻愛打鳴的公雞,丁進只能夠苦苦壓制,甚至差點與那隻公雞翻了臉,這才勉強將其壓制祝

而且在這隻公雞的指引下,他來到了一處暗閣,那裡有著寥寥無幾的幾個木格子。

其中一本上面,擺放著一塊赤紅色的玉簡,是一枚功法玉簡,能夠在外院劍閣內出現功法玉簡,本就不多見。

加上此刻這枚功法玉簡,周身流淌著一絲炙熱的感覺,更加讓人覺得不是凡品。

只不過丁進廢了好大的力氣都沒有辦法將其打開,更不用說要修行裡面的功法神通了。

後來還是他的武魄公雞看不過去,悄悄露出了尖喙,啄擊在玉簡上,玉簡頓時光芒大作,然後化為一道赤紅色的光芒,融入到了丁進的體內。

丁進得到的這套功法,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神通,而是一種功法,並且品級絕對不下於洞虛勁,所以他足足花費了兩天兩夜的時間,才將其感悟完畢。

更加讓他高興的是,將這套名為《化凰訣》的功法修行完畢之後,那隻公雞武魄身上的羽毛竟然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黃色,多了幾分威嚴。

如此狀態下釋放出來,總不至於太過丟臉。

不過醒來之後,丁進卻險些嚇破了膽,因為他發現,自己修行完化凰訣后,那塊功法玉簡消失了。

一開始以為是融入到了體內,可是他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心中焦急不已,下意識的看了余寒一眼,想要向他求助。

可發現他還坐在那裡感悟,並沒有醒來的意思,自己有到了要退出的時間,所以只能壯著膽子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門口,好在看守劍閣的長老似乎沒有發現什麼異動,這才讓他暗暗鬆了口氣。

出門之後,丁進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心情大好,他決定,回去之後,一定好好感謝余寒。

而現在嘛,此地不宜久留,被長老發現功法玉簡不見,那就糟糕了。

所以,丁進下一刻就想要離開。

然而,他看到了郭敖,尤其是他身後那兩個傢伙,正指著自己,不知道跟郭敖說著什麼。

丁進哈哈大笑,朝向郭敖打了一個招呼:「咦?這不是郭敖師兄么?你也感悟完畢了?有時間去師弟那裡坐坐,你不知道,在我心中,你可是我們這一批弟子中最天才的存在,師弟有很多問題想要向師兄請教,今日就不叨擾了1

郭敖頭腦有些發暈,看著丁進,一瞬間連神情有些恍惚,然後就看著丁進急匆匆的就要離開。

這才反應過來剛剛身後兩人跟自己說的話,當即怒道:「站住1

丁進腳步更加急促了幾分,頭也不回的說道:「師兄剛剛感悟完畢,還需要繼續積累,就不打擾了,改日再見1

說完,竟是轉身就逃。

郭敖周身氣息蓬然爆發,腳下狠狠一踏地面,瞬間逼近了十餘丈距離,頭頂撼天錘出現,恐怖的力量碾壓而下,朝向丁進的背後轟殺而去。

丁進嚇了一跳,他從未與人對戰過,更加缺乏實戰經驗,感覺到背後勁氣襲來,怪叫一聲,朝向斜地里竄了出去。

雖然狼狽,可卻堪堪避過了這一擊。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一耽擱,失去了逃走的最佳機會。

丁進一面笑,一面後退,口中還不停的說道:「郭師兄,我們之間是不是存在著什麼誤會?」

郭敖冷笑連連「誤會沒有,我就是單純的看你不順眼,想收拾收拾你,不行么?」

他頭頂撼天錘綻放出一道道血紅色的光芒,朝向丁進籠罩過去,想要直接依靠武魄的壓力,降服丁進。

感覺到那股碾壓過來的力量,丁進體內忽然生出一股不屈的意志,然後仰天發出一聲長鳴。

又打鳴了!

然而卻不是那隻公雞武魄。

丁進有些想哭,他明明感覺到,剛剛那一聲鳴叫,是從自己口中傳出來的。

「我這是怎麼了?」

還未完全想明白,頭頂那隻帶著金色光芒的大公雞出現,昂首挺胸,像是與丁進共鳴一般,也打了一個鳴。

無形的氣息在波動,郭敖眉頭一皺,這隻公雞武魄不簡單,竟然擋住了自己撼天錘的威壓。

他口中輕喝一聲,洞虛勁發動,與頭頂撼天錘結合在一起,朝向那隻可惡的攻擊砸落下去。

「你看看,他們沒有什麼可怕的,只要你比他們厲害,出手比他們狠,他們也會很害怕。」丁進想到了余寒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話。

猛地一咬牙,化凰訣催動,那隻攻擊羽翼一展,竟是脫離了他的頭頂飛出,朝向撼天錘一頭撞去。

「轟——」光芒炸響,丁進悶哼一聲,他終究修鍊的時間太短,化凰訣又沒有完全修行到大成,公雞武魄倒卷而回,悲鳴一聲,鑽入體內。

一縷鮮血從嘴角流淌下來,丁進卻笑了,之前是強忍著不害怕,現在是真的不怕了。

郭敖雙目微眯,他沒想到,一個三等弟子居然擋住了自己撼天錘的全力一擊,僅僅受了一些輕傷。

「你很不錯,可是,打傷了我世家弟子,卻必須要受到懲罰,你的武魄,就不必留下了1

撼天錘綻放出妖異的光芒,洞虛勁蘊含其中,夾雜著恐怖的力道,再次朝向丁進籠罩過去。

丁進哈哈大笑起來,死死的盯著郭敖,然後說道:「我真想……干你娘的1

「找死1郭敖眼中殺機閃爍,撼天錘的威勢再次強橫了幾分,就要將向著丁進砸落。

然而就在此刻,丁進的頭頂,忽然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瞬息而至,最後化為一株弱不禁風的小草,迎風搖曳。

隨即,小草輕輕一劃,恐怖的劍氣掃蕩而出!

與那尊被洞虛勁包裹的撼天錘相互對撞在了一處。

「轟——」光芒炸響,兩道光芒紛紛退卻了回去。

余寒出現在了丁進的身旁,笑眯眯的看著他:「比以前勇敢了許多1

丁進嘿嘿一笑:「那是,不過就是有點疼,我先睡一會兒,這傢伙交給你了,記得把我帶回去1

說完,他就真的睡著了。

余寒轉過頭,看向眼中滿是驚駭的郭敖,目光逐漸變冷:「人是我打的,他們沒有告訴你么?」

郭敖扭了扭脖子,卻不回答他的話,而是自顧說道:「一株草的武魄,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戰鬥力,看來,所有人都小看了你。」

余寒輕蔑的一笑:「我修行不是為了給別人看的1

郭敖嘴角咧開一絲殘忍的笑容:「都無所謂了,今日不僅是你,連他也一樣,都將會成為廢人,我會讓你們的武魄,徹底消失。」

他不知道,此言一出,讓余寒暗中殺機暴閃,指尖激射出三尺劍芒。

劍舞銀蛇,一道道劍式從指尖流轉而出,化為一片眩目的光亮,朝向郭敖籠罩了過去。

「全部都給我破開!洞虛勁——」

洞虛勁全力催動,加上武魄的力量,全部湧入到了這一對拳頭之中。

隨即,拳芒閃爍,帶著恐怖的力量轟然炸響,將余寒的劍式抵擋住,使其無法寸進。

「就這點能耐么?」指尖劍芒偏轉,化刺為挑,挑中這道拳芒。

「比起陳戰,你這雙拳頭,差遠了1

余寒輕蔑的聲音響起,然後在郭敖還沒有想起陳戰這個名字是誰的時候,身形瞬間欺近。

劍光破開拳芒的防禦,如同一道閃電,一閃即逝。

郭敖臉色大變,肩頭一陣冰涼,整條右臂竟是齊根而斷,鮮血不要錢般的噴洒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