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十三章 隨時可入劍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隨時可入劍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郭敖牙關緊咬,捂住不斷滴血的右臂,怨毒的看向余寒,目光卻帶著幾分驚駭。

洞虛勁與撼天錘相互融合,釋放出近乎原力量的三倍,可依然如此之快的敗於對方之手。

而且,對方僅僅是一株草的武魄。

然而,在那一刻破開洞虛勁與撼天錘融合一擊的那一劍,卻鋒銳的駭人。

或許只有自己能夠感覺到,那一刻劍氣襲來之時,撼天錘反饋過來的深深無奈,近乎是一種不可頗力量。

「郭……郭師兄……」另外一名弟子早已經目瞪口呆,面如土色的看著郭敖,不知如何是好。

郭敖咧嘴笑了,然後看向余寒:「廢我一條手臂,你的心好狠,不過,你忘記了你自己的地位和我的地位,此事,不算完1

余寒也笑了,他的笑容很平靜,帶著幾分憐憫的看向郭敖:「你之所以敗得這麼快,就是因為你心裡始終在想著家族的力量,你依靠慣了,從而缺乏了那种放手一搏的果決,否則,以你洞虛勁和撼天錘的糅合,或許還能多堅持兩招。」

郭敖臉色變了變,從懷中掏出一顆丹藥服下,目光閃爍著幾分狠辣。

可是不等他開口,余寒卻先一步說道:「罷了,和你說這些廢話也無用,對牛彈琴而已,丁進,我們走1

言罷,便欲轉身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半空中忽然綻放開一道春雷,一道身影瞬息而至,降落在郭敖的面前。

單手一指,地面上的那隻斷臂飛入手中,掌心光芒閃爍,將這隻斷臂按在了郭敖的肩膀上,同時,掏出幾顆大丹揉碎,敷在傷口之上。

「快些去葯堂,或許這條臂膀還能保住1這名長老微微開口。

郭敖在另一名弟子的攙扶下,迅速的離開了,長老這才將目光轉移到余寒的身上,寒芒乍現。

「小小年紀,出手狠辣,講武堂豈能容你?」長老雙目微眯。

余寒微微一笑:「如果我實力不及他,今日或許將一條性命留在此處,那時,你是否也會說出這番話來?」

「你不必混淆視聽,傷人者,必將受到懲罰,你自廢修為,離開講武堂吧1長老揮手道。

余寒不怒反笑,嘴角彎起一絲好看的弧度:「講武堂堂規有言,同門弟子之間,禁止武鬥,然如有無故挑釁者,可一戰,後果不論。這位長老,莫不是連這都記不清楚?」

長老冷笑連連:「堂規不是給弱者制定的,我站在這裡,我就是堂規!你若不肯出手自廢,那便由我來代勞好了1

說完,他一步步朝向余寒走去!

余寒眼中寒芒閃爍,伸手取下背後的一隻粗布麻袋。

長老臉色微微一變,腳步不由自主的停下,因為余寒手中的那隻布袋,有一種危險的氣息在流淌,甚至讓他感覺到了威脅。

所以他沒有選擇繼續上前,而是看向了余寒。

「長老不妨可以試試,強行執法的代價1餘寒目光閃爍。

「呼——」衣袂破空之聲傳來,又是幾道身影同時降落下來,感覺到現場劍拔弩張的氣氛,這三名長老同時眉頭一皺。

「郭長老,發生了什麼事?」一名長老問道。

余寒心中一動,果然是郭家的人,怪不得如此護短,不過想要在自己身上討得便宜,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掌心布袋裡面,放著一件兵器。

是許飛臨走時,讓雜役弟子交給余寒的。

名為天機亂,算是一件法器,上面鑲嵌著元石,輸入真氣,引動元石的力量,可進行誅滅一擊。

然而只有一擊。

算是許飛丟給他一個保命的手段,如果不是此刻這名長老逼迫得太緊,余寒絕對捨不得在這個時候用出這件寶物。

好在,那三名長老及時趕到,雖然多半是敵非友,但卻得以喘息,緊迫的目光也不由得松下來幾分。

聽到其他長老的詢問,郭長老咬牙道:「此子傷我郭家弟子1

余寒身旁剛剛蘇醒過來的丁進終於抬起了頭,踏前一步道:「稟告諸位長老,那郭敖一直都在此處等待我和余寒,適才我們剛剛從劍閣走出來,他就朝向我們出手,余寒傷了郭敖,只為自保,還請長老明察1

郭長老眉頭一皺,掃向丁進,豈知丁進根本沒有將目光看向他,而是別過頭去。

余寒心中一暖,這個慫貨果然沒有辜負自己,至少此刻站出來,也算是有點成長了!

三名長老同時皺眉,之前說話的那人低聲朝向郭長老說道:「他身邊有其他證人在,強行處置不免落下口舌,此事當圖謀以後,外院郭家弟子眾多,比郭敖強的大有人在,此刻只需略作懲罰即可,由弟子出手,比我們親自出手要好1

郭長老正需要一個台階,因為余寒手中布袋那件未出世的東西太恐怖了,當即目光閃爍,點了點頭:「由你做主。」

那長老淡淡一笑,剛要開口,郭長老卻傳音道:「將他手裡那布袋要過來,裡面是一件了不起的東西,很恐怖1

後來的長老臉色不著痕的一變,隨即恢復自然,然後看向余寒:「你出手太重,若不懲罰,難以服眾,然而念在你剛剛入門,可從輕處理1

余寒終於鬆了口氣,料想這長老也不會誠心誠意的幫助自己,而且此人目光不著痕的朝向自己手裡的布袋看了多次,不由得冷笑不已。

「多謝長老公正,如此,余寒便退下了1餘寒急忙開口,不想與之產生太多的交集。

長老微微道:「你可以離開了,不過以後,劍閣大門,再不許你們兩人進入1

余寒眉頭忽然一皺,抬頭看向這名長老。

長老卻是笑道:「這是我和其它兩位長老為你爭取到的唯一機會,你若是不肯妥協,此事便有你們自行解決1

余寒咬了咬牙,不讓自己進入劍閣,就等於封死了所有的道路,然而他也知道,此刻若是不妥協,自己沒有絕對的力量與這些人對抗。

當即只能搖頭嘆了口氣,剛要開口之際,緊閉的劍閣大門忽然打開,那名守護劍閣的老者從中一步步走出。

聲音卻率先傳遞了過來:「我不同意這個處理1

四名長老,甚至包括余寒和丁進,都將目光落在了這名長老身上。

劍閣長老緩緩走到余寒面前,然後朝向後來的那名長老說道:「此事依照門規,這兩個小子並未做錯,而且就算要罰,連適才那個郭家弟子,也脫不了干係!況且,入不入劍閣,是我說了算的1

「你——」四名長老同時眉頭一皺。

連余寒都忍不住驚訝,劍閣長老這副態勢,好像是來幫助自己的!

「劍閣長老不要忘記,外院的事務,你沒有權利過問,你的任務只是守護劍閣1後來的那名長老開口。

劍閣長老卻笑道:「我現在決定的,就是劍閣的事情!與你戰長老無關1

然後轉頭看向余寒兩人這邊說道:「從今以後,你可隨時進入劍閣!」

「劍閣長老,你的決定,需要長老會共同確認1戰長老不依不饒。

郭長老也目光閃爍道:「劍閣長老,請三思!

劍閣長老大手一揮,並沒有理會兩人,而是朝向余寒兩人呢說道:「進入這個範圍,就是劍閣範圍,你們可無恙1

四名長老臉色鐵青,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最後還是郭長老冷聲道:「此事,定會上報長老會1

劍閣長老輕輕「哼」了一聲,只是淡淡一笑,不予理會。

「那個……劍閣長老1餘寒撓了撓腦袋,欲言又止。

劍閣長老眉頭一挑:「有話快說,有屁快放1

「我想帶丁進一起進去1餘寒用最快的速度說道。

劍閣長老有些微微發怔,指著丁進說道:「我說的就是他,可隨時入劍閣1

余寒滿臉惆悵:「那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