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十六章 初試鋒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初試鋒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余寒雙目微眯,看向那名年輕人:「你是郭家弟子?」

「郭家,郭行,今日取你性命1郭行眼中寒芒乍現,長劍鏘然出鞘!

余寒措指成劍,微微閉上雙目,三十六招劍術在腦海中不斷成型,迅速的演練一遍,既然沒空練習,那就依靠戰鬥來練習吧!

他猛地睜開雙目,竟是率先發動攻擊,劍指激射出三尺劍芒,吞吐不定,一劍橫掃。

這一招,取自《奔雷劍》中提取出來的一招劍術,劍出之際,有風雷聲響起,彷彿從四面八方奔襲而至。

郭行眉頭一皺,長劍用力反撩,挑中余寒的劍氣!

就在兩相交擊的剎那,余寒劍指偏轉,橫掃的劍氣立刻轉移了一個方向,貼著郭行的長劍朝向他的手掌掃去!

一陣刺耳的摩擦之聲傳來!

郭行臉色大變,想要撤劍後退,然而劍鋒被余寒的劍氣壓制住,竟然帶著一絲黏性,無法抽回來。

「不好1情急之下,郭行身體猛地翻轉,背部朝向地面摔落,握劍的手腕也隨著轉移了一個方向,真氣在掌心蓬然凝聚!

「給我開1

這一個瞬間短暫的交鋒,余寒變化多端的劍術,讓他措手不及,驚訝不已,!

他知道,此刻自己最大的優勢就是武魄中期的修為。

所以,這一下劍鋒挑起,武魄中期的真氣全部在劍身上炸開!

想要將余寒徹底震開,然後再圖謀後手!

然而,余寒早料到他會如此選擇,指尖的劍氣竟然突兀的散去!

郭行臉色再變,他這一劍,可以說是爆發了全部攻擊,連三分收回之勢都融入了進去,務必要一擊震傷余寒。

豈知對方竟然完全撤去了真氣,讓自己這一劍完全落在空處,朝向天空反撩而去!

此刻,如果余寒悍然發動攻擊,只怕下一刻,自己必將身首異處。

所以,郭行幾乎拼了命一般,強挺著真氣回卷帶來的傷害,左掌勉力拍出一擊,想要抵擋余寒片刻。

只是沒想到,這一掌再次落到了空處!

余寒的身形,早已經退出了十餘丈距離,目光帶著點點不屑瞧向郭行。

郭行翻身而起,連續兩招落在空處,讓他內腑受到波及,忍不住張口吐出一口鮮血,看向余寒的目光不禁多了幾分凝重。

「適才你明明可以勝出,為何不出手?」郭行咬牙道,心中感到無比的屈辱。

余寒淡淡一笑:「留著你,還有些用處,所以不如再多耽擱一會兒1

「那你就去死吧1郭行怒吼道,雙足狠狠一踏體面,身形激射而出,劍鋒亮起一片眩目鋒銳的劍氣,一瞬間化為三道劍花,分成三個方向,朝向余寒籠罩過去。

通過適才的那幾招,已經試探出了余寒的大致深淺,所以這一劍傾注了渾厚的真氣。

而對於余寒而言,也在試探他,當然,還有自己這三十六招剛剛成形的劍術。

郭行無疑是一個好的對手,可以幫助自己磨合這套劍術。

所以他手下留情。

此刻眼見著郭行惱怒之下,直接攻殺過來,余寒瞳孔微微收縮,三十六招劍術不斷的施展出來,三尺劍芒靈動之極,在郭行的劍氣之中遊走。

他終於感覺到了這套劍術的恐怖,果然不愧是從那麼多部無上劍經之中提取出來的劍式。

每一劍刺出,後面的招式綿綿不絕,形成吞吸天地之勢,單純的憑藉著這套劍術,竟然將武魄中期的郭行壓制住,只能拚命的防禦,卻找不到一絲反擊的機會。

郭行感到很委屈,儘管見證了如此恐怖的劍術神通,對他來說,絕對是無比的收穫,然而對方僅僅是武魄初期的境界而已。

他想到出來之前,郭慶對自己的叮囑。

如果不是自己託大,獨自一人伏殺余寒,而是暗中前往與郭慶會合,兩人聯手之下,絕對能夠將其斬殺。

但是此刻,自己被逼到如此境地,而反觀對方,好像進入到了一個特殊的境界,劍招之間的轉換越發的純熟起來。

當然,伴隨而來的則是自己的壓力越來越大,有時候甚至抵擋不住那無孔不入的綿密劍氣,胸口和手臂也出現了幾道鮮血長流的傷口。

「如此下去,我非要死在這小子手裡不可!不能繼續拖延下去,他是讓我給他喂招,熟練剛剛領悟出來的劍術,即便最後不殺了我,我也不能如此助他,得想辦法逃走才行。」郭行心中暗暗想到。

雖然這個想法有些丟人,但在生死存亡之間,已經顧不得其他了。

郭行暗暗凝聚真氣,準備畢其功於一役,將余寒震退,然後創造出逃走的一絲機會。

只不過,他的變化,余寒在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

感受到郭行體內蠢蠢欲動的真氣,余寒嘴角勾起一絲笑容,隨後,劍鋒偏轉,一股不屈的意志立刻注入到掌心的劍氣之中。

「這套劍術差不多了,繼續打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了!那就結束了吧1

出自太沖劍經中的劍式立刻爆發而出,形成一片眩目的劍芒!

太沖!

太沖劍式八招,就是取自變化莫測,因此,余寒的這一劍刺出之際,將太玄奧義發揮到了極致。

劍影綽綽,讓郭行立刻迷失了方向,只覺四面八方蜂擁過來的劍氣每一道都足以要了自己的性命!

當即大吼一聲,雙手同時握住劍柄,將渾身真氣盡數凝聚在劍身之中,掄起長劍朝向四面八方橫掃了出去!

他這也是無奈之舉,因為事已至此,面對余寒如此一招,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解決辦法,況且,連番的激戰,已經讓他瀕臨崩潰的邊緣。

所以這一招,根本就是頭腦發暈的奮力一擊,沒有多想。

余寒搖了搖頭!

隱藏在無數劍氣中的一道,如同暗夜裡的閃電,在那一圈劍氣即將飄散的時候,瞬間穿透了這道劍環,然後從郭行的眉心穿過!

郭行瞪大雙目,挫退數步,不可思議的看著余寒,想要說些什麼,卻終究沒有說出口,仰天栽倒在地!

「你是想要說,我怎麼敢殺你么?」余寒看著他笑了,然後繼續說道:「你來這裡,不就是為了殺我么?所以,那需要什麼原因呢?」

余寒眼中的殺氣愈發的濃郁了起來:「這才是第一個,郭家鐵了心要殺我,不可能只是派出這一個人,草屋附近,應該還有其他人埋伏,如此,我便不回去了1

他走到郭行的屍體旁邊,一把將他腰間的儲物袋拉了下來,用手掂量了一下,露出滿意的笑容。

隨即看向他身旁的那把品相不錯的長劍,搖頭嘆息:「只是可惜了這把劍,不能光明正大的使用,就讓它陪你一起安葬吧1

將郭行的屍體處理好,余寒這才站起身來!

草屋暫時回不去了。

然而,他通過與郭行之間的戰鬥,忽然想起,自己還沒有一把趁手的長劍,如果適才也有一把與郭行差不多的劍。

這一戰會變得更加簡單!

外院弟子入門后,可入兵器堂挑選一件屬於自己的兵器,余寒來了這麼久,一直專心修鍊,卻把這件事情擱置了。

一念至此,掉轉了方向,朝向兵器堂走去。

還不忘記將那儲物袋掏了出來,一面向前走,一面打開!

「這混蛋,定是黑心貪墨了不少寒門弟子的東西1餘寒嘟囔道。

儲物袋裡,光是長劍就有三把,都不下於之前郭行使用的那一把,然後就是功法玉簡和丹藥。

那些功法玉簡,品級一般,不過可以前去燕州魚市,將其賣掉,然後購買自己需要的東西。

除了兵器和功法玉簡之外,還有一些丹藥,這才是現在余寒需要的!

有了這些丹藥輔助,戰鬥的時候,會憑空多出不少底氣!

「咦?這是什麼?」余寒將一堆丹藥扒拉開,從裡面挑出一隻漆黑的木盒,握在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