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十七章 鐵劍雲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鐵劍雲芝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盒子上沒有禁制,裡面隱約傳來一股精純的天地元氣,不過大多數還是被這不知材質的木盒擋住,只有依稀少量溢出。

余寒眼睛一亮,輕輕打開木盒,不禁驚道:「雲芝?」

雲芝是天地孕育的一種寶葯,服之可增加修為,而且,年份越是久遠,裡面蘊含的天地元氣就越濃郁。

余寒急忙將盒子重新封蓋住,防止靈氣外泄,這株雲芝,看起來足有近千年的歲齡,十分難得。

上面缺了一塊四分之一大小的一部分,想來是這郭行用來突破武魄中期而使用了。

不過依然剩餘了大部分,從而便宜了余寒!

余寒握著木盒,很想大笑幾聲,想睡覺就有人給送枕頭,有了這株雲芝,能夠加快突破到武魄中期的時間,省去了不少苦功。

現在自己剛剛踏入武魄初期,等到修為凝實,達到初期巔峰,可將雲芝服下,這四分之三的雲芝,足以支撐著破開武魄中期的壁障。

想到這裡,余寒將木盒貼身收好,沒有裝入儲物袋,這等重要的東西,放在儲物袋裡,太過明顯了。

自己又不像是郭行一樣,有郭家作為後盾,很容易被人惦記上。

當下,連同郭行的儲物袋也一同收入懷中,這才朝向兵器堂走去。

內院和外院均有兵器堂,但卻並不是真正的兵器堂。

講武堂有一個專門的堂口,名叫煉器堂,這才是所有講武堂弟子的兵器來源。

當然,也有許多兵器並不是由煉器堂出產,而是堂中一些強者出門歷練之後帶回來的,或者是上一代強者隕落後,重新回歸給後代弟子使用。

內院和外院的兵器堂,只是一個兵器的分發機構,裡面的兵器都是從煉器堂統一管理分類,然後流入這兩個地方。

余寒掏出了自己的身份木牌,很順利的進入了大門。

兵器堂內,有專門的管理弟子,見到余寒朝向自己走來,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後懶洋洋的說道:「進去選兵器吧,出來直接找我登記便可。」

余寒朝向裡面看了一眼,諸多兵器全部都整齊的擺放在兵器架上,光芒內斂,都是一些普通的刀劍。

至於法寶,是對講武堂有巨大貢獻的弟子方才有資格擁有。

現在的余寒,也不敢多想能夠得到一件法寶。

他看了這名管理的弟子一眼,躬身行禮道:「我是第一次進來,對於選擇兵器一竅不通,還請師兄解惑1

那弟子眼皮也不抬,哼聲道:「你們這些寒門弟子,還想著在這裡得到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么?眼高手低,自己挑選一把趁手的就是了,解什麼惑?」余寒一怔,他出身世家,看著這名弟子閃爍的目光,心中冷笑,與那些紅塵中的妙人一樣,定是見到自己寒門出身,得不到什麼好處,所以才會如此冷漠。

不過余寒也沒有開口反駁,這等人物,不願意交往,也同樣沒有必要與之鬧翻。

當即只是一笑,轉身走入到了兵器堂內。

「窮鬼1餘寒剛剛轉身之際,身後便傳來這名弟子不屑的聲音。

他同樣沒有理會,直接走到了擺放長劍的兵器架,目光一一掃視,都是一些普通的長劍,只是比較鋒利一些而已,而且品級都差不多,也不需要挑選了。

余寒搖了搖頭,心中有些失望,這些長劍甚至不如郭行儲物袋裡的那三八,當即想要從上面隨便挑一把帶走。

然而就在此刻,身後再次傳來那名弟子帶著諂媚的聲音:「東方師兄!您也來挑選兵器么?快點裡面請。」

余寒微微側目,有一道身影緩緩走入,身穿一身藍色的華貴長袍,面如冠玉,英挺不凡。

那複姓東方的弟子先是看了余寒一眼,輕輕點了點頭,然後朝向守護兵器堂的弟子道:「我剛剛試煉歸來,兵器損壞了,所以過來重新挑選一件。」

那守護兵器堂的弟子急忙走入進來,笑道:「東方師兄隨我來吧1

他繞過所有的兵器架,走向最靠近裡面的一扇鐵門,然後掏出鑰匙打開:「還是按照老規矩,東方師兄進去隨便挑選吧1

余寒雙目微眯,就在那扇鐵門開啟后,有一道若有若無的波動傳來,心中不禁一動:「有靈性的兵器?」

當即也緩緩走了過去,就要進入那扇鐵門之中。

不料卻被守護弟子伸手攔住:「這裡是你能進的么?」

余寒眉頭一挑,看向守護兵器堂的弟子,然後笑道:「這位師兄可以進去,我為何不能?」

守護弟子冷笑連連,笑容中帶著不屑和嘲弄:「東方師兄是我們外院的驕傲,外院三傑之一,你是什麼身份?這裡的兵器都是前賢大能試煉時候帶回來的,你一個寒門出身的弟子,怎麼有資格擁有這裡的神兵?」

余寒眼中終於有精芒閃爍,看向守護弟子道:「我進入外院后,只是聽長老說過,可隨意進入兵器堂挑選趁手的兵器,卻沒有規定,這道鐵門內的兵器是不允許挑選的1

守護弟子目光閃爍,嘿然道:「這是我的規矩,我說你沒有資格拿,你就拿不走!趕緊滾出去,否則我會稟告長老,治你私闖兵器堂之罪1

聽到他的話,余寒眼中閃過一道冰冷,嗤笑道:「講武堂是燕州的根基,同樣也是洪荒的根基,怪不得現在仙門弟子猖獗,講武堂式微,看來,問題不是出自仙門身上,是講武堂越來越墮落了。」

然後他的聲音越來越冰冷:「正是因為有你們這等自私自利的弟子,才是講武堂走向衰敗的根本原因1

「憑你說這些話,就足以治你死罪1守護兵器堂的弟子眼中殺機暴閃。

然而,東方師兄卻猛地抬起頭,看向余寒,雙目微微眯起,有一道訝然一閃即逝。

然後開口道:「讓他進來吧,如果有人問起,就說是我說的。」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便自顧在一件件兵器上流轉,不再回頭。

守護兵器堂的弟子眼中火焰逐漸消退,看著余寒咬牙道:「這次算你走運,有東方師兄為你說話,下次,絕對沒有這麼容易。」

「讓開1餘寒從他面前大搖大擺的經過,走到了東方師兄的身旁,微微拱手:「多謝東方師兄1

然後也不等對方回答,同樣開始挑選起自己的兵器來。

余寒目光如電,這裡的兵器,明顯比外面要強過許多,兵器不僅有淡淡的靈氣繚繞,而且都蘊含著一種特殊的氣息。

那是兵器自身的靈性,此刻自行釋放出來,等待著屬於自己的主人。

金色的丹田忽然傳來一陣陣滾熱,隨即蠢蠢欲動起來。

余寒微微一震,那金色的丹田,竟然傳遞過來一股意念,指引著他朝向一個方向走去。

那裡有一把長劍,通體烏黑,光芒斂於劍鞘之中,卻有一股不屈的意志要破鞘而出!

余寒心中一喜:「就是這把了1

他大步流星,朝向那把長劍抓去!

然而,一隻手臂卻比他還快,就在他掌心剛要碰觸到這把劍的時候,一把將其抓祝

余寒一怔,東方師兄臉上帶著幾分歉然的笑意:「我感受到了這把劍的氣息,不由自主的就拿起來了,你若有意,給你便是1

「不必了1餘寒微笑,手臂卻沒有收回,而是將這把劍旁邊的另外一把長劍抓了起來。

「我想要的是這一把1

東方師兄看了看余寒手裡的劍,微微皺眉,這把劍跡斑斑,已經有些年頭了,而且是這裡唯一一件沒有任何靈氣波動的劍。

因為特殊,所以他之前也關注過,但因為這把劍太普通了,或許曾經輝煌過,然而因為經歷的年代太久遠,靈氣盡失,如今,只怕已經廢掉了!

當即開口道:「這把劍靈氣盡散,失去了靈性,你若選它,不如去外面隨意挑選一把,至少還鋒利一些1

「最好的,不一定是最適合的,我覺得它很適合我,這就夠了!不過還是要多謝師兄的提醒1餘寒這一聲感謝,卻是發自內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