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十八章 我不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我不敢!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東方師兄卻是目光一閃,有些驚訝的看向余寒,這名看起來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少年,讓他有些看不透的感覺。

尤其是適才那句話,雖然普通,但卻觸動了他的心,正如之前朝向守護弟子說出的那番話一樣,直接得可怕,卻一下子戳中了要害。

這讓他對余寒產生了強烈的好奇。

「我叫東方靖康,不妨認識一下1他伸出手!

余寒微微一笑,從第一眼開始一直到現在,對於東方靖康的感官還算是不錯,尤其是他身上沒有世家弟子那種鄙陋的習氣。

這才是最難得的。

所以他也同樣伸出手,與東方靖康握在一起,然後說道:「我叫余寒,和我認識,或許有一天你會後悔1

東方靖康先是一愣,隨即大笑了起來:「余兄說笑了,我東方靖康交朋友,在乎於心,至於後悔不後悔,自知便可。」

「那以後便是朋友了1餘寒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兩人相互說了幾句,很投機,便相伴離開了兵器堂,讓那名想要找茬的守護弟子也沒有機會找余寒的麻煩。

對於東方靖康,余寒有些欽佩,不僅僅是他武魄巔峰的修為。

通過交談,余寒知道,東方靖康身為外院三傑之一,原本是有希望直接成為核心弟子的。

只是一個名叫許飛的不知名小子,被破格收為核心弟子后,頂替了他的名額,東方靖康頗有一些心灰意冷,便拒絕了進入內院,選擇繼續留在外院修行。

與東方靖康交談的時候,余寒也大致清楚了外院的一些出名弟子,除了以東方靖康為首的外院三傑之外,還有一名連東方靖康都佩服不已的人物。

東方靖康提到此人時,也忍不住嘆息:「我們是因為心中有氣,所以拒絕進入內院,然而他資質絕佳,甚至可直接成為核心弟子,卻選擇來到外院,此人心智堅韌,日後絕非等閑之輩,尤其他的武魄,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萬化魄1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陳戰,想到此人,余寒微笑著搖了搖頭,卻並且提及之前陳戰敗於自己之手的事情。

不過余寒有些懷疑,陳戰來到外院,或許與自己也有一定的關係。

當然,這只是隱約猜測,陳戰一直在外院的保護之下潛心修鍊,兩人還未見面,但終究會有那麼一天的。

除此之外,他最在意的便是外院三傑中唯一的一名女弟子,名為郭青荷,是郭家的弟子。

從殺了郭行之後,自己與郭家的關係已經不可調和,日後必定會與此女對上,不過感受到東方靖康的修為,余寒也知道,現在的自己,遠不是郭青荷的對手。

所以,突破境界勢在必行!

東方靖康給余寒留下了自己居住的洞府位置,並且十分客氣的邀請他有空可前去做客,這才道了分別。

余寒將鐵劍背在背後,直接朝向了劍閣的方向走去。

神識受到的震蕩已經開始平靜下來,尤其是與郭行一戰,讓他對新衍生出來的這套劍術有了一定的了解。

但是,即便自己將戰場處理的乾淨,但郭行這個人的消失,郭家必定有所警覺,麻煩依然會源源不斷。

然而背後這把跡斑斑,品相極差的鐵劍,卻讓他安心了不少。

在兵器堂的時候,余寒並不是因為忌憚東方靖康,才最後選擇了這般普通的鐵劍。

而是在東方靖康將那把劍帶走的時候,丹田傳來的那種渴望並沒有增強,也沒有任何劇烈的波動,尤其是,沒有轉移任何方向。

余寒這才看到了這把不起眼的古劍,從而選擇了它。

這把劍此刻或許太過普通了一些,甚至可以說是次品,但是能夠在東方靖康那把劍的旁邊並肩挺立。

任憑那把劍的氣息釋放,依然沒有半分的異動,只是依照自己原有的狀態呆在那裡,這是最讓余寒關注的地方。

這把劍,肯定不簡單!只是之前那些人,沒有發現它的不凡而已。

自己擁有劍道長河,有那株小草葉子凝聚成的丹田,或許能夠找到這把劍隱藏的秘密也說不定。

不過,適才與東方靖康分別之後,余寒開始不斷的以劍道長河和丹田內真氣來滋養這把古劍。

然而這把劍似乎很高傲,任憑余寒如何與之溝通,都始終不曾有半分異動,甚至連一絲回饋都沒有。

余寒苦笑不已,看來自己找到的這把劍,倒還挺有個性的。

索性只好將古劍背在背後,使之與自己不斷接觸,採取懷柔之策,不斷滲透這把古劍。

兵器堂。

就在余寒和東方靖康剛剛離開后,一道身影出現,朝向余寒離開的方向微微皺眉,這才邁入了進去。

守護弟子見到此人,臉色不由得一變,急忙站起身來,恭敬道:「陳師弟1

來人正是黑衣陳戰,他眸子裡帶著幾分冰冷,面對守護弟子的恭敬,卻沒有興起半分波瀾,只是淡淡問道:「適才余寒選了什麼兵器?」

面對陳戰的狂傲,守護弟子臉上不見分毫的不悅,只是回答道:「是內堂的一把古董劍,從我在內堂開始,就一直都在,因為靈性盡散,所以從來沒有人將其帶走。」

陳戰眉頭緊皺,他第一戰就敗在余寒之手,論到對余寒的了解,或許除了許飛之外,沒有人比得過他。

直覺告訴他,余寒選擇這把劍,一定有他的用意,並非守護弟子所說的那麼簡單。

所以他點了點頭,沒有開口,而是轉身消失。

守護弟子望著陳戰離開的背影,心中也泛起一絲狐疑:「看不出,那個小子還挺出名的,連陳戰都點了他的名字?」

然後搖了搖頭,重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余寒重新回到劍閣的時候,丁進正站在劍閣的門口,似乎在等著什麼似的。

見到余寒到來,丁進幾步衝上前去,委屈不已:「余寒,你終於回來了1

余寒這才看清,陳戰的臉上,有著不少的淤青,不禁微微皺眉:「我才離開這麼一會兒,你怎麼變得這麼慘?」

丁進臉上越發的委屈起來,剛要開口,劍閣內忽然傳來一個消息:「你回不回去?要不然繼續回來修鍊好了1

丁進一個哆嗦,拉著余寒擋在身前,一面說道:「我這就回去1

說完,拉著余寒就要離開。

余寒一頭霧水,指著丁進凄慘的面容說道:「你這一身傷,是劍閣長老弄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余寒不由自主的倒退兩步,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向丁進。

丁進點了點頭,又朝向余寒走了兩步。

「等等1餘寒急忙開口,等到丁進停住腳步后,這才嘆了口氣道:「你就站在那裡說好了,我不是那樣的人1

丁進卻沒有明白余寒的意思,這才開口道:「師尊親手訓練我,他是真下手啊!我才剛剛武魄初期,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不過這句話,卻讓余寒打消了心中的遐想,有些尷尬的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那你是要回草屋么?」

丁進的聲音有些蕭索:「我想回去拿一些衣物,師尊告訴我,為瞭然我儘快突破武魄中期,以後的一段時間,就住在劍閣好了。」

說完,他的聲音有些哽咽。

「那你怎麼不趕緊回去?」

「我去找你的時候,你已經離開了,我自己自己不敢回去1

他這句話剛剛說完,劍閣長老不太美妙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個混賬小子,我說讓你回去拿衣服,你自己站在這裡一個多時辰也沒有走,竟是因為這個!真給老子丟人,以後別說是我的弟子1

余寒一陣白眼,又好氣又好笑,看著目光帶著幾分委屈,幾分畏懼的丁進道:「走吧,快去快回,我時間緊迫1

丁進的臉色總算是好了一些,點了點頭,隨著余寒一同離開了。

劍閣長老的身形出現在大門口,看向余寒的背影,目光卻落在他背後的那把古劍上。

「竟然選擇了這把劍?難道當真是天意?」他微微抬頭,臉上一瞬間有些悲愴的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