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十章 御器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御器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沒想到,竟然會被你逼到這一步,這件寶器,名為御器環,可納天下兵器,你那把破鐵劍雖然不值錢,可若失去,那神出鬼沒的劍術,還如何施展出來?」郭慶冷笑。

余寒看了看重新回到手中的鐵劍,又看了看對方的御器環,一臉苦澀。

「余寒,我收拾完了1正當余寒心中發苦之際,身後傳來丁進天籟般的聲音。

「你果然可戰武魄中期1丁進雙眼放光的走到余寒身邊,目光帶著欽佩,然後看到郭慶頭頂熠熠生輝的御器環,驚呼道:「這是要羽化成仙了么?」

余寒一腳將他踹了個趔趄,轉身就跑:「廢什麼話,再不逃走連命都沒有了1

「想走?沒那麼容易1郭慶雙手同時捏動印訣,御器環從頭頂飛出,化為一道光芒,好像余寒兩人籠罩了過去。

郭慶緊隨其後,目光閃爍,郭行已經死在此人手中,若是不拿下他回去,怕是自己都會被家族責罰。

好在郭長老怕事情有變,將這上品寶器御器環借給自己,要不然想要將他們拿下,還真有些困難。

御器環懸浮在兩人頭頂,立刻就有一道恐怖的光芒垂落下來,讓他們的腳步都慢了許多。

「不是吸納兵器么?怎麼連我們也吸?」余寒咬牙怒道,手裡的鐵劍不受控制的朝向御器環飛去!

瞬間就沒入到了圓環的正中心,消失不見了蹤跡!

余寒和丁進站在那裡,怔怔的看向頭頂閃爍發光的御器環,似乎在嘲笑他們一般。

郭慶冷笑道:「束手就擒吧,傷我郭家弟子,你們兩個沒有任何倖免,只有死路一條1

余寒手中無劍,空有劍意,那些精妙的劍術卻很難百分之百的發揮出來,對方的實力,比郭行強大太多,當屬武魄中期的巔峰境界。

此刻與之對戰,多半不會是他的對手。

然而,認輸就等於死,無論如何,都要一拼,他摸了摸背後的那件神兵,如果不行,只能施展此物了。

郭慶一步步的朝向兩人走近,頭頂雪貂靈動脫跳,一道道冰寒之氣讓周圍的溫度都驟然降低了不少。

「嗡」

就在郭慶體內殺機開始攀升的時候,懸浮在他們之間的御器環忽然間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好像失去了控制一般,篩糠一般的抖動不停。

郭慶眉頭一皺,連他自己都感覺到御器環傳來的混亂氣息,不禁臉色微變。

一截劍柄從御器環中顯現出來,然後,在余寒和丁進的驚訝目光中,那跡斑斑的劍身逐漸出現!

那把鐵劍,竟是從御器環中掙脫出來!

「余寒,你這件也太次了吧,連這御器環都吃不下,反胃退了出來1丁進目光閃爍道。

余寒忍不住一個爆栗扇了過去,一把朝向鐵劍抓去,一面說道:「胡說什麼?我這把可是了不起的神兵,那御器環品級不夠,吞不掉1

然而,他這一隻手,卻抓在了空處,因為那把鐵劍只是輕輕一閃,就脫離開了他的這一抓,反而懸浮在那裡。

「兄弟,是我,快到這裡來1餘寒輕聲說道,一面朝向鐵劍招手!

鐵劍用力一擺,布滿跡的劍身化為一道流光,呼嘯而出,竟是朝向御器環狠狠的激射了過去。

御器環悲鳴一聲,轉身就逃!

寶器之所以通靈,就是因為其中存在著器靈,使得寶器存在著自己的意識!

這也是通靈法寶關鍵時刻能夠護主的原因!

但是此刻,御器環竟然逃了,擁有意識的它認為,這般破舊的鐵劍足以威脅到它,所以下意識的要逃離!

「叮」鐵劍的速度明顯比它快出不少,劍鋒斬落在御器環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御器環停了下來,本體還在繼續顫抖著,與鐵劍相對懸浮在半空中!

「叮」

「叮」

「」

鐵劍一下接著一下的斬在御器環上,像是家長在教育孩子一樣!

御器環一動也不敢動,每斬一下都顫抖一下,光芒亂顫,卻不敢動彈分毫,乖巧之極!

余寒和丁進直直的看向御器環,隨著它的每一次顫動身體也一下下的抽動起來。

「看起來好疼啊1丁進終於開口。

余寒點了點頭,深以為然,然後看了看臉色憋得通紅的郭慶道:「關鍵是還丟人1

「給我回來1郭慶怒火中燒,雙手印訣不斷變化,想要將御器環召喚回來。

然而卻駭然發現,御器環似乎跟自己斷了聯繫一般,任憑如何與其溝通,都感覺不到回潰

他看了一眼偷偷暗笑的余寒和丁進,險些急怒攻心!

當即咬破舌尖,一滴精血飛出,朝向御器環漂浮了過去。

終於,鐵劍不再繼續朝向御器環發動攻擊,兩把兵器之間光芒閃爍,似乎在交流著什麼一般!

然後御器環光芒大作,將郭慶的那一滴精血吞納了進去,朝向他急速飛行而去!

郭慶總算鬆了口氣,這件上品寶器可是郭長老的寶物,如果不是因為余寒,根本不可能借給自己,如果出現什麼問題,郭長老立刻就會將自己劈死!

好在它回來了!

那麼丟人就丟人吧!

然而,在他充滿期待的目光中,御器環並沒有如同想象一般,乳燕投林般回到掌心,而是帶著無匹的恐怖氣息,狠狠撞在他的胸口!

「噗」郭慶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連同雪貂武魄幻滅不定!

胸口直接塌陷下去,骨頭碎裂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龐大的身軀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跌落。

他驚駭莫名的看著那枚御器環,似乎想要伸手將其抓祝

但是,御器環卻凌空盤桓一周,然後重新回到鐵劍的身旁,光芒閃爍,似乎在詢問,這件事情辦的漂亮不!

郭慶急怒攻心,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仰天栽倒在地!

余寒與丁進相互對視了一眼,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甚至他們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這場戰鬥就這樣結束了。

「余寒,你說我是不是在做夢1丁進喃喃道。

余寒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太寸了」

然後,在兩人發直的目光中,鐵劍光芒黯淡,由御器環托起,朝向余寒飛去!

余寒伸手接過,仔細查看了一番,並未發現鐵劍有任何出奇的地方,然而,它卻第一次展露出不凡。

御器環沒有離開,而是在余寒面前停留了下來,似乎有些膽怯,不敢太過靠近。

「你要跟著我么?」余寒試探性的問道。

御器環光芒大作,忽然凌空盤桓一周,然後光芒斂去,化為一枚小巧的銅環,落在他掌心。

余寒眼中精芒閃爍,賺大了!

一件上品寶器,整個外院都屈指可數,那郭長老也因為是長老之尊,方才得到一件,沒想到竟便宜了自己。

將御器環收起,余寒深吸一口氣,儘管法寶威能強大,以自己此刻的實力,卻難以保祝

所以暫時不宜拿出來。

至於郭長老那邊,有劍閣長老照拂,只能打碎了牙齒咽到肚子里。

至少明面上,不敢公然找自己的麻煩。

想到這裡,心情稍微放鬆了一些,上前走到郭慶的面前,發現竟然已經氣絕,也不知道是因為急火攻心還是傷勢太重。

又或者兩者皆有吧!

不過以這種方式隕落,卻也悲劇之極。

然而余寒卻沒有半分憐憫,將他的儲物袋取下,將屍體處理好,帶著丁進朝向劍閣的方向飛速趕去。

兩名郭家的武魄中期年輕一輩被擊殺,對郭家來說,將是巨大的打擊,很有可能會讓整個郭家徹底瘋狂起來。

所以,他們要儘快趕到劍閣,只有那裡才是安全的。

他們的身形剛剛消失不久,臉色陰沉的郭純罡就出現在原地,他眉頭緊皺,掃視了一眼四周,微微道:「果然有打鬥的氣息,那余寒,竟如此厲害,連擁有御器環的郭慶都輸了1

隨即,他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現出來:「不過這種狠辣的手段,我很欣賞,所以你值得我親自出手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