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二十二章 功法和陣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功法和陣法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教書長老正坐在那草亭的石凳上,笑眯眯的朝著余寒揮手道:「快點過來,我通過那天的那個殘局,又研究了一個死局,這次你破破看,若是能解開,本長老有重賞。」

余寒苦笑著搖搖頭,來到了教書長老身旁,目光也落在了那盤棋局上。

思緒飛轉,這盤殘局不可謂不精妙,雖然教書長老在棋道方面有些「單純」,但不得不說,這盤殘局的布置倒還挺有意思的。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很難?這盤棋我足足研究了三天三夜,厲害吧1教書長老嘿嘿笑道。

「難道是不難1餘寒一面說,一面在教書長老驚訝的目光中,拈起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盤上。

一子定乾坤!

教書長老布下這盤殘局,關鍵就在這第一子上,一子落下,棋面立刻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有些懊惱的將手裡的棋子丟入到了棋盤中,有些沮喪的嘟囔道:「不玩了,你這小子就是一個怪物1

余寒無奈的笑了笑:「前輩可是說好了有重賞的1

教書長老橫了他一眼,這才笑道:「只要你答應教我幾盤有難度的殘局,什麼重賞都好說1

「這個沒有問題1餘寒指尖捻動,一顆顆棋子在他手中不斷運轉,一個殘局便在他手下出現,落在了棋盤上。

看著棋盤上面迅速組建起來的這盤棋局,教書長老雙眼放光,看著余寒說道:「說吧,你想要什麼,只要本長老有,絕對不會虧待你。」

他看向余寒的時候,目光中是帶著幾分期待的。

余寒深吸一口氣,行禮道:「弟子這次前來,是想要從前輩這裡討要一套功法,請前輩成全。」

教書長老揮了揮手道:「你隨我來。」

余寒跟在了他的身後,穿過這條碧綠色的長廊,終於來到了教書長老的那座小屋前。

余寒看著那個小屋,小屋的面積甚至沒有劍閣的萬分之一大,很難想象這裡能夠有多少本功法。

教書長老似乎感覺到了余寒此刻的心思,嘿嘿一笑,站在小屋門口,掌心光芒吞吐,有一道道光紋蔓延而出。

「咦?」余寒不由得眉頭一皺,那些光紋迅速的朝向四面八方擴散,而且似乎遵循著一種特殊的軌跡。

不等他想明白關鍵,面前忽然出現了一道光門,竟是將小屋的大門遮掩住了。

教書長老目光閃爍,看著若有所思的余寒,一面說道:「其實修鍊一途,不僅僅是功法和神通,這世界上還有一種神術,叫做陣法1

「陣法?」余寒看了教書長老一眼,這個詞並不陌生,當初父親也曾經對他說過。

怪不得還未進門時,教書長老便已經知道自己的到來,看來最終的原因,並不是教書長老的修為又多麼深厚,而是他陣師的身份。

因為木門開啟的時候,他感覺到了一股特殊的軌跡波動,想來不會錯了!

他也知道,陣法的確是一種厲害非常的手段,而且不需要真氣來催動,只是修鍊起來十分困難。

「余寒小子,你棋道這般厲害,足可見心神縝密,再加上擁有不弱的布局能力,若是修鍊陣法一道,絕對能夠有不凡的造詣1教書長老笑著說道。

余寒思索了片刻,父親曾經說過,想要成為陣師十分困難,甚至比凝聚武魄要困難千百倍,而眼下自己,怕是沒有時間和精力牽扯太多了。

當即微微道:「弟子只怕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1

教書長老卻繼續說道:「放心,不會佔用你太多的時間,這樣,你先考慮考慮,我帶你去挑選功法1

說完,先一步邁入到了光門之中。

余寒目光閃爍,緊隨其後。

「呼」進入光門之後,余寒倒吸了一口涼氣,眼中不禁湧起了一股深深的震撼。

「這是一片空間?」他有些不敢相信,外面不過是一個小屋的模樣,然而此刻進入其中,卻彷彿進入了一座古堡一樣。

面前放置著一個有一個的木格,上面擺放著一道道功法玉簡,閃爍著微弱的靈性光芒。

「這便是我構建出來的陣法,厲害吧,我敢保證,我用心教,你用心學,你的進步絕對比我想象的還要快1教書長老循循善誘。

余寒卻沒有回答,目光落在了前面無數的功法玉簡上。

教書長老原本沒有聽到余寒的回答,以為他是在猶豫或考慮,然而下一刻余寒已經踏步朝向前方走去,目光沉浸在了那些功法玉簡上,似乎將自己遺忘了一般。

他的臉色不由得一陣青白,作為講武堂首席陣法大師,幾乎是整個講武堂的頂樑柱一般。

他在講武堂的地位更是超然,因為陣師實在是太少了,尤其是能夠達到他這等程度的,更是鳳毛麟角。

相信如果他提出了要教授弟子。

這小院門口必定會被無數講武堂弟子踏破,只是眼前這個小子,竟然就這樣直白的拒絕了。

教書長老忽然覺得有些失敗。

余寒卻仿若未聞,隨著腳步移動,一道道功法玉簡的氣息在他面前交替出現。

「沒有更高級一些的么?」余寒像是喃喃自語的說道,這裡的功法,基本上都是人階的,雖然有不少上品,但是對於此刻要迅速提升實力的自己來說,明顯不夠。

教書長老咬了咬牙道:「你倒是挺貪心的,既然已經答應了你,我也不能反悔,隨我過來。」

余寒跟著教書長老朝向一處角落裡走了過去。

那裡有一張黑木方桌,上面並排擺放著七隻玉盒,上面流轉著一種異樣的光芒。

「地階功法?」余寒眼前一亮。

「這七套地階功法,幾乎是講武堂前輩拚死流傳下來的,你倒是好運氣1教書長老明顯有所不甘。

余寒聞言急忙轉過身來,朝向教書長老行禮道:「多謝前輩了。」

說完,目光在那七隻玉盒上掃視了過去。

北冥勁,地階下品!

冰靈氣,地階下品!

火修羅,地階下品!

陽關三疊,地階下品!

浮浪功,地階下品!

分玉典,地階下品!

蒼穹古勁,地階中品!

余寒深吸一口氣,竟然連地階中品的也有一套。

他掌心微微一動,就要朝向那套地階中品的功法落下。

而這個時候,一直在他身後的教書長老,眼底卻有一抹失望之色浮現而出!忽然,就在余寒掌心剛要碰觸到那蒼穹古勁時,他眼角的餘光,忽然發現這七隻玉盒後面的角落裡,有一隻古樸的木盒陳放在那裡。

因為木盒的顏色比較幽暗,他的目光又被那七套地階功法所吸引,竟然沒有發現。

更加奇異的是,就在發現這隻木盒的那一刻,丹田竟然微微顫抖了一下。

「蒼穹古勁是整個講武堂最好的功法,我們現在的堂主修鍊的就是這套功法,你能夠選中它,也算是」

教書長老的話戛然而止,因為他赫然發現,余寒已經將那隻陳舊的木盒抓在了手中。

木盒開啟,裡面躺著一枚功法玉簡。

不同於其他的功法玉簡,這枚玉簡卻是黑色的,上面閃爍著有些微弱的光芒。

「大乾坤訣,名字倒是不錯,只是這品級」

余寒一怔,難道是自己選錯了?或者是感知錯了?

「人階1

「下品?」

「不可能1餘寒不相信,自己的感知會出現問題,因為感知之中,除了丹田的波動。還有無上劍意帶來的挑剔感官。

所以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這套大乾坤訣功法上!

「應該不會這麼容易,這套功法,絕對不止人階下品這麼簡單1餘寒心中暗自思索。

「不過是人階下品,這樣吧,看在外面那盤殘局的份兒上,我允許你重新選擇一次1教書長老的聲音傳來。

掌心那黝黑的功法玉簡,忽然傳來一陣冰涼之感,新生的丹田,彷彿遇到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樣,竟然開始顫抖了起來。

余寒雙目微眯:「不必了,我就要這套了1

教書長老看著余寒堅定的目光,眼中不禁閃爍出精芒,口中也用只有自己能夠聽到的聲音自顧道:「他竟然當真選擇了這套功法,難道是天意?」

余寒此刻已經盤膝坐倒了下來。

功法玉簡是無法帶出去的,所以只能夠在這裡修鍊完畢。

或者是強行記下來。

很顯然,余寒是要在這裡進行修鍊,丹田的迫切感,讓他心中也有些期待,這被評定為人階下品的功法,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天地,是為乾坤,宇宙蒼生,度滅無常,乾坤為術,化兩儀之力」

教書長老輕輕揮手,周圍的空間立刻消散,兩人竟然從那片虛空之中被抽取了出來,重新回到了小院內。

余寒坐在草亭的石地上,那塊漆黑的玉簡還握在掌心,已經陷入到了修鍊狀態。

教書長老從未有過的嚴肅,就那麼看著余寒,閃爍的目光中,帶著幾分期待!

余寒的頭頂,那株小草武魄緩緩懸浮了起來,脆弱的葉莖隨風擺動,無窮無盡的鋒銳之意灑落下來,灌注到了他的體內。

與此同時,那流淌著金色紋理的丹田,似乎化為了一道漩渦一般,瘋狂的汲取周圍的天地靈氣。

「好恐怖的吸收能力!可是,這套功法,似乎沒有這麼容易啊1

教書長老的話音方落,坐在地上的余寒,身體忽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握在掌心的那枚黑色玉簡,忽然化為一道黑芒,鑽入到了他的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