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十二章 陣法凝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陣法凝練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我講武堂成立的初衷,便是培養洪荒本土的天才弟子,有朝一日,可扶搖直上,成就巔峰。」首座並未出現,聲音卻清晰傳入到了每個人的耳中。

余寒的雙目卻微微眯起,這首座恐怕話裡有話,是要針對自己了啊!

果然,首座的聲音繼續傳來:「爾等都是洪荒的子民,卻自相殘殺,違背我講武堂本意,全部都應受到處罰1

「郭青荷1首座第一個點了郭青荷的名字。

郭青荷急忙低頭行禮。

「你是外院三傑,即將晉陞內院的天才弟子,此刻落了下乘,致使道心不穩,罰你面壁三個月1

「弟子聽命1

余寒眉頭微微皺起,首座看似懲罰了郭青荷。

但這三個月的面壁,實在不疼不癢,而且三個月後,正是外院大比之日。

那麼這一個月的面壁對郭青荷來說,絕對算是好事,可以藉助這個機會,穩定住起伏不定的道心。

「東方靖康、陳清揚1首座的話同樣不容質疑:「你們兩人同樣處罰,可有異議?」

兩人同時點頭,首座是外院至高無上的存在,即便在整個講武堂,也是數得上的高手,他們自然不敢忤逆首座的意思。

「郭純罡和其他三名郭家弟子,主動挑起事端,並且私自對劍閣長老的弟子動手,罪加一等,停發三個月的月供元石1

元石是一種蘊含著天地靈氣的靈石,像是余寒手裡的天機亂,也是以元石來作為力量源泉的。

而且弟子們修鍊,也要依靠元石,停發三個月的月供,或許並不少,但那是對於普通弟子而言。

對於郭純罡這等世家弟子,卻不會影響到什麼。

余寒心中微微嘆息,首座此舉雖然巧妙,卻過於玩弄權術了,對郭純罡等人的處罰,固然封住了劍閣長老的口,讓他不能繼續替自己出頭。

然而在場誰也不是傻子,這其中的利益關係,自然都可以分析出來,到時候,只怕連他自己的威信,也會受到一絲影響。

「接下來,便是此事的罪魁禍首余寒1

余寒雙目微眯,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啊!

「作為講武堂弟子,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接連擊殺了兩名外院弟子,這等行徑,其心可誅,我以外院首座特令,廢除余寒的修為,將其逐出講武堂1

「呼」

所有人紛紛感覺到呼吸一滯,外院首座,竟然對余寒做出了這等嚴厲的懲罰!

廢除修為,逐出講武堂!

這等於將他逼上了絕地,一旦失去了修為,郭家如何能夠放過他?

眾人看向余寒的目光,不禁充滿了憐憫。

而余寒的神色,卻沒有半分的抵觸,只是帶著幾分凄然和失望的笑意,自顧的輕輕搖了搖頭。

「首座!此事」劍閣長老心中一緊,踏前一步便要請求首座收回成命!

不料首座根本不給他反對的機會,冷哼道:「夠了!劍塵,本座已經給你一個交代,此子如此狠辣,將來必定會成為我講武堂之禍,若不如此,來日誰來承擔?」

劍閣長老據理力爭:「可是首座,以余寒晉級的速度來看,將來的成就絕對會超過外院三傑,如此天才弟子,怎麼能」

「這是我的決定1首座的聲音越發嚴厲了起來:「而不是你能夠改變的1

余寒的臉色卻愈發的淡然了起來,他只是笑了笑,輕輕咳嗽了一聲,便要開口。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忽然傳來。

「如果我非要改變呢?」

聲音的主人同樣沒有現身,但這熟悉的聲音卻讓余寒忍不住渾身一震。

「教書長老1首座威嚴的聲音緩和了許多,顯然對教書長老十分忌憚。

教書長老的聲音再次傳來:「余寒是我的弟子,你這般做法,我倒是有不同的意見,要不然,我們也來理論一番?」

「他竟然是教書長老的弟子1郭長老都忍不住臉色一變,這一次,當真小瞧了余寒。

作為長老,他們自然清楚教書長老在講武堂的特殊地位。

可以說縱觀整個講武堂所有的長老中,有將近一半都出自他的門下,只不過卻並不是真正的弟子。

只是或多或少,都受到過他的指點。

然而指點之恩,卻也足夠了!

正因為如此,教書長老絕對是整個講武堂最有地位的人。

因為當今堂主,同樣也是他的門生。

他是講武堂資格最老的一位長老,但卻從未聽說過,他真正收了誰作為弟子。

這麼多年都沒有!

而此刻,他卻說,余寒是我的弟子!

這似乎是一年來,整個講武堂最勁爆的消息了。

所有人都羨慕的看向了余寒,這傢伙,到底何德何能,竟然得到了教書長老的青睞?還破例收為了弟子?

連身為內院弟子的沈東玄,臉色都帶著幾分不敢相信,看向了余寒。

只是他並不知道,此刻余寒的目光卻有些複雜,低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沉默了良久,首座終於開口:「教書長老是我講武堂最德高望重的長老,我們自然相信您會給出一個公平的解釋,既然余寒是您的弟子,那便由您來定奪如何處罰吧1

外院首座果然不凡,直接將皮球踢給了教書長老,同時言語也說的清楚,教書長老今日若是不處理得當,只怕面子上也說不過去。

然而他卻忘記了教書長老的為人,對於面子,他似乎從未在乎過。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來定奪了1教書長老淡笑道:「余寒」

他的聲音變得有些冰冷,這一聲冷喝,讓正在神遊天外的余寒一個激靈。

「師尊1餘寒恭敬的說道,倒是乖巧之極。

那寧靜的小院內,教書長老懶洋洋的躺在石凳上,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面前那道呈現出外院演武場景象的光幕。

聽到余寒這一聲師尊,教書長老竊笑連連,得意之極。

不過想到此刻的場景,急忙收斂住了笑容,輕輕咳嗽了一聲,正色道:「余寒,你這個廢物,做出了這等辱我聲名之事,師門的臉面都被你丟盡了1

余寒心中嘆息,但做戲也要做全套,當即苦兮兮的順著他說道:「師尊有所不知,弟子之所以下了殺手,是因為郭家那幾個弟子也對我動了殺機,我若不出手,他們便會殺了弟子」

「放屁1教書長老爆了一句粗口。

眾人紛紛噤若寒蟬,心中不由得暗自嘆息,教書長老,這一次恐怕真是要大義滅親了,不愧是講武堂的第一長老埃

這種公正的大義之心,恐怕也只有他才具有。「誰說你殺郭家弟子的事情了?我是說你剛剛凝聚陣法的時候,竟然失敗了,傳出去讓我多沒有面子,你知道這有多麼嚴重嗎?」教書長老咬牙切齒的說道。

所有人紛紛張大嘴巴,忽然覺得剛剛對教書長老的評價,似乎有些唐突了。

余寒愣了一下,他也沒有想到這個結果,急忙躬身行禮,懇切道:「弟子知錯,墮了師尊的面子,請師尊降罪1

「就罰你回師門面壁三個月,三個月都不準出去1教書長老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懲罰,這一次,倒是沒有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

「是弟子這就領罰1餘寒憋著笑容朝向丁進和劍閣長老使了一個眼色,又朝向東方靖康點了點頭,這才瀟洒的朝向教書長老小院的方向走去。

「教書長老,此事如此處置,只怕不公1郭長老臉色一陣青白。

原本已經打定好的局面,卻被教書長老一手破壞了,眼見著余寒這個罪魁禍首就要逃之夭夭,只得硬著頭皮咬牙頂撞。

「你們還嫌外院的事情少嗎?」教書長老懶洋洋的聲音傳來:「三個月後就是外院大比,到時候他們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便是了1

「還有,區區外院弟子的事情,你們幾個長老竟然也要橫插一杠子,講武堂的長老,什麼時候變得這般廉價了?你們都準備好,去堂主那裡解釋吧1

教書長老訓斥了一通,這才停止了下來。

郭長老等人吃了啞巴虧,心中憤恨之極,外院首座更是連一句話也不再傳出來,顯然是撒手不管了。

「三個月後嗎?」郭長老目光閃過森寒的殺機:「既然如此,那就一個月後吧,該還回來的,還是要還回來的,我就等你三個月1

「真麻煩」教書長老從石凳上坐起,隨即搖了搖頭,手臂輕輕一揮,細密的道紋擴散出去。

他面前的那道光幕,也隨之消失了。

敲門聲傳來。

「滾進來吧1教書長老淡淡的哼了一聲。

余寒帶著燦爛的笑容從門縫鑽了進來,幾步就走到了教書長老的面前:「師尊,弟子余寒,前來領罰1

他知道,教書長老幫自己,或許還是為了還自己傳授他那一局殘局的情,也或許是他已經研究透了那篇殘局,還想要其他的棋局。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教書長老這一次,還真沒有想到棋局的事情。

看到余寒帶著幾分玩笑的面孔,教書長老也咧嘴笑了。

只是他的笑容,讓余寒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你不會以為,我說你是我的弟子,只是單純的為了幫你解圍吧?」

余寒瞪大雙目,不住的點頭,一絲寒意從脊背生出!

「可是,我是教書長老啊,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了,怎麼可能會是說笑的?作為你的師尊,有些東西,總歸還是要教你的1

看著教書長老眼中的神采,余寒心底一陣發,急忙訕笑接連揮手:「弟子剛剛凝聚出道紋,還需要自行研究研究,還是先不打擾您了1

「嘿嘿!這可不是你說了算的1

剛剛轉身的余寒,只覺脖頸一緊,竟是被教書長老直接一把提了起來。

與此同時,小院角落裡的木門自動開啟。

余寒慘叫一聲,凌空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跌落到了那道木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