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十八章 鎮神玉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鎮神玉符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余寒的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即便對方的修為比自己強過太多,然而他的笑容,卻顯得無比輕鬆,甚至帶著幾分玩味。

血怒眼見著一個小小的武魄中期,竟然敢對自己如此輕視,眼中殺機更盛。

「不得不說,你的淡定讓我很欣賞,但是你的表情,也讓我很生氣,所以,還是死吧1他周身的氣息漸漸升騰而起。

帶動周圍的落葉,都簌簌捲起,繞著他的身體紛飛,周圍的氣息一瞬間冰冷了下來。

感覺到對面那股龐大的壓力,余寒眼中的笑容終於消散。

掌心一動,黝黑的天機亂赫然出現在手中:「很遺憾,你說的話,我不太贊同呢!我還是因為你死會比較好一點1

余寒終於觸動了天機亂!

然後,在血怒近乎驚恐的目光中,天機亂那密密麻麻的孔洞,有一大片黑芒激射而出,鋪天蓋地,好像是暗夜裡,一群驚起的鳥群。

「不1血怒臉色大變,此刻他才終於看清楚,這小子手中的那件黝黑的條形盒子,竟是已經失傳了許久的天機亂。

那是一個只在傳說中出現的凶兵啊!

天機亂下,從不留活口。

這便是對這件凶兵最直接的評價!

「生死盾1血怒催動渾身真氣,在身前凝聚了一道血色光盾,不敢有絲毫的保留,近乎全部真氣都灌注到了其中。

然而,一切都是枉然,那一片黑色光芒,像是降臨下來的夜幕,只是一個瞬間,便將血怒連同他所凝聚出來的生死盾整個吞沒了。

「嚓1

天機亂上,那七顆流轉著光芒的元石,在催動了這一擊之後,所有的靈氣都被抽空了,變成了灰白色,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紋。

「蓬」黑色的盒子直接在余寒的掌心爆開!

余寒悶哼一聲,身形倒飛而出,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

這便是天機亂的反震之力!

上面刻畫了密密麻麻的陣紋,真是因為這些陣紋的力量,才得以讓其發揮出可怕的力量。

然而一旦催動了那一擊之後,天機亂便會自動毀掉。

余寒自然清楚這一點。

只是爆炸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饒是他早有準備,依然傷勢不輕。

看著身上如同乞丐一般變成布條的衣衫,余寒忍不住搖頭苦笑。

此刻的他顯得凄慘無比,身上的皮外傷也很嚴重,被凌厲的勁風切割出無數大大小小的傷口。

轉頭看了一眼已經化為一堆碎肉的血怒,余寒終於鬆了口氣。

雖然浪費了天機亂這唯一的一次攻擊,然而他卻並不覺得吃虧,像是血怒這等強者,以自己此刻的狀態來看,不禁算不上是浪費,反了。

咬牙爬起身來,劇烈的痛楚讓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得找個地方療傷才行1他四下看了一眼:「這種狀態,怕是不足以應付接下來的情況變化啊1

他踉踉蹌蹌的走在山路之上,心中也有些擔憂,十萬大山的妖獸隨處可見,此刻若是遇到一兩隻,即便是一級妖獸,也夠自己喝一壺的了。

好在還算是比較幸運,只是走了不過半個時辰,便看到了山腰處一個隱蔽的石洞。

「這裡還算是不錯,洞口沒有腳印和妖獸留下的痕,應該不是它們的巢穴1四下打量了一眼,略微放下心來,閃身便鑽入了進去。

石洞內十分寬敞,周圍有幾處孔洞折射下來一些陽光,使得洞內並不十分漆黑。

「倒是很清靜,不過如果有人找過來,的確算不上是安全,還是小心一些為好1餘寒的心思十分細膩。

為了確保自身的安全,他在石壁上的一處凹陷又打通了僅容一人坐立的小洞,閃山去。

又扯下石洞內垂落下來的青藤遮住洞口,這樣一來,如果不仔細查看,根本就發現不了此處別有洞天。

「得儘快療傷了,好在之前在東方靖康那裡順了幾顆丹藥,應該足夠了1他取出一隻白玉**,倒出兩顆碧綠色的丹藥,一口氣全部都吞入到了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化為一股暖流,瞬間便涌遍全身,受傷的經脈得到藥力的輔助,恢復得十分迅速。

余寒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同時也開始運轉大乾坤訣,不斷配合著藥力恢復傷勢。

也不知過了多久,余寒忽然眉頭一皺,驀然睜開雙目,耳邊傳來一陣陣凌亂的腳步聲。

「有人來了1他收斂了氣息,透過青藤的縫隙朝外瞧去。

此刻天色已經漸晚,那幾處孔洞漏下來的光芒十分暗淡,視線也模糊,只是隱約看見一道瘦小的身影,從洞口閃爍了進來。

「是個女的?」余寒皺起了眉頭。

那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長發及腰,瀑布般的散落在背後,精緻的面孔帶著幾分清冷,好像冰山雪蓮一般,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少女的臉色十分蒼白,嘴角還掛著一絲血跡,冰藍色的長裙破開了好幾條口子,如果不是用手扯住,雪白的肌膚便再也遮掩不祝

她四下看了一眼,發現周圍並沒有危險的氣息,這才稍微鬆了口氣,同時鬆開了扯著衣服的玉手。

肩膀上已經被切斷的長裙立刻就滑落下來,露出一大片雪白晶瑩的肌膚,連同胸前的光景,也時隱時現。

余寒瞪大雙目,呼吸也在這一刻急促了起來。

當下心中大驚,急忙平復了一下心情,暗道好險,此刻若是被發現,自己肯定是被當成偷窺狂了。

他努力不去看那少女的身體,同時心中也轉移了那一絲旖念:「這少女能夠孤身出現在這裡,只怕不簡單,而且受了傷,應該是和高手戰鬥過1

少女此刻的面孔,正朝向了余寒這邊,以至於胸口處那時隱時現的春光,全部都暴露在了余寒的視線中。

「非禮勿視1餘寒心中做著劇烈的思想掙扎。

少女似乎十分疲憊,四下查看了一番,然後就在余寒心神搖擺不定的時候,緩緩褪下了身上的長裙。

那一具完美無瑕的嬌軀,就那麼呈現在了他的面前。

雖然早就說要非禮勿視的,然而余寒的鼻間還是不爭氣的湧起一股熱流。

「真丟人1他一動也不敢動,生怕驚動了那少女,體內氣息也變得開始混亂了起來。

少女似乎鍾愛水藍色,新換的這套長裙依然是這個顏色,很快就遮住了讓余寒難以平靜的風光。

余寒渾身已經被汗水浸透,這短短的時刻似乎比之前與血戰那一場生死之戰還要讓他疲憊。

「嗡」

少女盤膝坐了下來,取出一些丹藥,吞服了下去,周身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光芒,開始運功療傷。

她的傷勢似乎很重,不多時直接進入到了入定的狀態。

余寒終於忍不住長長鬆了口氣,擦掉流淌下來的鼻血,暗暗叫苦。

「娘的,這次真的丟人丟大發了,如果這幅模樣被丁進和許飛看到,這兩個傢伙指不定會怎麼埋汰自己。」

「她的氣息,好像穩定了,我得趁此機會趕緊離開1

一念至此,余寒身形一動,就要從石洞中脫離出來。

只是,他的身形剛剛一動,丹田處忽然傳來一股劇烈的震蕩,真氣一滯,直接跌坐下來。

一股恐怖的氣息在體內劇烈的翻騰起來。

「是那鎮神玉符1餘寒雙目微眯。

原本鎮神玉符被體內的劍意星河鎮壓住,無法動彈分毫。

此刻,隨著自己心神的混亂,竟然再次想要掙脫星河的束縛。

「哪有那麼容易1見識過血戰施展這道恐怖的玉符,余寒對這道玉符更是勢在必得,只要將其煉化,自己將會再多一項殺手。

丹田綻放出一條條細密的紋理,再度交織成一片囚牢,將即將脫離開的玉符籠罩在了其中,與此同時,星河橫貫,狠狠的鎮壓住了鎮神玉符折射出來的光芒。

「煉化1大乾坤訣催動,太極光輪緩緩飛起,垂落下一道道真氣,與丹田的光芒交織在一起,全力煉化鎮神玉符。

鎮神玉符光芒大作,恐怖的力量升騰而出,竟是發動了最劇烈的抵抗。

「人都死了,留下這一縷神識,還想要翻天不成?給我鎮壓了1他心念一動,星河席捲,恐怖的劍氣化為驚濤駭浪,從鎮神玉符之上掠過。

那無匹強橫的劍意,直接鎮壓住了鎮神玉符反抗的光芒,將其一寸寸的壓制回了本體之內。

鎮神玉符,再次化為一枚小巧的玉簡,失去了所有光澤,懸浮在了丹田之中。

余寒的眉頭微微一皺,看著體內那安定下來的玉符,嘴角終於露出一絲笑容。

元神烙印化為一點梅花,飄落在了鎮神玉符的本體上。

只是一瞬間便融入了進去。

隨即,玉符化為一道光芒,從丹田內消失。

余寒緩緩攤開左手,上面出現了「鎮神」兩個古篆字,流淌著一種恐怖的封鎮氣息。

「這玉符,果然不簡單,這股力量甚至超越了御器環,絕對是一件不弱的底牌1

降服了鎮神玉符,余寒心情大好,目光再次朝向少女看去。

此刻少女身上散發出來的淡藍色光芒,讓山洞內的情況清晰可見。

「她的傷勢應該不輕,否則適才我煉化鎮神玉符時候的氣息,不會感覺不到,不過我若是此刻離開,估計她立刻就會發現1

因為之前自己在療傷的時候,也感覺到了少女的腳步聲,所以,偷偷離開的想法似乎行不通。

余寒直接否決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同時嘆息著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既然暫時無法離開,那便先修鍊一下大五行法印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