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四十章 殺生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殺生塘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感覺到背後傳來的恐怖劍氣,余寒猛地一咬牙,情況危機,少女鍥而不捨的殺機也讓他怒意橫生,如果不是修為與對方相差太多,絕對拚死一戰。

「眼下只有試一試,這生死塘,是否能真的斷生死了1他雙目微眯,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轉瞬間朝向生死塘撲了過去。

同時也正好避過了背後襲來那道劍氣!

少女的身形,出現在了生死塘旁邊,看著沖入到了生死塘內的余寒,美麗的眸子微微眯起。

「御器環1

余寒的頭頂,一道金環飛出,驀然放大數十倍,懸浮在半空中,將即將墜落在生死塘內的余寒托起。

「呼」眼看著下方那散發著血腥味的赤紅色泥沙,余寒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生死塘內,全部都是這種血紅色的泥沙,好像是血水混合著沙土形成,單單是氣息,便讓人有一種觸目驚心的感覺。

而且,即便御器環托著他的身體漸漸朝向上方漂浮,來自下方不斷翻騰的血腥氣,依然讓他有一種油然而生的恐懼。

「這氣息,竟然能夠對我的心神產生影響!好厲害1餘寒收攝了心神,雙目射出兩道劍芒,鋒銳無匹,暫時鎮壓住了搖曳的心神。

同時目光一滯,朝向站在岸邊那身穿水藍色長裙的少女看了一眼。

「姑娘,之前的事情,純屬誤會,不過追殺了我這麼久,氣也該消了,此事就此作罷如何?」余寒微微道。

兩人之間實在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這般要死要活的,也沒有那個必要。

少女靜靜的注視著余寒,秀美的容顏不帶絲毫表情,終於淡淡開口:「你做夢1

話音落,她身形如電,既然如同餘寒一般,從岸邊朝向殺生塘俯衝過來。

「你瘋了1餘寒臉色一變,自己有御器環守護,上品寶器的威能,可以守護住自己暫時安全。

然而這少女膽子也太大了!

少女眼中殺機閃爍,長劍凌空劃出一道劍氣,鋒銳之極,凌空朝向余寒的頭頂劈落下來。

「真是瘋子1餘寒再次說了一句,腳下御器環光芒閃爍,就要帶著他飛離此處。

然而就在這一刻,異變陡升!

原本翻騰的殺生塘,無邊無際的血紅色泥沙忽然翻滾了起來。

帶動周圍的空間,都發生了劇烈的扭曲,血腥氣直接化為一種妖異的紅色氣息,瞬間便將兩人包裹在了其中。

少女臉色一變,黛眉微皺,長劍激蕩出來的那道劍氣,一瞬間轟然破碎了。

而她身形的俯衝之勢卻沒有停止,和身朝向余寒撞了過去。

不僅如此,更加讓少女驚訝的是,體內的真氣,竟然被一股恐怖的能量徹底封印住,竟然無法施展出分毫!

出現這種情況的不僅僅是她一人,站在御器環上面的余寒也一樣。

他腳下的御器環,光芒開始黯淡,身體也一寸寸的朝向下方移動!

「完了1餘寒臉色蒼白,看著同樣被壓制了體內真氣,正朝向自己撲過來的少女,他心中更是苦不堪言。

只是來得及收回了御器環!

然後,兩道身影在半空中撞在了一起,齊齊跌落到了殺生塘那無邊的血紅色泥沙之中。

「死1即便修為被壓制,跌入到血泥之中的少女依然揮舞著長劍朝向余寒刺殺過來!

「夠了1修為被封印,兩人處在了同一起跑線上,所以他一巴掌拍落了少女手中的長劍,一面怒道:「你還有完沒完?」

少女一身長裙已經盡數被血泥沾染,一頭秀髮飄散在了血泥之中,狼狽之極。

余寒也好不到哪裡去,一身白衣更是顯得慘不忍睹,目光卻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少女,帶著幾分怒意。

少女分毫不讓的與之相對,血泥並不深,只是浸沒到了胸口的位置,不過這也阻止住了兩人的身形。

他們相距不過兩三米距離,還是撞在一起后,因為少女試圖攻擊余寒,被余寒摔到一旁的。

「你不死,就沒完1說完這句話之後,少女艱難的朝向前方行進,長劍再次朝向余寒砍了過去。

「真是服了你了1餘寒無奈,雖然此刻殺生塘並沒有朝向兩人降臨下來那傳說中恐怖的攻擊。

但卻並不證明,這裡就不存在危險。

所以余寒將更多的精力放在了防範殺生塘上面,只是沒想到,這少女如此沒有大局觀。

如此的話,那就只能想先將她制服了!

余寒和身朝著少女撲了過去!

兩道身影,就那麼糾纏在了一起,拼殺的場面,是在慘不忍睹。

失去了真氣修為,兩人就像是市井流氓的打架一般,身體扭打在了一處,少女的長劍,早在第一時間被余寒奪下,丟到了遠處。

「啪1少女一巴掌朝向余寒臉上拍去!

余寒一把抓住了那沾滿了血泥的皓腕,猛地一帶,直接將少女拉到了自己身旁!

「我看你服不服1他反手將少女抱住,看著近在咫尺的嬌艷容顏,咬牙切齒的說道。

少女倔強的眼神帶著幾分殺意,張口咬在了余寒的胸口。

「你屬狗的!還咬人」一隻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想要讓她鬆口。

誰知道少女這一口咬得還真是用出了渾身力氣,任憑余寒怎麼掙扎,也無法動彈分毫!

「我還不相信了1感覺到胸口傳來鑽心般的疼痛,若是再不制止她,這塊肉基本上就報廢了!

情急之下,余寒雙手直接按在了對面那兩團柔軟之上。

「手感不錯1

這一刻,余寒愣住了,少女也愣住了!

然後,余寒的手,下意識的捏了兩下。

少女咬住余寒的玉口終於鬆開,沾滿了血泥的臉頰一瞬間滾燙!

「我不是故意的,是你非要不鬆口的1餘寒急忙鬆開了手,轉身就要逃走。

然而就在這時,少女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明亮的淡藍色光芒。

那是一種毀滅的力量。

剛一出現,便讓余寒感覺到了一股發自內心的冰冷!

少女的頭頂,竟然有一把小巧的透明短劍懸浮而出,綻放出來無窮無盡的冰寒之氣。

余寒臉色大變,這少女,到底是什麼來歷?

連大乾坤訣的真氣,都被這殺生塘的力量鎮壓住了,她竟然還能夠催動自身的秘寶。

這把劍,到底是什麼品級,單單是這股氣息,便讓人不寒而慄!

與此同時,他的左手,忽然傳來一道暖流!

「鎮神玉符1餘寒心中一動。果然,掌心那兩個古篆體似乎感覺到了對面那股氣息,變得明亮之極!

「鎮壓1想也不想,余寒直接催動鎮神玉符,朝向少女的頭頂罩落。

那把劍,似乎被封印住了一部分力量,少女此刻,正在將其解封,饒是如此,這股力量依然不可小窺。

如果任由她解開封印,下一刻自己絕對抵擋不祝

所以余寒直接催動鎮神玉符,想要將其封鎮祝

「鎮神」兩個古字不斷流淌著古的封印氣息,將少女和她頭頂的劍氣籠罩在了一處!

那把劍,同樣不甘示弱,綻放出一道道冰寒之氣,接連將鎮神玉符的封印之力震散!

兩股恐怖絕倫的力量,將周圍的血紅色氣息,都撕裂了開來。

「轟隆鹵恐怖的光芒翻騰不休,兩人周圍的血泥,一瞬間沸騰了起來。

恐怖的嗜血氣息化為一道道血紅色的氣浪,接連朝向兩人撞擊了過來。

余寒眉頭一皺:「不好,定然是我們兩個催動寶器的這一擊,引動了殺生塘內的殺機,這一次,怕是真的在劫難逃了1

他看著少女一眼,發現少女的臉上並沒有多少驚恐,反而更多的則是幾分說不出的淡然,那淡然中,還帶著幾分解脫。

「她似乎,有些不太一樣1餘寒心中暗道,少女此刻的表現,讓他心裡莫名的一顫。

「呼」原本平靜的殺生塘,無邊無際的血泥像是沸騰的海浪一般高高捲起,狠狠朝向兩人拍擊了過來。

少女收回了長劍,化為一道光芒,沒入到了頭頂百會穴之中。

失去了那把神劍的抵抗。

鎮神玉符的力量直接印在了少女的嬌軀之上,將她封印住,無法動彈分毫。

余寒一怔,不明白少女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選擇了放棄抵抗,眉頭緊緊皺起。

「殺不掉你,那便一起死吧1少女冰冷的聲音傳來!

「可是,我還不想死,所以,那就一起活著吧1少女忽然感覺到,嬌軀被一隻有力的臂膀緊緊摟住,然後跌落到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余寒右手緊緊抱住少女,左手將唯一能夠在這裡催動的鎮神玉符催動到了極致。

可怕的力量化為一道光罩,將兩人籠罩在了其中,試圖抵擋住那覆蓋下來的血泥。

然而一切都是虛無。

殺生塘的力量,在兩人催動了太古神兵的那一刻,已經被徹底激發。

漫天血泥籠罩下來,將兩人整個都埋沒了進去。

與此同時,地面劇烈的顫抖起來,好像要破碎了一般。

而在血泥包裹之中的兩人頭頂,鎮神玉符的光罩守護漸漸暗淡,並且出現了一道道細密的龜裂紋理,如此繼續下去,只怕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周圍的景象盡數消失,只剩下漫天無邊無際的血紅。

加上腳下不斷傳遞過來的震蕩,余寒的心,終於沉了下去。

「轟鹵一聲震天巨響傳來。

兩人腳下堅硬的塘底,竟然突兀的破碎了。

余寒臉色一變,腳下的虛浮,讓鎮神玉符強自支撐的光罩轟然破碎。

然後,兩人的身體,直接被那破碎后,塘底傳來的恐怖漩渦吞沒!

一瞬間,風平浪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