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四十一章 被淹沒的古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 被淹沒的古城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十萬大山,一名講武堂長老伸手從地下拾起一塊黑色的碎片,眉頭漸漸皺起:「天機亂?」

「這裡似乎經歷過一場戰鬥,只是並不劇烈,應該沒有堅持多久的時間就結束了1長老旁邊,一名身穿藍色長袍的少年微微道。

「余寒是朝著這個方向逃走的,雖然有可能改變路線,但我和他有過約定,大方嚮應該不會變。」東方靖康眼中閃過一絲急色。

從他找來長老和幾名師兄之後,這已經是尋找余寒的第五天了,可依然沒有任何蹤跡。

「那個余寒,可擁有天機亂?」長老忽然回頭看向東方靖康。

「天機亂?」藍衣少年聞言卻忍不住嘿然笑道:「那可不是一般的東西,被整個洪荒封禁了多年的凶兵1

長老將手中的碎片舉到面前,朝著眾人說道:「這是天機亂的碎片,這場戰鬥,應該在使用天機亂之後,便結束了。」

東方靖康眉頭一皺,忽然想到余寒背後那被布袋包裹住,卻一直都不曾離開過身體的長條盒子,心中忍不住一動:「余寒,可能真的有天機亂。」

「如果他最後施展出了天機亂,死的那個一定是血怒1長老作出了結論。

東方靖康也暗自鬆了口氣,畢竟這一次來此狩獵嗜血小隊,是自己非要請求余寒組隊的,若是余寒有什麼三長兩短,自己難辭其咎。

好在長老的話,讓他心中稍微放鬆了一些。

「長老、師兄,這裡有一具屍體1一名弟子驚呼的聲音,讓眾人不禁投去的目光。

然後,幾名弟子伸手把一具千瘡百孔的屍體從地面拉了起來。

目光落在這具屍體上,東方靖康的眼中終於露出一絲神采:「是血怒,余寒真的殺了他1

「有天機亂在手,余寒的確有擊殺他的實力,然而他自己,應該也被天機亂的反震之力震傷了1長老微微道。

藍衣少年目光掃了地上的那具屍體一眼,嘴角微微一瞥:「可惜了柳家的懸賞,又少了一份。」

東方靖康雙目微眯,看了藍衣少年一眼,輕哼道:「桓玄師兄,此刻關心的方向似乎有一些欠妥當。」

藍衣少年桓玄咧嘴一笑,帶著幾分譏諷的看著東方靖康:「東方靖康,還有一個多月,就要大比了,到時候,你會晉陞到內門弟子,還是不要被這些無所謂的事情牽絆住了心神1

「區區一個武魄中期的外門弟子罷了,我們如此勞心費力的尋找這麼久,對他來說,已經是無上的榮耀了。」

他的目光漸漸變得嚴厲了起來:「人,是需要向前看的,若是做不到這一點,即便進入內院,你的成就,只怕僅限於此。」

東方靖康臉色陰沉了下來:「既然如此,就不勞煩桓玄師兄了1

「我自然是不會繼續陪你們在這裡浪費時間1桓玄笑道。

「好了1長老的聲音終於傳來:「靖康,你也不必繼續等下去了,我們已經找尋了五天,那個余寒,很有可能藏了起來,距離大比的時間沒有多久,你現在最重要的是修鍊,所以必須立刻返回講武堂1

「不行1東方靖康目光閃爍道:「我答應過他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長老可以帶著諸位師兄弟們先行離開,既然血怒已死,危險也就解除了,弟子自行尋找便是了。」

「唉」長老終於忍不住嘆了口氣。

出手如電,一掌砍在了東方靖康的脖頸間。

東方靖康瞪大雙目,意識漸漸模糊。

「帶他離開1長老大袖一揮,先行朝向來路退了回去。

桓玄再次看了一眼,地面上血怒的屍體,搖了搖頭:「真是可惜了」

殺生塘,已經恢復了以往的平靜,血泥上平滑如鏡,看不出到底有什麼地方存在著讓人心悸的氣息。

「真疼」余寒終於清醒了過來,只覺四肢百骸一陣酸痛,忍不住齜牙咧嘴。

然而卻笑了:「我竟然還活著1

看了不遠處,沾染了一身血泥的狼狽少女,此刻依然安詳的躺在那裡,似乎還沒有醒過來的意思,不禁微微搖了搖頭,目光朝向四周打量了過去。

周圍,到處都是斷壁殘垣,充斥著一種古樸而又悲涼的氣息。

「這裡曾經應該是一座古城,可是怎麼會在殺生塘的下面?」余寒暗暗疑惑。

那些斷壁殘垣上面,出現了深淺不一的痕,顯然曾經經歷過一場毀滅般的戰鬥。

余寒強忍著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酸痛的手臂。

抬頭看了一眼灰暗的天穹,眉頭微微皺起:「這裡好像是被封印住了,陣法的氣息太厲害,這道紋,只怕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數字。」

他掃了一眼地上的少女:「應該是我們兩個同時催動太古神器,引動了這裡的封印,從而被吸入了進來1

隨後,他的嘴角勾起一絲苦笑。

可是,怎麼出去啊!

「咦?我的修為恢復了1

余寒的體內,大乾坤訣凝聚而成的太極光輪開始轉動起來,一道道精純的真氣緩緩流動。

這讓他心中一喜,此刻進入這片未知的空間,也不知道是福是禍,然而修為回歸,總算是多了幾分底氣。

「對了1他幾步走到了少女的身旁,左手的鎮神玉符亮了起來,催動封印之力,輕輕印在了少女的肩頭。

這少女的修為,最差也是清微中期,自己尚且能夠恢復修為,她也一定會恢復。

如此的話,一旦她清醒過來要追殺自己,到時候自己又將陷入到了危機之中。

鎮神玉符的力量,形成一道光線,注入到了少女的體內。

「呼」

少女忽然在此刻清醒了過來,一雙美眸落在了對面余寒的身上。

此刻兩人近在咫尺。

余寒的一隻手還搭在她的肩膀上,這種情況,著實有些會讓人誤會。

「你找死1少女冷哼一聲,一掌拍在了余寒的胸口。

感覺到胸口那一掌拍落的力度,余寒心中一松:「還好有先見之明,封印了她的修為,否則的話,這一掌真夠受的。」

這小妮子,下手真是狠埃

少女也發現了這一掌似乎有些不太對勁,皺眉看了看自己手掌,美眸閃過一絲寒意,看向了余寒。

「你不用那麼看著我,我沒想對你怎樣,封印了你的修為,只為自保,同時也讓你冷靜一下。」他伸手指了指周圍。

然後繼續說道:「我們被困住了,這座殘破的古城被封印,無法離開。」

少女收回了目光,同樣也是四下看了一眼,目光變得猶豫了幾分。

她的眉頭漸漸皺起,顯然也看出了此刻所處的情況。

「能不能走,如果能走,就到處看一看,找一找出去的方法1餘寒開口道,少女不蠢,自然知道此刻要怎樣選擇。

果然,少女點了點頭,掙扎著要站起來。

此刻的她恢復了以往的冷靜,同時也能夠清晰的做出最好的選擇,所以沒有多說什麼,顫巍巍的站起身來。

她的情況,也不比余寒好到哪裡去。

牽動身上的疼痛,黛眉緊緊蹙起,俏臉也是一陣蒼白。

余寒這才發現,她右腳腳踝已經高高腫起,似乎扭到了,加上被自己封印了修為,無法催動真氣療傷,只能強忍著站在那裡。

「唉1

余寒嘆了口氣,然後俯下身子搖頭道:「上來吧1

「不必1少女堅搖頭,也不理會余寒,自顧一瘸一拐的朝向前方走去。

「真倔啊1餘寒無奈苦笑。

少女的腳腕痛的很厲害,每走一步,都咬緊了牙關,額頭上開始滲出點點汗珠。

然而下一刻,身體忽然一輕,已經被余寒攔腰抱了起來。

「你放開我1少女倔強的開口,眼中有隱約的水霧閃現。

「我沒想占你便宜,只是以你這速度,我們不知道要走到什麼時候1餘寒微微開口,也不再理會少女殺人般的目光,朝向前方走去。

古城十分寬闊,一眼望不到邊際的那種。

滿眼都是碎裂的城牆,還有倒塌了滿地的民房。

「這裡好奇怪,處處都有一種悲愴的氣息,不知道,到底經歷過什麼1餘寒像是自言自語,微微開口。

「是太古戰亂時期的城池1這是少女第一次以這種語氣開口。

她的聲音很好聽,卻有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寒意。

「你清楚?」余寒問道。

少女點了點頭:「太古時期戰亂不斷,那個時候洪荒七州還未一統,彼此之間征伐不休,每一次血戰,都會有無數人隕落。」

這一點,作為世家出身的余寒也清楚,不過他沒有插口,少女來歷不凡,她知道的東西,肯定比自己更詳細一些。

少女沒有去看余寒,自顧說道:「後來,荒帝一統洪荒,開闢出了中州,統領其他七州,這片洪荒,才安定下來。」

「然而那個時候,有很多野心之輩,妄圖顛覆荒帝的統治。」

「所以他們以自己勢力的城池為根本,向著荒帝發動了討伐之戰。」

「荒帝震怒,派出手下第一強者白起,率領大軍前往鎮壓1

「殺神白起1餘寒的眉頭終於皺起。

少女點頭道:「不錯,有了白起出手,那幾座發兵的城池,全部都被毀滅了,雞犬不留1

「所以也成就了白起殺神的名號1

「你的意思是,這座城池,很可能便是當初被白起屠滅的那幾座城池之一?」

余寒瞬間明白了過來,然後腦海里忽然出現了一個名字,忍不住脫口道:「燕州平城?」。

少女沒有繼續回答余寒的話,目光看向了遠處。

忽然伸出春蔥般的玉指,指向了那裡:「那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