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四十四章 八卦靈輪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 八卦靈輪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因為年代太過久遠,無法承載陣法的力量了嗎?」余寒的臉上掠過一絲蒼白。

子魚輕輕搖頭,滾滾紅色的浪潮越來越近,所過之處,一片披靡。

她看了一眼依然盯著丹爐若有所思的余寒,眼中的冰寒,似乎淡了一些。

「不對1餘寒忽然開口。

然後,他掌指划動,一條條道紋繼續構建,在面前不斷的排列組合。

「是我錯了,我原本以為,是這象徵著八卦方位的力量,相互之間因為殘破而無法結合在一起,現在看來,並非如此1

「是我走入了一個誤區,真正殘破的,並不是整個八卦,而是這坤位1

「之前的做法,是畫蛇添足了,那麼現在,八卦靈輪陣,開啟吧1

最後一句話說完,他面前的那道陣法紋理終於構建完成,再次注入到了面前的八卦圖案之中。

「嗡」

丹爐劇烈的顫抖,黯淡破損的爐身綻放出億萬道金色光芒。

與此同時,整座古樓轟然點亮,好像是茫茫大海之中的一盞明燈!

古樓的上方,出現一尊巨大的八卦圖案,八位齊全,相互補足,傳承自太古的八卦靈輪陣,終於在這一刻釋放出了可怕的力量。

巨大的八卦圖案,形成一面飛速旋轉的光輪,迎上了那片襲殺過來的血海!

金芒狂涌,血浪翻騰!

兩股不同的力量不斷的對撞、消弭,誰也無法佔到絲毫的便宜。

余寒長長舒出一口氣,轉頭看向子魚,露出一絲油然的笑容:「好在沒有讓你失望1

「我從未期望過1子魚淡淡的說了一句,轉身朝向一側走去。

「子魚學姐,不是我說你,你這樣做」余寒實在忍不住想要幫她理順一下人生觀。

然而還未說完,又被子魚打斷了。

「你看那裡1子魚指著角落裡相互依偎的兩具骸骨說道。

余寒無奈的將一肚子話都憋了回去,咬牙切齒的走到了子魚旁邊。

角落裡,兩具骸骨相互依偎在一起,從體型上能夠明顯看出,骸骨的主人是一男一女,而且應該是情侶關係。

不過終究還是沒有敵得過那場覆滅的戰鬥,雙雙隕落在了這裡。

男子骸骨的手裡,握著一隻玉**。

「得罪了1餘寒上前兩步,想要將那隻玉**取下。

此處是丹室,那麼男子手裡的玉**,很有可能是太古時期流傳下來的靈丹,在眼下這種情況中,有任何機會,都不能放棄。

儘管這樣做,讓他心裡也有些難受,可為了活著,唯有如此!

「別動他們1子魚的聲音,讓余寒即將碰觸到那枚玉**的手停止了下來。

「逝者已逝,不要打擾他們了1子魚繼續說道。

余寒終究還是嘆了口氣,微微搖了搖頭,朝向子魚說道:「可是我們還要活著啊1

「再想其他的方法吧1子魚很固執。

「叮」

清脆聲音響起,似乎聽到了兩人之間的對話,男子手心握住的玉**,忽然掉落在地,滾到了余寒的腳下。

余寒一怔,子魚也是一怔。

「多謝兩位前輩饋贈1餘寒躬身重重的行了一禮,脊背卻生出了一絲寒意。

這種情況,實在是有些讓人毛骨悚然。

他彎腰拾起玉**,輕輕打開,一股濃郁的葯香傳入鼻孔之間,只覺神清氣爽,瑞氣蒸騰!

「只有半顆1

看著躺在掌心的那枚丹藥,余寒忍不住有些苦澀。

丹藥斷口齊整,顯然是被切開的。

「這半顆丹藥背後,或許還隱藏著一個凄美的故事1餘寒若有所思。

子魚沒有回答他的話,目光卻朝向其他的地方打量了過去。

「血菇?」子魚驚訝聲音,讓余寒收攝了心神,目光再次隨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距離這具骸骨不遠處,有一朵赤紅色的蘑菇,只有不足一寸高度!

嫣紅的莖,嫣紅的傘蓋!

頗有一種嬌艷欲滴的美。

這是血菇,天地靈物之一,品級還在血雲芝之上,是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寶。

只是,血菇的生長條件,似乎比血雲芝更加艱難。

它踏血而生,需要無數血液精華的能量,才能夠孕育出一株。

此刻面前的這株,在整個燕州,都是不多見的。

「如果有了這株血菇,我的大乾坤訣能夠穩穩進入到人階上品1餘寒暗自感嘆。

不過看到子魚目光中的點點熱切,想來這株血菇對她也十分具有吸引力。

「你也想要?」子魚轉頭看向余寒,目光冰寒。

余寒揮了揮手中的半顆丹藥笑道:「我有自知之明,不貪心。」

「哼1子魚冷哼一聲,警告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余寒不由得苦笑連連,看著子魚漸漸俯下身子,伸手朝向那朵血菇摘落下去。

然而就在這時,余寒瞳孔猛地一縮,因為就在子魚的背後,出現了一道身影。

他就那麼突兀的出現,然後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子魚。

「呼」余寒腳下狠狠一踏地面,飛身朝向子魚撲了過去。

同時,劍鏘然出鞘!

「太沖1

劍揮出,灑落一大片劍芒,可怕的劍意不斷流轉,朝向那道身影籠罩過去!

雖然無法判斷出是敵是友,然而這道忽然出現的身影,卻帶著一絲不正常的味道,所以他只能出手。

余寒的動作,讓心存戒備的子魚眉頭一皺,玉手飛快的將血菇採下,收入到了乾坤袋中。

同時,反手激射出一道劍氣,目標赫然指向了余寒!

那道身影手臂只是輕輕一揮,余寒那滾滾劍氣便全部潰散了!

與此同時,子魚目光閃爍。

這一劍刺出,方才發現了余寒的意圖,竟然不是朝向自己攻擊。

而同時也看到了站在自己背後的那道身影。

子魚心中莫名的一緊,全力控制著手腕輕輕揚起。

不過還是晚了一步,劍氣挑中余寒的肩頭,將一大塊血肉直接挑飛!

鮮血飛濺,立刻沁透了余寒的白衣,觸目驚心!

子魚怔怔的站在那裡,一時間竟是愣住了。

然後任由著余寒的手臂緊緊摟住自己的纖腰,朝向旁邊滾落!

「我好心救你,你卻差點殺了我1餘寒略帶委屈的聲音傳來。

子魚的目光帶著幾分複雜之色,轉頭看向了那道突兀出現的身影。

那身影在破開了余寒那一劍之後,便一直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兩人,一動不動。

「你是何人?」余寒真氣流轉,受傷的肩膀立刻停止了流血,不過依然傳來陣陣刺痛。

那人沒有回答,目光終於從他們身上避開,然後打量了四周一眼,臉色越發的凝重了起來。

然後,他看到了對面那滾滾激蕩過來的血海,以及與之對抗的八卦靈輪陣。

「是你催動了八卦靈輪陣?」他第一次開口,聲音沙啞低沉,讓人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余寒點了點頭:「前輩您是」

「沒想到,已經過去這麼久了1那人打量了一下自己周身,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時過境遷,該逝去的,還是逝去了1

他緩緩走到了兩具骸骨的旁邊,輕輕蹲了下去。

「連肉身都化為了塵土,這執念,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他的手,輕輕撫摸著女子的骸骨,一股悲愴的情緒油然而生。

「當初說好,這丹藥一人一半,我們一起活著,一起死去的,你卻偏偏把自己的那一半也留給了我,只是可惜,沒有你,我豈會獨活?」

余寒與子魚相視一眼,誰也沒有開口,目光一觸即分,然後各自轉過頭去。

「散了吧,一切都是過眼雲煙,好在我們還是在一起呢,不是嗎?」他終於站起身來。

轉頭看像了余寒。

伸手指向他手裡的那半顆丹藥道:「不要辜負了它,那半顆丹藥,是她留給我活下去的希望1

「前輩」

那人揮了揮手,制止住了余寒發問,自顧說道:「我不過是一縷執念罷了,早該逝去的。」

「晚輩並不知道,這半顆丹藥,對前輩竟然如此重要,如此的話,晚輩決計不會將其取來1餘寒微微道。

「那是我給你的,人都死了,留下它又有什麼用?你們得到了古城意志的認可,給你,也不算是浪費1

「這裡,怎麼離開?」子魚忽然開口問道。

那人的目光,落在前方滾滾血海之上,嘆息道:「即便過去了這麼多年,他們竟然還是陰魂不散啊1

「這裡已經被封印了,想要離開,只有去神壇1他繼續說道。

「神壇?余寒與子魚同時眉頭緊皺。」

那人猛地回頭,緩緩伸出食指,點在了余寒的眉心!

子魚握緊了拳頭,眼中的殺機一閃即逝。

「八卦靈輪陣雖然被你激活,卻發揮不出原有的力量,你是一名陣師,也正好,別讓他失傳了1

余寒渾身巨震,順著對方手指傳入腦海之間的,赫然正是八卦靈輪陣完整的陣圖。

「前輩,多謝1

余寒由衷道,沒有推辭和拒絕。

那人淡淡一笑,目光卻多了幾分讚許。

「有了白起的意志,這座陣法抵擋不住血海,早晚會被擊潰,你們現在就離開吧,前往神壇!只有那裡或許才有一線生機1

那人伸手指了一個方向,微微開口。

說完,他轉身看向了將八卦靈輪陣逐漸壓制的血海,戰意從體內飆升。

「我們走吧1餘寒自然的拉起子魚,然而她沒有拒絕。

「既然你已經殺到了,當年那一戰,今日便繼續延續下去吧1

兩人沒有回頭,風馳電掣,身後似乎傳來一道悲愴的戰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