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四十六章 血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 血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滋」好像是燒紅的鐵塊投入水中一樣。

鎮神玉符釋放出來的光芒,在接觸到那顆眼球的瞬間,發出一陣劇烈的灼燒。

刻滿道紋的眼球不斷冒出白眼,想要脫離開鎮神玉符的籠罩,然而卻被那道光芒死死的鎮壓住,無法動彈分毫。

「鎮神玉符,果然是鎮壓道紋的神物,可以直接封印心神,看來這才是它最主要的能力1餘寒心中一動,對鎮神玉符愈發的了解起來。

那枚眼球左突右支,不斷的被鎮神玉符煉化,並不安分!

「給我煉化了吧1餘寒咬牙堅持住,催動鎮神玉符的力量,消磨著眼球。

失去了眼球的支撐,缺少了一條臂膀的石人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再無法進行攻擊,這也給余寒減輕了不小的壓力。

余寒清楚,這或許是自己唯一的機會。

子魚的傷勢不知道怎麼樣了,清微後期強者的全力一擊,絕對不是那麼容易抵擋的。

但是此刻他已經無暇顧及,如果被這枚眼球逃走,那麼憑他和已經重傷的子魚,將會一敗塗地!

「嗡」被困在鎮神玉符下面的那枚眼球,忽然間光芒大作,瘋狂的顫抖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暴虐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激蕩了開來。

只是一個瞬間,鎮神玉符的力量便被撕碎了!

余寒臉色大變,瞳孔猛地收縮,一朵絢麗的煙花在眼前炸裂。

這枚眼球,在無法躲避開余寒的鎮壓之後,竟然選擇了自爆。

隨著巨大的爆炸之聲響起,可怕的力量直接將余寒淹沒在了其中。

「余寒」子魚嘴角依然掛著嫣紅的血跡,冰冷的眸子乍現出一抹柔和,口中喃喃道。

余寒渾身上下,都被一股暴虐的力量牽扯著,即將被撕碎。

然而就在這時,他眉心處,那道隱沒在體內的印記浮現而出。

嫣紅的印記,一瞬間光芒大盛,竟是化為一道光罩,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

隨後,穿透了那股爆炸力量的阻隔,朝向地面墜落下去。

余寒張口噴出大口大口的鮮血,渾身一陣酸痛:「這一次,還真是危險啊1

好在那枚印記還有這等守護的作用,否則的話,自己絕對難逃一劫。

「噗通」他的身體,直接跌落在了子魚的旁邊,然後朝向子魚揮了揮手:「子魚學姐,還真是同病相憐啊1

子魚輕輕哼了一聲,別過頭去。

「不過,還有三尊石像呢,我們兩個,似乎不太樂觀1餘寒只能轉移了話題。

子魚這種冷淡的態度已經讓他習慣了,所以並不覺得如何。

聽到余寒的話,子魚黛眉微微皺起,目光有些掙扎。

余寒知道,她的體內,封印著一把可怕的長劍,在封印還未完全解開的時候,便可以抗衡鎮神玉符。

這把劍的品級,絕對達到了恐怖的層次。

所以見到子魚此刻的目光,他心中便有所猜測,子魚或許要動用自己的底牌了。

然而,就在兩人各有所思之際。

原本平靜的祭壇,忽然有隱約的光芒閃爍,祭壇的最頂端,有一道光束衝天飛起,一直朝向天穹之上射出。

天穹似乎都被破開了一般,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孔洞。

有無數道血紅色的光芒從那孔洞之中流淌下來,形成一道血色光芒,從九天之上蜿蜒而下,直接沒入到了被兩人擊潰的石人頭頂。

然後,在兩人驚訝而又苦澀的目光中,石人掉落在地上的手臂猛地飛起,伴隨著一陣嚓嚓清脆的聲響,竟然再次接續在了身體上。

而失去了那枚眼球的右眼,也同樣被血色光芒充斥!

「我靠,不會吧1餘寒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血色光芒漸漸散去,那尊石人被擊碎的右眼,竟然回復如初龐大的身軀晃動了兩下,渾身精芒閃爍。

「這似乎不太合乎規矩啊1餘寒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著。

兩人拼著重傷才幹掉了一尊石人,可是人家頃刻間便再次恢復了過來,這完全就是要將他們抹殺在此處的節奏埃

只不過,石人恢復之後,並未朝向兩人攻擊,而是退回到了之前所處的位置,與其他三尊石像一起,光芒漸漸暗淡了下去。

再次化為普通的石像,連氣息也消散了。

余寒與子魚相視一眼,紛紛鬆了口氣。

祭壇上面的光芒,還在持續連同著天穹,然後隨著石人歸位,漸漸縮回。

一隻金黃色的酒樽,出現在了那裡。

與此同時,一股濃濃的香氣傳來,酒樽微微傾斜,裡面似乎有一抹七彩霞光閃爍的液體緩緩流淌。

「賜神液1清朗的聲音在兩人耳旁響起。

「這是打敗石人的獎勵!能夠在這裡出現,絕對不是凡品1餘寒直接取出從丹室得到的那枚玉**,將裡面的丹藥倒了出來!

身形閃爍,因為隨著酒樽的傾斜,有一滴晶瑩的液體,滴落下來。

好像是一抹七彩琉璃的折射,這一滴液體,閃爍著七彩光芒,一股精純的靈氣瀰漫而出。

這一次,連子魚也忍不住側目起來。

余寒手臂一動,那滴液體準確的落入到了白玉**中。

然後抬頭看向酒樽,嘿嘿笑道:「看在我們費了這麼大力氣的份兒上,再來一滴1

「刷1

酒樽似乎聽懂了余寒的話一般,又有一滴晶瑩的七彩液體滴落下來。

「我先幫你收著,一會兒再給你1餘寒轉頭看向沒有走過來的子魚說道。

子魚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口中輕哼了一聲。

兩滴神液被收取之後,酒樽終於不再繼續賜下神液,緩緩立直,然後沉沒到了祭壇之中。

「好厲害的神液,不知道是什麼神物煉製而成,竟然比那半顆丹藥蘊含的能量還要多得多1餘寒忍不住心神震顫。

同時也有些期待,自己此刻的情況最需要的就是這種天材地寶。

體內無論是大乾坤訣還是自己的修為,都需要煉化天材地寶來提升品級,所以這一次哪怕九死一生,這些收穫也值得了!

「我們上祭壇,離開的路,應該就在祭壇上面1餘寒一面朝向子魚走去,一面開口說道。

「小心」子魚的驚呼聲忽然傳來。

余寒臉色驀然大變,反手一掌拍出。「御器環1

他直接催動了上品寶器,因為來自背後的那股力量,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蓬」

御器環悲鳴一聲,倒飛而回。

余寒也朝後跌退而出,嘴角有一絲血跡沁出。

「上品寶器?怪不得能夠接下我的一擊,真是厲害啊1一道血色身影出現在了祭壇上方。

余寒雙目微眯,對方此刻所釋放出來的這股氣息,他十分熟悉,赫然正與之前擊殺的血戰和血怒一般無二。

「是嗜血小隊的成員?」他的眉頭緊緊皺起。

子魚此刻目光中閃過一道冰寒,森冷的殺機在她體內沸騰,連旁邊的余寒都感覺到了徹骨的寒意。

「血殺1她道出了這道血影的來歷。

「子魚,又見面了1血殺嘿然笑道:「上一次我們交手了數百回合,不分勝負呢1

嗜血小隊中排名第三的血殺,清微中期的修為。

余寒目光閃爍,看來第一次遇到子魚時,她身上的傷勢,便是拜這血殺所賜。

只是不知道,他是如何進入到這裡的。

「你們還真是厲害啊1血殺自顧的說道:「那尊石人,險些將我擊殺了,好不容易才躲到了這裡,重新恢復過來,沒想到,你們兩個竟然把它解決了1

「那神液可不簡單啊,只是你們兩個,似乎無命享受了1

余寒心中暗道不好,此刻子魚身上的傷勢還未痊癒,如此狀態之下,只怕不是血殺的對手。

子魚卻是踏前一步擋在了余寒的身前,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血殺:「手下敗將1

「你很快就知道,誰才是手下敗將了1血殺淡笑,然後朝向一側笑道:「晨鐘,這個小子是武魄中期,就交給你吧1

隨即,一道清朗的笑聲響起,祭壇的另一側,又有一名黑衣少年站起身來。

目光似乎穿透了虛空,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底牌倒是不少,只是可惜,實力太弱了!勉強,殺一殺也好1晨鐘不屑的看向余寒。

狂妄嗎?

余寒卻笑了,論到狂妄,似乎他差了許多啊!

所以他很無辜的看向了晨鐘:「實力的確有點弱,不過殺你,足夠了1

然後玩味一般的看向了晨鐘:「你是自己下來?還是我上去?」

「膽子不那就如你所願吧1晨鐘淡淡一笑,身形從十米祭壇之上俯衝而下,一拳轟出,光芒搖曳,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

「烈陽拳1

拳風帶動之下,一股恐怖的熱浪翻騰而出,化為一片赤紅色的火海,要將余寒吞沒。

「馬馬虎虎,還值得一看1餘寒搖頭嘆息。

同時,劍刺出!

「太沖1

劍氣肆虐,滾滾激蕩之間,與烈陽拳相互交融到了一處!

看著戰在一處的兩人,血殺也從祭壇上跳躍下來,落在了子魚的面前。

「看戲看夠了嗎?如果看夠了,我們也開始吧1他口中淡淡說道。

「鏘」回答他的,是一道冰冷的劍芒。

穿透了虛空,當頭斬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