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四十七章 又見摘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又見摘魄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還是那麼果斷啊1血殺淡淡一笑,指尖輕彈,光芒蓬然爆發,兩隻拳頭,全部都包裹在一團血紅色的光芒之中。

「我倒是,重傷之下的你,還能堅持多久1他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沒有著急與子魚硬拼,拳芒鋪張開一片區域,將子魚籠罩在了其中。

兩人的戰鬥,因為血殺的故意拖延,一時間陷入到了焦灼狀態。

子魚很清楚自己此刻的狀態,若是這般僵持下去,最後敗亡的絕對是自己。

然而卻沒有辦法,這個血殺實在是太狡猾了。

當初她接下了誅殺嗜血小隊的任務,一路追殺血殺,兩人經歷了大大小小十餘次的戰鬥。

單純從實力來看,血殺比起自己略遜一籌。

可是每一次他都能夠從容逃脫,反而在最後一次交手時,突施詭計偷襲自己。

以至於受了不輕的傷勢,逃到了石洞內,也就有了後來見到余寒的一幕幕。

如今他鐵了心要耗盡自己的真氣,所以招式之間綿綿密密,根本不給自己變招和思索的機會,將自己拖入到了他的節奏之中。

這份心機,讓子魚生出一絲無力的感覺,只能暫時與之周旋,暗中尋找突破口。

而此刻,余寒與晨鐘之間的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從開始戰鬥的那一刻起,晨鐘原本以為,憑藉自己武魄巔峰境界的修為,絕對能夠力克對方,迅速的解決戰鬥。

只是方一交手,便徹底的讓他震驚了。

余寒的手段,已經達到足以與自己抗衡的地步,不過是區區一個武魄中期,卻硬生生的逼得自己不斷掀開手中的底牌。

「轟」

劇烈的爆炸聲中,兩人的身形一觸即分,踉蹌著後退。

「真是不錯的劍術,只是可惜,不是玄階的神通,否則的話,想要殺你還真是困難啊1晨鐘淡淡的說道,眸子里劃過一道冷芒。

余寒無所謂的看了他一眼:「是什麼品階的神通不要緊,能殺你,就夠了1

「是嗎?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我仙門的手段吧1晨鐘的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與此同時,他掌心一動,帶動周圍的虛空,也產生了陣陣波動。

「仙門?」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眼見著晨鐘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濃重,心神卻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嗜血小隊,果然與仙門有關係,怪不得能夠在講武堂的無數次截殺之中安然脫身。」想到這裡,余寒嘴角勾起一絲冰冷。

「還真是無孔不入啊1

「神仙照1晨鐘的眼中精芒爆閃,口中輕輕喝道。

與此同時,他雙手緩緩上揚,掌心之上,一輪驕陽浮現而出,被他托著不斷的朝向上方舉起。

恐怖的氣息讓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玄階下品神通?」

「玄階下品,你們講武堂或許有幾部,然而以你的修為,卻根本沒有資格修行,所以很遺憾,那就死吧1晨鐘冷笑道。

隨即,頭頂那輪驕陽,開始綻放出一道道炙熱的光芒,朝向余寒籠罩了過去。

「好可怕的灼燒力量,一旦被擊中,絕對無法倖免1餘寒不。

只是那片眩目的光芒如影隨形,根本不給他絲毫的機會,勢必要將其鎮壓。

「你說的不錯,講武堂的玄階神通不多,然而很不幸,我手裡正好有一部,所以誰生誰死,或許還不一定1餘寒的目光帶著幾分玩味。

與此同時,他左手緩緩托起,一道土黃色的光印緩緩成型。

一瞬間,厚重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擴散,光印釋放出來的氣息波動,立刻就將神仙照的氣息死死的抵擋祝

晨鐘臉色一變,臉色陰沉了下來,咬牙道:「真是好運氣,竟然連玄階神通都會,只是,這玄階下品神通,也分為三六九等,如此,那就看看誰的能更勝一籌吧1

話音落,他腳下接連踏出,身形朝向余寒俯衝過去。

同時,雙手托起的那輪驕陽,狠狠朝向余寒砸落下去。

「大五行法印土印1餘寒口中輕輕念道,一掌拍出,土印凌空旋轉,厚重的氣息,似乎要將周圍的虛空都壓塌了。

「好可怕的力量1餘寒也忍不住瞳孔微縮,玄階神通,在力量所能夠達到的程度上,竟然比黃階上品神通強過了不知多少倍。

那是天與地的區別,力量上得到了升華。

這是他第一次施展大五行法印,所綻放出來的力量,卻堪稱恐怖。

半空中,土黃色的法印與那輪光芒四溢的驕陽相互對撞在了一處。

針尖對麥芒,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不斷交匯、撞擊、散落。

「轟隆鹵散碎的真氣餘波朝向四周擴散,地面都是一陣飛沙走石。

「轟」

隨著一聲震天的轟鳴之聲響徹,兩道身影紛紛倒飛了出去。

這一次,余寒退出了七八步,而晨鐘足足退出了十餘步,嘴角也沁出了一絲血跡。

高下立判!

「竟然將晨鐘碾壓了1一旁一直用餘光暗暗關注這邊的血殺也忍不住臉色微微一變。

「子魚,我倒是小看了你的眼光,這隻螻蟻,還真是不錯1血殺淡淡的說道,看向余寒的目光,卻充斥著殺機。

子魚催動體內的冰寒劍氣,面對血殺的碾壓絲毫不落下風,聽到血殺的聲音,這才輕哼道:「至少比你強多了1

「你就嘴硬吧!不過,也堅持不了多久了1血殺臉色陰沉了下去,拳芒如電,再次增加了幾分威勢。

子魚感覺到了鋪天蓋地的壓力,也不敢繼續分心,好在余寒此刻的狀態,也讓她略微放下心來。

然而她卻並未察覺,此刻的她,竟然不知從何時開始關心起余寒來。

「結果似乎不太讓你滿意啊1餘寒笑著看向晨鐘,扭了扭脖子道:「可是我很滿意1

「是你逼我的1晨鐘臉色陰沉的可怕,渾身上下都充斥著一股暴虐的氣息。

從最開始的「口出狂言」,一直到此刻,形勢漸漸被對方掌控,對於心高氣傲的他來說,如何能夠承受?

話音方落,他的雙目一瞬間變得血紅。

與此同時,頭頂赫然出現了一道璀璨的光柱。

一顆大星從百會穴緩緩升起。

神聖的氣息立刻瀰漫開來。

一顆大星的武魄?余寒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竟然被逼得強行催動了武魄,看來這場戰鬥,終於該結束了1血殺微微嘆了口氣。

然後目光閃爍著看向了子魚,嘿然笑道:「仙門與你們講武堂不同,講武堂崇尚自然,所以武魄多數都是自主凝練而成。」

說到這裡的時候,他的嘴角勾起一絲譏諷:「真是迂腐之極,你們講武堂一直都認為,自主凝練出來的武魄,才會更加貼近天道,然而卻忽略了武魄帶來的力量1

「這一點,仙門已經走在了前面,因為他們可以嫁接武魄1

「所以仙門弟子的武魄,品級都不俗,那小子,命該如此,也只能怪他命短了1

血殺似乎判定了這場戰鬥的結果。

「呼」

余寒的頭頂,一株草武魄緩緩升起。

比起晨鐘那光芒閃爍的大星,這株小草看起來是那麼的弱不禁風。

看到余寒祭出武魄,晨鐘忍不住狂笑了起來,指著余寒說道:「竟然是一株草,這等品級的武魄,也好意思拿出來丟人現眼1

余寒的嘴角也咧開了一絲笑容,很認真的看著晨鐘道:「和你一樣嘲笑它的人,到最後全部都死了1

他的頭頂,那株小草迎風搖曳,一道道劍意瀰漫而出,釋放出可怕的能量。

「裝神弄鬼!給我死吧!星神怒」

那顆大星,猛烈的顫抖了起來,與此同時,在那顆大星的上方,出現了一顆六角星芒。

那是完全由星芒構建而成,蘊含著一種圓滿的氣息。

「能夠死在這一招之下,你足以驕傲了1晨鐘狂笑不已。

與此同時,他頭頂的大星武魄,不斷有恐怖的光芒流轉而出,注入到了六角星芒之中。

六角星芒所綻放出來的光芒越來越盛,氣息也越發的恐怖了起來。

「竟然將部分武魄的力量都抽取了出來,注入到了這一招之中,這一招的力量,只怕已經達到了清微初期的境界1餘寒雙目微微眯起。

以此刻自己的修為,即便催動最強大的力量,依然無法與之對抗。

「山河伏魔陣1

他輕哼一聲,一條條道紋在頭頂交織匯聚,五座巨大的山峰在一條大河的纏繞之下,轟然成型,朝向六角星芒鎮壓了下去。

「竟然還是一名陣師,當真小瞧了你,只是這一級陣法,似乎還不足夠啊!所以,破開吧1

一瞬間,晨鐘的氣息暴漲,那顆已經完全化為實質的六角星芒,終於爆發了。

「轟鹵

可怕的波動,朝向四面八方擴散開去。

然後,無數道光芒瘋狂搖曳,山河大陣不住的顫抖,終於支撐不住,寸寸崩塌!

恐怖的力量之中,余寒的身形猶如一葉扁舟,被狠狠拋飛了出去!

看著大口咳血,朝後拋飛的余寒,晨鐘眼中閃過一絲狠辣。

「真是好手段,這樣都死不了,不過,現在,你不會再有機會了1六角星芒飛速旋轉,拖曳著長長的尾芒,朝向余寒激射而去。

「死也沒什麼可怕的,只是我答應過一個人,要死在她手裡的,所以這條命由你來收,似乎不太合適1

余寒的聲音響起,讓交戰之中的子魚不由得嬌軀一震。

她輕輕回頭,看到了讓她終身難忘的一幕。

那渾身浴血的白衣少年,在六角星芒的鎮壓之下,身形衝天飛起,然後,手臂探出。

將頭哪侵晷〔菸淦牽硬生生的摘了下來!

摘魄!

又見摘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