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四十八章 連你也不要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連你也不要走了!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摘魄1看著余寒嘴角蔓延開來的瘋狂,連同血殺在內,都忍不住震驚!

他們都知道摘魄的後果,不是任何人能夠承擔得起的。

然而他卻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子魚眸子里的冰封,終於在此刻寸寸瓦解,貝齒緊咬,輕輕的呢喃:「為什麼這麼傻呀1

那株草,被余寒握在了掌心,也是在這一刻,可怕的毀滅氣息朝向四周無形的擴散。

所有人都知道,摘魄以後,武魄與肉身兩立,一身修為已經廢了。

可是他們都不知道的是,余寒這已經不再是第一次摘魄了!

第一次,因為余飛被仙門重傷,余家的尊嚴被踐踏,所以他選擇了摘魄。

而這一次,同樣是面對仙門弟子,他再次選擇了摘魄!

唯一不同的是,上一次他抱著必死的信念,沒有想過以後。

但這一次,他擁有足夠的底氣。

這是他一直都隱藏著的一招,沒有人知道,重新凝聚出武魄之後,這株小草武魄,可以承受住摘魄的一擊。

不僅如此,一株草武魄與體內劍意星河,還有那神秘的丹田相互連通,三位一體,即便此刻將武魄摘落下來,依然沒有斷去聯繫。

所以此刻的摘魄,算是他最大的底牌,一招兩敗俱傷的神通。

這一點,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株草武魄在手,余寒的氣息,一瞬間可吞天地!

眸子里燃燒著熊熊戰火,嘴角帶著瘋狂的殺機,玩味一般的看著驚駭無比的晨鐘:「這便是仙門和我講武堂的差距,即便知道這一招,你們卻永遠都不敢用1

「所以死的不會是我,而是你1

那株小草,終於在余寒的催動之下,狠狠的劈斬而出,羸弱的草莖似乎弱不禁風,然而就在劈出的那一刻,鋒銳無匹的劍氣直透雲霄。

那是一股不屈,面對著任何力量,都勢必斬破的不屈!

可怕的劍意融合成為一道巨大的劍罡,形成一株小草的虛影,從半空中劈落而下!

六角星芒被那株小草的虛影狠狠的碾壓在了下方,不斷發出一聲聲讓人毛骨悚然的刺耳之聲。

「嚓1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

晨鐘驀然色變,頭頂大星武魄瘋狂的激蕩出一道璀璨的星芒,源源不斷的力量灌注到了六角星芒之中,想要以此來抵擋住余寒的這一擊。

「擋不住的1餘寒淡淡的說道。

那株小草的虛影再度碾壓!

六角星芒光芒搖曳,終於支撐不住,被那小草虛影之中蘊含的無上劍意劈斬成了靡粉。

「轟」光芒狠狠的炸裂了開去。

那株小草虛影,在劈碎了六角星芒之後,再次斬落在了晨鐘頭頂的那顆大星之上。

然後,可怕的氣息崩滅了周圍所有的抵抗力量。

那顆明亮的大星上,出現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紋,繼而響起了清脆的聲音,所有的裂紋漸漸擴散了開去。

「蓬」

終於,那顆大星武魄再也無法抵擋住摘魄的力量,炸開了漫天光芒!

晨鐘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身體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了一尊石像上,委頓在地。

所有的光芒漸漸消失了,余寒微微鬆開了握住武魄的手,任由那株小草緩緩升上了天空。

他臉色蒼白如紙,眼耳鼻喉全部滲出了斑斑血跡。

雖然可以施展摘魄,不需要擔心武魄的損毀,然而摘魄對武魄的傷害,卻是實打實的,所以在一擊擊潰了晨鐘之後,余寒本身也遭到了嚴重的反噬。

「好狠的手段,竟然連命都不要了,還真是捨得啊1血殺暗暗咬牙。

原本以為,晨鐘的出手,從一定程度上,能夠碾壓余寒。

而落入下風的余寒,也勢必會讓子魚分心。

這個少女實在太厲害了,即便此刻受傷,他依然沒有完全的把握,所以晨鐘是他給子魚布下的一個局。

只是沒想到,一個叫做余寒的小子,破開了這個局。

他目光之中流轉著強橫的殺機,淡淡的掃了余寒一眼,冷笑道:「只是,殺了晨鐘,你也改變不了這一戰的後果1

「因為她,不是我的對手,所以你們兩個,都會給晨鐘陪葬1

話音落,血殺的氣息,愈發的濃重了起來,他的頭頂,出現了一桿長槍,那是他的武魄,強橫霸道的氣息從那武魄之中流淌出來。

「終於要拚命了嗎?」子魚擔憂的看了余寒一眼,心中卻突兀的一緊。

戰鬥了這麼久,自己一直苦苦支撐,如今傷勢已經十分嚴重,估計抵擋不了幾招。

而且因為之前的消耗,實力大打折扣,此刻決戰,反倒是對自己不利了。

只是她沒有其他的選擇。

眼見著血殺的氣息越發的可怕起來,子魚不敢繼續分心,一道道冰寒之力繞體疾走。

與此同時,頭頂綻放出冰藍色的光芒。

一隻藍色的鳳凰仰頭髮出一聲嘹亮的鳳鳴!

這不僅僅是一隻鳳凰,鳳凰的背後,還坐著一道人影。

那是子魚自己!

還是變異武魄,這是余寒第一次看到子魚的武魄,同時也感覺到了這尊武魄的強橫!

「武魄倒是不錯,只是已經來不及了!霸王一怒滅蒼生」

血殺頭頂的長槍武魄,不斷擴散出一道道妖異的血紅色光芒。

那些光芒所過之處,溫度降低到了極點。

不同於子魚的是,這股冰寒之中,帶著一股嗜血肅殺的氣息。

「殺」

隨著血殺一聲斷喝,恐怖的槍芒直接飆射而出,那股殺戮的氣息,將子魚緊緊籠罩在了其中。

「冰皇法1子魚口中輕喝!

乘坐在冰藍色鳳凰後背上的另一個子魚,忽然素手結了一道詭異的法印!

一條條寒流繞著這道法印飛旋,然後脫手飛出,與血殺的那道槍芒對撞在了一處!

「轟鹵

可怕的氣息終於沸騰了起來。

兩股絕強的力量,代表著兩人之間的劇烈交鋒,那尊冰藍色的法印和血紅色的槍芒,不斷在半空中交織在了一處。

震耳欲聾的音爆之聲不絕於耳,寸寸碎裂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激射!

「噗」

光芒終於徹底碎裂,血殺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倒退了五六步,臉色蒼白如紙,傷勢不輕。

然而他的嘴角卻咧開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因為此刻的子魚,已經拋飛了出去,重重的撞擊到了背後的一道石壁之上,直接將那道石壁震的崩塌了。

她口中鮮血狂噴,傷勢要比血殺嚴重了不知道多少。

血殺忽然張狂的大笑起來,看著子魚道:「我早就說過,你們不是我的對手,現在,連跑的機會都沒有了1

子魚那冰冷的眸子里,一點點的劍芒逐漸匯聚。

同時忍不住嘆息:「看來,真的只能動用它了1

只是,就在此刻,同樣有一聲嘆息傳來。

子魚和血殺幾乎同時將目光轉移到了旁邊的余寒身上。

余寒依然站在那裡,目光平靜的注視著血殺,臉上卻帶著幾分無奈的笑意:「從我們開始選擇戰鬥一直到現在,似乎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要逃走1

「因為你,還不配1

「哈哈1血殺像是發現了最好笑的笑話一般,指著余寒彎腰道:「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如果你沒有摘魄,我或許會直接一巴掌拍死你,不過現在你已經是廢人一個,所以不要著急,等我殺了子魚以後,再來和你好好玩一玩1

余寒卻是搖頭,臉上的無奈更甚了起來:「每次都需要解釋,太麻煩,所以這次,你直接接招吧1

他的目光看向了半空中。

那裡有一株小草懸浮,是他的武魄。

「接下來,就靠你了1

他輕輕點頭。

然後,半空中那株小草,忽然間光芒大作,羸弱的本體飛速旋轉了起來。

隨著它不斷的旋轉,一條條道紋噴吐了出來。

一條兩條

十條二十條

五十條

已經達到了二級陣師的要求了,可是似乎還在增長!

五十五條!

終於,在噴吐出第五十五條道紋之後,小草停止了旋轉,那五十五條道紋,忽然繞著它的本體飛速旋轉了起來。

每一條道紋交織成為一道道詭異的符號。

「依靠著摘魄的力量,強行凝聚出道紋,他想要布置二級陣法嗎?」血殺的眼底一片冰冷!

「竟然還有手段,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啊,不過既然你非要找死,那麼這一次,你就死了吧1血殺咬牙道。

二級陣法的恐怖,連他也不敢隨意去觸動。

所以只能在余寒尚未將陣法構建完成之前,將其擊殺。

下一刻,他的身形朝向撲殺了過去!

「反應不錯,可還是晚了1餘寒微微一笑。

然後,上空的小草不斷搖曳。

一朵厚重的烏雲憑空出現,可怕的雷電孕育其中,流淌著一絲無匹強橫暴虐的氣息。

「風雷雙殺陣1

這是一套二級陣法,是教書長老小屋內刻畫的陣法之一。

此刻被他藉助摘魄的力量,強行構建了出來。

烏雲壓頂,一道足有手臂粗細的巨大雷電從烏雲之中探出。

隨即,青芒呼嘯,恐怖的龍捲風帶動著周圍的強橫氣息,在這一刻徹底肆虐了開來!

「不」血殺瞪大雙目,不可思議的而看著自己那道槍芒,被龍捲風和雷電硬生生的撕碎。

然後,連同他一起吞沒,連聲音都再也無法聽到了!

「呼」

一株草武魄化為一道光芒,重新沒入到了余寒的體內。

余寒卻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連意識也逐漸模糊了起來。

然而卻抬手指向祭壇的上空亮起的一道光芒,朝向子魚艱難說道:「出口在那裡1

子魚,你會放棄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