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五十一章 新精英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 新精英榜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果然,還真是姍姍來遲啊1郭青荷雙目微眯,終於看到了余寒,讓她心中大定。

終於他還是來了,如此,這次大比才有意義。

與此同時,余寒與丁進的身影,出現在了擂台旁邊。

然而他們卻並未立刻登上擂台,而是在一旁停住了腳步。

郭長老眼中的殺機一閃即逝,嘴角也勾起一絲冰冷的笑容。

「你終於來了啊,真是一個棘手的小傢伙,不過今日,你可沒有那麼好運了,要知道,為了對付你,我足足準備了三個月呢1

「他是新精英榜排名第七的弟子,名叫余寒。他身旁那個更是了不得,是劍閣長老的關門弟子1旁邊有一名長老解釋道。

首座點頭,余寒他是認識的,教書長老的那個關門弟子。

也正是因為他,自己在外門的威嚴損失了一些。

「竟是劍閣長老的關門弟子嗎?」有些平時不怎麼出來的長老,還不知道最近風聲鵲起的余寒,反而更加關注做為劍閣長老的關門弟子的丁進。

「你這老傢伙,什麼時候也開始收弟子了?」一名長老笑著朝向劍閣長老問道。

劍閣長老方要開口,他身旁的郭長老卻忍不住笑道:「劍閣長老的這名弟子可不簡單呢,武魄更是了不得。」

劍閣長老聞言不禁眉頭一皺,不過卻沒有開口。

這個問題上,他實在不願意對牛彈琴,所以目光落在了余寒和丁進的身上。

「終於功成出關了嗎?還以為你趕不上了呢1

他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再不理會旁邊長老們的議論。

「你暫時不宜衝上去1餘寒轉頭朝著丁進說道:「雖然突破到了武魄中期,但以此刻的情況,那些世家們都已經聚集在了一起,你自己一個人不是他們的對手。」

丁進也點了點頭道:「我等到快要塵埃落定的時候,再去挑戰那個傢伙1

他的手指向了郭家所在擂台上的一道身影,那個是郭飛,當初抓住自己的就是他,這個仇,一定是要報回來的。

丁進握緊的拳頭微微鬆開,朝向余寒問道:「你要哪一座擂台?」

「拔毛也不能由著一隻羊的身上來,雖然我和郭家的仇恨比你還要大,但既然你選擇了,那這個機會就給你1

余寒伸手指向了一座擂台,目光閃爍:「我就選陳家吧1

然後補充道:「左右陳戰也會與我一戰的,還不如佔了他們陳家的一座擂台,也省的便宜了他們。」

丁進點了點頭:「加油,希望我們可以聯手踏上精英榜。」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出奇的平靜。

而此時,郭純罡等人終於加入到了爭奪擂台的戰鬥之中。

余寒目光落在了郭純罡的身上,他選擇的擂台,正是郭家被戚征帶領平民弟子佔領的那一座。

「他的修為,果然又有精進,看來這三個月,也沒有閑著。」余寒微微點頭。

郭純罡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明顯要比之前更加強橫了幾分。

「戚征不是他的對手,這一戰的結果,應該很明顯了1餘寒搖了搖頭。

對於戚征的身份,他心裡實際上還是非常認同的,以平民弟子做到了這一步,的確不容易。

只是可惜,他遇到了郭純罡。

兩人的交手,還是在第九招的時候結束。

戚征的胸口被郭純罡掃中,凌空噴出一大口鮮血,跌落下了擂台。

隨即他身後的那些平民弟子,也紛紛被從擂台上趕了下來。

戚征臉色蒼白,有些懊惱的搖了搖頭,卻看了身旁的一眾平民弟子一眼,嘿然道:「沒關係,我們還年輕,這一次不行,下一次再來就是了。」

然後,他竟然將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沒有開口,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余寒微微一笑。

戚征的意思他懂,這就足夠了。

「我也要上去了1他轉身朝向丁進說了一舉,身形一閃,朝向陳家所在的一座擂台上撲去。

陳家除了精英榜排名第三的陳清揚之外,排名第四的陳西歸也是,除此之外,還有諸多優秀的弟子。

比如此刻守在另一座擂台的陳玉清,也是新一代突破到武魄中期境界的弟子,而且已經被陳家內定為新一代陳家的領軍人物。

所以這兩座擂台,應該都不會有什麼問題。

當然,那是他們沒有考慮到一個可能。

余寒會選擇他們陳家。

所以那道白色身影悄然站立在擂台上的時候,陳家弟子紛紛臉色大變。

廖青衫此刻已經站穩了腳跟,從陳家口中硬生生的奪取了一做擂台。

索性他們之前佔據了三個,此刻還剩下兩個,倒是不會有什麼問題。

然而余寒卻來了,而且再次將目標選定了陳家。

「還沒有去找你,你卻主動送上門了,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1陳玉清雙目微眯著看向了余寒。

余寒的目光根本沒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只是輕輕掃了一眼周圍陳家的二十多名弟子,搖頭道:「人,還是少了一點1

「那就試一試吧,大家一起出手1

面對余寒,陳玉清也不敢大意,揮手之間,二十餘道身影紛紛朝向余寒撲殺了過去。

余寒眉頭一閃:「竟然有殺機1

他們要下殺手!

「鏘」劍出鞘,一抹森寒的劍芒浮現而出。

那無數道籠罩過來光芒之中,余寒劍氣橫掃,硬生生的將那鋪天蓋地的可怕氣勁劈開一道縫隙,身形也從那包圍之中跳躍了出來。

「就知道跑嗎?」陳玉清咧嘴笑道。

「當然不是1餘寒依然風輕雲淡,帶著笑容看向陳玉清:「我只是在給你們準備一份見面禮而已1

話音落,他掌心一動,之前出手時候就一直凝聚在掌心的道紋直接被他一掌掃了出來。

山河伏魔陣瞬間成型,發出可怕的力量。

余寒微笑道:「這座陣法不是特別厲害,不過鎮壓你們,數量倒是足夠了1

五座大山從頭頂轟然降落,朝向場上的五人碾壓過去。

陳玉清臉色一變:「怎麼可能?他之前不是無法構建成功嗎?怎麼可能在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就成功了?」

山河伏魔陣作為余寒第一個構建出來的陣法,如今對於余寒來說,已經運用的十分純熟。

此刻施展出來,可怕的厚重力量讓出手的一眾陳家弟子同時感覺到了壓力。

好在他們人數眾多,面對著五峰一河的鎮壓,不斷發出一道道攻擊來對抗這股可怕的力量。

「終於可以構建出陣法了嗎?」劍閣長老此刻也忍不住動容,隨即眼中也有深深的寬慰:「教書長老,總算是有一個像樣的弟子了。」

郭長老臉色鐵青,拳頭緊緊握起:「怪不得他敢主動出手,原來已經能夠成功構建出陣法了,這小子,進步真是太快了1

他輕輕舒出一口氣,心中卻是冷哼一聲:「不過這才是第一道開胃菜而已,後面的會更加精彩1

作為當事人的余寒,卻並不知道此刻自己構建出了這座陣法,會讓長老們都忍不住露出各種各樣的表情。

他只是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緩步從陣法之中脫離了出來,悠閑的走到擂台邊緣坐了下來。

目光平淡的看著被困在山河伏魔陣之中的陳玉清等人,平靜說道:「慢慢享受就好,不要著急,很快就會結束的1

好像是要驗證他的話一般,山河伏魔陣轟然捲起一片金色的光芒。

三四道身影同時被五座山峰虛影擊中,震得倒飛而出,落在了擂台下面。

「還真是不堪一擊啊1餘寒苦笑道,自顧的揮了揮手,搖頭道:「我好不容易構建出了這座陣法,你們可別這麼快就輸掉了,那樣就沒意思了呢1

「混蛋,有膽量就與我一對一一戰1陳玉清終於咬牙。

山河伏魔陣的壓力,越來越讓他感到沉重。

余寒索性躺在了擂台旁邊,枕著雙手輕鬆道:「連陣法都擋不住,你拿什麼與我一戰?」

陳玉清臉色一陣青白。

「真是個聰明的小傢伙1幾名長老也忍不住點頭。

「竟然還是個陣師,他就是最近盛傳的教書長老那位關門弟子吧?」一名不認識余寒的長老問道。

劍閣長老輕輕點頭:「不錯,除了教書長老,恐怕也沒有人能夠教導出這麼年輕的陣師了1

不少長老紛紛點頭,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多了幾分讚許之色。

「陣師果然厲害,以一人之力,一座陣法就困住了這麼多人,而且還將裡面的人不斷震飛出了擂台1

「你看,我就說吧,余寒的修為也會有進步,你非要不信,快把剛剛押的元石拿出來1

「還沒有到最後呢,著什麼急,陳戰還沒有出來,你就斷定余寒能夠守得住這座擂台?」

兩名打賭的弟子相互反駁。

山河伏魔陣就像是一座豐碑一樣,矗立在那裡,滾滾厚重的氣息,讓被鎮壓的陳玉清等人臉色十分難看。

包括陳玉清在內,此刻也無暇與余寒做口舌之爭,全力應付著陣法的攻擊。

「不和你們玩了,太沒意思1餘寒忍不住撇了撇嘴。

二十餘名郭家弟子的實力不弱,只是他們也繼承了世家弟子一貫的作風,太過自我了。

如果能夠彼此之間聯手,或許這座陣法還不一定奈何的了他們。

只是這些蠢貨只顧著各自為戰,給了余寒可乘之機。

「蓬」隨著陳玉清被甩出了陣法,吐血墜下了擂台,這一場戰鬥終於結束了。

與此同時,丁進終於登上了擂台,目光看向了守在擂台上面的郭飛,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因為余寒的出現,選擇了陳家佔據的擂台,所以郭飛在將其他世家和平民弟子驅逐下去之後,將注意力集中在了余寒的身上。

同時也向周圍的那些郭家弟子使了一個眼色,只留下了十名精英弟子陪同,剩下的則是退下了擂台。

「小子,三個月前的那筆賬,今天就做一個了結吧1

丁進飛身躍上了擂台,然後朝向身後的平民弟子掃了一眼,笑著說道:「誰跟我組個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