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五十三章 意想不到的規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 意想不到的規則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哼,小題大做1陳戰冷哼一聲,根本沒有將余寒的話放在心上。

然而他不知道,余寒說的是真的。

陳戰的屁股後面,還真有一道不足一寸的口子,因為是黑色袍子,所以不仔細觀看,根本看不出端倪。

再加上他出現之後,所有人幾乎都將目光轉移到了他與廖青衫的戰鬥上。

還有誰會去觀察屁股露不露窟窿的?

余寒攤開雙手,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實話也不信1

陳家的幾名弟子紛紛低下頭去,顯然他們也看到了,只是不敢說出來而已。

廖青衫終究不是陳戰的對手。

即使後來他爆發出了剛剛突破的武魄後期實力。

但陳戰也同樣達到了武魄後期,所以戰鬥很快就結束了。

廖青衫看著站在台上,朝向自己投來一絲不屑目光的陳戰,嘴角牽起一絲苦澀。

「你贏了,這座擂台是你的了1他很洒脫的轉身朝向同病相憐的戚征身旁。

陳戰將目光朝向余寒遠遠投遞了過去,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余寒,你的下場會和他一樣,不,應該是比他更慘才對。」

余寒站起身來,無所謂的伸了一個懶腰,的確,這一戰,廖青衫沒有逼他施展出自己想要看的東西。

唯一得到的信息就是陳戰突破到了武魄後期。

然而余寒也知道,這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陳戰,士別三日,還真要刮目相看!連廖青衫也被你輕鬆擊敗了,不錯1餘寒說道。

陳戰冷哼一聲,對於余寒的讚揚,他的臉色顯得很不屑。

只是下一刻,余寒卻指著他說道:「只是下次不要穿紅色的內褲,要不然衣服破了的時候,有些傷風雅1

陳戰一張臉「騰」的一下紅了,這才恍然,余寒說的竟然是真的。

當即臉色微微一變,咬牙道:「余寒,我不會放過你1

說完,身形一閃,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余寒咧嘴一笑,用一種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說道:「早就和你說了,是你自己不相信的1

片刻之後,陳戰才換了一身長袍再次出現在擂台上。

他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余寒,臉色還略微有些泛紅。

「本想著最後再教訓你一下的,既然你自己非要這樣,那麼這一戰,現在就開始了吧1陳戰冷聲道。

「好了」首座的聲音卻在這一刻傳來。

陳戰目光一閃,看向了首座。

十座擂台,此刻已經各自佔據了一道身影,分別是余寒、陳戰、陳西歸、方紫蘇、郭純罡、晴雨、丁進、馮泗水、郭興以及呂青河。

「結束了?」陳戰眉頭微微一皺,目光不著痕的看向了郭長老。

見到郭長老卻輕描淡寫的搖了搖頭,臉色這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兩人這一個交流,被余寒盡收眼底。

「果然有所勾結啊,看來選擇你們陳家弟子來欺負,當真沒有選錯1餘寒心中暗自冷哼。

「精英榜的十人如今已經選出,這一次精英榜弟子的變動比較大,證明我外院的天才弟子英雄輩出,這是好事1

首座的目光在所有弟子身上掃視了過來,話鋒也同時一轉:「但這還不算是結束,接下來,就是精英榜上的排名戰了1

然後伸手指向了擂台上面的十人說道:「你們每個人腳下的擂台上,都有一個數字,接下來,抽籤決定對手1

「還真是別出心裁1餘寒忍不住暗自讚歎,雖然這一次比試已經被有心人利用,然而這種套路,著實新穎。

思量之間,早已經有雜役弟子送上了竹籤。

余寒輕輕捻動手裡的竹籤,上面有一個「三」字。

目光不由得朝向四周掃視了過去,不知道是誰會與自己一戰。

「請抽取到一號竹籤的弟子上決戰台1首座的聲音再次傳來。

「呼」兩道身影同時躍起,朝向十座擂台與那三尊石柱之間的那個最大的擂台飛躍過去。

站在決戰台上,丁進回頭看了余寒一眼,同時又看了看對面那個一身綠色長裙的少女,忍不住苦笑一聲。

第一場,丁進對原精英榜排名第八的晴雨!

晴家也是一個世家,實力雖然不如陳家和郭家,但也不弱。

在丁進看著余寒的時候,晴雨卻看著丁進:「你之前做的事情,我很欽佩,所以我不會留手。」

丁進苦澀道:「晴雨學姐,我實在不願意和你一戰1

「你看不起我?」晴雨皺眉。

丁進頭搖得像撥浪鼓一般,急聲解釋道:「當然不是,我只是不願意向女人動手1

「那你就是看不起女人了?」晴雨冷哼一聲,竟是率先出手。

她的實力,能夠凌駕於馮泗水之上,並非浪得虛名,雙手接連拍出,一道道青芒從掌心浮現而出。

「劍雨1

晴雨的掌心,一大團青芒猛地爆開,化為一道道雨線,朝向丁進攢射而去。

丁進臉色微微一變:「好鋒銳的勁氣,如此綿密,不現出真本事,只怕不好抵擋1

「鳳來1

隨著他招收之間,一尊火凰出現在頭頂!

「去」

火凰張開雙翅,迎著無數道劍雨衝出,恐怖的熱浪不住的蒸騰,接觸到火凰的劍雨紛紛被灼燒乾凈。

晴雨眉頭一皺,她對丁進並不熟悉,之前他與郭飛那一招曇花一現的對決自己也沒有看到,此刻眼見著對方這一招神通強悍無比,心中不禁微微一動。

「風雨飄搖1

晴雨的手指十分好看,靈動脫跳。

隨著指尖的跳動,一道道印訣飛出,融入到了面前倒飛而回的劍雨之中。

狂風大作,那些劍雨所化的光芒再度瘋狂了起來。

帶著一股強悍而又暴虐的氣息,瘋狂的激射出去!

火凰用力拍打著翅膀,卻被那股驚濤駭浪淹沒在了其中,迅速的瓦解。

「實力真是不錯1丁進雙目微微眯起。

同時,他大手一揮,赤紅色的光浪肆虐而出!

「鳳飛1

又是一尊火凰出現,只是這一次出現的火凰,明顯比之前的那一尊從顏色上要凝實了許多。

火凰帶著尖銳的鳴叫之聲衝出,狠狠撞入到了漫天劍雨之中!

「轟」

就像是一片風暴席捲了大地,恐怖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震蕩,無數道光芒搖曳不已,帶動著周圍的氣息,一瞬間也變得紊亂之極。

火凰與漫天劍雨幾乎在同時崩潰了開去。

丁進退後三步,臉上的蒼白一閃即逝,隨即恢復了自然。

晴雨卻足足退出了十餘步距離,臉上的驚訝與蒼白融合在一起。

繼而,瞳孔猛烈的收縮。

因為在漫天散碎的光芒之中,丁進的身形穿透了過來,瞬間欺近到了她的面前。

指尖停留在了她的眉心不足寸許距離。

「我輸了1晴雨咬牙道。

丁進咧嘴一笑:「僥倖而已,學姐莫怪1

「氨

丁進慘叫一聲,面孔劇烈的扭曲了起來!

晴雨惡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咬牙道:「我技不如人,輸就輸了,不過你也不要得意,下次要是讓我知道你看不起女人,就不是這一腳這麼簡單了。」

丁進苦澀的點了點頭,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學姐放心,下次再也不敢了1

然後一瘸一拐的跟在晴雨後面走下了決戰台。

第一戰,丁進勝利,同時也預示著他闖入到了前五。

對於丁進的勝利,余寒沒有過多的驚訝,他對丁進的評價,也是在第五或者第六的位置,畢竟由劍閣長老親手調教出來的弟子,怎麼可能會差?

「第一戰,丁進勝!下一場開始1

第二場對戰的是陳西歸,元精英榜排名第四的弟子,也是出了外院三傑之外,最強大的弟子。

他的對手是新進入精英榜的呂青河。

呂青河同樣也是世家弟子,只是呂家的實力並不強大,只能算是一個小家族而已。

呂青河之所以能夠衝上精英榜,實際上也算是撿了便宜。

單純從修為來看,他並不是廖青衫或者是戚征的對手。

見到自己的對手是陳西歸,呂青河只能苦笑著抱了抱拳,直接認輸了。

他有自知之名,自己這個精英榜弟子,名不副實,面對陳西歸認輸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總會比一個照面就被擊敗要好看一些。

陳西歸不戰而勝,成為第二個晉級的人。

下一場,終於輪到了余寒!

等到首座宣布結果之後,他身形一閃,率先落在了決戰台上。

與他腳前腳后,另一道身影同時也出現在了對面。

「郭興?」余寒眉頭微微一皺,不知道郭家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讓郭興與自己對上了。

郭興之前的表現他也看到,不過就是初入武魄中期境界而已,甚至比不上當初隕落在自己手裡的郭行。

然而,余寒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郭家,郭興1郭興抱拳道,眸子里卻是森寒一片。

「余寒1出於禮貌,余寒也淡淡的開口。

「我知道1郭興臉上閃過一絲扭曲的寒意,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余寒:「扒了皮也認得你骨頭1

余寒眉頭漸漸皺起。

「我還有一個哥哥,他叫郭行,便是死在了你的手裡,這筆血債,今日你就償還了吧!你會死在我的手裡1郭興冷哼道。

余寒恍然,怪不得他一上台就流露出恐怖的殺機,原來竟是老仇人了!

「就憑你?忘了告訴你,你哥哥臨死之前,也說過這樣的話來著1他淡淡的開口。

「是嗎?我倒不這樣認為1郭興臉上閃過一絲瘋狂,一顆赤紅色的丹藥出現在掌心。

然後在余寒皺眉之際,一口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