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五十四章 陰謀連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 陰謀連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暴血丹1劍閣長老豁然站起身來,臉色十分難看。

「郭長老,你可知這暴血丹的作用?即便郭興能夠憑藉此丹擊敗余寒,這個弟子也廢掉了1劍閣長老的臉色十分嚴肅。

「劍塵1郭長老臉色鐵青,冷哼道:「請注意你的言辭!郭興在台上,我如何知道他要使用暴血丹?」

「暴血丹在講武堂已經禁用,就是怕弟子們因為意氣之爭從而誤入歧途,現在除了世家,根本不再有暴血丹存在,而且世家的管制也特別嚴格,如果沒有你的允許,他如何能夠得到此丹?」劍閣長老分毫不讓。

郭長老雖然資格不如劍閣長老,然而到了現在這種狀態,也針鋒相對起來:「說話要講究事實根據,憑你自己的臆測就認定是事實了嗎?劍閣長老什麼時候如此強勢了?」

「你」劍閣長老臉色難看。

「夠了1一直沒有開口的首座終於冷喝道:「如此大比之日,你們兩個長老先吵了起來,成何體統1

他目光在兩人身上一一掃過,繼續說道:「我一開始就說過,這次大比,沒有任何規則可言,郭興雖然服用了暴血丹,然而並不算是違規,此事就此作罷吧1

劍閣長老目光一滯,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搖頭嘆息道:「此事,我會向堂主稟明一切1

首座眼中寒芒一閃即逝,然後說道:「那便由得你1

就在幾位長老爭執之時,場上的郭興已經仰頭將暴血丹吞入了進去。

他的臉色開始劇烈的扭曲起來,那是強烈的痛楚所致。

與此同時,郭興周身的氣息劇烈瘋漲,竟然直接破開了武魄中期的壁障,突破到了武魄後期的境界。

余寒帶著幾分憐憫看向郭興,輕輕搖頭:「值得嗎?」

郭興咬牙抬起頭,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余寒,他的嘴角露出一絲瘋狂:「殺了你,就都值得了1

「給我死」

怒吼聲中,郭興幾乎是貼著地皮朝向余寒俯衝了過去,帶動周圍可怕的氣息,一道五六丈長度的巨大氣芒,朝向余寒當頭斬落。

「太沖1

劍意神蓮再次出現,那朵蓮花緩緩懸浮,玄妙的氣息內內斂其中。

「劍意化形?這余寒,當真了不得1一眾長老這邊,終於有人忍不住驚呼。

劍意,對於每一名劍修來說,絕對是了不起的財富。

有些人終其一生只怕都無法修鍊出劍意。

因為那是劍道的本質。

超越了劍道和神通的存在。

廖青衫初涉劍意,便已經被講武堂重視。

然而這個余寒,竟然達到了劍意化形的地步,單純從這個角度相比,整個講武堂,甚至將長老都包括在內,也很少有人能夠做到。

那朵看似孱弱的劍意神蓮,在半空中與郭興的氣芒相互對撞。

然後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一道裂痕從那道氣芒上出現,又急速蔓延,終於不堪重負,轟然破碎!

郭興目光閃爍:「怪不得能夠殺我哥哥,你的手段還真是厲害1

「只是可惜,今日我破釜沉舟,不會給你留下任何機會1

他雙手結印,恐怖的氣息在雙手之間不斷匯聚,然後形成一片明亮的彩霞,絢麗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灑落。

「紫霞三擊1

冰冷的聲音在郭興口中響起。

「這是黃階上品的神通,是郭家壓箱底的神通之一,威力無窮,三擊之間相互疊加,力量成倍暴漲,余寒這次只怕危險了1一些了解郭家神通的弟子忍不住嘆息。

「如果余寒突破了武魄後期,或許還有一拼之力,這次」

很多人開始替余寒惋惜不已,畢竟從實力上來看,余寒的實力絕對要超過之前的丁進。

眼見著那道霞光化為三道波紋,朝向自己蕩漾過來,余寒眉頭微微皺起。

「不錯的神通,只是想要用它來勝我,還是有點不夠啊1餘寒淡淡的聲音響起,朝向郭興搖頭道:「忘了告訴你,殺你哥哥的時候是武魄中期,而那個時候,我才不過是武魄初期而已1

「三劍合一1

他背後的劍終於出鞘,一輪太極光輪激蕩而出。

太陰與太陽兩套劍術神通同時催動,繼而在這道光輪下面,出現了一朵劍意神蓮。

那是太沖劍意的輔助。

三套劍術相互疊加在一起,使得這一招的力量,已經無限接近於玄階神通。

陰陽劍輪在劍意神蓮的帶動之下冉冉升起,與那霞所化的三道波紋相互對撞在了一處!

「蓬」

第一道波紋轟然破碎,陰陽劍輪微微顫抖。

然後,第二道波紋瞬息而至,陰陽劍輪狠狠一震,再次將其擊碎。

「第三擊1郭興幾乎怒吼著說出這三個字。

紫霞三擊是郭長老交給自己最強大的神通之一,如今全力催動出來,無匹的力量瘋狂的流淌。

尤其是第三擊,相當於三倍力量的疊加,與經過前兩擊消磨的陰陽劍輪狠狠對撞在了一處!

「轟」爆炸之聲響起,恐怖的光浪朝向周圍擴散。

郭興臉色一陣蒼白,望著被光芒遮住的余寒,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余寒,再見了1

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一股疲倦襲來。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道身影從眩目的光芒之中衝出,瞬間便衝到了他的面前。

冰冷的劍鋒抵在胸口,伴隨著余寒冷漠的殺機,讓郭興臉色再次蒼白了幾分。

但他嘴角卻勾起一絲解脫的笑意,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帶著幾分戲謔。

余寒眼中精芒閃爍,就在郭興朝向劍主動撞來的瞬間,將其收回。

同時一把抓住了郭興的脖頸,狠狠將他朝向台下甩落!

「贏了1丁進也忍不住鬆開緊握的拳頭。

這傢伙,還真是讓人擔心啊!

余寒的目光,卻落在了郭長老的身上,露出一絲淡漠的笑容。

很顯然,這郭興渾身都是坑,是郭長老給自己布下的一個坑。

如果適才不及時收回長劍,讓郭興隕落在自己劍下,恐怕下一刻郭長老便會有無數的手段朝向自己使來。

「還真是聰明的小子,又讓你逃過一劫1郭長老目光閃爍,暗暗咬牙。

劍閣長老緊繃的臉色也在此刻緩和了幾分,淡淡開口:「首座,似乎可以宣布結果了1

首座眼中的陰鶩一閃即逝,淡淡開口:「第三場,余寒勝1

「勝了1平民弟子都忍不住狠狠的激動了一把。

余寒和丁進,都是平民的代表,如今眼見著他們二人相繼勝利,沖入到了前五,他們心裡也替兩人激動。

「還真是沒有長進啊,翻來覆去就只有這兩招,余寒,如果技止於此,那麼接下來你將沒有任何機會1陳戰目光閃爍。

第四場和第五場的比試,分別是陳戰與方紫蘇以及郭純罡與馮泗水之間的戰鬥。

這兩場比試的雙方實力都很懸殊,所以沒有什麼懸念,陳戰和郭純罡分別晉級。

至此,老精英榜的十人,只剩下郭純罡和陳西歸。

而余寒、陳戰和丁進,無疑成為這一次大比最大的黑馬。

隨著第五場戰鬥的結束,首座的聲音響徹在所有人耳中。

「第一輪的精英榜比試結束,陳戰他們五個順利晉級,那麼接下來就是第二輪了1

「還有第二輪?」

一眾外院弟子們期待不已。

雖然他們已經無緣精英榜,然而此刻越來越接近尾聲的戰鬥,也讓他們心潮澎湃。

「不僅僅是有第二輪吧,你們看看石柱上面的外院三傑,首座之前就說過,他們都是考官的,就是不知道,要怎麼一個考法1

「是啊,這一次大比還真是過癮,最好繼續打下去,越來越精彩了1

在弟子們的議論聲中,首座說道:「剩下的五名弟子,將繼續抽籤來決定對手,當然,抽到三號簽的弟子輪空,直接晉級1

「還有輪空的?」不少弟子在余寒五人身上一一掃視,不知道誰會是這個幸運兒!

「余寒,我的實力,明顯不如你們,只能止步於此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1丁進在余寒耳旁說道。

余寒目光閃爍道:「如果你的對手不是郭純罡,一定不要出手,陳家的兩個傢伙,或許不會那麼輕易放過你。」

丁進嘴角勾起一絲苦澀無奈的點了點頭。

只是見到余寒別過頭去,丁進卻深深的看了余寒一眼,心中暗暗道:「對不起余寒,我還是想試一試,這或許是唯一能夠幫助你的地方了1

「二號簽,看來我沒有那麼幸運啊1餘寒看著自己手裡的竹籤無奈苦笑。

郭純罡緩緩舉起手中的竹籤,他的臉色有些微微泛紅,那根竹籤上是一個鮮紅的大字。

「三1

「三號簽,郭純罡直接晉級了1

看著郭純罡走下台去,余寒皺了皺眉頭,將目光轉移到了丁進的身上。

「我是一號簽1丁進看向余寒。

他的話音方落,首座的聲音傳來:「請抽到一號簽的弟子上決戰台1

「記住我說的話1餘寒叮囑道。

丁進投來一個放心的眼神,身形一閃就落在了決戰台上。

「這個傢伙」余寒感覺到了丁進的目光,帶著幾分躲閃,心中不由得有些擔憂起來。

陳戰出現在了丁進的面前,玩味一般的看著他:「聽說你和余寒走的很近呢1

丁進撇嘴:「很顯然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再好不過了1

陳戰的嘴角,有一絲冰冷逐漸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