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五十六章 我還有陣法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我還有陣法呢!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眼見著那道輪盤在飛速旋轉中綻放出無窮的殺意,余寒雙目微微眯起,一抹精芒在眼底劃過。

「這郭家為了對付我,還真是下了血本,不僅與陳家聯合,還將雪藏多年的寶器都拿了出來1

余寒心中重重的嘆息一聲,面對著那片碾壓過來的驚濤駭浪,他右手緩緩探出。

然後,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舒展開來!

一道道光紋扶搖直上,在他頭頂不斷的排列組合,開始構建出一道道玄奧的軌跡。

「四十六條道紋?」幾名長老終於有些坐不住了,看向余寒的目光,已經變得震驚無比。

「那是已經快要達到二級陣師的境界了!這小子,他這樣的年紀,將來的成就只怕不可限量1

不少長老聞言紛紛點頭,一旁的郭長老則是冷笑不已,因為在他眼裡,一切都會成為泡影。

今日之後,不會再有餘寒這個人存在!

「差點忘了,我還是一名陣師呢1餘寒嘴角輕輕上揚,絕強的氣息以他為中心,狠狠的朝向四面八方擴散了開去。

「山河伏魔陣1

五座山峰幾乎在瞬間成型,被一條大河貫穿,帶動周圍的天地大勢,形成一股無與倫比的可怕力量。

「又是這座陣法1石柱上面的郭青荷臉色有些難看。

三個月前,余寒就是憑藉著這座陣法,害得她顏面盡失,然而那個時候,他並未成功。

而且她記得,當時余寒拼盡了全力,方才凝聚出十一條道紋的。

現在的他,擁有道紋的數量達到了恐怖的四十六條,幾乎快要達到二級陣師的標準了。

而這一切,僅僅過了三個月而已。

「他成長的速度還真快,怪不得郭長老會如此想要置他於死地,這樣的敵人,是在太可怕了1郭青荷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半空中,五座巨大的山峰當頭碾壓,將那朝向余寒籠罩過來的黑色法印鎮壓在了下方。

陳西歸臉色微微一變,感覺到了五座山峰傳遞下來的厚重力量,心中也不由得閃過一絲慌亂。

記得三個月前,他便要構建這座陣法與郭青荷一戰來著。

而面對這座陣法,強悍如同郭青荷,也選擇了暫避鋒芒,雖然最後的結果是構建失敗了,但郭青荷的表現卻歷歷在目。

陳西歸自然清楚自己與郭青荷之間的差距,連她都重視的陣法,絕對了不起。

目光落在了手中的幽冥盤上,一道道紋理不住的翻騰,帶動著周圍森寒陰冷的殺機,注入到了半空中的大幽冥印之中。

大幽冥印死死的抵住五座山峰的碾壓,竟然阻止住了它厚重的力量。

「郭青荷當時並沒有神兵在手,而我卻因為今日與余寒一戰,被郭長老賜下幽冥盤,有幽冥盤在手,催動大幽冥法印,我也不一定就破不掉這座陣法1

陳西歸臉上閃過幾分自信:「所以這一戰,誰勝誰負還很難說1

「大幽冥法印,翻天怒1

陳西歸的掌印狠狠一翻,幽冥盤綻放出可怕的力量,一條條紋理在本體上交織。

半空中,被五座山峰鎮壓住的那道巨**印,竟然寸寸抬起,而且帶動著上面的五座山峰,開始朝向一側緩緩傾斜。

陳西歸此刻,竟是要將五座山峰整個顛覆過來!

「沒那麼容易1餘寒嘴角露出一絲冰冷的笑意,道紋交織,迅速的在掌心變化,重新組合在一起。

與此同時,五座山峰之間,那條蜿蜒流淌的大河虛影,忽然從五座山峰之間脫離了出來。

然後,劇烈的光芒翻騰不休,一道道浪花飛濺,從九天之上俯衝而下。

恐怖的水流每一次翻騰之間,都激蕩起一道道可怕的波紋,所過之處,氣息一片混亂。

這條大河的目標,赫然正是操控著幽冥盤,催動大幽冥法印的陳西歸。

與此同時,陳西歸也看到了那條搖掛在天穹之上的恐怖大河,臉色驀然一變。

「原來如此,山河伏魔陣,怎麼可能單單是五座山峰的鎮壓?這座陣法之中,最厲害的不是五座山峰,而是五座山峰之間的那條大河1郭青荷眉頭微微一皺。

那大河從天而降的可怕力量,連郭青荷的嘴角都忍不住抽動,實在太厲害了。

「幽冥盤1

陳西歸咬牙,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力量來對付這條大河的衝擊,大幽冥法印正在與五座山峰糾纏在一起,無暇收回來。

只能雙手托起了幽冥盤,化為一道厚重的玄黑色氣罩,將周身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擋得住嗎?」余寒雙目微眯,手上的道紋,劇烈的跳動起來。

然後,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那條猶如銀河倒掛的大河狠狠激撞在了幽冥盤上!

「轟隆鹵

滾滾震蕩之聲響徹周圍,處在下方的陳西歸渾身巨震,嘴角一道道血線流淌出來,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

「該死的,怎麼如此厲害?」陳西歸低沉的咆哮,眼中滿是不甘。

「塵埃落定,沒有掙扎的必要了1餘寒掌心輕輕一握。

整個決戰台上,好像是一股絕強的力量轟然幻滅。

五座山峰,包括那條扶搖直下的巨大河流,同時湮滅!

與五座山峰相抗的那道大幽冥法印直接炸裂成了靡粉,不僅如此,操控幽冥盤幻化出護體光罩的陳西歸,也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幾乎只是一瞬間,他頭頂的玄黑色氣罩便無法支撐住那股湮滅的力量,轟然破碎!

陳西歸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朝後拋飛了出去。

同時感覺到,一股可怕的鎮壓之力,死死的拖曳住幽冥盤,竟是要將其奪走!

陳西歸怎麼可能會放棄這件至寶?

拼著大口咳血,依然強行按住了幽冥盤,任憑那股力量在周圍不斷的爆炸,渾身上下血流不止。

「都這個時候了,你以為護得住嗎?」余寒輕蔑的聲音在他耳旁響起。

陳西歸轉頭,正好迎上了余寒淡漠的目光。

然後在他驚怒的目光中,余寒那修長的手掌,輕輕按在了幽冥盤上。

「聽說,這件上品寶器是當初邪宗留下來的呢,如此的話,作為講武堂弟子,還真是不宜使用啊,保險起見,還是交給長老為妙1

他微微用力,將陳西歸也拖曳著朝向自己這邊拉了過來。

陳西歸咬牙,此刻他體內經脈寸寸斷裂,被山河伏魔陣湮滅的力量震成重傷,連一絲真氣也無法調動,卻依然不願意放棄這件上品寶器。

「還真任性1餘寒淡淡一笑,一腳將陳西歸踢飛在地。

幽冥盤終於被他搶奪到了手中。

「不要1陳西歸跌落在地,不甘的悲鳴。

「劍閣長老,此物不詳,還請長老發落1

余寒恭敬的聲音響起,手中的幽冥盤化為一道流光,朝向劍閣長老飛去。

「此事,我會秉公辦理1劍閣長老輕聲道。

余寒又將目光轉移到了丁進的身上,指了指旁邊的陳西歸,笑道:「接下來,輪到你了1

他如同之前陳戰的做法一樣,一腳踏在了陳西歸的臉上。

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論到狠辣,曾經沾染了仙門鮮血的余寒,要遠遠超過他們這些眼養尊處優的世家弟子。

凄慘的聲音從段西歸口中響起。

余寒的目光卻落在了陳戰的身上:「聽說他是你們陳家的人,不好意思,從今以後,精英榜上將再無此人1

他渾身真氣爆發,竟是要將陳西歸硬生生的廢掉!

「孽障!還不住手1陳家長老終於忍不住從長老群之中飛出,一隻大手鋪天蓋地,朝向余寒攝拿了過去!

「嚇唬嚇唬你們而已!我又不傻1餘寒咧嘴一笑,腳尖挑起陳西歸,迎著陳家長老飛了過去。

陳家長老急忙收回真氣,以免誤傷到了陳西歸,同時伸手將他軟綿綿的身體接住,降落在了余寒對面。

「作為講武堂弟子,竟然如此狠辣,作為長老,今日便出手教訓教訓你1陳家長老一掌拍出,氣浪翻騰。

一道金色大手憑空出現,朝向余寒頭頂當頭拍落!

「你敢出手?」劍閣長老劍指刺出,眩目的劍芒一瞬間在半空中凝結成一把巨大的光劍,臨空斬落在那隻金色大手之上。

「轟」

氣浪炸響,恐怖的氣勁朝向四面八方激蕩出去!

光劍與金色大手同時破碎了開來!

余寒周身,繚繞上了一層劍意,任憑那散碎的光芒從身旁劃過,吹起了白衣飄飛,目光卻沒有半分的慌亂。

他靜靜的看向了陳家長老,微微開口:「以長老之尊出手,虧你還為人師表,不過你或許忘記了,我的師尊是教書長老,將我擊傷,你陳家在燕州,就等著徹底被拋棄吧1

陳家長老的臉色終於變了。

適才盛怒之下,竟然沒有考慮周全,余寒雖然狂妄,然而他說的卻是真的。

教書長老有這樣的能量!

「陳長老1首座威嚴的聲音響起:「此事你做的太魯莽了,若是還敢繼續插手大比,本座必定出手懲戒1

陳長老急忙躬身行禮,雖然首座明裡是開口訓斥,但卻給了他一個台階。

當即帶著陳西歸朝向長老席退了過去。

首座的目光在余寒身上一掃而過,然後開口道:「這一輪比試,陳戰、余寒、郭純罡晉級,第三階段大比,現在開始1

「我之前就說過,外院三傑不參與這一次大比,而是作為大比的考官,所以接下來,你們三個,各自選擇他們其中的一個來挑戰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