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六十一章 武魄後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武魄後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劍這般人性化的表現,讓余寒一時間陷入到了兩難的境地之中,眼見著大須彌神印當頭碾壓下來,可怕的力量讓他如同泥潭深陷。

「大五行法印,土穎

情急之下,余寒只能拍出一掌,巨大的土黃色法印凌空成型,化為一尊與大須彌神印極其相似的法印,臨空懸福

厚重的大地之力瀰漫開來,不同於大須彌神印的宏大浩瀚,土印所綻放出來的光芒並不耀眼,更加趨近於樸實無華。

然而卻是屬於大地的力量。

土印流轉的光芒氣勁,立刻護住了余寒周圍,垂落下的條條厚重的力量,直接將大須彌神印的力量驅散了開去。

半空中,兩尊巨大的神印彼此碾壓,短兵相接。

土印趨於防守,大須彌神印卻趨於進攻。

一攻一守,兩尊神印相持不下,一時間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玄階下品神通?」陳戰目光閃爍,此刻余寒的表現已經讓他漸漸凝重了起來,隨著底牌一張張的而被揭開,如果還奈何不了對方的話,之前的豪言壯語,只會淪為笑柄。

因為從修為上來看,自己是比余寒高出一個等級的。

所以這場戰鬥即便是平手,那其實也是自己輸了。

「給我鎮壓1

陳戰渾身光芒搖曳,體內真氣瘋狂的注入到了大須彌神印之中,將土印震得連連後退。

「還是抵擋不住嗎?」一些支持余寒的弟子目光閃爍,替余寒擔憂。

「大須彌神印一出,天下法印莫可抵擋,即便是玄階下品神通又能如何?以他武魄中期的實力來催動,能發揮出幾分的威力?」支持陳戰的弟子們則開始幸災樂禍。

余寒一步步的後退,目光卻帶著幾分無奈:「果然,武魄中期還是有些不足夠啊1

「然而,還沒有達到非要突破的程度1他的目光一瞬間堅定無比。

反手將麵條一樣的劍揣入懷中,同時,空下來的右手凌空劃了半個圓圈。

土黃色的軌跡形成一個完美的圓環,出現在他身側。

「水中月,霧中花,天下萬物可變,唯大地古永存,土印,爆」

余寒猛地咬牙,右手直接將這道圓環打出,狠狠的撞擊在了與大須彌神印對峙不休的土印之上。

「轟」

這道圓環,他直接注入了一股大道至理,就在碰觸到了土印的那一刻,將其中的大道紋理攪得一片混亂。

原本寧靜厚重的土印,忽然綻放出一股可怕的狂暴力量。

「嗯?」

陳戰也忍不住眉頭一皺,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恐懼的氣息。

「給我擋住1

土印傳遞過來的那股力量,讓大須彌神印開始微微晃動了起來,陳戰全力催動,大須彌神印神力蒸騰,厚重的力量轟然鎮壓。

「轟」

巨大的爆炸之聲傳來,余寒嘴角露出一絲冰冷,那道土印,直接被他徹底引爆,在半空中整個碎裂了開來。

與此同時,恐怖的反震之力將他的身體直接震得倒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涌,臉色蒼白如紙。

而反觀陳戰也不好受,他身體不住的倒退,大須彌神印悲鳴不已,顯然也遭到了重創。

不過大部分的力量全部都被大須彌神印承受住,所以陳戰受到的傷勢並不嚴重。

將大須彌神印收入到了體內,陳戰的目光出奇的冷峻,就那麼注視著余寒。

「黔驢技窮了吧1他冷笑,殺機一點點的在周圍蔓延:「你以為,這就是我最後的底牌了嗎?」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全部都臉色大變:「這還不是他最強大的招式嗎?」

「適才余寒已經拼盡了全力,方才勉強抵擋住了陳戰的這一招,如果他還有其他的手段,只怕勝負就會在這一招決定了1

不少人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惋惜,真的到此為止了嗎?

「這一招是我特意留給你的,本以為,你能夠逼得我用出這一招,然而此刻你的表現讓我很失望啊1陳戰淡淡的開口。

「不過,還是將這最後一招送給你,也算是正兒八經的送你一程了1

「呼」

話音落,陳戰渾身光芒大漲,一股神聖的氣息以他為中心,朝向四面八方激蕩。

「這是神聖之力1餘寒皺眉「果然如此,怪不得陳戰擁有如此多的手段,修為進步也如此迅速,原來他的背後,真的是有一個仙門在支撐1

與此同時,劍閣長老的眉頭也皺了起來:「首座,這陳戰,已經得到了仙門的傳承,屬下認為,這場戰鬥可以結束了,因為從現在開始,他已經不再是我講武堂的弟子了1

講武堂對於仙門的限制十分嚴重,弟子們也不允許修鍊仙門的功法,一旦如此,便會驅逐講武堂,不再被承認。

此刻陳戰釋放出來的氣息,分明就是仙門的屬性力量。

作為整個外院最有名的耿直之人,劍閣長老如何能夠這樣放任過去?

聽到他的話,一直沒有開口的首座卻忍不住淡淡一笑:「陳戰所學的功法和神通,是得到了我首肯的1

他轉頭看向了劍閣長老:「講武堂之所以日漸式微,正是因為閉關鎖國,不思進取,修行仙門的神通和功法,並非便是背叛了講武堂,反而會對仙門更加熟悉,日後交戰之時,也可料敵先機,此事,我會親自向堂主解釋的1

劍閣長老臉色鐵青,終於知道了首座的心思,然而此刻,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劍塵,好好觀看戰鬥吧!馬上就要結束了,外院大比這一次非常成功,不要讓這種成功夭折在最後,否則你負不起這個責任1首座開口警告。

劍閣長老眼中閃過一絲無力和失落,如此外院,恐怕永遠也無法支撐起講武堂的希望了!

陳戰哈哈大笑,伴隨著狂傲的笑聲,他的頭頂,忽然出現了一座丈余高度的金色門戶。

好像是連通著天宮的門戶,兩片厚重的金色門板閉合在一處,到處都透露著一種威嚴、神秘、可怕的氣息。

余寒眉頭緊皺,看著陳戰頭頂出現的那道門戶,心中微微一震:「為了這個陳戰,那仙門還真是下了不小的本錢呢1

「余寒,我這一招叫做小仙門!當屬玄階中品的神通,死在這一招之下,不冤枉了1陳戰冰冷的聲音傳來。

「真可怕的氣息,如果換成是我,只怕頃刻間就會被湮滅吧1丁進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看著那扇金色門戶之下,顯得弱不禁風的白色身影。

「余寒,不要放棄啊,我知道你可以的1他咬牙說道。

東方靖康也忍不住目光閃爍:「嗜血小隊都沒能殺了你,區區陳戰如何能夠奈何的了你?余寒,一定要堅持住1

連郭純罡的目光也變得緊張了起來,此刻他的心思最為複雜,上一次自己與余寒一戰,如果不是余寒出手阻止,自己也就廢掉了。

所以從內心深處,他還是希望余寒能夠勝了這一場,因為上一次他輸得心服口服。

而且隨著郭長老將家族玄階下品神通傳授給了他,再加上修為突破到了武魄後期,他原本以為,自己與余寒之間的差距已經不遠了。

然而一直到余寒擊敗陳清揚的那一刻,郭純罡方才發覺,自己與余寒之間的差距,似乎越來越大了。

「你還會勝利嗎?我可是押了你會贏的1他心中暗暗說道。

在那金色門戶氣息籠罩之下的余寒,終於微微抬起了頭,目光一眨不眨的落在那扇門戶上。

「陳戰,你以為,你就真的贏了這一場嗎?」

他聲音不大,卻清晰的傳入到每一個人的耳中,然後目光下移,與陳戰僅僅對視。

「我會讓你輸得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1餘寒的嘴角,有一抹笑容浮現出來:「既然武魄中期已經贏不了,那就突破吧1

與此同時,余寒的體內,太極光輪瘋狂的旋轉了起來!

第一次大乾坤訣晉級的時候,將一部分雲芝的力量反饋到他體內,使得他的修為一舉突破到了武魄中期境界。

而這一次,得到了一株血菇和半顆神丹的絕世力量。

大乾坤訣更是直接晉級到了黃階上品的層次,達到了一個臨界點。

同時,那股反饋之力,再次涌遍全身。

余寒清楚神丹和血菇的力量,大乾坤訣這一次反哺真氣,絕對能夠讓他再次破開壁障,直接進入到武魄後期境界。

但是,他更加明白,自己此刻還不是突破的時候。

所以直接將反哺之力鎮壓了下去,並暫時封印祝

直到此刻,陳戰帶給他的壓力,已經達到了頂點,如果不突破到武魄後期,根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

因為這一招實在太強大了!

封印住大乾坤訣的力量被他揭開了,海量純凈的天地元氣開了閘的洪水一般,瘋狂的湧入到了體內。

他的修為,幾乎在一瞬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的增長起來。

「這傢伙,原來一直都在壓制著修為1陳戰暗暗心驚。

「不能讓他突破了1陳戰心中清楚,武魄中期的余寒,尚且能夠與自己激戰到如此程度,一旦他突破到了武魄後期,那麼這一戰將會再次衍生出不少的麻煩。

所以必須速戰速決!

想到這裡,陳戰猛地一咬牙!

「嘎吱」

他頭頂那扇金色的門戶,終於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緩緩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