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六十二章 仙門約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 仙門約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我絕對不會讓你再翻身!給我死」

陳戰眼中閃過一絲嗜血的瘋狂,那扇金色門戶,終於開啟!

「好恐怖的能量,不知道余寒能不能抵擋住1丁進臉上的擔憂一直沒有褪去。

然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著,那扇開啟的仙門中,有一束光芒飛出,朝向余寒電射而去!

幾乎是在同時,余寒驀然睜開雙眸,雙臂狠狠一振,恐怖的力量立刻肆虐了開去。

武魄後期,終於突破了!

「土印1

他單手拍出,那方土黃色大印再一次出現在半空中,迎風暴漲,硬生生的抵擋住了那束金色光芒!

「還是這一招?擋得住嗎?」陳戰雙目微眯,這扇仙門,是仙門前賢以大神通推演出來的一套神通。

雖然以他的實力,發揮出來的能力有限,然而卻不下於玄階中品神通的全力一擊。

而余寒此刻所施展的,不過是玄階下品神通,根本不是小仙門的對手!

果然,金色光束不斷激蕩之下,土印被震得一寸寸的後退。

陳戰的嘴角,終於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我說過,你擋不住的,即便突破到了武魄後期,依然不是我的對手1

「你的神通,不過是玄階下品而已,如果達到玄階中品層次,那麼這一次,或許還能夠拼一拼1

他眼中帶著一絲譏諷之色,看向余寒的目光滿是嘲弄。

「玄階中品嗎?那就聽你的吧1餘寒淡淡的開口,聲音風輕雲淡。

與此同時,他一直垂落在身側的左手,緩緩抬起,整條手臂一瞬間化為了瑩白之色。

一股鋒銳之極的氣息,在掌心迅速的凝結。

「大五行法印,金印,出來吧1

就在他催動大乾坤訣突破武魄後期的同時,已經開始分出一部分心神,抽取體內的金屬性真氣,不斷凝結著金櫻

五行土生金,在凝聚出土印之後,下一個法印,便是金櫻

好在,體內神丹和血菇的藥力非常雄厚,在突破到武魄後期的同時,金印也終於凝結了出來。

一方白色大印驀然出現,與土黃色的大印並列在了一處,緊緊的貼合。

而後,兩股不同屬性的強大力量,終於依靠著五行相生的至理,相互連通。

土屬性主防禦,金屬性主攻擊!

這兩道法印的相互疊加,威力達到了鼎盛!

兩尊法印轟然撞擊在了那束金色光芒之上,然後在陳戰逐漸凝固的笑容下,將其震得支離破碎!

余勢未衰,兩尊法印化為一道光芒,狠狠的轟擊在了陳戰頭頂的那尊仙門之上。

宛若實質一般,那扇金黃色的大門狠狠的顫抖了起來。

「噗」

陳戰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

「怎麼可能?」他兀自不可思議,不過是區區一個平民弟子而已,怎麼可能會擁有玄階中品神通?

他不甘的怒吼,面孔劇烈的扭曲著:「我不能輸給你!也不會輸給你1

仙門光芒大盛,可怕的氣息瘋狂搖曳!

「當」

像是響起了一陣悠揚的鐘聲,兩尊合併在一起的法印,在余寒的操控之下,再次撞擊在仙門之上。

「噗」陳戰渾身巨震,隨著仙門的震蕩,身軀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大口大口的鮮血從口中噴洒了出來。

「終究還是手下敗將而已,破碎了吧1餘寒淡淡的開口。

金土雙屬性法印狠狠鎮壓下來,在那股狂暴的能量之中,金色門戶轟然破碎,徹底炸開了漫天虛無。

陳戰的身體,猶如一葉扁舟般,迅速的被狂暴肆虐的散碎真氣掀飛了出去。

口中不斷漾出鮮紅的血沫,觸目驚心!

「贏了1丁進一直緊握的拳頭終於舒展開來,一直都不曾出現的笑容也再次出現「我就知道,你一定會贏1

「真的贏了嗎?好厲害,連陳戰都不是他的對手,這個余寒,已經無法擊殺了,經此一戰,只怕整個講武堂,甚至包括內院,都會關注他了吧1郭青荷微微嘆息。

雖然這一次大比僅僅是在外院舉行。

然而對於內院長老而言,同樣也是他們挑選弟子的契機,所以他們也會暗中觀看這場大比。

當初的許飛便因為在大比上表現出眾,直接被長老收為了核心弟子。

而現在余寒的表現,比當年的許飛還要耀眼得多,得到講武堂的重視幾乎是板上釘釘,若再想對付他,只怕不會有機會了。

與她一同嘆息的還有郭家長老,從郭家弟子開始,一直到後續陳家弟子的加入,一步一個陷阱,一步一個死局。

然而那個少年,卻依然平安無事的闖了過來。

「難道他真的命不該絕嗎?連陳戰都敗了,同輩之中,還有誰是他的對手?」郭長老一瞬間蒼老了許多。

「接下來,我們的賬,也該算一算了1看著掉落在地上,重傷的陳戰,余寒嘴角湧現出一絲冰冷。

他緩緩走到了陳戰的面前:「我說過,你是我的手下敗將,從前是,現在是,而將來,你已經不配再做我的對手1

「你」陳戰想要開口反駁。

卻牽動了傷勢,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

「之前你侮辱丁進的時候,可曾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區區一個大比,你們多少人都想要了我的性命?」余寒的聲音清晰的傳遞到了周圍。

此言一出,下方不少參與了這件事情的長老都忍不住低下頭去。

余寒帶著幾分憐憫的看向陳戰:「在我眼裡,你就是一顆棋子罷了,然而雖然是棋子,既然輸了棋局,還是要付出代價的1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的結局,就在現在終結吧1餘寒緩緩抬腳,朝向陳戰的頭顱狠狠的踏落下去。

陳戰已經閉上了雙目,此刻這種情況,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即便有不甘,有後悔,卻也沒有後悔的機會了。

這一次,連陳長老都沒有出手,隨著余寒的勝利,郭家和陳家已經被推上了風口浪尖,若是此刻繼續參與進去,只怕連自己的名聲都保不住了。

況且,陳戰已經不單純是陳家的弟子了,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

仙門弟子!

所以無論是他還是首座,都不可能去阻止余寒。

「鏘」

就在余寒的右腳即將踏中陳戰頭顱的時候,懸挂在腰間的劍再生警兆!

余寒臉色一變,同時咬牙暗道:「便宜了你1

收起了那一踏之勢,身形順勢朝向一側滾落!

一道纖細的劍芒,幾乎是貼著他的後背,直接貫入到了決戰台中,將那青石地面也射穿了一道孔洞。

「好警惕的小子1一道聲音忽然傳來,與此同時,就在眾人上方,數道身影憑空出現,降落在了決戰台上。

「是你?」見到那名為首的中年人,首座終於忍不住臉色一變,眉頭緊緊皺起。

「柳雲杉,你身為瓊華派護道者,竟然如此闖入我講武堂外院大比,還公然朝向我弟子出手?真當我講武堂無人嗎?」劍閣長老冷峻的聲音傳來。

首座臉色又是一變,這句話,實際上應該是自己來質問的。

然而突然見到柳雲杉,驚訝之下還未反應過來,卻讓劍閣長老搶了先。

「不要忘記,仙門與講武堂之間有約定,我帶著仙門弟子來燕州,是為了交流學習,因此仙門在這裡的弟子,此刻也應該算是你們講武堂的弟子1

柳雲杉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繼續說道:「可是這外院大比,怎地不讓我仙門的弟子參加?如此,可與當初和你們堂主商議好的規矩不太一樣啊1

「歷來,外院大比和內院大比便從未讓你們仙門的弟子參加過!你們的弟子只會在這裡修行兩年便會離去,讓你們參加,也沒有什麼意思1這一次首座搶來了話語權。

然而這句話一出口,劍閣長老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真是白痴1劍閣長老看著依然自我感覺良好的首座,忍不住嘆息:「這句話漏洞太大了,根本站不住腳,柳雲杉,很可能會借題發揮了1

果然,柳雲杉微微道:「首座既然這樣說,那我們便只能去你們堂主那裡說道說道了,不過參加你們的大比也沒有什麼意思。」

他目光忽然在一眾外院弟子身上掃視過去,帶著濃郁的輕蔑。

在他身後,一名身穿白色長衫的少年一步踏了出來,譏諷道:「都是一群廢物一般,和你們比試,反倒降了我們自己的身份。」

所有長老甚至包括弟子的臉色都十分難看。

一些弟子們更是怒火中燒,紛紛怒道:「你們又比我們強多少?有本事就來打一場1

白色長衫的少年,輕輕拍了拍手掌,眼中笑意更濃了:「既然你們都說了,那就比試比試也好,也讓你們知道,什麼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1

「好1首座冷哼道:「既然你們如此看不起外院,那便劃下道來,我們接下便是了。」

劍閣長老目光掃向了首座。

然後臉色瞬間大變,因為他發現首座目光中,那一絲陰謀得逞的光芒一閃即逝。

「不好,首座竟然是故意要這樣做的1劍閣長老一顆心直接提聚了起來。

「那就一戰定勝負好了1白色長衫的少年緩緩向前走了兩步。

目光卻落在了余寒的身上,一抹不屑浮現而出。

「聽說你是這一次大比的冠軍,如此的話,就我們兩個來吧,一場定勝負1

余寒聞言卻忍不住目光閃爍,伸手指向了白色長衫的少年。

「誰來參加比試的事情,需要長老來定奪,不是我說了算的。」

「然而我不喜歡你穿這身白色的長衫卻是真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