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六十三章 講武堂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 講武堂主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白衣少年看著余寒,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正好,我也一樣不喜歡呢1

柳雲杉看著針鋒相對的兩名年輕人,眼中有一絲精芒掠過,轉頭看向首座,淡淡道:「外院首座,年輕人總歸是要見一見世面的,譬如你們這所謂的精英榜,若是放眼整個洪荒,也不知道有多少水分,難不成,我仙門便這般可怕,讓你們講武堂連應戰也不敢嗎?」

「你說什麼?」有些長老聞言立刻面色一沉,豁然起身:「講武堂從不畏懼仙門的挑戰,只是此事還需請示長老會或者得到堂主的首肯。」

柳雲杉聞言不禁輕蔑的一笑,家⊥貳

首座目光閃爍,終於開口:「邱長老說的沒有錯,我講武堂從不畏懼任何仙門的挑戰,既然你們找上門來,這一戰,我外院便應下了又能如何?」

劍閣長老聞言不禁眉頭一皺,看向首座的目光已經變得一片冰冷。

除了陳長老和郭長老參與這件事情的幾位長老之外,其他長老也有些奇怪的看向了首座。

一向淡然的他,今日的表現可以說反常到了極點。

如此重大事情,涉及到仙門與自己的天才弟子決戰,這不同於外院的大比,一不小心,弟子便會身死道消。

仙門弟子可沒有什麼顧忌,而且絕對不會放棄這個剷除講武堂天才弟子的絕佳機會。

而他竟然就這樣答應了,長老們都不傻,自然能夠看懂一些其中的深意。

「好1柳雲杉哈哈大笑,轉頭看向身側的三名年輕人,然後說道:「這三人,是這一代我們仙門的普通弟子1

「我們也不會佔你們的便宜,由你們出戰的弟子自己來選擇,如何?」

首座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了余寒,順勢說道:「這一戰,我方就由這一次大比的冠軍余寒出手,至於對手,由余寒自行挑眩」

「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1餘寒心中暗暗道,然後輕蔑的笑了笑:「首座既然已經安排好了一切,那這對手,還是由首座來選擇吧1

「等一等1劍閣長老身形一閃,身形出現在了余寒面前,轉頭瞧向首座道:「首座,此事不可魯莽,與仙門約戰,事關重大」

「劍塵」

首座聲音冰冷,哼聲道:「不要忘記你的身份,今日你屢次不顧全大局,頂撞與我,今日之後,你便不是外院的長老了1

劍閣長老臉色一變,臉上閃過一絲痛心疾首的無奈笑容,剛要開口繼續反對,一道聲音卻忽然遠遠傳來。

「說得還真不錯,如此不顧大局,掌管這外院,終究是留下了禍患,不必今日之後,就從現在吧,你不再是外院的首座了1

聽到這個聲音,所有長老紛紛渾身一震。

「堂主1

兩道身影由遠及近,降落在了眾人面前。

外院首座渾身一震,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

「他怎麼來了?」柳雲杉此刻也皺起了眉頭,看著站在決戰台上的講武堂主和教書長老兩人,目光閃爍不定。

「你的膽子不小啊1教書長老看著外院首座譏諷道:「連這外院大比,都被你搞的烏煙瘴氣,真當這外院是你們家開的了?」

首座臉色慘白,即便他再如何強勢,面對堂主也不敢生出絲毫的狂妄。

因為對面那個看起來不過三十歲左右年紀的堂主,不僅僅是整個燕州的第一強者,同樣也是整個講武堂的頂樑柱。

「屬下殫精竭慮,全部都是為了外院弟子能夠找回失去的血性,從無二心,天地可表,還請堂主明察1首座低頭做著最後的解釋。

堂主眼中閃過一抹睿智的光芒:「如此的話,默認了郭家弟子服用暴血丹,默認了陳戰修行仙門功法的事實,甚至答應了這場與仙門之間的比試,都是為了你口中的血性?」

首座渾身劇震!

怎麼可能?

堂主怎麼可能知道這些?區區外院大比,怎麼可能值得他也關注?

想到這裡,首座的脊背就是一陣冰冷,目光卻落在了堂主身旁的教書長老身上。

這才有些明白了過來,當即忍不住暗暗咬牙:「是了,一定是教書長老,除了這個老傢伙能請的動堂主之外,還有誰有這樣的面子?這老傢伙一定從頭看到尾,再稍加潤色,去了堂主那裡告狀。以堂主對他的信任,才會如此。」

「這一場大比,我和教書長老可是從頭看到尾啊1堂主目光在一眾長老身上一一掃視。

然後嘆息道:「弟子是好弟子,然而外院的長老會,卻讓人失望1

「此事,容后再說吧1他忽然搖了搖頭,目光轉移到了柳雲杉的身上:「還是將眼下的事情處理好才是1

柳雲杉看著堂主,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我仙門來此,並非挑釁,只為磨礪弟子,這也是與講武堂最初定下的規矩,雙方可以互相切磋。」

堂主目光閃爍,就那麼看著他,卻沒有開口。

柳雲杉心裡一陣發毛,只能硬著頭皮哼聲道:「難不成堂堂講武堂堂主,也不敢讓門下弟子,與我仙門弟子一戰嗎?」

「哈哈1堂主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一變化,連同周圍講武堂的長老都有些詫異。

「堂主這是何意?」柳雲杉眼中閃過一絲怒意,有一種被戲耍的感覺。

「何意?」堂主一瞬間收起笑容,朗聲道:「對你們仙門,我講武堂從未有過任何懼怕,既然外院已經應下了這一戰,那便戰吧1

柳雲杉嘴角勾起一絲冷漠的笑容。

然而堂主卻繼續說道:「只不過,單單一場比試,卻還不夠啊1

他伸手指向那名藍色長衫的仙門弟子道:「龍寂空,來此奉天道門,清微初期境界1

然後落在了之前與余寒對峙的白衣少年身上:「冰源,來自瓊華派,武魄後期巔峰。」

最後指向那名黑衣少年:「東玄宮核心一字輩的年輕弟子一清,三人之中的最強者,同樣也是清微初期1

他帶著幾分譏諷的笑意看向了柳雲杉:「這等陣容,都已經達到我外院內門弟子的程度了,卻跑來挑戰我外院弟子,還真是無恥啊1

柳雲杉臉色一陣青白,講武堂主說的沒有錯,這一次帶來的三人,雖然不是三大仙門頂尖的少年強者。

然而也絕對處於中上水平,更是超過了外院的層次,所以他才沒有一絲的後顧之憂。

只是沒想到,講武堂主連這些都記得,而且一針見血的指點了出來,一時間尷尬不已,更是不知如何回答。

講武堂主冷哼道:「不過我說過,我講武堂大好男兒,從不畏懼你們這些宵小之輩,耍了心機又能如何?我自一拳破之1

「外院聽命1他大手一揮。

所有外院長老紛紛抱拳,連同弟子們也被點燃了情緒,齊齊怒吼。

「這一次,外院弟子選出三人一同應戰,你們可敢?」堂主目光在所有外院弟子身上一一掃視。

「熱血洪荒,唯我講武!戰!戰!戰1

整個外院,在堂主一句話說完之後,渾身熱血盡數被激發。

柳雲杉臉色越來越苦澀,這一次當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反而讓他們更加團結了。

「外院弟子陳戰,已經拜入到了瓊華派門下,從今以後,不再是講武堂弟子1堂主目光冰冷的掃了一眼陳戰。

然後落在了東方靖康身上:「靖康,你已經突破到了清微初期,但卻並未晉級內院,這一戰,算你一個1

「弟子遵命1東方靖康大聲說道。

堂主的手指沒有一絲停留,又指向了郭青荷:「青荷,這一次大比的所有始末,都因你郭家而起,不過我給你一個機會,能否為郭家證明,看你如何表現1

「弟子絕不辜負堂主厚望1郭青荷的聲音也堅定不移。

所有弟子們紛紛暗暗點頭,三名仙門弟子的修為出奇的高,恐怕也只有外院三傑這等強者出手,才有希望。

而且,無論余寒還是陳戰,雖然具備擊敗外院三傑的實力。

但他們卻不具備一個條件,那就是清微初期的臨界點。

外院三傑全部都已經達到了那個**頸,如果願意,他們可以隨時突破到清微境界。

而余寒和陳戰卻不行,所以一旦比試開始,這將會成為他們最大的底牌。

只是,堂主會這樣選擇嗎?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堂主最後一指,終於落在了一個方向。

「余寒1

所有人紛紛震驚,堂主竟然真的選擇了余寒,是對他的實力信任?還是因為陳清揚是陳家弟子?

「余寒,不要讓教書長老失望1堂主凝重的說道:「你這幾場戰鬥雖然都勝利了,但與真正的高手之間,還有一定的差距,如果不是教書長老極力推薦,我不願意冒這個險1

余寒看了教書長老一眼,見到後者竟然故意別過頭去,只得無奈點了點頭。

面對堂主,他的臉上卻沒有分毫的惶恐和慌亂,反而淡然的笑了笑:「堂主放心,我盡全力就是了。」

堂主眼中閃過一絲讚許,繼而轉頭看向了柳雲杉:「人都選好了,那麼就開始吧1

「也好,那就開始吧!此戰,刀劍無情,生死不論1柳雲杉目光閃爍,寒意逼人。

與此同時,白衣冰源一步踏出,嘴角帶著幾分淡淡的冰冷看向余寒:「第一戰,就讓我來吧!穿白衣服的傢伙,你可以受死了1

余寒攤開手掌,露出一副很無辜的表情:「雖然我很想幹掉你,但是很可惜,你的對手並不是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