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六十六章 風雷再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 風雷再現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還沒有結束嗎?」余寒雙目微眯,此刻一清身上綻放出來的氣息,讓他感覺到了莫名的壓力。

「一清,竟然被他逼出了這一招,這小子竟然如此厲害1之前勝了一場的龍寂空也忍不住皺眉道。

冰源的臉色則是更加難看,想到之前對余寒的挑釁和輕視,此刻都如同**裸的打臉一樣。

一清的可怕,同為仙門弟子的他自然清楚。

如果換成是自己與他對戰,絕對達不到余寒這種程度。

同時也證明,若是自己當真選擇了與余寒一戰,那結果只能是自取其辱。

之前輸給了東方靖康還心有怨懟的他不禁有些慶幸,如果自己敗在了余寒手中,只怕會更加難堪。

「不過區區一個洪荒土著,怎麼會如此厲害?」冰源握緊了拳頭,眼中充斥著嫉妒的光芒。

「此子,若是成長起來,將來必定會成為我仙門大患1護道者柳雲杉也忍不住皺眉,心中暗暗說道。

而此刻,決戰台上的一清,整個身體都被那道漩渦包裹在了其中,可怕的力量以他為中心,狠狠的肆虐。

光芒交替閃現之下冰冷的面孔,嘴角那嗜血的笑容愈發的瘋狂起來。

「這麼多年,你是唯一一個逼我使出這一招的同輩弟子,所以即便是死,也足以自傲了1

話音落,徹骨的冰寒之氣滾滾襲來,與此同時,一清雙手不斷划動,在他頭頂,出現了一條二十米左右的金色神龍。

鏗鏘的龍吟之聲不斷傳來,使得周圍的氣息一瞬間都彷彿凝固了一般。

「龍神鎮1

冷冽的聲音自一清口中響起,宛若浸泡在了殺機之中,攝人心魄。

「竟是這一招1堂主眉頭一皺,眼中也閃過一抹擔憂之色:「奉天道門的絕學之一,應該是玄階中品的最上等神通,甚至比起普通的玄階上品神通都不遑多讓1

「余寒這一次,只怕不太樂觀啊1堂主看向了教書長老。

而教書長老的臉上,卻平靜如水,相比於之前的緊張和擔憂,現在的他,已經不去想那麼多了。

「這個時候,只能選擇相信他了1

教書長老淡淡的聲音響起,然而確有一些沙啞和無奈。

「只能拼一拼了1餘寒的頭頂,一株草武魄赫然出現,迎風暴漲。

然而這一次出現的,不僅僅是那株小草,還有那條浩瀚的劍河。

一直隱藏在他體內的那條劍河,終於第一次展現出崢嶸的一面。

那株小草,就懸浮在劍河之上,隨風搖曳,一百零八顆大星匯聚而成的大河凌空橫貫。

余寒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以他此刻的修為,要催動如此可怕劍意所凝聚出來的劍河,顯然要承受巨大的壓力。

然而他也知道,面對一清這幾乎畢其功於一役的一擊,除了摘魄之外,只能用這一招來拼一拼了。

雖然自己同樣會遭到不小的反噬,但比起摘魄對身體帶來的傷害,劍河的反噬相對來說還不會那麼劇烈。

「那是什麼?好可怕的劍意1不僅是堂主,連教書長老眉頭都緊皺了起來。

「余寒的體內,怎麼會有如此恐怕的劍意?而且形成了這般奇景?」堂主有些喃喃的開口道。

這一刻,仙門護道者柳雲杉的臉色終於變了,一清施展出龍神鎮的那一刻,原本以為那個掙扎了這麼久的小子,終於無力抵擋了。

然而此刻,那條劍河的出現,那股恐怖的劍意,卻讓他滿滿的信心一瞬間崩塌。

「怎麼可能?這股劍意,怎麼會出現一名不到清微境界的少年身上?這小子,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柳雲杉眉頭緊皺。

面對著氣息暴漲的余寒,一清臉上的瘋狂越發的強盛起來,咬牙冷哼:「你的底牌真不少,可是龍神鎮下,從無敗績!所以改變不了任何的結局1

「殺」

隨著他的聲音響起,可怕的氣息瘋狂搖曳,那條二十多米長的巨大神龍,巨尾狠狠一擺,狠狠的朝向余寒鎮殺了下去。

「破1

與此同時,余寒也打出了劍河,凌空斬向了那條巨龍!

兩道氣息,在半空中相互對撞在了一處,這一刻他們所釋放出來的能量和神通,絕對堪稱歷史之最。

在整個外院歷史上,還從未經歷過這般焦灼而又精彩的一戰。

所以無論孰勝孰負,這一戰都將載入史冊。

然而,勝與負,終究還是要在這一刻分出來的。

兩股可怕的力量彼此對撞,相互消融,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而對於兩人來講,施展出這般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一招,對本身的反噬也是巨大的。

不等真氣肆虐過來,兩人幾乎同時渾身巨震,噴出一大口鮮血。

「痛快1一清一把擦掉嘴角的血跡,雙目燃燒起重重火焰,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腳下狠狠一踏,跨越過了那道深坑,朝向余寒撲去!

「斬龍鞭1

他閃爍著光芒的右手,一桿三米左右長度的金黃色神鞭出現,綻放出一股可怕的光芒。

然後,狠狠朝向余寒當頭砸落下去!

「這傢伙,都這種狀態了,竟然還能夠發出如此可怕的一擊!真是厲害啊1餘寒眉頭微微皺起。

「沒想到吧,我從未看輕過你,所以給你留了一招,你也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龍神鎮都被你擋住了,只是可惜,這才是最後的底牌1一清的臉上,閃過一絲勝利在握的得意笑容。

「你以為,就只有你有底牌嗎?真不巧,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雖然不願意這樣說,但在這一點上,我們想到一起去了1餘寒淡淡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宛若晴天霹靂!

隨即,他左手微微攤開,一條條道紋不住的交織,可怕的氣息瘋狂流淌。

「五十四條道紋!二級陣師1

教書長老猛地跳了起來,眼睛里滿是不敢相信的激動和震撼。

這才多久,這小子竟然凝聚出了五十四條道紋,突破到了二級陣師的程度!

「娘的,還真是個怪物啊1

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五十四條道紋,在半空中構建成一一幅玄奧的陣圖,可怕的力量瘋狂的肆虐了開來。

「風雷雙殺陣1

烏雲壓頂,一道足有手臂粗細的巨大雷電從烏雲之中探出。

青芒呼嘯,恐怖的龍捲風似乎要割裂了虛空。

當初在太古平城神壇的最後一戰時,余寒便施展了這套陣法,徹底擊潰了血殺,從而讓自己和子魚逃過一劫。

那個時候,他是依靠著摘魄時候爆發出來的力量,強行將道紋凝聚出了五十五條,從而將陣法構建成功。

然而此刻,他是真真正正的突破到了二級陣師的境界,道紋也達到了五十四條之多!

加上之前構建出風雷雙殺陣的經驗,所以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將這套陣法構建了出來。

兩股不同屬性的力量轟然降臨,與斬龍鞭的力量對撞在了一處!

「轟鹵連同頭頂那巨龍與星河之間的最後對決一起。

兩人之間的這一戰,終於在此刻爆發了最後的力量!

隨著可怕的轟隆之聲淹沒了周圍所有的感官,兩道身形終於各自倒飛了出去!

決戰台上飛沙走石,光芒爆閃,惹得下面的眾人都忍不住一陣雙目生疼,不得不別過頭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光芒漸漸散去。

余寒半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他口中鮮血從嘴角一滴滴的滴落在地,嫣紅的顏色觸目驚心。

在他對面不足十米距離之外,一清滿身傷痕的躺倒在哪裡,渾身上下幾乎被鮮血沁透。

劍河破碎的那一刻,無數道鋒銳的劍氣衝過他的肉身。

如果不是斬龍鞭的力量及時護住,只怕此刻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一清掙扎著想要爬起身來,無奈努力了幾次,卻都無力的跌落,他的嘴角,終於露出一絲蒼白的苦澀。

「抱歉,這一次,好像我贏了1餘寒掙扎著站起身來,只覺渾身一陣痛楚傳來。

心中忍不住暗暗嘆息,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休息休息,否則的話,這一身傷勢可夠受了。

「記得當初,你是要殺了我來著,然而很遺憾,你不會再有機會了1

「不過你也不必擔心,我講武堂不像你們仙門那樣食古不化,整天喊打喊殺的,我們文明得很,所以我只要廢了你就行了1

余寒終於站在了一清的面前,右手食指點出,朝向一清的丹田戳去。

那裡是氣海,當初自己丹田被廢,便是被仙門弟子一指戳中那那裡。

如今余寒的臉上帶著幾分冷漠,出手不含絲毫的感情。

「找死」

一聲輕喝傳來,距離余寒最近的冰源,悍然出手!

掌心化為一道巨大的冰凌,從一側迅速掠進,朝向余寒的脖頸刺來!

「敢傷我仙門弟子,你必須要死1

「不可」

冰源出手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護道者都沒有來得及反應。

事實上包括護道者在內,十分清楚這一戰若是失敗的後果。

所以他自然也明白一清接下來要面臨的是什麼,尤其是講武堂堂主就在那裡,他根本無法直接出手。

否則不僅僅是他,連同整個在燕州的所有仙門,都將遭到滅頂之災。

然而他卻沒有想到,冰源卻出手了。

想要阻止都已經來不及。

不只是柳雲杉,連一直將注意力集中在仙門護道者身上講武堂主和教書長老等人,也沒有想到出手的會是冰源。

冰源的眼中充斥著冷冽的殺機:「一個山野莽夫,怎麼有資格比我強?所以你還是死了吧1

閃爍著駭人寒意的冰凌,帶著刺耳的破空之聲。

轉瞬間距離余寒的脖頸已經不足一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