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六十七章 渡天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 渡天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敢爾1教書長老駭然出手,一掌拍出,勁氣鼓盪,然而遠水解不了近火!

包括講武堂主在內,都距離余寒太遠了,根本來不及出手阻攔。

唯一有機會阻止的,便是仙門護道者柳雲杉。

只是他微微抬起的手臂,終究還是放了下來。

這個叫余寒的小子,太可怕了。

如果任其成長下去,將來必定會成長為仙門的頭號勁敵。

用一個冰源來換他,不虧!

那閃爍著森寒氣息的冰凌,折射著冰源嘴角瘋狂嗜血的笑容,似乎立刻就要將余寒徹底淹沒在其中。

就在這時,余寒輕輕轉頭!

看向冰源的目光帶著幾分輕蔑和不屑,他然後輕輕拍出左手:「憑你也配殺我?」

左手拍出的瞬間,掌心有一道銀白色的光芒亮起。

「鎮神」兩個古字出現,那股封絕天地的氣息狠狠的擴散開去。

與此同時,那足以穿透余寒脖頸的冰凌,正好刺中他的掌心。

在冰源逐漸凝固而又化為驚駭的表情變化之中,似乎無堅不摧的冰凌一寸寸崩碎。

然後,他瞳孔急促收縮,兩個銀白色的古字在眼前逐漸放大,穿透了繚繞在體外的寒氣,印在了胸口之上。

「噗」

冰源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

一股絕強的氣息,狠狠沖入到了他的體內,「鎮神」玉符的力量,便是封鎮元神,封鎮真氣。

那股力量方一入體,冰源便感覺到周身真氣如同凝固了一般,然後蔓延向了元神,還未來得及催動力量反抗,眼前一黑,一頭朝向地面栽倒下去。

「你殺了他?」護道者的身形出現在余寒面前,然而他卻沒有出手。

因為他不敢!

余寒的背後,講武堂主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那裡,一絲絲流轉的寒芒在他眼底流淌。

「我沒那麼無聊1餘寒將這一切盡收眼底,揮手不屑道:「殺人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廢掉了來的痛快1

然後他的目光落在了躺倒在地的一清身上,有些遺憾的搖頭:「只可惜便宜了你1

一清屈辱的看向余寒,想要掙扎著爬起來,無奈傷勢太重,終於還是失敗了。

「三場比試已經結束了,結局很明顯,不需要我來公布了吧1講武堂主淡淡的聲音響起。

護道者目光閃爍,終究還是咬了咬牙:「講武堂果然好本事,這一次我認栽了,不過此事斷然不會如此過去1

他目光落在了懷中的冰源身上,若有所思的看了余寒一眼。

「我們走1護道者終於冷哼一聲,大手一揮,便要帶著冰源和一清離開。

「想走,似乎沒有那麼容易吧1講武堂主的聲音很平淡,然而聽在耳中,卻有一種沁透人心的威懾力。

連護道者都忍不住渾身一震,眉頭也微微皺起:「你還要如何?」

講武堂主伸手指了指余寒:「那小子不守規矩,險些害得我講武堂天才弟子隕落,這筆賬可不能就這樣揭過去了。」

「可我仙門弟子已經廢掉了!你還要怎樣?」護道者聲音冰冷,心底卻湧起一股無力。講武堂主嘴角咧開一絲淡淡的笑容:「廢掉了?那是他咎由自取,若是由我出手,就不止廢掉這麼簡單了1

「這麼說,講武堂主是要仗勢欺人了?」護道者雙目微微眯起。

講武堂主仰頭看了一眼天空,笑眯眯的點頭:「也可以這麼說1

余寒在一旁看著咄咄逼人的講武堂主,心中不禁有些苦澀,當年在齊州,如果不是講武堂步步忍讓,也不會讓仙門弟子在齊州行事猖獗。

自己也不會孤注一擲,導致背井離鄉。

余家,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真的很想回去啊!

「堂主1教書長老笑著出現在了堂主的身旁,開口道:「堂主息怒,這不過是仙門弟子個人的錯誤而已,千萬不要因此而壞掉了講武堂和仙門的友好關係?」

「友好關係?」余寒聞言不禁看向了那個便宜師父。

似乎講武堂和仙門的關係,從來都不可能用友好來形容。

尤其是看到他臉上的笑容,余寒有一種預感,教書長老肯定又要使壞了。

果然,教書長老的聲音再次傳來:「柳雲杉,你也算是仙門這批弟子中的長輩,適才你仙門弟子的確是有錯在先,要這樣不了了之,我講武堂面子也過不去,我這弟子也不貪心,我看你們就隨便賠償一件下品法器,再來幾顆靈丹妙藥,然後就算了吧1

柳雲杉臉色大變,臉色愈發的黑了起來,適才還有些感激的目光,立刻變得如同刀子一般,狠狠的掃向教書長老。

「這還叫不貪心嗎?你以為下品法器是你們講武堂的那些破爛貨?」他心裡憋屈之極。

但同樣清楚,這個請求若是不答應,講武堂主只怕會真的出手。

然而下品法器,他還真做不了主。

「下品法器沒有,不過看在教書長老的面子上,這一次我們願意賠償三顆蘊靈丹1柳雲杉的聲音低沉到了極點。

教書長老微微一怔。

蘊靈丹是仙門有名的丹藥,而且十分珍貴,武魄巔峰的強者,可憑一顆蘊靈丹,直接晉級清微境界。

沒想到,柳雲杉竟連這等丹藥也捨得拿出來。

看來真是下了血本!

講武堂主眼中的訝色也是一閃即逝。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吃點虧吧1教書長老笑眯眯的將三顆蘊靈丹收了過來。

柳雲杉臉色陰沉,狠狠一揮衣袖,帶著冰源和一清三人,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呼」

仙門護道者和弟子的離開,標誌著這場比試,真正的結束了。

即便在比試之前,誰也不曾想到過會是這樣的結果。

直到此刻。

那白衣少年平靜的站在決戰台上,成為那裡唯一還留下來的弟子。

沉默了片刻之後,下面爆發出一片雷鳴般的掌聲。

他們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無盡的崇拜和欽佩。

「余寒,好樣的1丁進也握緊了拳頭,卻沒有走上台去。

講武堂主雙手下壓,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

「從前,大家都會認為自己不如仙門弟子,因為他們有好的出身,更多的修鍊資源,但是今日,我要告訴你們,出現在你們眼前的勝利,全部都是真實的。」

他目光落在余寒身上,嘴角湧現出一絲欣慰的笑容:「東方靖康、郭青荷、余寒,這三名弟子,為我講武堂立下了汗馬功勞,同時也告訴你們一個道理,仙門,沒有那麼可怕1

「作為堂主,看到這一場扣人心弦的比試,我是幸運的,而我們的三名弟子,也給我上了一堂課1

「三顆蘊靈丹,就賜給他們三個,每人一顆1堂主終於賜下了賞賜,然而這還不算完。

「你們三個上前來1講武堂主招了招手。

東方靖康站在了與余寒並肩的位置。

郭青荷眼中掠過一絲掙扎,向前了兩步,目光閃爍不定,終於忍不住抬頭,看向堂主。

「青荷,你想說的我知道,但我告訴你,今日你的所作所為,沒有給講武堂丟臉,也沒有給你們郭家丟臉1

「可是堂主」郭青荷眼中越發的慚愧起來,畢竟三人中,只有自己是輸掉了比試的。

講武堂主揮手道:「誰的一生沒有失敗呢?」

「這一次給你們三個的獎勵,除了這顆蘊靈丹之外,每人准許前往內院兵器堂選取一件趁手的兵器,我做主,你們可隨意選擇1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講武堂所有上等的神兵,都在兵器堂中。

而且不乏僅有的幾件法器,雖然獲得需要法器本身的認可,但這個機會,無疑是千載難逢。

在外院便取得這樣資格的,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

一眾弟子看向余寒三人的目光充滿了羨慕,然而卻沒有嫉妒。

「不過,余寒的就算了吧1講武堂主淡淡的聲音傳來。

余寒微微一怔,一臉的苦色:「堂主這麼做,恐怕有失公允啊1

講武堂主哈哈大笑,指著余寒道:「狡猾的小子,這一次我們能勝利,你的功勞最大,明知道要重賞你,還假惺惺的做什麼?」

余寒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嘿嘿訕笑了兩聲。

「不過我還真沒想好要獎勵你什麼1講武堂主看向了教書長老。

教書長老也只能攤開手掌,示意自己也沒有什麼好主意。

「我看這樣吧,這一次重禮,我便給你一個承諾吧,允許你提出一個請求,我們全力幫你做到1堂主終於開口。

「堂主的一個承諾嗎?」所有人紛紛震驚,這絕對不是一個承諾那般簡單,更加代表了堂主的認可。

余寒眼中的玩笑卻盡數褪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凝重,他看向堂主,眼睛里出現了著幾分急促,幾分緊張:「堂主,我想借渡天舟一用1

「渡天舟?」堂主皺眉,連教書長老都皺起了眉頭。

「余寒,你要借渡天舟做什麼?」教書長老開口問道。

余寒的眸子里,有一道冰寒的殺機一閃即逝:「去做一件該做的事情,請堂主和長老應允1

堂主無奈的搖了搖頭,嘆息連連。

教書長老走到余寒的面前,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余寒,渡天舟的事情,不是不想借給你,而是講武堂,根本就沒有使用渡天舟的權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