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六十八 內院弟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 內院弟子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余寒一瞬間通體冰冷,從開始進入外院努力修鍊,他心裡最終的目標就是能夠有朝一日,借到講武堂的渡天舟,從而橫渡十萬大山,回到齊州上。

然而此刻教書長老卻說,講武堂沒有借出渡天舟的資格。

好像一瞬間從天堂打入了地獄,余寒忍不住臉色蒼白,倒退了兩步。

「洪荒七州講武堂,都配備了一條渡天舟,但全部都歸七州武院統一調度、使用1堂主有些歉然的看了余寒一眼。

教書長老眼中掠過一絲不忍,看著臉色煞白的余寒:「我知道渡天舟對你來說很重要,但你或許不清楚,啟動一次渡天舟所需要的元石,要徹底的將整個講武堂的所有庫存消耗一空,我們承受不起。」

余寒雙目微微閃爍:「那如果我找到足夠的元石呢?」

堂主微微搖頭:「那也不行,七州武院當初將渡天舟送過來的時候便曾經有過交代,只有得到他們的允許,才可私自使用。」

余寒微微握緊了拳頭:「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

「有1堂主的聲音讓他眼前一亮。

「除非有朝一日,你能夠突破清微後期,或者是化骨初期境界,通過入門考試,成為七州武院的弟子1

「七州武院嗎?」余寒眼中再次閃過一絲希冀。

雖然以自己此刻的修為來看,還差了太多,但有希望就好。

「而且,你需要在七州武院,登上聖武榜,並取得前十,才有使用渡天舟的權利1堂主的聲音再次傳來。

「聖武榜?」余寒的情緒,已經漸漸平復了下來。

「聖武榜,與我們講武堂內院的英雄榜和外院的精英榜一樣,是七州武院弟子實力的象徵,不同的是,聖武榜一共羅列了整個七州武院前一百的弟子1這一次開口的卻是教書長老。

「余寒,我知道你身上有秘密,但若想要借到渡天舟,只有這一個辦法,當然,投靠仙門或許是一個捷徑1堂主看向余寒。

余寒的嘴角,勾起一絲淡漠的笑意:「兩年之內,我會登上聖武榜前十。」

此言一出,堂主的臉色都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

兩年嗎?我會看著的,雖然這個目標很難實現,但你的話,讓人忍不住期待埃

堂主沒有開口,看著余寒轉身朝向台下走去,嘴角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

「從今日起,余寒晉陞為內院弟子1

堂主看著余寒的背影朗聲道。

台下沒有人反對,更加沒有人質疑。

余寒雖然並未達到清微初期,然而他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連一清都擊敗了,此刻即便普通的內院弟子,也不是他的對手。

余寒笑著搖了搖頭,耳旁卻再次傳來堂主的聲音:「還有半年就是內院大比,兩年之內要踏上聖武榜,需要半年之內進入英雄榜才有希望。」

這句話,堂主是通過傳音入密送入他的耳中,沒有人聽見。

余寒輕輕轉身,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我會的。」

郭長老不再繼續擔任外院長老,而是遣送回了郭家,對他來說,已經開一面了,這是堂主的決定,不容反抗。

外院首座直接被押入到了講武堂古牢中囚禁了起來。

他的情節比較嚴重,甚至與仙門有一些勾結。

外院的局面塵埃落定,由劍閣長老劍塵擔任首座,風光無兩。

「啪1柳雲杉一掌將面前的桌案拍成了靡粉。

「講武堂1

他的臉色,出奇的冷漠,目光掃向下方的一眾弟子。

「劍塵與我仙門勢不兩立,日後我們想要繼續從外院獲得有用的情報,只怕不太容易了。」柳雲杉皺眉說道。

「都是那個余寒1一名弟子咬牙道:「如果不是他,教書長老和講武堂主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冰源師弟也不會如此。」

「冰源已經送走了嗎?」柳雲杉漸漸恢復了冷靜。

說話的弟子點頭:「已經送回瓊華派了,那余寒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封印住了冰源師弟的元神,我們沒辦法解開。」

「哼1柳雲杉眼中忽然閃爍出一道精芒,嘴角也浮現出一絲笑容:「那不是什麼手段,而是一件秘寶。」

「秘寶?」下方弟子有些不解。

柳雲杉豁然站起身來,雙手負在背後:「鎮神玉符,血宗的神物,賜給了嗜血小隊的血戰,如今卻出現在余寒手中,只能證明,血戰已經死在了他的手裡。」

「冰峰,你立刻將消息傳給血燃,現在嗜血小隊只剩下他和血風兩人了,我想他們對這個消息一定很感興趣1

冰峰聞言臉上也閃過一絲笑意:「弟子明白該怎麼做了1

講武堂內院,相比於外院的魚龍混雜,內院的氣氛要嚴謹了許多。

「內院不同於外院,因為內院弟子都是外院弟子中的翹楚晉級上來的,所以對修鍊十分熱衷,不像外院那樣散沙一片。」東方靖康微微開口。

余寒點了點頭,轉頭朝向丁進說道:「經過這一戰,你的修為也愈發凝實了,估計突破到武魄後期也不遠了,要儘快來內院與我會合,否則我等不了你了。」

丁進苦笑著點了點頭:「我儘力吧,自知之明還是有的,和你比不了。」

余寒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柔聲道:「回去吧,首座還在等你修鍊呢。」

丁進點了點頭:「余寒,如果有那麼一天,我會隨你一起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然後他有些自嘲的一笑:「我很少做出承諾,所以你先不要急著拒絕,因為我也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拖你後腿,如果那樣的話,我就不去了。」

「我相信你1餘寒微微一笑。

丁進離開了,他沒有回頭,一片片降落在肩膀,卻來不及拂去。

「走吧1東方靖康開口。

兩人穿過了內院大門,他們的身份牌已經更換過,所以守門弟子並未阻攔。

「那個廣場,便是內院的修鍊場,有陣法長老構建出來的聚靈陣法,靈氣濃度幾乎是外面的兩倍1東方靖康顯然對內院十分熟悉,指著不遠處的巨大廣場說道。

廣場上坐著一道道身影,都在全力修鍊著。

「氣氛還真是有些凝重啊1餘寒嘆了口氣。

「英雄榜就在那邊1東方靖康指著廣場西側的方向,然後轉頭看向余寒:「你要過去看看嗎?」

「走吧1

「戰鬥結束了,英雄榜沒有動,趙括還是挑戰失敗了1英雄榜旁邊,已經聚攏了不少人。

余寒和東方靖康站在人群外,看向那座巨大的石碑。

與精英榜的石碑差不多。

然而這座英雄榜,從氣息上更加凝實。

余寒的目光落在了最上方的那個名字上。

「子魚1他想到那個口口聲聲說要殺自己,在最後,卻依然帶著自己離開的少女。

自己似乎還欠她一滴神液呢!

余寒摸了摸懷中的玉**。

「趙括,據說是英雄榜外的第一人,脾氣很古怪,但實力卻非常強大,雖然並未踏足英雄榜,但以他的實力,卻足夠登上前十之列。」東方靖康解釋。

余寒聞言不禁收起了思緒,看向東方靖康。

「他自己定了一個古怪的規矩,比如這一次挑戰英雄榜第十,失敗後會修鍊一些時間,然後繼續挑戰,但下一次挑戰就會越過第十,直接挑戰第九。」

說到這裡的時候,東方靖康苦笑著搖頭:「他今日挑戰的應該是排名第五的沈東玄,只是很可惜,又失敗了。」

余寒也忍不住一怔,竟然還有這樣奇葩的一個人。

「對了,子魚學姐他們都在什麼地方修鍊?」余寒忽然問道。

東方靖康聞言臉色一變,急忙伸手捂住了余寒的嘴,壓低聲音道:「在這裡,可不要隨便說子魚的名字,否則會遭來敵視的。」

看到距離他最近的幾個人,已經投遞過來不善的目光,余寒忍不住苦笑連連。

尤其是那幾人眼中的警告之意,更加讓他疑惑不已。

「子魚學姐幾乎是整個內院弟子的偶像,雖然她很少和大家說話,甚至沒有說過話,但也擋不住她的魅力1

「所以大家都默契的不去提子魚學姐的名字,也算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不僅表達了對子魚學姐的尊敬,也杜絕了一些流言蜚語的出現。」

「看來,你還挺受歡迎啊1想到那個面帶寒霜,不苟言笑的少女,余寒的臉上有些苦澀。

「英雄榜前十的師兄和師姐們,會在小內門修鍊,那裡的聚靈陣,可以凝聚出三倍的靈氣濃度,只有踏上英雄榜才有機會進入其中。」

余寒聞言這才恍然,看來,真要快一些踏上精英榜了。

他目光落在了那十個名字上,嘴角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很快的。」

「走吧,我們也要抓緊時間修鍊了,內院不同於外院,是真正的強者為尊、弱肉強食,在這裡如果你實力不行,只怕身上的東西都有可能被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進入修鍊場才是最安全的。」東方靖康開口道。

然而他的話音方落,一個聲音卻在兩人耳旁突兀的響起。

「呦,又有新人來了1

一名身穿華貴長袍的少年在四五個人的簇擁之下朝向兩人走來。

見到對面那個人,東方靖康的臉色漸漸蒼白了起來。

「我靠,不會這麼倒霉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