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七十三章 太空戰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 太空戰猿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兩人的目光,從最開始的平淡,瞳孔一點點的放大,最後完全變了顏色!

「是大空戰猿1

余寒口中喃喃說出這幾個字,深深吸了一口氣。

大空戰猿,二品妖獸中的佼佼者,力大無窮,單體實力十分恐怖,是十萬大山的一方霸主。

二品妖獸,相當於人族清微境界。

而太空戰猿二品巔峰的實力,正相當於清微後期巔峰境界的強者,絕對的可怕。

所以不僅余寒臉色大變,連子魚的眸子里,都閃爍著恐懼的光芒。

「快走1

子魚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們幾乎同時拉向對方的手臂。

然後,兩隻手在兩人之間握在了一處。

余寒轉頭看向子魚,卻正好與她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處。

然而卻來不及多想,轉身朝向密林深處逃離開去。

慘叫之聲不斷在背後傳來,可想而知,那幾名被余寒打傷的幾人是怎樣的下常

只是他們已經無暇顧及了。

太空戰猿擊殺了那幾人後,再次將目標轉移到了兩人的身上,怒吼著朝向兩人追去。

它龐大的身軀所過之處,數十米高度的巨大古樹紛紛斷折,化為一地的殘枝敗葉。

「不好,這傢伙,怎麼這般難纏?」余寒眉頭緊皺。

子魚的目光也帶著幾分寒意,她另一手微微攤開,拳頭大小的爆炎獸內丹出現,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無妨,我們也不一定就逃不掉1她微微開口。

不料這一系列的動作卻全部都被余寒看在眼裡,他一把將子魚手裡的爆炎獸內丹奪過,然後丟入到了乾坤袋之中。

「你做什麼?」子魚俏臉含煞,冷聲道。

余寒朝後看了一眼,太空戰猿龐大的身形依然緊追不捨。

感受到子魚有些惱火的目光,他有些歉然的笑道:「這顆內丹,後面或許還有大用,現在就用掉,有些可惜了。」

「那這傢伙怎麼辦?」子魚的臉色總算好看了一些。

「別忘了,我還是一名陣師1餘寒神秘一笑,右手微微攤開,上面有五十四條道紋流轉不定,勾勒出一副玄奧的道圖。

子魚訝然的看了余寒一眼,擔憂道:「太空戰猿屬於清微巔峰境界強者,你五十四道紋的實力,恐怕也只能應付清微中期境界,根本無法與它周旋。」

余寒握住她的手緊了緊,眼睛里有光芒隱約閃現:「殺不掉,困住一些時間應該沒問題1

話音落,他右手狠狠一掃,朝向後方拍出。

「五方雷霆陣1

一道雷電從他掌心蜿蜒而出,然後,竟然化為密密麻麻的銀色電芒,迅速的擴張,組合成一尊巨大的牢籠,迎面將太空戰猿籠罩在了其中。

「我記得,這座陣法好像不是那麼用的1

兩人停住腳步,看向被那座雷電囚牢困在其中的太空戰猿,子魚目光閃爍道。

余寒偏過頭,有些詫異的看向子魚。

他記得,好像沒有在子魚面前施展過這座陣法。

然後子魚臉色稍微有些不自然起來。

太空戰猿龐大的身軀被五方雷霆陣籠罩在了其中,稍微一接觸,就被那雷電劈中,忍不住齜牙咧嘴,怒吼連連。

余寒終究還是沒有太多的過問,看著太空戰猿被困住,微微鬆了口氣,道:「騙人的玩意兒,這傢伙如果不是膽子一巴掌就拍碎了,我們趕緊走吧1

子魚如蒙大赦。

她偷偷去看外院大比的事情,怎麼可能讓他知道?

那樣的話,以後如果自己在說想要殺他的時候,他就不會害怕了!

兩道身影,風馳電掣,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夜色漸漸落下,逃出生天的兩人紛紛覺得虛脫了一般,沒有坐倒在地上,而是選擇了一株參天大樹,同時飛躍了上去。

「好險1餘寒依然忍不住心有餘悸。

五方雷霆陣最主要的攻擊手段就是凝聚一點的雷霆攻擊,能夠爆發出可怕的力量。

然而此刻,余寒卻將其改變了模式,直接變成一座囚牢,化為一座困陣。

也難怪子魚會發出質疑。

這本就是極其困難的事情。

好在他的五獄觀心術已經突破到了二獄境界,否則的話,無法將陣法控制的如此精妙,更何況化為困陣了。

余寒鬆了口氣的同時,目光落在了子魚如玉般的面孔上。

「死裡逃生,有什麼感想?」

子魚橫了他一眼,說出了一個余寒一輩子都想不到的答案。

「踏實1

余寒無奈的搖了搖頭,子魚的答案,讓他沒有辦法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發揮。

只得從懷中掏出一隻乾坤袋,遞到了子魚的面前。

「剛剛從那個首領身上順來的1

子魚有些訝然的結果這隻乾坤袋,很不解的看了余寒一眼:「你什麼時候拿到的?我怎麼沒有看到?」

余寒嘿嘿笑了,在子魚面前,第一次露出一副自信的笑容:「連那個傢伙都沒有發現被我偷了東西,你要是能發現,豈不是太失敗?」

子魚將乾坤袋輕輕打開。

裡面的東西不少,想來那支小隊從來到這裡后搜刮的東西,全部都落在了首領的手中。

對於這些散修來說,他們不會浪費任何資源,所以任何一點有價值的東西,他們都會弄到手,試煉結束后,會統一到燕州城去換取一些修鍊的丹藥和神通法寶。

子魚將手裡的東西一件件的丟了下去。

「一品妖獸的內丹,還是初期的,沒什麼用1

「這是雪舞丹,療傷的效果太差了1

「」

余寒帶著幾分苦澀看向了她。

什麼叫暴發戶?

就是憑空發了一筆橫財,然後發現這筆橫財還不及自己資產的億萬分之一,開始不斷的遺憾,挑剔感也明顯增強!

「咦?這件東西?」子魚有些驚訝的聲音傳來。

余寒也忍不住微微一怔,看向子魚手中緩緩舉起的一段白骨。

「這不是獸骨地圖的一部分,然而這段骨的氣息,好像有些不同尋常1子魚黛眉微微皺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余寒的目光也是微微眯起,與子魚一樣,從這段骨上,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平凡的氣息。

甚至背後的劍,都忍不住微微顫抖了兩下。

「慫貨1

余寒咬牙低喝一聲,拍了拍背後的劍。

上次差點被這傢伙坑了,他心裡依然沒過去這個坎兒。

劍有些不情願的掙扎了兩下,顯然對余寒的這個稱呼不太滿意,不過還是消停了下去。

雖然余寒對劍的態度很鄙視,然而他看向這段骨的目光,卻沒有少過一絲的驚訝。

「這段骨」

兩道目光終於在半空中交匯在了一起。

然後,兩對眸子同時亮起一道光芒,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是仙骨1

不同於普通的骸骨,這段白骨上面,隱約流轉著一絲特別瑩白的光芒。

而且,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紋理,不是後來刻畫上去的紋理,好像是先天形成。

即便經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風吹雨打,這些紋理依然沒有風化,能夠清晰的閃現出來。

「隕落嶺1餘寒的臉色終於微微一變,因為他想到了一個可能。

子魚也凝重了起來,黛眉微微皺起:「的確與傳說中的仙骨有些相似,除了隕落嶺之外,從未聽說過洪荒的其他地方會有仙骨出現。」

「這支小隊進入過隕落嶺?」余寒有些懷疑的搖了搖頭。

不太可能。

這支小隊的實力根本達不到能夠在隕落嶺中縱橫往來的程度。

唯一有可能的是。

他們之前的猜測。

這段骨與之前那一撥講武堂弟子從隕落嶺中安然離開一樣,都是經過了隕落嶺的允許。

或者是隕落嶺此刻,已經發生了一些變故,曾經的那些危險,全部都消失了。

總之無論是那一點。

都足以證明,隕落嶺的確出了問題。

兩人對視的目光都多了幾分慎重,這一夜,他們沒有休息,而是就這件事情,一直談論了很長時間。

直到後半夜,才疲倦的各自依靠著一根樹杈睡著了。

次日清晨,余寒很早就起來了,然而睜開眼睛的時候,卻已經不見了子魚的身影。

他緩緩站直了身軀。

目光借著高大的樹木遠眺,搜尋著子魚的身影。

可惜卻一無所獲。

「沒有理由啊1餘寒忍不住自語道:「好像我也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怎麼就這樣走掉了?」

他身形一閃,從樹枝上輕飄飄的降落下來。

握緊的掌心忽然傳來一陣滾燙。

是那段所謂的「仙骨1

余寒不禁眉頭一皺,掌心那段仙骨忽然綻放出一道妖異的光芒,與此同時,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副畫面。

那是一座巨大的山嶺,足足蔓延出數百里長度。

然而讓他震驚的是,這座山嶺整個都是血紅色的。

血紅色的土壤,血紅色的樹木。

似乎連空氣,都是血紅色的。

這就是隕落嶺。

隨著那幅畫面的消散,余寒眉頭緊緊皺起,好像,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有人來了1餘寒眉頭微微一皺,掌心光芒流轉,立刻將那段仙骨的氣息掩蓋了下去。

那幅畫面也隨之消失。

余寒將那段仙骨收入到了乾坤袋,臉色也瞬間恢復了平靜,目光朝向前方看去。

那裡,五道身影憑空出現。

為首那名身穿銀白色長衫的少年,正玩味的看著余寒。

「聽說,你把君相卿都給打了,膽子真是不小啊1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叫余寒吧?」

銀袍少年的嘴角,有一抹不屑的笑容綻放出來。

ps:絡終於修好了,現在開始恢復正常更新,這幾天給大家帶來的不便,請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