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七十四章 噬空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 噬空鼠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看向了銀袍少年,一絲笑容在他嘴角綻放:「打了君相卿就算膽子大嗎?」

他微微搖頭,目光帶著幾分不屑:「那你的膽子也太小了1

銀袍少年臉上的笑容漸漸隱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陰鶩:「果然和他們說的一樣,真是驕傲啊1

余寒四下看了一眼,子魚的不辭而別,讓他心情有些不好,驅趕蒼蠅一般的揮手道:「廢話真多,沒有別的事情就趕緊滾吧1

銀袍少年聞言先是一怔,隨即哈哈大笑起來:「你是第一個敢這樣和我說話的人,所以一會兒會賞給你一份大禮1

他一揮手,身後一名身形高大的少年大踏步走了出來,看向余寒道:「內院葛振,領教閣下高招1

「我為什麼要和你打?」余寒轉身,對於這些人,他實在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去理會。

「因為你沒有選擇1葛振冰冷的聲音傳來。

隨即,一股絕強的氣息從背後狂涌而來。

「鏘」

余寒反手一劍刺出,劍意神蓮凌空綻放,迎上了葛振的那一拳!

光芒炸裂,朝向四周激蕩開去。

兩道身影一觸即分!

葛振雙目微眯,這傢伙不過武魄後期而已,比起自己足足相差了一個等級,然而卻能夠與自己對撞一擊而不敗。

怪不得這麼狂妄,果然有幾分本事!

「可惜,修為差了點1葛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隨後,他雙拳凌空揮出,拳頭表面,金色的光芒狂涌而出。

化為兩尊巨大的龍頭,逐漸放大。

「黃階上品神通,雙龍拳1

兩尊巨大的龍頭一左一右,儼然將余寒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

余寒冷哼一聲,葛振雖然也是清微初期,然而比起之前對戰的一清,卻還差了一些。

而經歷了與一清一戰之後,自己的修為又有所增長,如今已經是武魄後期的巔峰,只差一線便可突破清微初期。

所以單純從實力上來講,葛振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

然而余寒不想與他這陽糾纏下去!

「大五行法印,金土雙印1

他直接施展出了玄階下品神通,兩道法印在半空中凝結,繼而化為攻守兼備的可怕力量,狠狠撞擊在那兩道龍頭之上。

勢如破竹!

金土雙印的可怕力量,直接將那兩道金色龍頭碾成靡粉。

「噗」

葛振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胸口被破開龍頭的金土雙印擊中,整個身體轟然倒飛了出去!

「什麼?」這一刻,銀袍少年的臉色也是驀然變化。

他聽說過有關余寒的傳聞。

仙門弟子一清便敗在了他的手上。

他也知道以葛振的實力,應該不是對方的對手,卻沒想到這麼快戰鬥就結束了,加上之前的試探,僅僅兩招就落敗了。

他的眸子里漸漸閃爍出冰冷的寒芒,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漠然:「真讓人吃驚,居然還有玄階下品的神通做底牌,然而玄階下品神通,我也有呢1

銀袍少年一步踏出,可怕的氣勢轟然逆卷出去。

他們這個小隊,最強大的就是他和葛振,都是清微初期境界,剩下的三人不過武魄後期而已。

既然葛振都落敗了,那麼只有自己出手了!

「也接我一拳試試1銀袍少年一拳揮出。

拳頭上,忽然綻放出一道道璀璨的星芒,形成一幅玄奧的星圖,流轉著大道至理!

「星羅拳1

星圖蔓延,周圍都充斥著一股肅殺的氣息,朝向余寒狠狠的籠罩過去!

「記住,我叫桓雲,你打敗的那個君相卿是我朋友1

那可怕的氣息壓制之下,余寒卻笑了。

不是因為嘲笑這個叫做桓雲的少年,而是他看到了桓玄等人身後出現的那道冰藍色身影。

此刻正從密林之中款款而來。

她是子魚,手裡拎著兩隻野兔的子魚。

「還敢分心?給我死」

星圖光芒大盛,周圍的樹葉都被捲起,然後絞入到了那片星圖之中,化為碎末。

余寒緩緩抬頭,然後又搖了搖頭:「你們這些傢伙,真不知道哪來這麼多的自信,沒有罩著你們的人,沒有那麼多人眾星捧月,你們算個屁?」

他再次打出了金土雙印,兩股可怕的氣息在半空中交鋒。

同樣都是玄階下品的神通,一時間難分伯仲。

「實力倒也不錯,只是以為這便是我最後的手段,那就可惜了」

桓雲嘴角勾起一抹陰謀得逞的笑意,他的身形,貼著地皮飛出,速度極快。

攤開的手心,出現一尊小巧的銅爐。

「煉仙爐1

隨著桓雲的聲音傳來,煉仙爐的爐蓋瞬間開啟,一道漩渦從那黝黑的爐口瀰漫而出,朝向余寒蜂擁而去!

那道漩渦所過之處,所有的草地樹木全部斷折,被那股可怕的吸力納入到煉仙爐之中。

「下品法器?」

余寒冷哼一聲,左手一掌拍出,「鎮神」二字在掌心亮起,形成一股無形的風暴,迎上了那道漩渦。

看著余寒隨意拍出的一掌,桓雲嘴角湧起一絲不屑。

黔驢技窮了嗎?還是太過託大了?

總之,這一擊就要了你的命!

他眼中漸漸化為一股冰冷。

然而,就在余寒的這一掌,與那道漩渦相互對撞在一處的時候。

桓雲臉上漸漸露出一絲驚駭莫名之色。

那一隻看似普通的手掌,竟然拍出了一片真空地帶,首當其衝的漩渦,直接被拍散了,連之前被吸納到其中的草木碎葉,都狼狽的噴吐出來,灑落了一地。

與此同時,桓雲終於看到了余寒掌心那兩個古字。

他眼皮狠狠一跳。

「這股氣息」

「蓬」余寒的左手,直接拍在了煉仙爐開啟的爐口上,可怕的封鎮之力瞬間籠罩了下去。

之前還光芒大盛,氣勢逼人的銅爐,轉瞬間化為綠斑駁的普通銅爐,無力的墜落在地!

與此同時,那股氣息順著銅爐,狠狠的灌入到了桓雲的體內。

桓雲的身體如遭電擊,接連噴出三大口鮮血。

「好厲害1此刻的他,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淡定,雙目閃過一絲驚駭。

他的眉心,有一道符文亮起,隨即化為一股氣息,沖入到了體內,將正在體內不斷遊走,封鎮真氣的鎮神玉符力量驅逐了出去。

「咦?」余寒忍不住有些驚訝。

「果然不愧是大勢力走出來的天才,身上都留下了家族前輩布下的符文守護,關鍵時刻將鎮神玉符的力量驅逐了出來1

「這一次,算你走運,下一次若是再遇到,只怕沒有這麼簡單1桓雲目光閃爍,咬牙開口道。

隨後,朝向身後重傷的葛振和其他人揮了揮手,便要帶著他們離開。

「似乎,我還沒有讓你們走吧1

余寒淡漠的聲音傳來,讓剛剛踏出一步的桓雲渾身一震。

下一步,卻無論如何也不敢繼續朝前邁去。

因為他感覺到了來自背後的殺機!

他要下殺手了嗎?桓雲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全然忘記,之前自己也同樣想要將余寒擊殺來著。

然而此刻,雙方的角色赫然翻轉過來,余寒已經從被動變成了主動。

而自己雖然有守護符文,但卻無法支撐長久。

一旦對方當真不顧死活的與自己周旋,等到符文力量散去,自己的結果顯而易見。

「你要做什麼?」桓雲咬牙道,眼中滿是怨毒,氣息卻委頓了下來。

余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嘴角的譏諷越發的濃郁起來:「你們是如何找到這裡的?」

桓雲目光閃爍了片刻,看到余寒眸子跳動的殺機,終於還是軟弱了下來。

「有人將你來到這裡消息散播了出來,而且已經明確表明,只要殺了你,便可得到一筆絕對豐厚的獎勵1

聽到桓雲的話,余寒臉色微微一變。

本來不過是講武堂內部的事情,然而現在卻演變成了這種程度。

看來內院的水,還真是深啊!

不過他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下去,因為似乎有一個更好的解決辦法在他心裡漸漸生出。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一次不怪你們,不過既然都來了,也不能讓你們這樣平安無事的離開了1餘寒臉上閃過一絲陰謀的味道。

「你要做什麼?」

余寒掃了他一眼:「你們能夠來到這裡,相信也已經得到了一副獸骨地圖,把你們知道的消息說一說吧1

他玩味一般的看向了桓云:「不過可不要試圖耍花樣,因為後果不是你們能夠承擔的1

桓雲臉色陰晴不定,這一次真是踢到了鐵板,偷雞不成蝕把米。

當即有些苦澀的說道:「我並沒有得到獸骨地圖,來到這裡,也是受人之託,前來尋找一種妖獸1

余寒聞言不禁眉頭一皺:「什麼妖獸?」

「噬空鼠1

桓雲咬牙說道,然後抬頭看向了余寒。

「你還算實誠,留下噬空鼠出現的地點,就可以走了1餘寒揮了揮手,只覺告訴他,這噬空鼠絕對不簡單。

桓雲咬牙了片刻,屈指一彈,一枚玉簡朝向余寒飛了過去。

余寒笑眯眯的接過,意識一掃,裡面果然有著一些關於噬空鼠的氣息。

看著桓雲等人跌跌撞撞的消失在視線里,他的眼神卻愈發的凝重起來。

「他們要找噬空鼠做什麼?」子魚將兩隻野兔扔到了余寒面前。

余寒轉頭看了一眼地上那兩隻倒霉的傢伙,不由得一陣無語。

「噬空鼠嗎?當然是有大用處,而且這一行,我們也用得到1

子魚有些不解的看向余寒。

然後看著他將那塊仙骨取出,平伸到了自己面前。

「你自己看看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