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七十七章 靈藥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 靈藥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步輕煙,傾國傾城,與子魚並列為內院雙嬌。

只是,不同於子魚的是,步輕煙的性格比較開朗,反而更加受人喜歡。

當然,喜歡子魚這種清冷如同仙子一般的人也不在少數。

這也是步輕煙與子魚之間關係緊張的原因。

子魚對這一切看的很淡,並未想過要與步輕煙攀比一些什麼。

然而步輕煙不同,她對名利的看重,要遠遠超過子魚,更加不允許眾人矚目的焦點,會從自己身上分出一些給子魚。

所以幾乎是步輕煙一手挑起了兩人之間的矛盾。

此刻見到步輕煙來到這裡,子魚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不善言辭的她,加上清雅淡然的性格,註定在正面交鋒中,會在步輕煙手中吃虧。

「這種氣氛,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啊1餘寒捏了捏下巴,感覺到了子魚的情緒有些沉悶。

步輕煙如同水蛇般的身形瞬間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這支小隊的其他四人,也全部都站在了她的身後。

步輕煙小隊,應該算是整個講武堂內院最強大的一支小隊。

因為這支小隊除了英雄榜排名第三的步輕煙之外,還有一個英雄榜上赫赫有名的弟子。

君相合,英雄榜排名第四,僅次於步輕煙。

據說,君相合的修為,似乎並不比步輕煙要差,而之所以會排在她的後面,而且委身到這個小隊當一個副隊長,原因只有一個。

他是步輕煙的追求者。

「輕煙,倒不是我小氣,現在的情況你也能看得出來,噬空鼠已經不屬於我了1桓玄很成功的將禍水東引。

步輕煙若有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輕笑道:「好俊俏的小哥兒,怪不得連子魚都會破了凡塵護著你。」

余寒沒有開口,對於這個步輕煙,他實在不是很感冒。

子魚沒有說話,轉身主動拉起了余寒的手:「我們走1

「等一下1步輕煙阻止道:「要走也行,不過要把噬空鼠留下來才行1

子魚雙目微微眯起,看了步輕煙一眼,眼中寒意更濃。

「除非你認為,憑你們兩個,能夠打得過我們這麼多人聯手1她的目光帶著幾分玩味。

子魚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說道:「其實,可以試試。」

「真霸氣1子魚的回答,讓余寒都忍不住暗暗豎起了大拇指。

不過他也知道,如果當真戰鬥起來,以自己的修為,只怕是要拖了子魚的後腿,如此的話,形勢還真是不太樂觀。

「此事,交給我處理吧1餘寒在子魚耳畔低聲說了一句。

然後一把將懷中的噬空鼠揪了出來,緩緩舉過頭頂:「其實,我原本就沒有想過要抓它,是它自己撞到我這裡的,不過既然你們都想要,那就給你們吧1

余寒的嘴角,有一絲笑容擴散出來,他甩手將噬空鼠丟了出去,不過卻並未丟向眾人。

噬空鼠凌空翻滾了一周,小巧的身法展開,迅速朝向密林深處飛掠而去。

「你」

步輕煙根本沒有想到,余寒會突然間來了這一手,俏臉露出幾分怒意。

「現在公平了,想要噬空鼠,就自己動手搶回來便是了,不要纏著我們,因為我們也很忙呢1

這一次,余寒拉起了子魚。

雖步輕煙暗暗咬牙,余寒然這一手,雖然讓自己折了面子,然而她也清楚,如今沒有了噬空鼠這個戰利品,繼續與子魚好勇鬥狠,也沒什麼意思。

況且余寒之前的話說的很清楚,若是自己繼續與他為難,反倒落了下乘。

步輕煙看向余寒的眸子里,多了幾分別樣的味道。

「君相合師兄1

就在余寒拉著子魚就要離去的時候,桓雲的聲音忽然響起,讓余寒的臉色不由得狠狠一變,心中暗道不好。

果然,桓雲繼續說道:「那小子就是余寒,之前將君相卿打傷,並且當眾羞辱的那個1

君相合雖然也是步輕煙小隊副隊長,但如果步輕煙與子魚之間當真起了衝突,他也不太好出手。

畢竟大家都是同門,所以從步輕煙咄咄逼人開始,他一直都沒有幫忙。

直到此刻桓雲的話,讓原本表情淡漠的他眉頭瞬間皺起。

「原來是你,既然這樣,那就不要走了1君相合沒有廢話,身形一閃,掠過眾人,直接朝向余寒當頭抓落下去。

君相合的修為,比桓玄強了不止一星半點,如今全力出手,立刻讓余寒感覺到了壓力。

「我來1

身旁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隨即,子魚的劍再次劈出。

劍光隱藏在虛空中,有一種特殊的道韻流轉其中。

余寒好像並沒有見到過子魚施展什麼神通劍術,但是她劈出的每一劍,似乎都帶著一種不同尋常的意味。

兩道身影一觸即分,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子魚,你當真要為了這小子,與我們為敵?」君相合皺眉。

子魚沒有絲毫猶豫的點了點頭:「我答應過他的1

步輕煙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淡笑著站在了君相合身旁:「既然如此,那就試一試,你能不能帶他從這裡走掉了1

「算我一個1桓玄也在此刻站了出來,隨即開口道:「這余寒之前傷了我弟弟,這個場子,總歸是要找回來的1

「再加上我1陳清啟邁步來到了桓玄的身旁,不屑的看著余寒道:「此子在外院的時候,多次羞辱我陳家弟子,長老早已對其恨之入骨,如此,自然少不了我1

風行笑沒有開口,不過也踏前一步,意思不言而喻。

見到這一幕,余寒不由得苦笑連連。

「還真是禍不單行啊!這幾家,竟然一下子全部都湊齊了1

子魚也有些好奇的看了余寒一眼:「你比我能惹禍1

余寒攤開手掌,有些無奈的說道:「這可和我沒有關係,我從來奉行的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處事方式,他們有心找茬,我也不能引頸就戮啊1

「死到臨頭,還有閑心在這裡聊天,真佩服你們兩個1步輕煙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氣氛一瞬間劍拔弩張,隨時都有出手的可能。

余寒的眉頭微微皺起,對方全部都是清微中期境界,如此的話,以自己的實力,只怕很難應付。

看來,還是需要摘魄啊!

想到摘魄后那劇烈的痛楚,余寒也只能報以苦笑。

「且慢動手1

一道清朗的聲音忽然傳來,隨後,又是一行五人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沈東玄?」余寒眼前一亮。

因為他不僅看到了沈東玄,還看到了趙括。

記得自己進入內院的第一天,就趕上了趙括挑戰沈東玄的,不過那一次趙括輸在了沈東玄的手裡。

而且聽東方靖康說過這個傢伙,明顯是個驕傲的主。

不知道沈東玄用了什麼手段將他糊弄到自己小隊的。

見到沈東玄的到來,四人臉色同時一變,尤其是沈東玄身旁的趙括,看向君相合的目光中帶著點點精光,好像發現了什麼美食一樣。

讓君相合都忍不住刻意避開了這個瘋子的眼神。

「沈東玄,現在你非要攪和到這件事情里,可有些不太明智了1桓玄雙目微眯,聲音也帶著幾分寒意。

「余寒哥哥1

沈芊芊已經從人群中沖了出來,幾步就來到了余寒的身旁,不過看到被他牽在手裡的子魚,靈動的眸子不禁掠過一絲訝然。

「好漂亮的姐姐啊!哥哥,她是你女朋友嗎?」

沈芊芊是屬於那種清純透明到讓人對她生不出一絲惱火的性格,即便冰冷如同子魚,聽到她這句話,只是臉色微微一紅,卻並未流露出任何的怒意。

「不要亂說!這是子魚師姐1餘寒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沈芊芊嘿嘿一笑,朝向子魚行了一禮:「子魚姐姐好,你真漂亮1

子魚朝著她點了點頭,眸子里閃過一抹柔和。

沈東玄的目光卻落在了桓玄的身上,輕輕哼了一聲道:「怎麼?難道你們還要以多欺少不成?」

「難道你認為,憑你們幾個人,有把握打敗我們?」不等桓玄回答,君相合冰冷的聲音已經傳來。

沈東玄在英雄榜上的排名只比他落後一名,所以對君相合也沒有那麼敬重,聽到這句輕視的話,不由得淡淡說道:「有沒有把握,試過才知道。」

然後不等別人開口,沈東玄深深嘆了口氣道:「本來來這裡,是想要送給你們一場天大的機緣,只是沒想到」

「既然你們不想參與,那麼就戰吧,左右我們幾個,也很久沒有切磋了,說不定就在今日,排名可以動一動了1

沈東玄的話可以說十分不客氣,但他有這個實力。

步輕煙在聽到沈東玄說道那個天大機緣的時候,美麗的眸子不由得閃爍了幾下,然後介面道:「什麼天大的機緣?」

沈東玄起了面孔,此刻他又不想說了,眸子里也閃過一絲玩味。

然而就在此刻,身後忽然傳來一個清脆得宛若空谷黃鶯一般的聲音。

「余寒哥哥,我和哥哥在靠近隕落嶺的時候,發現了一座靈藥園,而且,還是我發現的呢!只是外面被陣法籠罩著,我們都進不去,所以哥哥就帶著我來找你了1

沈東玄臉色立刻化為鐵青。

余寒也忍不住要有些哭笑不得的揉了揉她的頭頂,寵溺的說道:「你呀你!不知道財不外露嗎?」

沈芊芊這才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回頭看了一眼臉色難看的二哥,有些尷尬的吐了吐舌頭,退到了余寒和子魚的身旁。

「靈藥園?」

聽到這個名字,包括步輕煙和君相合在內的所有人紛紛露出一絲震驚之色。

步輕煙的反應更是迅速。

「大家本來也都是意氣之爭,如果能夠進入靈藥園,獲得機緣,那麼我可以保證,至少這一行,君相合不會再向余寒出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