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八十一章 爭奪靈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 爭奪靈藥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余寒之前的那句話,讓眾人原以為失去了希望。

尤其是君相合和步輕煙,正要開口刁難。

然而他後面的那句話,卻硬生生的將兩人即將開口的諷刺全部噎了回去。

余寒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目光在眾人身上一一掃視而過。

「只是,裡面只有四株靈藥,誰能得到,那便只能看自己的本事了1

論到陣法,這裡沒有人比的過余寒,對於他的話,眾人也深信不疑,即便步輕煙等人也是如此。

「不過,裡面到底有什麼樣的危險,我也說不清楚,所以之前沈東玄師兄的話,我想大家都應該有個心理準備1

眾人目光閃爍,之前沈東玄是說過,進入靈藥園,生死由命的!

不過想到裡面四株有可能超過了千年的靈藥,他們的目光再次變得堅定起來。

「你只管破開陣法便是了,至於裡面的危險,到時候可隨機應變1

說話的是君相合,語氣中帶著幾分譏諷,顯然對君相卿的事情依然耿耿於懷。

余寒卻沒有放在心上,臉色逐漸凝重了下來,轉頭看了一眼臉色平靜的子魚,然後落在了面前這座陣法之上。

這座陣法,從道紋的組合來看,應該是一座防禦陣法,沒有攻擊性。

然而在這裡,為何非要構建出一座陣法呢?

這是余寒一直都沒有想明白的。

但是現在,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種。

周圍那些靈藥雖然全部都枯萎了,但只是能夠從依稀的幾株殘存下來的枯枝上能夠看出,大多數的靈藥似乎在枯萎之前就已經消失了。

很有可能不是因為歲月侵蝕無人打理才會變得如此,而是有另外的一個原因!

青蝗!

余寒眼中精芒閃爍。

事情,似乎愈發的樸素迷離了!

聯想到之前的青蝗群,還有那個白色身影,這靈藥園很有可能會是一個巨大的陷阱。

尤其是之前白衣人看到自己和子魚時,那一抹異樣的目光。

到現在讓余寒覺得,似乎那件事情還不算完。

如果真是青蝗所謂,那麼這座陣法,也是為了防止青蝗才構建出來的。

那麼,當年在這座靈藥園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且,既然是靈藥園,其中勢必會有葯廬或者是丹房存在。

可是周圍除了一些葯田之外,根本沒有這兩處地方的遺址。

這似乎,不太正常啊!

子魚十分自然的站到了余寒的身旁,看到他閃爍的目光,開口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余寒搖了搖頭:「稍後進入其中,一定要小心1

子魚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同時也感覺到了他眼中的凝重,輕輕點頭。

而此刻,幾乎所有人都選擇了一個不錯的位置。

一旦陣法被打開,能夠第一時間沖入進去。

畢竟靈藥的數量只有四株,誰先進入其中,獲得的機會才能更大一些。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余寒微微攤開手掌,一百零八條道紋從掌心蜂擁而出,遵循著一種特殊的軌跡,直接貼合在了那座陣法之上。

道紋不斷滲入到了陣法中。

以他二級陣師的實力,固然無法將這座陣法成功構建出來,然而現在要做的,並不是徹底的洞悉這座陣法。

而是依靠著自身對陣法局部的推衍,以自己的道紋,將一部分陣法攪亂,從而開啟出一道門戶,讓眾人進入其中。

一百零八條道紋此刻已經全部都融入到了陣法之中,覆蓋住了一片區域。

余寒的雙眸精芒閃爍,在這一瞬間,精神力量催動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

每一條道紋,都被他清晰的掌控,然後開始自行排列組合,化為最佳的組合方式,將這座陣法的道紋隱藏祝

眾人的眼睛越來越亮。

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面前的這片陣法的力量正在不斷的消散,氣息也越來越稀保

不多時,陣法忽然傳來一陣劇烈波動,一道足有兩三米寬度的縫隙被余寒硬生生的撕裂出來。

「這道裂縫,只能堅持半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不在這個時間離開,那就會永遠困在陣法之中1餘寒單手握住子魚主動遞過來的柔荑,身形一閃便沖入到了其中。

被陣法籠罩的這塊葯田,是所有葯田之中最大。

依靠著陣法的力量,不僅沒有雜草叢生,反而保留著當初那濃郁的天地靈氣。

然而即便如此,依然有不少靈藥枯萎了。

「碧海丹晨草?」步輕煙眼前一亮,率先發現了一株靈藥,嬌軀一擰,直接朝向那株靈藥飛撲過去。

與此同時,先進入其中的余寒和子魚,也站在了一株靈藥的面前。

「紫羅玉英1

余寒轉頭看了一眼子魚,歉然道:「其實,以你的實力,可以去取另外一株靈藥的1

子魚偏過頭看向余寒,似乎在考慮他的話。

然後在余寒火熱的目光中。

子魚輕輕避開了那道光芒,臉色略微有些不自然,然而她卻說:「一起吧1

「蓬」

步輕煙已經率先動手,四株靈藥,每一株上都有一層小陣法籠罩。

她一掌拍擊在這座小陣法上。

掌風四溢,雖然害怕傷了靈藥而不敢施展出全力,然而真氣降落到陣法之上,卻全部都被這座陣法吸收了。

步輕煙眉頭微微一皺:「這陣法,還真是有些古怪1

玉手一引,一枚小巧的梭形法寶出現在掌心。

「又是下品法器1

看來這步非煙來歷也是非凡,否則不可能有下品法器。

余寒眉頭一皺,對於破開陣法,他是比較在行的,而到了現在這種情況,眾人各自守護一株靈藥,絕對不可能讓自己幫助破除。

這就是人性的弱點。

除了子魚和步輕煙之外,沈東玄和君相合也分別護住了一株靈藥。

只有桓玄所屬的三支小隊,因為整體實力太低,從而沒有搶得上。

桓玄的臉色十分難看,原本失去了一隻右手,對他來說已經吃了大虧。

此番若是得不到靈藥,那這一次前來此處,只怕就撈不到任何好處了。

「大哥,我們要搶誰的?」桓雲低聲道。

雖然他們的實力最弱,然而人數卻是最多的,加上風行笑這個小組,足足有十五人之多,所以也不一定就沒有一拼之力!

桓玄目光閃爍,在四株靈藥的守護者身上一一掃視而過,最後定格在了沈東玄的身上:「如果沈東玄這一行沒有趙括跟隨,無疑他這支小隊是最合適的。」

「但是現在」桓玄的眼中忽然閃爍出一抹淡淡的精芒:「只能搶他們的了1

他單手指向余寒和子魚這邊。

雖然子魚的實力是所有人中最強的,但畢竟只有一人,而余寒雖然剛突破到了清微初期,憑他們兩個人,想要阻止住十五人的衝擊,還是有些不夠。

余寒也感覺到了來自桓玄那邊的殺機,目光微微泛起一道精芒:「看來,已經有人忍不住要動手了1

他掌心道紋涌動,隨著一聲輕響,籠罩著紫羅玉英的小陣法轟然破碎!

余寒單手將其收了起來,同時目光帶著幾分玩味的看向了桓玄,咧嘴笑道:「真不好意思,你的動作還是太慢了1

桓玄臉色一變,竟然忽略了這一點。

余寒是陣師,他破開小陣法的時間必定會比其他人快。

眼見著對面余寒目光中的點點戲謔,桓玄忍不住暗暗咬牙。

「隊長,你看那邊!似乎還有一株靈藥1陳清啟的聲音忽然傳來。

與此同時,余寒也見到了那株靈藥,眉頭不禁微微皺了起來。

「不對,之前並沒有見到這株靈藥出現的,怎麼現在又憑空多出來一株?」

他心裡忽然生出一絲不好的念頭。

「真是天助我也1桓玄的臉色終於舒展開來,帶著三個小隊一起,迅速的來到了那株靈藥旁邊。

「是藥王參1見到那株靈藥從小陣法之中現出身形,所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藥王參,是與冰靈果一個等級的靈藥。

無論是步輕煙正在努力得到的碧海丹晨草,還是此刻余寒手中的紫羅玉英,都無法與藥王參相比。

「竟然是藥王參1桓玄的臉上滿是狂喜之色,當即沉聲道:「你們拚死守護,我來破陣取得靈藥1

「轟」

步輕煙終於破開了小陣法,微笑著將碧海丹晨草收入懷中,目光閃爍之間,落在了那株藥王參上。

隨後,君相合、沈東玄等人也紛紛破開陣法,得到了自己的那株靈藥。

所有人紛紛聚攏了過來,對於藥王參,他們同樣眼熱。

而最難受的要數桓玄了。

直到他開始破陣,方才發現這座小陣法的堅固,連上品靈寶都被他祭出,卻依然無法撼動分毫。

任憑一下又一下的攻擊劈斬在陣法之上,卻始終無法將這座陣法劈碎。

桓玄臉色漲紅,周圍所有人都虎視眈眈,時間越是拖延下去,對自己越是不利。

「桓玄,你還行不行,如果不行,就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我們的時間本來就不多1君相合皺眉開口。

「當然可以,很快就破開了1桓玄嘴角湧出一絲艱難的笑容。

余寒玩味的目光終於落在了他的身上:「不要白費力氣了,這座小陣法,根本不是你能夠破開的,它的防禦力,幾乎是之前四座陣法的總和1

「不僅是你,在場任何人都不行1

桓玄囁嚅了兩下嘴角,雖然他很不願意承認,但余寒說的的確是事實。

「那你說,要怎麼辦?」

余寒微微一笑,剛要開口,就在這時。

「鏘」

背後的劍,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劍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