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八十二章 藥王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 藥王參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快退1

幾乎是在同時,余寒臉色瞬間大變,脫口喝道。

子魚第一個動了,玉手一把拉住余寒,兩人瞬間朝後暴退了出去!

然後是步輕煙等人,同樣飛速後退。

之前他們便曾經吃過這個虧,沒有聽信余寒的提醒,從而險些被那青蝗吞沒。

除了步輕煙等人之外,還有一個人反應最快。

那就是桓玄。

他的動作,幾乎不比子魚和余寒要慢,身形瞬間飛速朝向一側撲去。

那籠罩住藥王參的小陣法周圍,一道道血紅色的長藤從地面穿梭而出,朝向來不及逃走的幾人纏繞過去。

慘叫之聲傳來!

桓玄率領的三支小隊,頃刻間便被那血色長藤籠罩在了其中,只有不到十人狼狽不堪的逃了出來。

血色長藤直接穿透了那些弟子的肉身,將他們高高舉起,不住的晃動著。

那些弟子依然沒有死去,身體掛在血色長藤上,朝向這邊投遞過來哀求的目光。

「這是,溶血藤?」余寒倒吸了一口涼氣。

話音方落,那些被貫穿在血色長藤之間的講武堂弟子齊齊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悲吼。

幾乎只是一個瞬間,那血肉之軀竟然全部都乾癟了下去,只剩下一張薄皮包裹著骨頭,被血色長藤摔落下來。

眾人的眼中全部都化為了震撼之色,果然是溶血藤,吸食血肉。

然而,這種可怕的植物,不是在太古時期就已經滅絕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看著那株幾乎覆蓋了半座葯田的溶血藤,此刻不僅將他們陷入到了危險之中,同時還將那道自己開啟出來的裂縫阻擋住了。

「想要離開,必須要突破溶血藤的阻攔1看著繼續朝向這邊不斷試探著靠近的溶血藤,君相合的臉色也泛起了一絲蒼白。

「此刻,我們當聯起手來,否則,一個也逃不掉1步輕煙臉色凝重道。

余寒深吸一口氣,掌心道紋交織,迅速組合成了五方雷霆陣。

道紋增加到了一百零八道之後,構建出五方雷霆陣的速度明顯變快了許多!

他的掌心,一尺方圓的巨大雷球出現,里啪啦的電火花繚繞不定。

「去1

隨著余寒一聲斷喝,雷球直接化為一道巨大的雷電,蜿蜒著穿梭而出,竟是主動朝向血藤轟殺過去。

雷電之力,是所有邪門歪道的剋星。

這溶血藤內,有著一種特殊的嗜血邪惡之氣,余寒此番催動雷霆的力量予以轟殺,可以說正好對其產生了剋制。

溶血藤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還會有雷霆屬性的人存在。

那株最大的主藤直接被雷電擊中。

「蓬」

一聲悶響,碎裂的赤紅色碎末漫天飛射,落在地上,竟是如同鮮血灑落一般,說不出的觸目驚心。

與此同時,無數道血藤漫天晃動,將那道主藤護在了中心。

主藤端部直接被余寒的雷霆擊碎了足有兩三米的長度,此刻不住的甩動著,似乎感覺到了痛楚一般。

余寒的雙目卻微微眯起,以此刻五方雷霆陣這等可怕的力量,竟然只是將那根主藤擊潰了兩米多長的一段。

這溶血藤,好強悍的防禦力啊!

余寒的出手,也讓其他人心中生出了一絲底氣。

原本見到了其他師弟的死狀,他們心裡直冒寒氣,面對著遮天蔽日的可怕血色長藤,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生怕惹怒了這株溶血藤,從而使得對方發動絕強的攻擊。

直到此刻余寒的成功,讓他們再次找回了一些自己。

「它害怕至剛至陽的屬性,我們可以嘗試著,打穿一條道路來,時間已經沒有多少了,一旦被困在這裡,所有人都要死1

余寒目光閃爍道,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掃視而過。

「那就一起出手吧1所有人都清楚,此刻不是了結個人恩怨的時候,最主要的還是從這裡逃離出去。

「殺」

雷霆之力再次在掌心凝聚,余寒目光閃爍,這次並未演化為雷電攻擊,而是直接將那道雷球狠狠丟了出去。

血藤張牙舞爪,數十條枝杈漫天席捲,想要阻擋住雷球的衝擊。

「爆」

隨著余寒一聲斷喝,雷球轟然炸成靡粉,漫天雷光電射而出,所過之處,那數十道血藤凝結而成的壁障,直接被撕裂了。

「走1

他的身形在第一時間搶出,掌心再次出現一道巨大的雷球,朝向血藤衝去。

子魚緊隨其後。

長劍在手,一道道森寒的劍氣突兀的出現,連周圍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薄霧。

兩人強悍如斯,立刻衝出了一大段距離!

「跟上1步輕煙眉頭一皺,自然不願意在這個時候被子魚搶了風頭。

那把下品法器破空梭出現在掌心,釋放出可怕的炙熱光芒!

眾人紛紛咬牙,此刻只能奮力一搏,當即各自催動最強的神通,朝向血色長藤衝殺過去。

那血色長藤雖然恐怖,然而面對一眾年輕強者的衝殺,依然不敵。

一條條枝杈不斷的被震斷,朝向地面掉落。

相比之下,眾人嘗到了甜頭,氣勢更勝,硬生生的從血藤的束縛中打開一條縫隙。

「呼」

溶血藤能夠從太古時期存活下來,本身已經產生了一絲靈智。

原本一出來就大殺四方,吸納了不少新鮮血液。

然而此刻,卻被硬生生的阻止,眼見著那些到嘴的肥肉就要逃離。

溶血藤自然不會就這樣放棄。

所以,它將所有的怨恨全部都集中在了余寒的身上。

因為最初,就是余寒運用五方雷霆陣擊傷了它。

粗大的主幹狠狠抽出,直接捕捉到了余寒的身影。

溶血藤的枝幹布滿了倒刺,而且這些倒刺上都存在著劇毒。

這也是為何之前那些弟子被貫穿了身體之後,無力反抗的主要原因。

幾乎是在同時,余寒也感覺到了危險的臨近,眉頭微微皺起。

「稍後,你和大家先行離去,這溶血藤,只怕會與我不死不休1餘寒驀然開口。

隨即身形搶出,雙手同時羅織出密集的道紋。

兩道雷球分別出現在左右手之上。

「退1

每一隻手都布下一個五方雷霆陣,兩道閃電蜿蜒著劈斬出去。

將那主幹直接震得倒卷而回!

已經脫離開束縛的眾人,眼見著余寒再次殺回,以一己之力逼退了溶血藤主幹,竟是誰也沒有出手幫忙,紛紛朝向那扇門戶飛馳而去。

「這些無情的傢伙1

沈東玄暗暗咬牙,他們整個小隊都沒有離開,而是守在了那扇開啟的門戶旁邊。

「余寒,我們為你斷後,快些離開1

沈東玄朝向余寒朗聲說道。

余寒的身形,已經被無數道血藤包裹在了其中,連回答沈東玄的時間都沒有。

而在他身後一直沒有離去的子魚,終於在這一刻悍然出手。

她手中的長劍,化為一道七八丈長度的冰寒之氣,在半空中凝聚成為一道宏大的劍氣。

水藍色的氣息蒸騰氣一片薄霧,連周圍的溫度都驟然降低下來。

「快些退回來1

子魚的聲音在余寒耳畔響起。

與此同時,那道劍氣終於斬出,可怕的冰寒之氣似乎凝固了空間,帶著一種超乎尋常的力量。

這是余寒第一次見到子魚全力施展攻擊。

想到之前他一路追殺自己,雖然咄咄逼人,但若是運用這等劍術神通,只怕自己早就已經授首了。

劍氣橫斬,立刻將漫天血藤盡數盪開。

子魚嬌軀驀然一震,臉色閃過一絲蒼白。

溶血藤絕對不弱,反震之力依然不容小覷。

余寒趁此機會,之終於脫離了束縛,重新回到了子魚身旁,他大口喘息著,眼底卻閃過一抹溫柔。

「沈東玄師兄,快些離開1

他轉身朝向沈東玄喝道,因為陣法被開啟的那道門戶,已經開始緩緩閉合起來。

沈東玄深深的看了余寒一眼,然後咬了咬牙,目光閃爍道:「走1

眾人魚貫從那道縫隙之中穿梭出去!

「我們也走1

余寒與子魚相視一眼。

然後同時出手,巨大的雷電加上冰寒之劍同時斬出,將再次奔襲過來的溶血藤紛紛震開。

趁此機會,兩人同時轉身。

此刻,那扇門戶,只剩下僅容一人通過的縫隙。

「走1

他們不再耽擱,身形一閃,便要從那扇門戶躍出。

然而就在此刻,余寒掃向身後的餘光忽然看到旁邊不遠處,那一閃即逝的瑩白色光芒。

彷彿是星星之火般,雖然很淡,卻透露出一股不平凡的氣息。

「這是萬載冰花1

不同於藥王參,萬載冰花絕對是出奇的罕見,它的品級甚至超越了冰靈果,絕對是天材地寶之中極其珍貴的存在。

即便在太古年間,也是各方勢力拚命搶奪的目標。

余寒猛地咬牙,就在飛掠到那道縫隙旁邊時,反手順勢一推,直接將子魚的嬌軀從那縫隙之中推出!

猝不勝防之下,子魚的身形直接從那道縫隙之中躍出。

她冰冷的眸子忽然間閃爍起來,猛地回頭,卻正好看到余寒的身形,一把抓住了那朵盛開的冰花。

「余寒」她口中喃喃道。

目光全部都落在了那道身影之上,她自然知道,余寒為什麼會在這種緊要關頭,去摘取那朵冰花。

「摘到了1餘寒嘴角咧開一絲笑容,那道縫隙,還差一道不足兩尺直徑的孔洞。

「足夠了1

余寒猛地咬牙,腳下狠狠一踏地面。

子魚則是目光閃爍,然而她溫柔如水的眸子,忽然一瞬間化為可怕的冰寒。

透過陣法的籠罩,她看到了余寒正朝向那道縫隙飛掠的身形。

當然,還有他背後忽然突兀出現的那道白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