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八十四章 葯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 葯廬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余寒的身體不住的飛退,眼見著無數青蝗朝向自己覆蓋過來,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

乾坤明輪打出,將無數的青蝗碾碎,掉落在地。

然而那些青蝗不計其數,而且在白衣人的操控之下不畏生死,前赴後繼的投入到了乾坤明輪之中。

「嚓1

即便乾坤明輪再強悍,也終究敵不過對方的數量,被無數青蝗硬生生的衝擊出一條條粗大的裂紋,徹底的崩潰。

余寒的身形朝後飛退,雖然磨滅了大量的青蝗,但相比於它總體的數量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他的目光落在不斷吹響骨笛的白衣人身上,眸子里閃過一道精芒。

從第一次遇到白衣人開始,他帶給自己的感覺始終是神秘而又無法看透。

包括之前將陣法最後一道縫隙擊潰的那道攻擊,都證明著此人的實力,絕對不可小窺。

但是,他的修為既然如此厲害,為何非要催動青蝗朝向自己攻擊呢?

余寒的眸子里閃過一抹透徹。

過往的一幕幕在腦海中電閃而過,他的嘴角也漸漸勾起一絲笑容。

原來如此!

他所有攻擊,似乎都沒有力量的源泉,都是元神所化的力量,看似強大,實際上卻空有氣勢。

所以他才會藉助青蝗的力量,而遲遲沒有自己動手。

怪不的他的身法如同鬼魅一般難以捕捉,其原因並不是他的修為又多麼強橫,身法有多麼恐怖。

而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肉身。

此刻所施展的力量,都是藉助元神之體凝聚出來的力量。

自然十分有限。

余寒看著那道白色身影,臉上的笑容愈發濃郁起來:「既然如此,那麼死的就會是你了1

他雙手接連飛舞,可怕的氣勁在掌心凝聚,一面巨大的乾坤明輪出現,帶動著可怕的漩渦,狠狠拍出。

乾坤明輪凌空爆射出去,化為一道巨大的龍捲風一般,除了將直接撞入進來的青蝗碾碎之外,周圍靠近的青蝗也紛紛被盪開。

與此同時,他輕喝一聲,身形如影隨形,跟隨在了乾坤明輪的後面,片刻便衝破的青蝗群的守護,欺近到了白衣人的面前。

「呼」

劍刺出,似乎穿透了虛空,帶動著一股森寒而又鋒銳的劍意朝向白衣人的胸口刺去。

面對著余寒這一劍,白衣人沒有一絲動作,只是淡淡的看著余寒,嘴角綻放出一股妖異而又邪魅的笑容。

「很聰明,竟然發現了我的弱點1他身形朝後飄退,避開余寒劍意的鋒芒。

然而余寒這一劍,勢必要將其斬殺,劍氣不斷激蕩,如影隨形,繼續朝向對方追殺過去。

白衣人眼中的玩味越來越濃郁,看著追殺過來的余寒笑道:「可惜啊,都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缺點,我又怎麼可能不注意呢?」

他的身形終於戛然而止!

與此同時,腳下有一道血色藤蔓瘋漲出來,尖銳的血藤狠狠撞在了余寒的劍氣之上。

「蓬」

余寒踉蹌著後退了出去,然而背後嗡鳴之聲大作,無數青蝗已經再次席捲了過來。

他目光閃爍,咬牙苦笑:「這一次,似乎還真是有些危險了1「給我爆開1可怕的氣息朝向前方狠狠的蕩漾開去。

無數道光芒形成一道猙獰可怖的可怕光暈激蕩而出,余寒的頭頂,出現了一條磅的星河。

一百零八顆大星不住的閃爍,綻放出一種近乎妖異的光芒。

「劍意星河1

這是余寒第二次施展出這一招,隨著星河橫貫,那股足以誅天滅地的鋒銳勁氣,瞬間便將溶血藤吞沒到了其中,硬生生的絞殺成碎末。

余寒的臉上閃過一絲蒼白,即便修為突破到了清微初期境界,要全力催動這道星河,依然讓他體內傳來一陣陣空虛。

好在劍意星河的力量沒有讓他失望,將那株血藤直接破開。

而後他的身形也出現在了白衣人的面前。

白衣人陰寒的眸子終於變了顏色,不可思議的看向余寒。

「你怎麼可能會這般強大?」他囁嚅著嘴角,似乎依然不肯相信。

余寒淡淡一笑,帶著幾分不屑看向他:「小看別人的代價,往往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你這元神之體存在了這麼久,早就該隨風遠去的,所以現在,就消散吧1

他一劍劈出,劍氣滾滾,就要將白衣人徹底轟殺。

白衣人身形瞬間出現在了十餘丈之外,身法之迅捷,已經遠遠超過了余寒。

「想要殺我,只怕沒有那麼容易1他目光閃爍,身形如同幽靈一般,靈巧的避過余寒的一道道攻擊。

余寒雙目精芒閃爍,死死的注視著白衣人。

「嗡」青蝗如潮,再度碾壓而來。

他單手一引,劍意星河橫貫,硬生生的將無數青蝗阻止在外。

同時,緩緩探出左手,輕輕翻轉過來。

「鎮神1兩個古字出現在掌心,亮起一道銀色的光芒。

一股無形的波動,朝向四周瀰漫了開去。

余寒終於咧開一絲笑容:「差點忘了,還有鎮神玉符呢,似乎對你這種元神之體,它才是真正的剋星啊1

那股氣息方才擴散,白衣人的臉色終於變幻不定起來,雙眸閃過一絲由衷的恐懼。

「該死,你怎麼會有這東西?」他咬牙怒道,一面尖叫著朝向四周飛遁。

「可惜,你自掘墳墓,將這片空間封印住,否則我還真是奈何不了你1餘寒的眸子里全部都是殺機。

無論是之前的青蝗還是後來的溶血藤,白衣人是真真正正的想要將自己擊殺。

這種手段,讓他心中的殺機也狂湧出來。

左手終於拍出,封鎮的力量化為一面巨大的光,一舉將白衣人籠罩在了其中。

「不不要殺我」

白衣人此刻已經徹底的恐懼了。

「我是平城的遺民1

余寒目光閃爍,終於停住了即將碾壓下去的鎮神玉符力量,一條條封鎮力量化為一個囚牢,將白衣人困在其中。

他一步步走近,看向白衣人:「既然你是太古平城逃出來的一縷元神,自然能夠感應到我眉心印記的氣息,為何還要對我出手?」

「那是因為,你去過平城,那裡已經滅亡了,你破壞了那裡的安定1白衣人開口。

余寒的嘴角終於勾起一絲淡漠的笑容,目光帶著幾分玩味,看向了白衣人。「不如,我來替你回答吧1

他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白衣人:「因為我從平城走了出來,而作為曾經從那裡逃離出來的你來講,再清楚不過。」

「想要離開,必須要通過平城的太古祭壇1

看著白衣人不斷交替變化的臉色,余寒知道自己猜對了,忍不住輕輕哼了一聲。

「而你真正想要得到的,是我從祭壇帶出來的東西,所以會毫不猶豫的朝向我出手1

白衣人嘴角勾起一絲慘然的笑容,這個少年,實在太聰明了。

他的面孔劇烈的扭曲起來,整個臉上都帶著幾分可怕的嗜血:「你猜的不錯,當年我從平城逃出來,卻陷入到了這裡,險些被陣法撕碎了元神,如果不是命大,學會了操控青蝗和溶血藤之法,恐怕早就已經隕落了。」

「所以你一怒之下,操控青蝗毀掉了靈藥園?」余寒皺眉。

「是又怎麼樣?」白衣人嘴角不住的顫抖著:「只是可惜,那個老傢伙臨死之前,竟然布下了幾座陣法,從而護住了一部分靈藥,便宜了你們1

他目光閃爍了片刻,帶著幾分驕傲:「只是那老傢伙沒有想到,雖然他利用陣法將那些靈藥守護祝」

「但卻並沒有將它們全部都籠罩在其中,所以我操控著青蝗和溶血藤,從地下打通了一條通道1

說到這裡的時候,白衣人的面孔再次扭曲起來:「然而那老傢伙早就算準了我會選擇這樣的方式,竟然將葯廬埋葬到地下,作為陣基,鎮壓這片葯園1

「你一直依靠著青蝗和溶血藤,一點點的滲透這座葯廬,因為一旦將其控制,那麼整個靈藥園,都將會徹底到手?」余寒的眼神里,反倒多了幾分憐憫。

不過他有些疑惑,白衣人如此鍥而不捨,說明這裡有他需要的東西。

可這滿眼的荒蕪,實在想不出會有什麼東西值得他這般。

況且,此人太過偏激了,想來也是當年那件事情,對他產生了太大的影響。

「隕落之地,也是你弄出來的,目的就是吸引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其中,然後餵養這些青蝗?」

余寒目光閃爍,看著白衣人不住的點頭,心中湧起了一股不寒而慄的感覺。

「你該死」

白衣人哈哈大笑:「這世界,又有誰不該死呢?我只是可惜,只差一步就能拿到祭壇的神液,到時候我便可以重塑肉身,再次成就輝煌。」

「從你逃離出平城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是個失敗的結局,因為你選擇的這條路,本身就是錯的。」

「所以,就這樣終結了吧!對你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

余寒掌心輕輕一握,白衣人的身形在鎮神玉符構建出來的牢籠內不斷縮終於徹底的消失了。

余寒長長舒出一口氣,沒有了白衣人的指揮,青蝗明顯失去了方向,朝向一邊潮水般的退走了。

連同腳下那些溶血藤,也都迅速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目光朝向四周掃視了一眼,怪不得沒有見到葯廬或者是丹房,原來是被當初的主人移到了這裡!

不遠處,有一座草廬矗立在那裡。

茅草搭建而成的木門上,掛著一個陳舊的牌匾。

「葯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