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八十五章 一丹爐的葯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 一丹爐的葯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晚輩余寒,誤入此處,因無法離去,擅闖前輩府邸,不為其他,只為尋找離開此處之法,請前輩海涵1

余寒站在葯廬門口,依稀能夠感覺到裡面傳來的陣陣波動。

那是陣法的氣息。

如果不是陣法守護,以白衣人對葯廬主人的恨意,只怕早就將這裡夷為平地了。

「嗡」

那幾乎破舊的幾乎掉落下來的草廬木門,忽然出現了一條條交織的絲線。

余寒雙目微眯:「道紋?」

然後,他雙眸狠狠一顫。

因為那些道紋,在浮現出來之後,漸漸融合在一起,形成一枚小巧的六角法印,一共十道法印,像是一枚枚棋子一般,形成一幅玄奧的圖形。

「這是道印1

余寒倒吸了一口涼氣,陣師一共分為四級。

四級陣師,代表的便是陣師境界的巔峰,道紋的數量最多達到一千條,這才是四級陣師的最上乘境界。

而四級陣師之上,便是陣宗境界。

超脫了陣師的凡俗,可開宗立派的絕頂人物,一名陣宗所代表的力量是絕對是巨大的。

而印證陣宗與陣師之間唯一的標準就是道紋凝聚,化為道櫻

此刻面前出現的十枚道印,足以證明,這葯廬的主人,是一名陣宗。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看著那組合成型法陣,忍不住一陣苦笑。

「這是要給我一個下馬威呀1

然後在他無奈的苦澀目光中,一道小巧的身影從那法陣之中鑽了出來,化為一道流光,朝向他飛馳而來。

「是你?」

余寒先是一怔,然後看到了那道小巧的身影,忍不住眼前一亮。

噬空鼠在他平伸出去的掌心上停留了下來,伸出小巧的舌頭在他掌心舔了幾口,模樣親昵無比。

「真巧氨余寒伸手在它光滑的皮毛上撫摸著,隨即想到它輕車熟路的從陣法之中鑽出來,嘴角勾起一絲自嘲:「似乎不太巧1

他不知道,噬空鼠為何對自己如此親昵,當初在眾人的圍攻之下,也會第一時間躲到自己懷裡。

然而噬空鼠那種發自內心的親近,他卻能夠真切的感覺到。

英雄不問出處,大概就是這樣了。

噬空鼠在他掌心立直了身軀,然後伸出精緻的爪子,指了指眼前的木門。

「你讓我進去?」余寒有些訝然。

噬空鼠很是通靈的點了點頭,然後腳下輕輕一蹬,身形很靈巧的飛了出去,正好降落在木門的門口。

在余寒驚訝的目光中,伸出兩隻小爪子,輕輕按在十媚兩枚之上,隨意的撥弄了起來。

余寒睜大雙目,不敢相信的看著噬空鼠所做的一切,心中忍不住愈發的苦澀起來。

「一隻會陣法的噬空鼠?」

因為道印被轉動,那道無形的陣法很快就消失了,木門恢復了最初的模樣。

噬空鼠得意的看了余寒一眼,然後伸手揮了揮,示意他進來。

余寒只能搖了搖頭,跟隨噬空鼠進入到了葯廬內。

這座葯廬,沒有因為年久無人打理,從而廢棄,相比與外面的葯田,這裡顯得乾淨整潔許多。

「藥王參?」余寒雙目微眯,草廬的小院內,同樣有一片小小的葯田。

比起外面的那幾座葯田,從面積上來看,相差了太多,然而這裡的靈氣,卻比外面要濃郁了不知多少倍。

而且這株藥王參,似乎十分眼熟,赫然正是在外面見到的那一株。

不僅如此,除了藥王參之外,他還看到了萬載冰花,更加奇怪的是,那一樹原本的三朵萬載冰花中,缺少的一朵,只剩下光禿禿的花莖隨風搖擺。

余寒渾身一震,除了這兩株天材地寶之外,還有三個被斬斷的根莖,上面的痕很新鮮。

顯然是剛被摘取不久的。

「原來,外面看到的那幾株籠罩在陣法之中的靈藥,竟然是來自這裡,而並不是從上面殘留下來的1

余寒眼前微微一亮:「如此,這裡當真能夠出去1

「吱吱」噬空鼠的聲音讓他收攝了心神,將目光投遞過去。

那古樸的草屋門口,噬空鼠輕輕將門推開,一股濃郁的葯香迎面撲來。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藉助微弱的光芒,能夠清晰看到,草屋正中心那座縈繞著微弱光芒的丹爐。

他緩緩朝向丹爐走去。

丹爐上面,刻畫著古怪的紋路。

尤其是,周圍流轉著一道道可怕的氣息,強橫到了極點。

「這裡所有的陣法,竟然都是這座丹爐在支撐1餘寒倒吸了一口涼氣。

當初在太古平城的那座丹房內,同樣也看到了丹爐在支撐著的一座廢棄陣法。

當時他還根據自己的理解,將那座廢棄的陣法啟動。

然而此刻卻被不同,因為這裡的陣法,需要力量來維持,否則白衣人不斷操控溶血藤和青蝗的破壞,這麼久的年月,早就將陣法破開了。

「那麼,這裡的力量源泉,到底是誰在支撐呢?」

余寒目光不住打量著整座丹爐,然後落在周圍同樣散落的木架上。

當初在太古平城丹房的時候,他也見到了相同的一幕,那個時候以為是被殺神軍破壞掉了。

直到此刻,見到這裡極其相似的一幕,心中不禁微微一震。

或許,並不是如同自己當初想象的那樣。

他一步步走近丹爐,那股濃郁的葯香越來越濃郁,他的目光也越來越清明。

「果然如此,在那最後關頭,他們的選擇是一樣的,將整個丹房或者是葯廬內所有的丹藥,全部投入到了丹爐之中。」

「依靠著無數靈丹的神力,支撐著陣法不斷運轉1

余寒深吸一口氣:「這座陣法能夠支撐這麼多年,需要多少丹藥啊1

噬空鼠跳上了余寒的肩膀,朝著他揮了揮小爪子,靈巧的身形一下躍上了丹爐的頂部。

爐蓋上有一個凸起。

余寒雙目微眯,眼看著噬空鼠輕輕在那凸起上按了一下。

「呼」

一股可怕的氣息朝向四周瘋狂的瀰漫開來。

余寒忍不住踉蹌著後退兩步,渾身真氣蓬然爆發,死死的抵住了那股力量。

那爐蓋輕輕開啟,滾滾藥力朝向四周瀰漫出來。

與此同時,周圍一陣劇烈的震蕩,好像連同周圍的氣息,都在這一瞬間被破滅了一般。

余寒的眉頭微微一皺,明顯感覺到,那些藥力,混雜著濃厚到了極點的葯香,瘋狂的朝向體內湧入。

「好濃郁的藥力,爐蓋開啟,陣法應該破碎了,如此的話,這些藥力,應該是當初那些沒有用完的丹藥釋放出來的。」

過了這麼多年,那些丹藥基本上都已經消失了,從而化為了一爐精純的葯氣,即便如此,這些葯氣依然恐怖。

他體內大乾坤訣自動運轉,開始吸收起這些藥力來。

當初因為擊敗仙門弟子得到的那枚蘊靈丹,已經被他贈給了丁進,比起自己,丁進似乎更加需要這顆丹藥。

能夠讓他更快的突破境界。

然而此刻這些滾滾納入體內的藥力,也不知道要強過蘊靈丹多少倍。

噬空鼠不斷的「吱吱」叫個不停,似乎在催促余寒,儘快將這些葯氣吸收。

余寒沒有放棄這個機會,如今修為剛剛藉助那最後一滴神液的力量突破到清微初期境界,正是需要鞏固的時刻。

而且他此刻的境界並不穩定。

那些精純的藥力,近乎瘋狂的灌注到了體內,對於余寒來說,好像是遇到了一個巨大的寶藏。

然而能夠帶走的卻十分有限。

所以多數還是浪費了!

余寒心智堅定,並沒有強行吸收,而是控制著大乾坤訣,將納入體內的藥力,始終控制在自己所能夠接受的範圍內。

即便那些藥力浪費,也沒有打亂他吸收的節奏。

他的修為,迅速的增加著。

清微初期的力量不斷凝實,但余寒卻並未著急突破到武魄中期境界。

反而藉助這股葯氣的力量,不斷反覆捶打著大乾坤訣,大乾坤訣如今已經晉級到了地階下品層次,想要再次晉級也不是那麼容易。

相比之下,更加應該夯實一下基礎了。

這段時間,雖然修為進步極快,但多數都是因為那些天材地寶的煉化所致,如此就導致了根基的不穩定。

此刻這些葯氣的力量,正好能夠讓他由內而外,一點點不斷的捶打自身的修為。

余寒雙目緊閉,心神進入到了一個特殊的境界,大乾坤訣反覆在體內運轉,每一次流轉,都吞納了大量的藥力。

繼而將之前的那一部分駁雜的力量驅逐出去。

他的修為,終於達到了清微初期的巔峰,而且這一次,連氣息都圓潤了不少。

余寒緩緩睜開雙目,周圍的葯氣已經淡了許多。

他不禁搖頭嘆息。

「可惜,自己所吸收的數量,尚且不如總量的百分之一,那麼多的葯氣都浪費了1

噬空鼠重新跳躍上了他的肩膀,揮舞著小拳頭,好像在恭喜他一般。

「這一次,真是謝謝你了,幫了我的大忙1

余寒由衷的開口道。

「轟鹵

就在此刻,草廬外面忽然響起了一聲劇烈的爆炸之聲。

與此同時,那熟悉而又讓人心顫的嗡鳴之聲再次響起。

余寒的臉色瞬間慘白一片,目光透過門口朝外瞧去。

就在葯廬的大門口,一道白色的身影就那麼站立在那裡,周身無數的青蝗繚繞,背後,巨大的溶血藤張牙舞爪。

他的目光森冷的看向余寒,咧開一絲玩味的笑容。

「真不巧,又見面了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