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八十六章 葯廬之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 葯廬之主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見到這道白色身影,余寒忍不住一陣毛骨悚然,一股油然的涼意從背後生出。

「怎麼可能?」

白衣人略帶玩味的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嘴角的笑容愈發的濃郁起來:「活在這世界這麼久,難道連一具靈身都修不出來嗎?」

「你毀掉的那具,不過是我的一具靈身罷了1

他的目光隨即在整座小院周圍不斷的掃蕩了一周,微微頷首:「這麼多年了,如果不是因為你,不知還要等多久才能進來啊1

余寒眼中閃過濃濃的惱火之意,他從來都不會懷疑自己的判斷。

然而就在這一方面,自己卻被這白衣人擺了一道,反而藉助自己破開了封存多年的葯廬。

想到這裡,余寒不由得暗暗咬牙。

「這裡的傳承,這裡的道統,甚至包括這座草廬,今日,就全部都毀掉了吧1白衣人淡淡開口。

同時,他背後繚繞不定的青蝗群終於動了。

鋪天蓋地的黑雲瘋狂的覆蓋了過來,要將整座草廬全部都籠罩在其中。

「沒那麼容易1餘寒眼中閃過一抹決然,頭頂星河橫貫,一株草武魄也凝聚了出來。

修為突破到了清微初期境界,武魄開始收斂在體內,再也不用像是在武魄境界一樣,需要藉助武魄的力量來催動神通。

然而,一些特殊需要強橫力量支撐的神通,依然還需要武魄作為大道源泉。

所以即便在清微初期境界,依然有強者會催動武魄的力量來施展神通。

如今余寒就是如此。

他催動武魄的力量,駕馭著那條劍意星河,瘋狂的將力量催動了出來。

這一手神通,幾乎接近了摘魄的力量,即便是清微中期,都會飲恨在這一招之下。

之前,也正是運用了這一招,抵擋住了無數青蝗從背後的攻擊。

此刻故技重施,加上他修為大進,這一招的威力自然也水漲船高,可怕的力量從那條劍意星河之中擴散出來。

「又是這一招嗎?力量倒是不錯,只可惜,想要破掉我的蝗群,沒那麼簡單1白衣人輕輕開口。

隱藏在長袖之中的枯白雙手同時舞動,他背後足有數十丈高度,近百條枝杈的溶血藤,像是八爪魚一般,朝向半空中那道橫貫的星河籠罩過去。

星河席捲,可怕的光芒不住的肆虐,溶血藤一些細小的枝杈直接被斬斷,碎落在地。

然而,此刻經過了白衣人的操控,那些溶血藤似乎不畏生死一般,瘋狂的纏繞上了劍意星河。

無窮的劍意從星河之中釋放出來,那股鋒銳的氣息,似乎連虛空都撕裂了。

但是,余寒心中卻是狠狠一顫,因為那溶血藤最粗壯的主幹,已經攔腰將劍意星河阻截在了那裡,使其無法繼續朝向蝗群發動衝擊。

繼而,近百條枝杈蜂擁著纏繞而上,血紅色光芒漫天席捲。

它所有的力量,幾乎全部都融入到了枝幹之中,紅芒衝天,將那充斥著凌厲劍意的星河整個都包裹在了其中。

「還是抵擋不住嗎?」余寒臉色微微一變,明顯感覺到,武魄和那條劍意星河,都被溶血藤拚命的壓制祝

而溶血藤看似拚命在抵擋著他的劍意星河。但余寒有苦自知。

此刻他幾乎所有的力量,都用來操控劍意星河了。

饒是如此,依然不斷傳來劇烈的震蕩之意。

拖得越久,對自己本身的傷害就越大。

而且,溶血藤纏住了劍意星河,直接將整座葯廬,甚至包括自己也全部都暴露在了青蝗群的攻擊範圍之下。

如此的話,這一劫怕是很難度過了。

余寒眼中閃過一絲無力,然而,他從來都不是認命之人,咬牙強自支撐著劍意星河對體內的衝擊,右手翻騰而出。

一百零八條道紋不斷在掌心交織,迅速的構建著一座可怕的陣法。

「風雷雙殺陣1

風與雷,兩種大自然的本源力量直接在體內狂涌翻騰,無數道力量不住的搖曳,形成以片眩目的可怕光輝。

「給我破」

余寒眼中閃過一絲疲憊,臉色幾乎瞬間蒼白如紙,說出這句話之後,口中大口大口的鮮血咳出。

然而他的目光卻堅定之極,風雷雙殺,兩股力量交織在一起,竟是越過虛空,直接朝向溶血藤覆蓋了過去。

只要擊潰了溶血藤,將劍意星河釋放出來,到時候不論如何,也能夠抵擋住那些青蝗一些時間。

不過,余寒卻忽略了一點。

就是那一直站在那裡,被他自動掠過的白衣人。

之前判定此人是元神之體,所以沒有攻擊力,所以余寒也沒有將他算計在內。

但是此刻,眼見著那道風雷雙殺即將降臨在溶血藤上之時。

白衣人掌心的那支骨笛忽然脫手飛出,幻化出一片眩目的白色光芒,徹骨的冰冷朝向四面八方瀰漫。

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厚厚的冰層,直接將風雷雙殺硬生生的抵擋祝

暴虐的雷電和狂風化為的龍捲風,狠狠轟擊在這厚厚的冰層之上。

然後在余寒微微眯起的目光中,一道道可怕的光芒不住的爆炸,冰層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巨大裂紋。

然而,卻擋住了兩股力量的衝擊。

余寒眉頭緊緊皺起,一絲苦澀從心底蔓延開來。

自己隱藏的底牌,已經足夠多了,但比起這個白衣人,卻還差了太多。

與他之間的對峙,自己從一開始就傾盡了全力,可以說除了摘魄之外,所有的底牌全部被一張張的掀開。

相比之下,白衣人所展露出來的力量,似乎不過是冰山一角!

冰層釋放出來的那股寒意,不同於子魚那種純凈的寒冷。

而是帶著一股蝕骨般陰森的寒意,並非是純正的冰寒屬性,反而夾雜著一種陰邪的氣息在其中。

「沒有力氣了吧1白衣人收回了骨笛,淡笑著看向余寒。

余寒眉頭緊皺,這才發現,白衣人的雙眸,此刻全部都化為了瑩白之色,使得那幅面孔顯得出奇的猙獰可怖。

「你贏了1餘寒淡淡的開口,目光平靜,卻帶著幾分不甘。

然而他垂下來的左手,卻閃過一道微弱的光芒。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是從前你對我說的,只是可惜,你已經沒有了神液,否則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饒過你一命1白衣人開口。

余寒將目光瞧向了別處,此刻他腦海中回想的,除了父親和弟弟之外,還多了一道身影。

子魚!

「似乎,真的要說一聲再見了1他口中輕輕的呢喃。

目光所過之處,白色的身影愈發的模糊起來,但是震耳欲聾的嗡鳴之聲,卻越來越近,青蝗群如同烏雲壓頂,籠罩過來。

「現在,還輪不到你猖狂的時候1餘寒的背後,一名身穿灰布長衫的普通老者一步步從草屋中走出。

隨著他每一步踏出,都有一圈圈的漣漪波紋朝向外面蕩漾出去。

每一次震蕩,都將衝到近前的青蝗全部掃飛,雖然沒有致命,卻也震得掉落在地,一時間無法爬起。

白衣人臉上的笑容漸漸隱去,眼中漸漸有精芒閃爍出來。

「原來是你這老不死的啊!你竟然還沒死呢!真讓我有些意外呢!不過即使算你一個,似乎也改變不了什麼1

老者轉頭看了余寒一眼,單手一引,便有一股葯氣從掌心激蕩而出,直接貫入到了他的體內。

虧空的真氣和震蕩的經脈片刻便恢復如初。

與此同時,劍意星河終於將溶血藤的束縛掙脫開。

那株溶血藤除了主幹只被削掉了一截之外,其他的近百條枝杈,全部化為一地的粉末。

悲鳴著朝後退去。

而劍意星河雖然成功脫困,本身的消耗也不再也無法支撐,在武魄的駕馭之下,迅速沒入到了余寒的體內。

老者的目光帶著幾分詫異看向了余寒,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多謝前輩出手相助1餘寒拱手道。

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朝向余寒點頭道:「說到感謝,實際上應該是我謝你才對1

余寒急忙揮了揮手:「前輩不要折煞晚輩了,適才險些因為一己私慾,毀掉了前輩一生的心血,如果不是前輩出手,只怕這一次真要後悔終生了1

「這不算是一己私慾,那些葯氣即不給你,也終究會有一日被消耗乾淨的。」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白衣人的身上,嘆息道:「如此的話,還不如和他最後賭一場,贏了算是僥倖,輸了的話,頂多是將預定的結果提前一些時間,沒有多大損失。」

「而且,你已經打下了這麼好的基礎,我想,贏得幾率會更大了1

白衣人不屑的看向老者,嘿然道:「從我來到這裡開始,你就一味的龜縮在陣法之中,露頭都不敢,現在還敢大言不慚,真是笑話1

老者哈哈大笑,然後將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你應該也是陣師,而且經過高手的指點,不過,陣宗出手,相信你還沒有見過。」

他的周身瀰漫開一股異常可怕的氣息。

「所以,好好看著1

與此同時,雙手同時平托而起。

每一隻手掌上,都有三十枚道印出現,一共六十面著他雙手不斷合併,形成一道古怪的圖形。

老者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白衣人,蒼白的面孔上閃過一絲自信。

「一直以來,我都在暗暗構建著一座陣法,只是你從來都不知道而已,本來是要到最後時候與你拼一拼的1

「然而現在,只能提前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