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八十七章 四象誅仙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 四象誅仙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老者嘴角的笑容漸漸瀰漫開來,他布滿褶皺的臉上,閃爍著一種異樣的光華。

兩側雙手同時平托而起。

每一隻掌心上,各自有十五枚道印懸浮,冉冉升起。

道印在半空中凝聚,自動組合成一組玄奧的圖形,停留在老者頭頂。

「四象誅仙陣1

「轟隆鹵地面劇烈的顫抖,整座葯廬彷彿都要倒塌一般。

可怕的氣息從四面八方開始朝向老者頭頂匯聚。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獸,分別從四個方向衝出,龐大的氣勢已經將整座葯廬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余寒的眸子終於眯起,這座陣法,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

甚至當初在教書長老的小院內,也從未感覺到這種強悍的陣法氣息。

而處在陣法籠罩之下的白衣人,此刻臉色終於大變。

原本就慘白的臉色顯得更加蒼白。

「給我開1

他掌心的骨笛脫手飛出,厚厚的冰層再度出現。

之前,他便用這件秘寶抵擋住了余寒那堪稱絕世的劍意星河轟殺。

如今,這道冰層再度浮現出來,氣息比之前抵擋余寒那一擊時候不知強橫了多少倍。

冰層宛若實質一般,折射著瑩白的光芒,迎上了四象神獸的聯手轟殺。

「擋住了1

余寒熱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那骨笛也不知道是何物,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防禦能力。

看來,這白衣人當初便已經感應到了葯廬之主的存在,所以並未與自己全力相鬥,否則的話,自己不可能堅持這麼久。

「那隻骨笛,吸收了大量冰寒屬性的天材地寶,才擁有這等能力1

葯廬之主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他的目光也落在了只剩下兩朵的萬載冰花身上。

「他之所以圍困這裡這麼久,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這株萬載冰花,如果讓他再次煉化,只怕骨笛還會有所晉級,到時候,勝算就更大了。」

余寒目光閃爍:「前輩的陣法,似乎還差了一些力量啊1

葯廬之主驚訝於余寒的眼力,同時無奈的搖了搖頭:「我這殘軀,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到了極限,如果再強大的話,連我也無法控制。」

「滾開1

半空中,那厚厚的冰層狠狠激蕩了開來,數不盡的光芒瘋狂搖曳,形成一道折射陽光的七彩冰環,一舉將四象神獸全部都震飛了出去。

「要破開了嗎?」余寒忍不住有些擔憂。

「哪有這麼容易?」葯廬之主淡淡微笑,頭頂那三十枚道印再度流轉,形成一股可怕的洪流,分成四股,各自注入到了四象神獸體內。

原本被震開的四象神獸,紛紛搖頭咆哮一聲,四道力量形成一道玄奧的微妙循環,在它們之間凝聚。

「四靈絞殺1

那道力量瘋狂暴漲,化為一道巨大的光柱,狠狠降臨而下,轟擊在了那道冰環之上。

「轟」

巨大的轟鳴之聲傳來,冰環寸寸崩碎,朝向四面八方擴散。

然而,那可怕的光芒余勢未衰,依然朝向白衣人的頭頂碾壓下來。

「老傢伙,竟然還有這一手1白衣人惱火之極,無數青蝗在他頭頂化為一尊巨大的盾牌,硬生生的抵擋住了那道光柱的轟殺。

「蓬」

沉悶的聲音傳來,在這瘋狂的一擊之下,無數青蝗不斷掉落下來,直接被震死。

白衣人不住的後退,那枚骨笛在他頭頂懸浮,散發出瑩白色的淡淡光華。

「死吧1

四象神獸驀然俯衝而下,恐怖的氣息撕裂了虛空,整個將白衣人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要拚命了嗎?等的就是這個時候1

白衣人原本慌亂的眸子瞬間變得清明一片,讓余寒熟悉的玩味感覺再度襲來。

然後,在兩人驚訝的目光中,他一條手臂竟然脫離了肩部,就那麼平飛而出。

那是握住骨笛的手臂,隨著不斷朝向天空迎上,可怕的氣息彷彿一下子被引爆了。

「轟」

幾乎是在瞬間,白衣人那條手臂直接被骨笛吸納到了其中。

原本只是平華無奇的骨笛,一瞬間綻放出眩目的瑩白色光芒。

那些光芒不住的顫抖,最後形成一面足有七八丈厚度的冰罩,將白衣人籠罩在了下方,同時也迎上了俯衝下來的四靈神獸。

「蓬」

勢不可擋的四靈神獸,撞擊在這片冰罩上的瞬間,只是將其震得微微晃動了片刻。

然後四隻龐大的身軀忽然從與冰罩的接觸點開始,一層淡淡的冰甲漸漸浮現出來。

繼而迅速蔓延到了全身,化為了四尊巨大的冰雕,保持著最後俯衝的姿態,停留在那裡。

與此同時,嗡鳴之聲大作,漫天青蝗盤桓飛舞,朝向余寒和葯廬之主瘋狂的籠罩了過去。

冰罩下面,依稀可見白衣人已經跌坐在地上,口中不斷的喘息著,顯然自斷一臂,然後又強行催動青蝗,讓他也承受巨大的壓力。

然而他成功了。

那最後凝聚出來的冰罩,一舉將四靈神獸全部封印祝

而失去了陣法的葯廬之主和已經重傷的余寒,根本無法抵擋住數量恐怖的青蝗。

所以就在青蝗籠罩下來的那一刻,葯廬之主和余寒嘴角同時勾起一絲苦澀。

「我可拼盡全力,強行催動四靈神獸破開冰甲,從而發出最後一擊1葯廬之主微微開口。

余寒的雙眸也是微微眯起:「關鍵是那層烏龜殼」

葯廬之主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我有辦法破開那層冰罩,然後動用四靈神獸,給予他最後一擊。」

他深深的看著余寒:「不過我不敢保證,這一擊便能夠將那傢伙徹底擊殺1

余寒渾身一震,目光一眨不眨的與老者對視:「我可答應前輩,一擊之後,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晚輩便是了。」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如此,那就開始吧1

「畢其功於一役,我們兩個能不能勝了這一場,就看這一擊了1

幾乎在話音方才落下的瞬間。

葯廬之主身體狠狠的衝擊了出去,頭頂三十枚道印形成一層淡淡的護體光芒,竟然硬生生的從青蝗群中穿梭而過。

那道佝僂的身影,終於懸浮在了冰罩的上空。

「出來吧,小傢伙1

葯廬之主淡淡開口,他的袖口敞開處,一道靈巧的身影從其中穿梭而出。

「噬空鼠1

余寒失聲道,同時眼中光芒閃爍。

鎮神玉符的力量縈繞在周身,同樣朝向葯廬之主那邊飛撲了過去。

掌心一翻,那麼爆炎獸的內丹出現在掌心。

以此刻自己的力量,只怕無法催動真氣施展出最強大的神通。

所以只能藉助這枚爆炎獸內丹的力量了。

鎮神玉符的力量,能夠剋制元神之體的白衣人,同樣也剋制這些依靠著白衣人元神力量控制的青蝗群。

所以他身形掠過之處,並未遭到青蝗群的阻擋。

而幾乎在他身形迅速掠進的同時,老者頭頂的三十枚道印齊齊炸裂開來。

一股狂暴的力量朝向四周瘋狂的擴散!

「炸印?」

余寒眉頭緊皺,如同自己摘魄一樣,引爆了所有的道印,從而依靠著拚死一搏的力量,將陣法徹底引動。

果然,封印住四靈神獸的冰甲,出現了巨大的裂紋。

終於不堪重負,轟然破碎!

與此同時,噬空鼠得意的聲音響起,那七八丈厚的冰罩上,直接被它啃噬出一個巨大的孔洞。

「死」

四靈神獸驀然合併在一處,化為一道閃爍著鋒銳光芒的劍光,從那孔洞之中穿梭而過!

跌坐在地上的白衣人臉色大變。

懸浮在頭頂的骨笛瞬間飛掠回頭頂之上,來不及繼續催動冰寒之力,就那麼以本體迎上了這道劍芒。

「轟」

可怕的氣息,以兩股力量的交叉點為中心,朝向四面八方狠狠的肆虐了開去。

骨笛悲鳴,承受巨大的力量轟擊,它的本體也遭到巨大的創傷。

可怕的氣流將他的身體整個都要掀飛了一般。

白衣人身體佝僂起來,咬牙支撐著骨笛的力量,然後,無數青蝗在他身上繚繞,形成一副鎧甲,抵擋住了大部分的力量餘波衝擊。

「小朋友,接下來就看你的了1

葯廬之主的聲音,明顯虛弱了不少,甚至帶著幾分顫抖。

余寒重重的點頭,他的身形終於在這一刻,來到了白衣人的頭頂。

那層冰罩早就在失去了骨笛的支撐后,破碎了。

余寒的眼中精芒閃爍,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慘白面孔,心底殺機瀰漫而出。

「死吧1

爆炎獸的內丹,直接被他轟擊在了青蝗所化的鎧甲之上。

繼而,在白衣人的身體上,劇烈的爆炸之聲轟然響起。

慘叫聲響徹,余寒左手泛起一道亮光,退到了安全的位置,目光卻死死的注視著那爆炸的中心。

一道纖細的氣息從爆炸中心處飛掠而出,就要遠遠遁去。

「早料到你有這麼一手1餘寒冰冷的聲音傳來,鎮神玉符的力量轟然倒卷,將那股氣息直接拍成粉碎。

可怕的氣流漸漸消失了,白衣人連同他周身的青蝗一起在沒有一絲氣息存在。

「終於成功了1

余寒只覺渾身一陣發虛,踉蹌著倒退了幾步。

葯廬之主的身形也飄飛到了余寒的身旁,只是此刻身形明顯虛幻了許多。

他竟然也只是一道元神之體。

「經過這一戰,終於誅殺此獠,我這一次,真是沒有什麼遺憾了1

「前輩」

余寒剛要開口,卻被葯廬之主伸手阻止祝

「我時間不多了,這一次能夠成功多虧了你,把藥王參和萬載冰花都帶走吧1然後他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余寒。

伸手指向了葯廬的後院:「那裡,還有一些東西,若是有緣能夠得到,會對你有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