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八十八章 太虛劍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太虛劍經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余寒看到葯廬之主凝重的面孔,重重的點了點頭。

藥王參是這一行所有靈藥之中品級最高的,對於余寒的幫助非常大,有了這株藥王參,再加上萬載冰花,余寒有信心將大乾坤訣提升到地階中品層次。

小心翼翼的將藥王參採下,收入乾坤袋,他又走到了萬載冰花的旁邊。

之前在外面的時候,已經摘了一朵,所以此刻的萬載冰花只剩下兩朵。

余寒一一採下收好。

這是給子魚準備的。

等做完了一切,葯廬之主已經站在了後院的門口。

「這裡的東西,連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用處,是當年一個朋友托我代為保管的。」看著余寒走入後院,葯廬之主輕輕開口。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嘴角也忍不住泛起了一絲苦澀。

原本以為,葯廬之主如此推崇的後院,至少會有很多天材地寶。

然而入目卻是一片荒涼。

殘破的樹木,散碎的石塊,再加上雜草叢生,讓這裡顯得十分的凌亂。

「我時間不多了,這裡的東西,你可選擇兩件東西帶走,其他的,就讓它隨我長埋於地下吧1

似乎看出了余寒眼中的苦澀,葯廬之主臉上也浮現出一絲笑意:「至於能否得到應有的機緣,那就看你的悟性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便不再開口。

余寒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清明。

這裡似乎不太對勁。

他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看似雜亂的後院,似乎存在著一種特殊的氣息波動。

那是一種歸於自然的特殊氣息。

而並非是單純的一片被破壞的後院。

可見,這座後院,從成型開始就是這般模樣,凌亂中帶著屬於自己的秩序。

他的目光,率先落在有一半埋入泥土中的爛木牌上。

「這塊木牌」

他彎腰將爛木牌撿起,寸許大小的爛木牌方一入手,便有一股淡淡的氣息波動傳來。

「果然,這裡的每一件東西都不是凡品1餘寒渾身一震,轉頭看向葯廬之主。

葯廬之主對於余寒第一個拿起了這塊爛木牌好像也有些驚訝,目光中同時也夾雜著幾分讚許。

「這塊木牌上,有陣法的氣息,裡面應該是陣道的傳承,只是以我現在的力量,還無法窺探其中的奧秘,不過看前輩的眼神,應該是不錯的寶物1

余寒將爛木牌收起,他沒有多問。

因為葯廬之主似乎根本就沒想過要回答他的問題。

繼續朝向前方走了十多米,余寒體內,丹田與劍河齊齊顫動起來。

那是一種帶著渴望的顫動,與之前在劍閣時,感受到石壁圖騰的氣息時候一模一樣。

他眼中閃過一絲狂喜。

當初石壁圖騰在自己將三套劍術全部修行完畢之後,便自動毀滅了。

後來聽劍閣長老說,這圖騰並不完整。

似乎還有其他的殘篇,不知流落到何處。

而此刻,劍河和丹田產生出來的異常情況,讓余寒的心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他目光落在了無數碎石中間的一塊生滿青苔的石頭上。

那塊石頭,有一面呈現出半圓形,好像是歲月磨鍊出來的形狀。

然而當他看到這半圓形時,眼中閃過濃濃的喜悅。

幾乎想也不想,余寒一把將那塊青石撈起,握在了掌心。

葯廬之主的臉色終於忍不住狠狠一顫。

這座後院里,除了他自己留下的陣法傳承之外,還有那位朋友留下來的東西。

當然,也有那位朋友的傳承。

余寒第一個將自己陣法傳承選到了,這是讓他十分欣慰的地方。

然而他第二個拿起來的,卻是連那位朋友將其交給自己時,都忍不住苦澀搖頭的那塊頑石。

似乎連自己那位朋友,都不知道這塊頑石到底有什麼珍貴的。

但他也曾經說過,這塊頑石的確有不平凡之處。

此刻,余寒一把將那塊頑石握在掌心,葯廬之主不由得暗暗搖頭,正想要勸說余寒,同時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

只是,他這句話還未來得及出口。

那塊不知道多少年都從沒有半點靈性反應的頑石,忽然間綻放出一道道七彩陸離的眩目光芒。

葯廬之主驚訝的看著這一幕,目光也隨之變得有些苦澀。

「太虛劍經1

感受到劍意反饋回來的信息,余寒心中一動。

自己已經修行了太陰、太陽、太沖三套劍術神通,並且成功將其融合,如今這套劍術,正是與太沖劍術相對應的另外套劍術神通。

太虛!

大實若虛!

他彷彿沉浸在這片虛幻的劍意空間一樣,完全忘記了周圍的情況。

「這小子」

葯廬之主看著陷入修鍊狀態下的余寒,終於將那句話咽了回去。

他的機緣,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好。

那片荒蕪的葯田之中,一道冰藍色身影蹲在地上,有些懊惱的看著面前的篝火。

她春蔥般的手指不斷翻轉著手裡穿著野兔的樹枝。

野兔的顏色在炙熱的火光之下,逐漸變得焦黑。

子魚無奈的嘆了口氣,看著手裡又一次烤焦的野兔,只能忍痛將其丟到了旁邊已經看不清模樣的十多團黑炭旁邊。

「看他弄的時候感覺挺簡單的,怎麼我一直都做不好?」子魚輕輕自語。

然後目光落在了那片空曠的葯田上。

「三天了,你再不出來,我就快餓死了1

衣袂破空的聲音忽然傳來,子魚眉頭一皺,單手拍出一道冰藍色光芒,將篝火覆滅,同時黛眉微微皺起。

「這裡,不歡迎任何人1

那道身影剛剛落下,便聽到了子魚冰冷的聲音。

「子魚,何必如此?我聽說,你在這裡呆了好幾天?你不知道,長老們因為這件事情,已經下了死命令,讓我必須帶你回去1

說話的是宋天行,此刻他看向子魚的目光,帶著濃濃的愛意。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子魚的目光沒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嬌小的身軀顯得形影孤單,但卻帶著一種獨特的倔強。

「你應該知道,我決定的事情,不會改變1她輕輕開口。

宋天行臉色一變,他眼中開始有濃郁的嫉妒流淌出來。

他自然清楚,子魚為什麼要留在這裡,因為此處發生的事情,在整個講武堂幾乎都傳遍了。

在嫉妒的同時,宋天行也很遺憾。

因為那個叫余寒的小子,沒有死在自己手裡。

不過好在死了,如果繼續活下去的話,只怕事情已經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了。

「就為了他嗎?」宋天行咬牙道:「可是他已經死了1

「鏘」

子魚拔劍,冰冷的劍鋒緊貼在宋天行的脖頸處,森寒的勁氣下,已經有一道細小的傷口劃破。

「我們已經約好了,要一起進入隕落嶺的1

她目光愈發的寒冷了起來,那股殺機,讓宋天行都忍不住脊背發涼。

「所以不要說他死了,否則你也會死1

看著從脖頸間抽離出去的長劍,宋天行心中暗自鬆了口氣,朝向子魚說道:「隕落嶺,只怕已經去不了了1

子魚雙目微眯,看向宋天行。

「隕落嶺出了事情,我過來之前,堂主已經下達了命令,所有講武堂弟子都不允許進入其中,所以那些試煉的小隊,都開始撤回了1

「怎麼回事?」子魚將長劍收回劍鞘中,淡淡的問道。

宋天行目光冰冷的掃了一眼子魚背後那片空地,微微道:「堂主說,隕落嶺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太正常,恐怕還藏著巨大的危險。」

「所以他聯合了柳雲杉和幾名仙門強者,加上我們講武堂的三位長老一起進入其中了1

子魚眉頭微微皺起,沉默了片刻,這才揮手道:「我知道了。」

宋天行萬萬沒想到,等了半天竟然只是等到了子魚的這句話,心中更加忍不住搖頭苦笑。

「這次如果你不和我回去,下一次,長老恐怕會親自前來1

聽到他的話,子魚冰冷的眸子再次掃了宋天行一眼。

那目光,竟是帶著幾分不屑和輕視。

「誰來了,都是一樣的1

「子魚」宋天行終於失去了耐性,聲音有些急促。

子魚目光再也沒有從宋天行身上停留片刻,轉身朝向那片葯田走去。

「你,應該離開了,留在這裡,其實挺多餘的1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誠實叫做子魚。

宋天行被這一句話噎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咬牙道:「你自己,好自為之吧1

再也無法繼續逗留下去,身形迅速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子魚輕輕在那片葯田中蹲了下來:「你說,他是不是很討厭?」

如玉般的手指撫摸著地面鬆散的泥土:「他竟然說你死了,我才不相信呢?」

說到這裡,她卻沒有繼續說下去,眼圈微微泛紅。

「可是,你怎麼還不出現啊1

這句話,她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卻是心裡無聲的期盼。

「轟隆鹵

腳下的大地,忽然開始不住的顫動起來。

子魚站起身來,臉色瞬間恢復了平靜,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面前的一片空曠。

土黃色的光芒,不斷充斥在周圍。

陣法的氣息正在迅速的擴散。

不遠處,一道靈巧的黑影從泥土中鑽了出來。

伴隨著「吱吱」的聲音。

子魚嬌軀忽然劇烈的顫抖起來。

目光觸及處,已經閃爍出幾顆鑽石般的晶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