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八十九章 我餓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 我餓了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夜幕漸漸籠罩住十萬大山,在這座一眼看不到邊際的深山裡,到處都是一片寧靜。

寧靜的山,寧靜的水,寧靜到輕輕搖擺的樹葉。

連同它籠罩下的兩道身影,在這一刻,也沒有絲毫的聲息。

白衣少年怔怔注視著前方,宛若痴迷。

那亭亭玉立的少女,猶如隔世雪蓮一般,傲然綻放。

她遙遙投遞過來的目光中包含著太多的情緒。

余寒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暖意,然後一步步的朝向子魚走去,繞指柔情一點點的蔓延。

「自己被困在地下那片世界里,到後來修鍊太虛劍經,應該足有三天三夜的時間了吧?」

「而這三天三夜,她一直都守在這裡,從未離開。」

他嘴角已經露出一絲暖心的笑容,手臂漸漸張開。

「他竟是要抱住我嗎?」

看著逐漸走進的那道身影,子魚心如鹿撞。

平靜無波的芳心,似海浪般翻騰,連帶著嬌軀微微顫抖了起來!

「可我,為什麼不想拒絕?」

她閃爍的美眸中,那冰寒的偽裝漸漸褪去,主動迎上了那雙炙熱的目光。

余寒站在了她對面不遠處,張開的雙臂不著痕的收了回去,然後看向子魚:「對不起,讓你久等了1

子魚眼中的失落一閃即逝,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他,此刻她很想說:「沒有久等,你出來了,那麼一切都好。」

然而她卻將手裡那隻野兔遞了過去,然後說:「我餓了」

他笑吟吟的接過,很自然的牽起她的手裡,朝向那還未完全熄滅的火堆走去。

「正好,我也餓了呢1

有一種感情,不需要講明白,只要心中都擁有就好了。

哪怕不說,也可融化在一言一行的關懷之中。

夜漸漸深了,篝火卻依然明亮,伴隨著一陣陣香氣飄散,到處都是柔情。

陽光透過斑駁交錯的樹葉灑落在地,伴隨著清晨的甘露,瀰漫著一股清新的氣息。

「吼」

一聲低吼在叢林之中響起。

那是一隻普通的一級妖獸,犀利的獠牙不住的挑起地面上的屍體,大口大口的吞食著。

這周圍,到處都是一片殘枝敗葉,空氣中飄動著一股可怖的血腥氣息。

五六具屍體橫陳在那裡,死狀凄慘之極,想來臨死之前,也遭到了非人的虐待。

那隻一級妖獸,就住在附近,在那場戰鬥結束之後,它便靠近了過來,開始啃食著戰鬥遺落下來的屍體。

「呼」

一道光芒忽然電射而來,將這隻妖獸的眉心洞穿。

它龐大的身軀直接翻到在地,連妖丹都被擊碎了。

余寒拉著子魚的手,降落在了一片稍微還算平整一些的土地上,目光掃向周圍的那幾具屍體,眉頭漸漸皺起。

「桓雲?」雖然死狀凄慘,但依然能夠從大致的容貌辨別出來。

其中的一具屍體,正是之前已經曾經與自己交惡的桓雲。

那麼,旁邊的這些,應該就是他們那個小隊的所有成員了。

余寒臉色漸漸蒼白起來:「他們到底遇到了什麼人?怎麼會落得這般下場?」

看著所有人的死狀,子魚的身上,殺機正在一點點的瀰漫,直到聽見余寒開口,她的目光方才漸漸放射出兩道精芒:「嗜血小隊1

「嗜血小隊?」

余寒若有所思,這種凄慘的死狀,正好與傳說中嗜血小隊殺人的法子差不多。

子魚點頭:「嗜血小隊的血殺、血怒和血戰三人,都是死在了你的手上,如今只剩下修為最強大的血燃和血風,如果我沒有猜錯,他們是沖著你來的。」

余寒心中漸漸生出一絲寒意:「這個小隊,果然都該死1

「斬草除根1子魚嘆息道:「這樣的人,如果不一舉將其全部擊殺,他們的報復絕對是可怕的1

「血燃是清微後期,再加上血風,我們兩個不一定是對手,我想,你應該煉化萬載冰花,突破到清微後期境界了1餘寒看向子魚。

子魚目光掠過一絲複雜,抬頭看向余寒:「你就這麼希望我突破嗎?」

余寒有些不解的看了子魚一眼:「你難道不希望快些突破嗎?」

「噢1子魚的回答很簡單。

不過好在余寒已經習慣了。

她目光朝向講武堂的方向看去:「堂主他們應該已經進入隕落嶺了,現在所有試煉的小隊都在返回講武堂。」

余寒臉色忽然一變:「你的意思是,其他小隊也有危險?」

子魚輕輕點頭:「除了步輕煙那個小隊之外,其他任何一個小隊,都擋不住嗜血小隊的這兩個人1

「事不宜遲,我們快些趕回去1餘寒微微開口:「從這些血跡來看,時間不會長,或許我們還來得及多救出幾個人1

「可我要突破到清微後期呀1子魚偏過頭,有些報復的看向余寒。

余寒深深的看了子魚一眼,心中忍不住嘆息連連:「女人,心眼兒真校」

兩道身影再次化為一道流光,朝向講武堂的方向飛馳而去。

講武堂內院,此刻出奇的熱鬧。

尤其是英雄榜周圍,更是圍滿了不少的人。

除了一些大型的比試之外,這是很難出現的情況。

在那英雄榜石碑後面,有三座斗戰台。

想要登上英雄榜的內院弟子,都會在斗戰台旁邊留下自己的名字和要挑戰的英雄榜高手,然後長老會選擇其中的一天,讓他們進行比試。

而此刻,三座斗戰台上,站著三道身影。

他們揚起高傲的頭顱,朝向下方內院眾人掃去,囂張的聲音響徹:「還真是小看了你們講武堂呢?連我們三大仙門的弟子,都在這裡吃虧了。」

下方的講武堂弟子都知道,他所說的便是一個月前外院大比,仙門三大弟子敗在講武堂弟子手中那件事情。

這一戰果當時在講武堂都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甚至內院弟子也有所耳聞。

此刻聽到對方提及,當即臉色紛紛陰沉了下來。

「這三人,是奉天道門、瓊華派和東玄宮的核心弟子,修為全部都達到了清微中期,今日只怕是想要給他們的師弟們找回場子啊1一名內院弟子有些擔憂。

「是啊,聽說,他們是跟隨各自門派的長老過來的,而且是堂主邀請而來1

「你沒聽說嗎?是隕落嶺出了事情,所以堂主才會邀請這三大仙門的高手一同前來,現在,給了他們名正言順來到這裡的機會,以他們睚眥必報的性格,找回場子是必然的。」

「只是可惜,我們內院英雄榜的師兄師姐們,多數都在隕落嶺,要趕回來恐怕還需要一些時間,否則豈會容得他們猖狂?」

「別說了,那三個傢伙,今天在台上呆了一天了,口口聲聲要挑戰內院英雄榜的師兄師姐們,還大放厥詞,可即便這樣,你們你們看李歸藏師兄,到現在還沒有反應。」

這名弟子口中的李歸藏,英雄榜排名第七,是僅次於桓玄的人物。

修為同樣是在清微中期,實力強橫。

他很早就來到了這裡,只是沒有立刻就衝上台去,而是站在下面其他弟子中間,就那麼看向台上的三人。

「都說講武堂尚武,民風彪悍且英勇善戰,我看不過就是一群縮頭烏龜罷了1三座都站台上,最中間的那個藍衣人忽然開口。

「你說什麼?」下方已經有反對的聲音響起。

不少弟子紛紛附和,指著藍衣人破口大罵。

藍衣人嘴角勾起一絲不屑:「就只會站在那裡潑婦罵街嗎?有本事就上來斗一斗1

他目光不住的掃向台下的眾人,聽到耳旁罵聲漸漸消沉下去,眼中閃過一絲戲謔。

「我們三個人就站在這裡,誰有本事,就上來挑戰便是了,區區一個講武堂,真不知道哪來的本事贏了我仙門弟子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英雄榜上。

「都是一些沽名釣譽之徒罷了,如此的話,留這英雄榜在這裡又有何用?」

話音落,他眼中精芒閃爍,抖手之間,一道璀璨的光芒從掌心飆射而出,狠狠的朝向英雄榜轟殺過去。

「記住今日,毀掉你們英雄榜的人叫一濁,東玄宮的弟子1

「轟」

眾人一片嘩然,英雄榜,是內院的象徵。

也是屬於內院的榮耀。

然而此刻,這個叫做一濁的仙門弟子,竟要將其毀掉!

內院弟子握緊了拳頭,雙眸閃過濃濃的戰意。

突然!

就在那道勁氣即將轟在英雄榜上之時,一道身影卻鬼魅般的出現在那裡。

他右手在身側劃了半個圓圈,凝結成一面光盾,迎著前方拍出。

兩股力量在半空中相互對撞在了一處,然後同時朝向周圍擴散。

「還真有不怕死的?看樣子,比前面那幾個不堪一擊的廢物要強一些1一濁淡淡的開口。

李歸藏身形一閃,降落在了一濁的面前,雙目微微眯起:「英雄榜排名第七,李歸藏1

「原來排名第七呀1一濁帶著玩味的目光看向他:「你在下面站了半天,直到現在才敢上來,莫不是在等著給你收屍的人?」

面對一濁的譏諷,李歸藏只是淡淡一笑,並不解釋。

與此同時,又是兩道身影從人群之中飛出,各自朝向一座斗戰台飛掠了過去。

「是冷珍珍師姐和蕭婉師姐,她們也來了?」

不少人驚呼。

英雄榜上,冷珍珍排名第八,蕭婉排名第十,現在內院,也只有他們三人在留守了。

兩道身影在擂台上站定,美目微微流轉。

「他是在等我們,既然要戰,趕在一起才好1